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尖峰对话-全球化战略与组织

启明创投 2022-01-06 23:23

作为疫苗企业,眼光一定要放长远,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必须把工作做扎实,建立起大家对公司的信任,这样才能打开市场。

2021年12月30-31日,启明创投CEO云端峰会成功举办。这场持续十三年的盛会由启明创投主办,旨在为CEO们提供一个充分交流探讨的机会与平台,共同见证技术与创新的先锋力量,探讨在巨大的变局面前TMT和医疗健康领域面临的机会与挑战。

本次会议特别关注企业从0到1,从1到10,从10到100的成长与发展过程中的战略布局与组织变革。

“向新恒新”,对创新的追求并无止境,本次论坛亦更希望深入探讨创业企业如何积极面向未来,思考可持续的创新。

来自半导体、人工智能、医疗健康等领域的顶级企业共13位创始人、CEO、高层管理者齐聚峰会现场,与启明创投投资人一起,分享了自己对行业的深刻洞见,以及创业的切身经验与心得。

在对话CEO环节,围绕《全球化:战略与组织》这一主题,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梁颕宇对话康希诺生物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宇学峰博士,分享了公司创立、壮大的历程,并积极看好疫苗行业的发展前景。就如何构建企业核心竞争力,宇学峰博士表示,作为疫苗企业,眼光一定要放长远,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必须把工作做扎实,建立起大家对公司的信任,这样才能打开市场。

以下是速记全文:

梁颕宇(Nisa Leung):非常感谢学峰来跟大家分享,我们也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能让大家多多交流和学习。

首先想问您几个关于新冠疫苗的问题,现有疫苗对变异株是否具有保护力?接种加强针是否能有效提升保护力,是否已经开展针对变异株的新冠疫苗研发?

宇学峰:Nisa,非常感谢给我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对于你提到的问题,确实都是大家非常关心的。从目前的数据来看,Omicron逃逸现有免疫保护的能力很强,大多数据对现有疫苗都可以逃逸,保护力下降非常明显。我们也看到采用不同的免疫策略,比如两周之后混打第三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恢复对毒株的中和作用,有一定的保护力,但Omicron跟其他变异株相比,对现有疫苗形成很大的挑战。

基于目前的状况,作为疫苗研发企业,我们已经第一时间开始了Omicron变异株新疫苗的研发。康希诺生物的技术平台能够让我们很快启动,因为我们不需要拿到Omicron变异毒株,只需要理解它的变异和序列,不管是用腺病毒载体平台也好,还是用mRNA技术平台也好,都能够很快启动这方面的工作。

梁颕宇:吸入式新冠疫苗此前亮相海南健博会,目前疫苗研发进展如何?安全性、有效性结果如何?

宇学峰:我们已经在一定规模的人群里做了临床I期和II期,目前安全性和免疫原性的数据表现都非常出色,如果打过两针灭活,再用我们的吸入加强免疫,抗体滴度能提高70、80倍,非常高的抗体滴度。我们还做过一组数据对比,全部应用国际抗体单位,第三针加强后,效果最好应该是mRNA疫苗。两针灭活之后再用我们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吸入加强,只需要五分之一的疫苗注射剂量,抗体滴度就可以非常接近于mRNA的抗体滴度。

从安全性角度上讲,目前所有的数据都说明了吸入疫苗的安全性远超于其他疫苗,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现在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III期的有效性研究,吸入疫苗可以阻断传播,这个优势是其他疫苗不具备的。

梁颕宇:那太好了,我们都在期待吸入式疫苗。

从创业者的角度,您一直将自己定义成为非典型的创业者,从一个科学家到职业经理人,又转变成为创业者的过程中,您是如何适应这些角色的转变,最重要的经验有哪些?

宇学峰:我一直说自己是非典型性创业者,从一个科技人员转型成为一个管理者,现在又变成创业者,实际上也很有挑战,每一步都面临自我更新的过程。有时候我们要自我革命,要适应角色的转换,这也是很痛苦的过程,因为面临很多问题,原来没有经历过,就要一边干一边学,所以要有一种开放的心态,要知道自己还不知道什么,一定要虚心多学习、多听专业人员的意见。我们也见到过很多创业者,已经开始创业了,但是自己的定位可能还是科技人员,或者还是职业经理人,有时候角色定位不对,会面临很多挑战,自己也会很痛苦。

此外,我觉得要放手让大家为打造更强的团队一起去努力,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如何鼓励年轻人参与,培养下一代年轻团队,梯队的培养很重要。

梁颕宇:康希诺生物从最初四个人的创业公司迅速成长为拥有上千人的国际性公司,如何保证公司组织、战略、营运能够匹配公司的发展速度?能否列举您是如何带领公司应对这些新的挑战?

