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逃离奶茶店的“流水工”

去消费 2022-02-18 07:13

不只是奶茶,便利店、咖啡店,我永远找不到上次的服务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去消费(ID:quxiaofeiba),作者:欢子,编辑:钊,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外卖员平均离职率高达10%~15%,但和骑着电动车穿梭在大街小巷的的外卖骑手不同,奶茶店员似乎不用在风吹日晒下闯红灯,只需要每天系着干净的制服,静静地在吧台内调制着一杯杯奶茶,就可以在城市里拿到一份还算不错体面的薪资。

但最近奶茶届头部品牌传出裁员的消息,似乎打破了人们对于这一职业的各种猜想。

新消费降速,新茶饮的寒冬仍在继续。品牌裁员、管理混乱、创始人与员工矛盾,在这场几乎席卷了整个茶饮界的风暴中,头部品牌的问题逐渐暴露。

其中,喜茶裁员、茶颜悦色闭店等代表性事件也引发了人们对于新茶饮行业乃至整个连锁零售业离职共性的探讨。

通过分析、探访、总结后,去消费发现与市场不断传出的裁员传闻形成对比的是,不只是喜茶,线下茶饮门店源源不断的招人信息。

企业文化和内部管理的缺位,让茶饮行业成为了员工潮起潮落的高流动率行业。而另一方面,连锁、加盟模式的特性,也需要为连锁零售品牌企业居高不下的离职率背锅。

奶茶店成“流水席”?

春节假期归来,茶饮届传来重磅消息,喜茶“大规模裁员30%员工”、“无年终奖”……消息不胫而走,各大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关于喜茶的舆论甚嚣尘上,不久,喜茶方面作出“不实言论”回应。

互联网一端,作为一家奶茶届的头部公司,喜茶已经沦为员工吐槽的机器,但在线下,喜茶门店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员工依旧按时上班,门店照常营业。

武汉佰港城一家喜茶门店,和大部分喜茶门店并无二致,巨大的白色简约线条logo,与处在商场入口地理位置一样引人注目。

这家装上四个摄像头的门店,在我们观察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身着浅咖色制服的员工,在封闭的吧台内,分工明确,动作流畅,非必要情况下,所有员工几乎零交流,外人一看,互相之间并不相识。

过于安静封闭的“压抑”氛围,终于在当我透过点餐窗口,想要取消一份大约5分钟前的奶茶订单时被打破。窗口处的打包员和背后奶茶制作区的员工,就关于这笔订单是否能取消的问题上发生了口角。

和网上裁员信息截然相反的是,在门店吧台内的广告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喜茶需要你·大量晋升机会等你来”的招聘信息。在店内并不难发现的一角,一张招聘信息或许透露了喜茶的员工流动情况。

18周岁以上、高中同等学历及以上,接受轮班制度,这些是能来面试员工的基本要求。房补、餐补、交通补贴、社会和商业保险、店经理合伙人分红,这些是最简单诱人的福利待遇。

去消费拍摄

高中毕业,在喜茶工作,也是一份不用风吹日晒的体面工作。更吸引人的是,只要当上店经理,就能实现月入过万的梦想。

在喜茶,一共有7类岗位职级,新人入职得从最开始的兼职做起,每小时19-21元的时薪,往上,便能做到调茶师/烘焙师/甜品师,每个月能拿到4500-6000元/月,经过考核,优秀的员工便能做到值班经理,月薪上限8000元,下限6500元,而最后的店经理和主厨,才是最后能月入过万的终点。

走访大街小巷的奶茶店,不管是茶百道、书亦烧仙草,还是一点点、CoCo这样名声更小的奶茶店,无一例外,各家门店的门面上,总能看到一张显眼的招聘单。

去消费拍摄

街边一点点奶茶的员工告诉我们,在春节之前,本来店里人手是够的,但春节归来,一位员工因为家里人着急催婚就离职了,目前店内加上店长,只有2个正职和三个兼职。

新进来的新人都要从兼职做起,通过培养和考试,才能转为正式员工。吧台内的一点点员工告诉我们,目前店内的三个兼职中,两个都是孩子妈,除了一点点,她们还在麦当劳上班,所以精力没有那么多。

剩下的一名兼职,这位已经在一点点工作两年的员工告诉我们,“因为之前人手够,所以比较放纵她没急着让她参加考试,然后她自己也不想考,现在没办法了,人突然变少了,就让她赶紧熟练然后考试。”

同时打几份工,精力分散,这或许是大部分奶茶店员的现状,也是人员流动率高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我不愿意在奶茶店长干?

