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字节战投“凉凉”,老牌VC“心情复杂”

创业邦 2022-01-21 17:46

只要资金泛滥,传统VC内卷就不会减少

图片

作者 | 于玮琳

编辑 | 信 陵

图源 | 摄图网

“这下轻松了,我再也不用整天粘着大厂战投的人了,”一位头部机构的高级投资经理说。

这位投资经理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盯住互联网战投相关赛道的投资人,和这些同行搞好关系,了解对方的一举一动,发现机会则配合老板促成双方合作。

这是过去几年中国创投生态一个典型的缩影。其根源在于企业战投(CVC),尤其是大型互联网公司战略投资部的特殊地位,传统的创投机构(IVC)不得不及时调整策略,把与这些重量级对手的合作提升到很高的层面。

没想到的是,这一切都在2022年的第一个月发生了改变。

1月19日,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裁撤投资业务,涉及员工近百人。对此,字节方面给出了简短回应。大意是:公司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

回应言简意赅。但传递的信息是非常清楚的。这是互联网大厂第一次向外界证实,公司一向高歌猛进的战略投资业务已经被踩下了急刹车。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本次事件是互联网大厂针对政府反垄断要求做出的最新回应。此前有传言,政府要求凡平台用户超过一亿或去年营收超过十亿的主体,上市及投资活动都需要审批。但20日中央网信办对此进行了辟谣。

不过,近期种种迹象表明,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小米、京东、美团等近些年在资本市场“买疯了”的大厂,已纷纷开始大幅压缩战投业务。

比如,先于字节之前,腾讯就被爆出减持京东及东南亚小腾讯Sea的股份。上个月,知乎关联公司北京智者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腾讯关联公司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多个公司退出股东行列。

近十年来,倚靠雄厚资金和流量优势,属于企业战略投资(CVC)范畴的互联网战投迅速崛起,其势头甚至盖过在中国市场耕耘时间更长的红杉和IDG们。那么,“诸神的黄昏”已经来临了吗?对于传统的VC,甚至整个创投行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图片

“杀疯了”的互联网战投

过去十年堪称是互联网战投的“黄金十年”。

创业邦研究中心发布的《2021年企业风险投资(CVC)发展研究报告》显示,近5年来,CVC投资案例占VC总投资案例比例在17%-21%之间,各个赛道的大额融资案例都有CVC的身影。尤为突出的是,在新冠肆虐的这两年,CVC的出手逆势上升,从2019年的17.5%上升至2020年的18.9%,再到2021年的19.8%。而其中,互联网战投的投资占比接近半数。

图片

数据来源:创业邦睿兽分析

根据创业邦旗下睿兽分析的实时统计数据,2021年,CVC共出手项目2470起,参与机构697家,平均每家机构出手3.54次;传统VC共出手13216起,参与机构6640家,平均每家机构出手1.99次。从出手频率来看,CVC远远领先于传统VC。

从单个机构来看,马太效应更为明显。睿兽分析的数据显示,腾讯投资在2021年出手258次,在所有投资机构中位居第二,仅次于老牌机构红杉中国的267次。

而随着互联网企业头部效应凸显,几大巨头企业更是疯狂“扫货”,以字节跳动为例,自成立以来,字节战投参与投融资事件130余起,囊括短视频、教育、电商、游戏多个领域,其中包括今年8月豪掷90亿元投资的VR硬件品牌Pico(小鸟看看)。有媒体甚至称字节战投为新晋的“并购之王”。

“资金”和“流量”是互联网战投所向披靡的关键原因。与需要靠募资造血、单纯追求财务回报的传统VC相比,CVC不仅具有资金周期长、风险容忍度高等优势,还可以向被投机构提供流量资源这样让创业者“无法拒绝”的投后服务。这一点,在“卖方市场”占据主导的热门项目面前,互联网战投往往优势尽显。创业者更愿意拿“出价更高”且能够“带来流量”的资金,这让传统VC不得不俯下身段寻求与互联网同行的合作。

图片

同行退出,传统VC不再“内卷”?

值得一提的是,专业VC似乎并没有对互联网战投的撤退表示出欣喜。

“心情很复杂”,一位头部VC的合伙人告诉创业邦:“互联网战投的退出,有利好的一面,过去他们钱多,加上自有平台和信息的绝对优势(如通过支付可以了解创业公司真实的销售),平台资源对创业者也有很大吸引力,对我们的挑战很大,现在这样竞争会少一些。但另一方面,他们本身也是重要的买家。况且,大家都已经建立了合作关系,优势互补,我们的被投企业能够借助平台快速做大。”

换言之,对于专业VC机构而言,战投的退出确实少了对手分一杯羹,优质标的的价格可谈空间变大,但同时,也失去了重要的合作伙伴和退出渠道。

这位投资人“心情复杂“,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同行少了,这也说明监管还在加强,未来仍然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大家都还需要适应。”

互联网战投的退潮能减少VC内卷吗?恐怕不能。

一个根本的原因是市场上的资金依然充沛。Preqin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的风险投资创出新高,总金额达到1306亿美元,比2020年的867亿美元增加近50%。考虑到2021年政府的监管措施,彭博社表示这一数据“令人震惊”。

另一方面,互联网战投的退却并不意味着CVC的整体降温。事实上,企业介入投资早已蔚然成风。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和独角兽介入战投,且资金实力同样雄厚,如宁德时代、药明康德和商汤科技,在汽车制造、医疗、硬科技等特定赛道优势明显。国民消费品巨头如周黑鸭、绝味食品、喜茶和元气森林等则聚集在休闲食品、新式茶饮、美妆和潮玩领域。

创业邦研究中心观察到的另一个趋势是,CVC机构已经开始深度参与地方政府的产业引导基金的管理工作。

比如,中国·萧山科技城管委会和浙江传化集团共同发起设立的萧山科技城产业发展股权投资基金,基金总规模10亿元,重点投资生命科学、数字经济、科技服务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基金管理人为传化集团的子公司传化控股。

种种迹象表明,在可预见的将来,CVC不会退潮,而非传统VC的资金(包括PE,对冲基金和家族办公室等)也仍将持续涌入一级市场。传统VC的竞争对手不会减少。

一位腰部机构的投资人说:“对创投行业的多数机构而言,有没有互联网战投的竞争其实都差不多。做的好的永远是少数,投资行业也要服从二八定律。”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