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下一个谷爱凌,要花多少钱?

2022-02-21
滑雪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半熟财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月18日,中国代表团选手谷爱凌在U型场地技巧决赛中,凭借前两轮93.25与95.25的超高分数提前锁定冠军。至此,这位天才少女以两金一银的出色成绩完成了2022年的北京冬奥之旅。

图片

谷爱凌在U型场地技巧决赛中夺冠 图源:人民日报微博

多位滑雪培训从业者告诉我们,受北京冬奥效应和谷爱凌、苏翊鸣接连夺冠的影响,近期咨询滑雪培训的家长明显有所增加,以至于机构的教练都不够用了。

极高的运动天赋、SAT接近满分的学霸光环、健康阳光的形象气质和开朗自信的个性,谷爱凌身上的众多标签,无一不引发人们对她的喜爱、羡慕、讨论与想象,也直接带动了国人,尤其是青少年群体参加滑雪运动的热情。

“谷爱凌让大家认识到,原来学霸也可以是奥运冠军。家长原来不愿意让孩子参与体育运动,觉得耽误学习。现在有这么一个被斯坦福提前录取、SAT接近满分的偶像,这是符合中国人预期的。”室内滑雪培训机构雪乐山的创始人王展分析道。

继哈佛女孩刘亦婷、蔡美儿的虎妈战事之后,谷爱凌的出现为焦虑的中产家庭提供了一个完美符合当下时代的精英教育模板。但想要培养出下一个谷爱凌绝非易事,财力支持、大量的时间投入、完善的教学体系和训练场地,都不可或缺。

目前看来,让孩子学习滑雪的家长多数还是出于兴趣培养、强身健体的想法,奥运冠军不是他们的目标。正如谷爱凌所说,滑雪带给她的快乐和收获远超过一枚金牌的意义。去滑雪,可以不为了赢,不为了利益,只为“玩得开心”。

这也许才是谷爱凌传递给我们最富价值的信息。

练滑雪,不便宜

2月8日谷爱凌夺得第一枚金牌后,滑雪爱好者李先生收到了很多亲朋好友的消息,鼓励他的女儿朵朵向谷爱凌学习,努力成为下一个谷爱凌。

在李先生的培养下,朵朵一岁九个月就开始学习滑雪,现在已可熟练地在雪道上换刃。社交平台上,有网友看了年仅三岁的朵朵的滑雪视频后留言:“期待朵朵长大参加奥运。”

然而,想要培养出下一个谷爱凌,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据成都肉熊猫滑雪俱乐部负责人、四川省滑雪队教练、本届冬奥技术官员之一庄舒清介绍,在国内,如果想要成为一名专业滑雪运动员,一般有两条路径。

一种是进入体制内专业队训练。2019年,肉熊猫与四川省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共同建立四川省单双板滑雪队,主要从各体校选拔有体操、跳水等体育基础的孩子,大多由零基础开始培训。本届冬奥会中夺得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金牌的徐梦桃,正是在12岁时因身高过高从体操转向雪上项目。

第二种则是和谷爱凌、苏翊鸣一样,从小自费在外请教练,练出成绩后再转型专业选手。这考验的不仅仅是孩子的天赋和努力,更多的是家长的财力和决心。谷爱凌的母亲谷燕就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培养女儿的花费至少在百万美元以上。

“滑雪培训是一个丰俭由人的项目,年投入从几万到上百万的都有。”长沙尚雪体育有限公司总经理、GISS爱上雪项目负责人曹磊告诉我们,如果只是培养兴趣爱好,费用主要花在雪板、衣服、装备等硬成本上。但是,如果要走专业竞技方向,请私人教练、参加培训营、刷比赛,花费就会大幅提升。

今年上小学三年级的诗予是2021年中国青少年滑雪大奖赛单板滑雪大回转项目U10男子组的冠军,也是北京西城区青少年滑雪运动队新招募的队员。

他的妈妈焦亚静给我们算了算孩子一整套滑雪行头的价格。诗予目前滑的是教练推荐的德国冰雪运动品牌VIRUS的专业竞速板,根据运动员的身高、体重定制,一年只售800块,每块售价1.8万元。今年夺得北京冬奥会单板平行大回转比赛冠军的奥地利选手本杰明•卡尔(Benjamin Karl)使用的也是同品牌的雪板。