武汉佰港城附近一条街上,密集分布着多家奶茶店,吴立系着黑色围裙的书亦烧仙草员工从吧台内走出,准备去几百米开外的网咖上厕所。就在我们交流的五分钟不到的时间里,他多次告诉我,“店里忙起来了,我得去。”

书亦烧仙草的工作流程比较简单,大致分为点单、咬料、雪克、备料、打包五个岗位步骤。每个看似简单的步骤,操作起来都很辛苦,吴立无奈表示,“其实忙起来都是一样的。”

但在他看来,虽然差别不大,但这几个岗位中,做“雪克”是最累的,作为行业内的一种专业说法,雪克是一种更为普遍的解释,比如说把奶粉和茶兑在一起,“做冰的,需要把冰加在一起摇。”

在书易烧仙草工作,一天要轮两班,上述五个流程并不会分得特别清楚,“什么都得会都得做,没有说什么专门做哪个岗位。”

几个员工挤在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奶茶店时而协作,时而各忙各的。虽然工作并不难,但需要极强的专注力和配合度,所以招聘的员工很少有超过三十岁的,吴立才新来这家书易两个月不到,“我连公司微信群都还没进。”

去消费拍摄

谈到和对面喜茶清晰的岗位分配,吴立表示,“我们书易不是上市公司,都是私人老板,每个老板的安排都不一样。”

街边的茶百道、一点点、书易烧仙草以亲民的邻里形象示人,商场里的茶颜悦色、爷爷泡的茶员工,带着小蜜蜂营造出热情的叫卖氛围,但商场入口的喜茶门店,流露出一股“性冷淡”风,向外界展示出的是一种高效、专注、精英的氛围。

在成都春熙路一家喜茶,以两层楼的设计,吸引了不少前来点单休息的顾客。二楼休息区域,还有专门的员工来回走动,当取餐牌灯响起,这位员工便会上前提醒顾客取餐,我曾在这层楼观察过这位员工来回走动的员工几个小时,完全没有见到她有离开的情况出现。

黑白灰色调的装修风格,和这家企业的员工工作状态和氛围如出一辙。

在喜茶工作,有着近乎互联网企业的苛刻。制服的一颗扣子没扣好会被区域经理点名批评;兼职人员一天班能排上八个小时;一开始会有剥不完的葡萄和搞不完的卫生。

“喜茶是培养‘超人’的”,来自喜茶在职/离职人员的吐槽,隐藏在喜茶门店几乎零交流的正常运营之下。

“一个人当三个人用”,是喜茶离职员工普遍反映的状态。离职员工王洋表示,“之前在喜茶上班,和同事几乎天天都不定时下班,虽然工资有5、6千,但都是每一个小时辛辛苦苦熬出来的辛苦钱。”

在小红书和脉脉平台,不少人晒出从喜茶的离职单。在这些离职的员工看来,“现在的喜茶和茶颜悦色一样,大家都赶紧跑路了。”

一位喜茶离职员工表示,“还没来得及转正,公司就以业绩不好把你炒了。”还有一位自称是星巴克早期店经理的员工表示,“我在喜茶只留了3个月,培训混乱,管理差。”

其实对于饮品店,在新人培训期,员工、老板、店长之间,互相都有吐槽不完的苦水。

有刚来的新人,两天学不会就闹着要离职;繁杂琐碎流程连续的制作过程,沟通稍显不到位,互相还处在磨合期的员工之间一点就着;店长吐槽00后受不得委屈……

一杯杯奶茶制作过程,都要从最简单的步骤做起,经过数名店员之手,再到达消费者手上。从出杯到成品,对于各个茶饮品牌来说,对效率的追求,是促使员工高频离职的一大因素。

连锁/加盟品牌,共同的用工困境?