宇学峰:我一直说我们在路上,一直在追赶公司发展的需求,有时候环境逼着我们必须变。大家知道公司这些年的发展是一路连跑带颠走到这一步,在组织发展、文化建设、人员培养、业务层面的梳理及流程各个方面,实际上存在很多不足。我们一边跟着需求往前走,另外一边就要考虑如何吸引更多专业的人才,在专业人才加入以后,让他们充分发挥作用,梳理整个公司的流程、职能部门,让它更完善,所以我感觉总是在路上,总是在面临新的需求和挑战,发现很多没有做到的地方。

虽然作为一家两地上市的公司,我们努力规范运作,但是离完善的管理体系或者成熟的合格企业,我们还是有距离,要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进一步完善和发展。我们必须保持一种谦虚的心态,知道确实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通过打造内部和外部专家或者专业的支撑体系,让我们逐渐完善,跟上企业发展的需求,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梁颕宇:我觉得这一两年也看到您和团队真是太不容易了,上市短短一年内要做成平常十年才可以完成的事情。一开始打算做全球III期临床,也是非常困难的,是否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的经验,以及非常难忘的过程?

宇学峰:当我们面临疫情,尤其面临着在国内做III期临床已经不可能的时候,唯一的出路是到有疫情的地方去做全球临床试验。刚开始,我们自己感觉还是有经验,当年在非洲做过埃博拉(病毒病疫苗的临床试验),条件那么差的地方我们也做了,但是确实没有想到疫情的影响远远超过当年的场景。

首先,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要求做大规模的临床III期,而且尽量在不同的人群范围里面做,所以我们定位在亚洲、欧洲和美洲不同的国家开始临床。仅仅组织临床,我们当时就发现,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语言、文化、监管、经验,还有实际的基础设施条件,每一个国家都不一样。

然后,要把大家整合起来,用一个统一的临床方案也花了大量的精力,而且在我们刚开始的时候,CRO也没有非常成熟的全球化工作体系,各方面基础很薄。一方面,我们的团队没有经验,但也要很快学习和适应国际规范。另外,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国际上有经验的专业人才吸引到团队里,包括我们的科学顾问Luis Barreto博士,他在赛诺菲巴斯德担任过临床医学副总,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我们也将加拿大临床研究中心的教授Scott Halperin聘请为国际临床的牵头人,这些资源和经验的汇集才能让我们完成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们不仅仅要完成这么大规模的临床试验,而且还要保证质量。在这方面,我们的团队冲到第一线,这些人经过了很难的全球化实践经验,他们的成长让我非常刮目相看。现在我相信这个团队变成了一个能征善战,再遇到同样的情况完全有能力做出更好成绩的团队。

在这过程中,一方面锻炼自己的团队,另一方面借用外部资源,很难想象我们真的居然做到这一步。现在有强化针在做,后续还有吸入III期也要启动,到目前为止这些在全球都是开拓性的。这么一家小公司做到这么一个很不容易完成的任务,确实是靠大家拼出来的。

梁颕宇:我记得那时候公司打算做双盲新冠疫苗的全球III期临床,回过头来看,这个决定是非常对的,树立了公司在国际的领导地位。

宇学峰:经过这次的锻炼建立了我们的信誉。

梁颕宇:康希诺生物两次上市,给公司现代化、专业化的运作带来的帮助是怎么样的?上市之后公司面临哪些新的挑战和机遇?针对这些变化,公司做了哪些调整?

宇学峰:我觉得两次上市对公司的帮助非常之大,大家知道做企业,尤其上市的时候,还都没有收入,资金的需求很大。公开市场,尤其第一次在香港上市,对于我们打开康希诺生物的知名度很重要,也确实帮我们解决了资金需求,加速产品线的推进。

香港上市以后,新冠疫情暴发,这些资金让我们很快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尽快把疫苗做起来。后续科创板的上市让我们投入足够的资金在全球范围内开启临床III期,尽快建设我们的厂房,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直观的资金支持。

另外,市场上对康希诺生物认知度的提高,这种无形的支持更是没有办法用资金来衡量的。作为两地的上市公司,很多信息都要公开披露,大家对康希诺生物和疫苗的理解更深,对我们的工作和未来的产品也有了更多的理解。因此,我觉得大家对康希诺生物的关注和要求也有了更高的标准。

上市公司从监管、合规也让我们有了完善的管理体系,能够在各方面遵循上市公司的要求,对于引进高端人才,更是一个极大的促进。因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大家看得到康希诺生物所起到的作用,以及公司如何长期地发展,这对于我们引进人才,以及利用各种资源,都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特别感谢两地的上市。

梁颕宇:如果我们现在想4、5年前的上市路径,您还是会挑选“港股+A股”,还是其他方法?