滑雪鞋买的是澳洲品牌UPZ,4000多元一双,滑雪服穿的是日本Phenix,上衣1800元,裤子1500元。除此以外,头盔、雪镜、手套、滑雪袜、对讲机、固定器,不考虑折旧更新,零零总总的装备加起来就得七八万元。

培训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以目前在北上广深多个城市有近百家门店的室内滑雪培训机构雪乐山为例,1V4教学20节、40节、60节的课时费用分别为9800元、1.88万元、2.78万元;1V1教学则为1.68万元、2.98万元、3.96万元。一节课的均价在460元-840元不等,而这还仅是位于“滑雪鄙视链”底端的室内模拟机滑雪。

每周五下午放学后,诗予爸爸都会开车带他直奔崇礼,直到周日雪场关门才收拾东西回家。两年时间里,父子二人把崇礼包括万龙、云顶、太舞滑雪在内的雪场全部滑了个遍。据张家口崇礼滑雪旅游接待中心官方网站显示,2021-2022雪季各大雪场周末两日雪票(自带板)门市价在650元-1050元不等。如果选择住在崇礼县城,房价约300元上下,如果直接入住雪场内部酒店,价格则高至1000元-3000元。

关于滑雪地点,崇礼以上还有东三省的亚布力、北大壶、松花湖等规模更大、配套设施更加齐全的滑雪场。新疆阿勒泰地区的雪场则以雪量大、雪期长、雪质优取胜,是“粉雪”爱好者的天堂——这是一种含水量低、松软呈粉状的天然积雪,滑起来如丝绸般顺滑,像在雪中冲浪一般。

“滑雪不像足球,家门口就有足球场。”国内雪季短暂,想要滑更好的雪场,也是为了保持脚感,专业人士往往会满世界追雪。“我第一次见苏翊鸣的时候他10岁,在新西兰进行反季节训练。疫情以前,经常都能在新西兰雪场碰到谷爱凌。年年往返季节全球飞,自费的话几十万根本打不住。”庄舒清说。

千金难“买”好教练

真正在滑雪圈子里的家长都明白,想要培养出下一个谷爱凌不光是钱的问题。每个孩子的身体素质不同,更何况,千里马常有,但伯乐可遇而不可求。

深雪俱乐部的主理人大欧,在2019年刚接触滑雪时,发现国内的滑雪知识体系和教学人员都十分匮乏。“当时想找滑雪专业的教材,很难搜到,一些教学视频很劣质,能看的基本都是国外的。”

官方数据显示,2006年-2019年期间,全国有近2万名滑雪指导员服务一线,覆盖全国17个省市,但这一数字还远远无法满足每年2000万的滑雪人口。

专业竞技滑雪的教练更是凤毛麟角。曹磊认为,全国有专业竞技成绩的滑雪教练也就50位以内。“有些专业运动员退役后,不太会教别人怎么滑雪。而一些会教的教练,教的主要是初学者或滑雪爱好者,但他不会教专业竞技,这两个的区别还是非常明显的。”

因此,滑雪青少年达到一定水平后,多选择请国外知名教练来指导。最近夺冠的苏翊鸣,便是在有着“日本单板滑雪教父”之称的佐藤康弘帮助下实现了快速进步。谷爱凌的私人教练布拉德•普罗塞(Brad Prosser)来自新西兰滑雪胜地瓦纳卡。这个人口刚刚过万的小镇走出了多名世界滑雪大赛冠军,其中就包括本届冬奥单板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冠军佐伊·萨多夫斯基·辛诺特。

瓦纳卡的例子能够证明,系统性的训练方法和大众普及度对滑雪运动的水平至关重要。在瑞士、奥地利等滑雪高频国家,滑雪人口占比35%左右,日本、美国约为10%,而中国才刚过1%。

王展在国外考察时,发现日本过半中小学都设立了滑雪课,有专门的教室放置雪具。他也曾遇见过一名老师带着十几名中学生在北海道滑雪的场景。“2022年才是中国滑雪的元年。”