资本助力,加盟模式,是各大奶茶品牌扩张的密码,也是影响茶饮品牌追求效率背后,更为关键的因素。

加盟模式让行业陷入“无序竞争”,品牌方通过“加盟模式”赚取加盟费,但让加盟商产生压力的是,加盟模式引发出的“无序竞争”,同时会加大加盟商的经营压力。

带来的显著特征是,街边商场,奶茶门店泛滥,门店被分流严重。比如仅茶颜悦色一个品牌来看,在长沙流量吸附地带“长沙五一广场”一带,曾一度在0.6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分布近50家门店。

此前茶颜曝出老板下场和员工对战,背后反射出的更多是茶颜对于流量获取、门店拓展的焦虑,焦虑向下蔓延,便有了茶颜对员工事无巨细的“精细化管理”,高压之下,员工离职率自然会居高不下。

其实,在整个连锁零售行业,这是一个共性问题,比如在整个连锁便利店,员工离职率高也是普遍现象。

24小时营业的品牌连锁便利店,有了“品牌连锁”的加持,熬夜和严格管理致使招工难、员工流动率高。

万家灯火熄灭的夜晚,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成为夜间生意的收割者。但对于其中的员工而言,早晚轮岗,加班到凌晨,长时间熬夜拖垮身体,只能选择离职。

去消费拍摄

除了连锁品牌便利店行业,瑞幸是连锁咖啡品牌中值得一提的案例。从创立发展至今,这个咖啡品牌一路“蒙眼狂奔”,争议与戏剧化共存。

对于瑞幸来说,“快”是重点关键词,除了扩张速度快,门店工作流程追求快。曾有媒体报道,瑞幸管理要求,员工必须2分钟完成一单咖啡制作,流程违规会扣绩效工资。

线上化运营的模式,瑞幸一方面压缩了门店收银员的位置,一方面也精准计算着员工的工作时间。

据瑞幸员工反映,无论订单是一杯饮料还是十几杯饮料,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不仅会扣绩效,还会挂钩整个门店店员和店长的工资。

“超时惩罚机制”的诞生,一方面是瑞幸在整个市场中的战略,另一方面是扩张战略之下,瑞幸不得不对员工采取的管理措施。

效率流程的追求,同时还体现在瑞幸门店中360度无死角监控下,一位瑞幸员工表示,瑞幸有派专人盯着的监控中心,如果门店员工操作违规,立刻就会被发现。

高压的工作氛围下,大部分能坚持下来的瑞幸员工只是因为工资高,而其余大部分适应不了的员工,在刚入职一个月左右,会是离职高发期。

茶饮店、便利店、咖啡店,这些连锁品牌具有规模复制的共性。

员工一旦进入其中,从系上围裙戴好帽子的那一刻起,将开始发挥品牌门店的标准螺丝钉的功能,高效专业地按照标准流程,维持着这些品牌遍布全国大大小小相似门店的高效运转。

写在最后

走进奶茶店,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下单,几分钟后,顾客就能喝上想要的单品。每一杯奶茶,经过标准化的流程设计,在奶茶店员的调制下,有着一如既往的标准口感。

奶茶品牌追求“标准”,奶茶店员追求稳定下的“高薪”,看似需求吻合,二者却有着难以弥合的鸿沟。

作为头部奶茶品牌喜茶,一直是不少求职青年们选择的体面工作,如今,“喜茶打工人”曝出喜茶加班、制度管理问题时,很难不引发人们的思考。

新兴的茶饮赛道,似乎为城市青年带来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光鲜之下,求职青年却逃离奶茶店。

从奶茶行业延伸至整个连锁加盟品牌,加盟模式下,其实不只是奶茶,便利店、咖啡等行业,也面临着相同的用工困境。

参考资料:

1.《铁军与政委,困在“茶颜味”里的茶颜悦色》 十亿消费者;

2.《我在瑞幸卖咖啡:2分钟出单,系统指挥一切》全天候科技。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