宇学峰:5年前,香港还没开通上市途径,但从公司成立的第一天起,我坚信,康希诺生物一定会是在中国上市的企业,我们从来没有考虑去美国上市。作为生物医药企业,很多人都去纳斯达克,我当时分析了我们所在的赛道,如果在美国上市,大家不会太看重疫苗企业,因为美国市场上都是这几个大公司把持着,很少有独立的疫苗企业,所以大家对于疫苗的理解不一定深。

疫苗市场主要在中国和发展中国家,所以如果没有在中国上市,产品的使用者也不会关注到公司,所以我当时的定位是一定要在中国上市。香港非常好,打开了18A非盈利生物医药企业上市的路径,可以让我们更早实现公司的优势,所以当时我们非常坚定地选择了香港。如果反过来看,这条路也是必须要走的,而且我们相信还是会这么走。

梁颕宇:从更宏大的产业发展背景来看康希诺生物的发展,你们是如何定位的?如何适应政策和环境变化来实现自身的发展?

宇学峰:从创立第一天起,康希诺生物就定位为根植于中国的全球疫苗供应者,这条路径和目标我们不会变。不管政策怎么变,政治环境怎么变,我相信疫苗永远有需求,因为它是保护人类健康的基本且最有效的工具。

实际上,这次新冠疫情对公众也是非常好的教育,在国内,免疫规划只到了6岁,再往上就没有了,这次大家可以意识到所有年龄层的人都需要疫苗的保护,我觉得这个产业的前景还是很光明的。

当然,行业也面临挑战,如果做得太好,疾病被消灭,大家慢慢就淡忘了疫苗的价值和作用,这个事情会实时发生,因为过去从天花开始,到后面小儿麻痹以及白喉,都消灭控制住了,大家好像就觉得疾病离我们很远,但实际上正是因为疫苗的价值和作用才保护了大家的健康,所以我们肯定会沿着这条路持续走下去,我相信这是一个长久的发展需求。

除了我们努力在做的事情之外,我希望康希诺生物能够借用自己的平台,发展出一些新的技术,拓展到新的领域,这方面我们也在做一定的尝试。

首先,必须打造更强的技术平台,比如腺病毒载体平台,在这方面我们不光是做了几款疫苗,而且这些疫苗效果都非常好。这一技术平台甚至可以拓展到基因治疗领域里,比如腺病毒,或者其他慢病毒,这个技术我们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我认为完全有可能和别人合作,或者走入其他的领域,这是我们会考虑的其他增长点。

另外,我们的mRNA技术平台的适用范围也非常广,在技术完善的前提下,完全可以进入到其他领域,和在疾病领域有专长的机构或者单位去合作、发展,能够把我们的技术应用得更广,让更多的人受益。

梁颕宇:刚才您提到了国际,疫情也是中国创新疫苗真正走向国际的起点,在您看来中国的疫苗作为新的输出产品与国际巨头企业同台竞争的过程中,企业如何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宇学峰: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我觉得作为一个疫苗企业,眼光一定要放长远,毕竟疫苗是保护人类健康的公共卫生产品,安全性、质量、有效性都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必须把工作做扎实了,建立起大家对产品、对公司的信任,这样才能够打开市场,能够获得大家的接受。中国的疫苗这么多年来主要还是保证内销,新冠疫情让中国的疫苗产业站到了国际舞台,我们如何把形象定位准确,让大家对中国的疫苗有很好的信心,保证我们产品的有效性、质量属性和使用的便捷性,确实需要做很多细致的工作,所以前期临床也好,数据的质量也好,都要做得扎扎实实。

我们也要开发合作方的能力,从走出国门变成全球化的疫苗企业,面临了太多的挑战。在传统历史上,国际市场基本上还是由全球四大疫苗企业把持,中国的疫苗企业在国外默默无闻。如何能够在抗击新冠疫情时,把我们的产品、把品牌打出去,实际上需要大量的工作,也需要我们和当地的合作伙伴有密切的合作。几个星期前,我去了墨西哥,和当地的合作方进行了很好的交流,他们对我们产品质量的把控,向他们进行技术转移,让他们能够在墨西哥生产出疫苗表示非常赞赏。我们的疫苗在墨西哥完成了灌装检测,墨西哥已经算是相对发达的发展中国家,这是他们第一次生产自己的疫苗,所以他们非常感谢我们的支持。这也就打开了我们在墨西哥,甚至整个南美市场的契机。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合作方,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以及得到了大家对我们的信任,我相信对于我们后续产品的推出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我们的技术转移团队和他们同时在努力工作,帮助他们把技术平台建立起来,真正让他们看到我们对质量的把控,对他们生产严格的要求。所以我觉得这是长期合作和发展的技术。

梁颕宇:非常感谢您今天跟大家分享。

宇学峰: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也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能够把我们的经验分享给大家,也希望能够听到大家给我们的建议,谢谢!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