大欧同样表示,滑雪行业还处于早期的阶段,普及度不高。一个非常大的客观限制因素,是基础配套设施的缺乏。南方城市没有冰雪资源,人们想就近滑雪只能去室内滑雪馆,而室内滑雪场的数量不够多,承载量有限。广州的融创雪世界是华南地区最大的室内滑雪场,日均可容纳约3000名游客。据大欧介绍,广州融创雪世界已经处于满负荷的运营状态。

此外,整个产业链的服务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雪票、雪场运营、装备租赁等各个环节,用户体验上还是做得不够。”大欧说。

一个积极的变化是,冬奥申办成功后,涌现出了包括雪乐山、GISS爱上雪、AKID滑雪学院、魔法滑雪学院在内的一大批线下滑雪培训机构。在业余培训外,它们也尝试将滑雪带进校园,寻找下一个好苗子。

国务院颁发的《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提出,“鼓励南方地区城市中小学积极与冰雪场馆或冰雪运动俱乐部建立合作,开设冰雪体育课程”,“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支持学校与社会培训机构合作开展冰雪运动教学活动”。

虽然有政策的支持,但曹磊表示,“滑雪进学校还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第一,滑雪需要用到很多设备,需要去雪场。这项运动本身的特性决定了不可能长期在学校教学,但把孩子成规模地带到校外的滑雪机构或雪场,有关安全、交通、时间的问题都比较难协调;第二,滑雪长期培训的教练费、场地费都是不小的支出,目前多数学校的预算很难覆盖。很多学校会选择相对来说比较好执行的滑冰项目。

不做谷爱凌,做更好的自己

实际上,当家长们在讨论如何培养出下一个谷爱凌时,所指的绝不单单是一位奥运冠军,而是一个学习成绩优异、个人素质卓越的完美小孩。“虎妈”的故事已经过时,宽松快乐的素质教育成为符合当下时代的精英教育模板,谷爱凌无疑是其中的“天花板”。

滑雪不是目的,而是一种手段。如果能在滑雪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对于升学择校、出国留学都有优势。新学期开学后,焦亚静的儿子诗予就将从原本就读的小学转至人大附中分校。申请过程中除了课业成绩,KET英语考试、图形化编程、奥数及各项滑雪赛事中所获得的30多份证书、奖状也是重要加分项。

焦亚静告诉我们,去年诗予夺得U10组冠军后,同年级至少十几个家长都来打听,“小予是从一年级学到三年级,(家长可能想)从三年级开始到六年级要是有个好成绩,也能有个好初中。”

北京冬奥组委总体策划部部长李森此前表示,到2025年,全国范围内冰雪运动特色学校计划达到5000余所。截至2021年,北京市的数字是200所。但根据焦亚静的了解,受制于场地限制,大部分中学目前仅开展了滑冰、冰球、冰壶等冰上项目。“我都去学校问过了,特别注重滑雪的只有十一学校和北京一零一,不过没准过两年就多起来了。”

当然,更多家长在最初送孩子学习滑雪时都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让朵朵这么小就接触滑雪,李先生和妻子的想法很纯粹——培养一个健康积极的兴趣爱好,这项活动也让朵朵摆脱了对电子产品的依赖。“我们觉得与其阻止她玩手机平板,还不如找另一个东西去吸引她”,李先生说。

最大的收获,是朵朵的性格发生了可喜的转变。从前遇到一些小事就哭,现在学滑雪摔倒了,能慢慢地自己站起来,继续前进,并习惯了不断从失败中继续尝试,直到把动作做成功。李先生自豪地评价,“从原来很害怕困难、很娇弱的一个小女生,变成了一个坚强的小女生。”另一个好处是,朵朵的身体素质也更好了,很少生病。

李先生也坦言,心里肯定是有奥运梦想的。但他和妻子一致认为,要遵从朵朵的喜好和选择。“奥运会的项目比较危险,如果朵朵想去挑战,我们会支持。只有当她真正喜欢,真正想在这个比赛创造成绩时,才能拿出最高的水平和最精彩的表现。如果她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强迫,就让她自由自在地滑好了。”

图片

朵朵在新疆将军山滑雪场银光大道 受访者供图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来源:半熟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