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耐晒”被禁

2022-06-02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擦亮眼睛。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青眼(ID:qingyanwh),作者:葱白,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日前,抖音电商平台发布公告称,禁止“安耐晒”等3个品牌的新商家入驻以及新发商品,原因是这3个品牌存在着大量的消费者假货举报和售后投诉。这是怎么回事?

月销10万+,国产“安耐晒”被禁

公告显示,由于“安耐晒”“HLZM”“DVIP”在抖音平台开设的店铺,普遍存在大量消费者假货举报、售后投诉等影响消费者购物体验的问题,平台为保障消费者权益,自5月30日,将禁止这3个品牌的新商家入驻及新发这3个品牌旗下的商品。

▍截自抖音电商

对此,有不少消费者表示疑惑,“安耐晒不是资生堂旗下的防晒品牌吗,为何也被禁了?”

经过青眼查证,此“安耐晒”非资生堂旗下品牌,而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品牌。至于为何提到“安耐晒”时,消费者的第一反应会是资生堂旗下防晒品牌,有着一些历史渊源。

公开资料显示,安热沙ANESSA成立于1992,是资生堂旗下的专业防晒品牌。对此,青眼向资生堂中国相关负责人进行求证,对方告诉青眼,“资生堂集团旗下的防晒品牌ANESSA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商标名为‘安热沙’,在中国香港地区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商标名为‘安耐曬 ’(安耐晒的繁体字)。此次抖音禁止的‘安耐晒’品牌与资生堂旗下的‘安热沙’品牌无任何关系。”

根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安热沙”第3类商标所属资生堂集团,该商标由资生堂集团在2007年注册申请成功。另根据国家药监局进口特殊化妆品查询平台显示,安热沙第一款进口防晒产品的注册批件时间即为2007年。

山东一位资深的化妆品代理商也告诉青眼,正是由于在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这款防晒霜是以“安耐曬”为名,所以在ANESSA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之前,就已经在消费者心中形成了认知。“由于ANESSA进入中国大陆市场时是以‘安热沙’的商标名进行注册和使用的,因此导致消费者有时也分不清楚。”

根据中国商标局信息显示,自然人李洵于2013年7月首次对安耐晒第3类商标进行了申请,并于2015年1月获得了注册。目前该商标的状态显示为“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这意味着,有第三方对该商标提出了撤销/无效宣告的申请,但根据《商标法》相关规定,该商标目前仍然有效。

▍截自中国商标网

此外,资生堂集团则分别于2021年8月和12月进行“安耐晒”第3类商标的注册申请,但目前商标状态为“等待实质审查”。

今日下午,青眼以“安耐晒”为关键词在抖音上搜索时,显示出的相关商品大多为“安热沙”。不过,青眼还是在抖音上发现了一条账号为“安耐晒官方旗舰店”的导流视频链接,点击后,该链接直接跳转为淘宝平台上一家名为“安耐晒全球优选”的企业店铺。该店铺中所销售的安耐晒小金瓶60ml售价仅为98元,且产品标题附带“安热沙”字眼,月销量超过10万件。而安热沙天猫旗舰店中的小金瓶(60ml)的售价则为218元(券后为208元)。

根据安耐晒全球优选的客服介绍,安耐晒为国产品牌,该客服还出示了“安耐晒”的商标注册证,注册人即为李洵。

▍截自淘宝(6月1日20时截图)

迪奥和海蓝之谜也被蹭?

除了“安耐晒”,此番被禁的另外两个品牌“DVIP”“HLZM”,则是蹭了迪奥与海蓝之谜。

青眼以上述关键词在抖音上搜索时,不少种草视频和店铺中宣称,“法国(迪奥)上海有限公司全新Dvip天鹅丝绒口红”“HLZM则宣称为海蓝之谜(英国)有限公司”,且价格不菲,如Dvip天鹅丝绒口红售价299元。并且,从外观上看,“DVIP”的口红与LVMH集团旗下迪奥口红非常相似,“HLZM”旗下产品则撞脸雅诗兰黛集团旗下的贵妇品牌“海蓝之谜”。

▍截自抖音(6月1日18时截图)

企查查显示,法国(迪奥)上海有限公司和海蓝之谜(英国)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均在中国香港,且注册日期均在2021年10月,前后仅相隔2天。

更为巧合的是,中国商标网信息还显示,“DVIP”和“HLZM”第3类商标所属权均为自然人“许志刚”所有。“DVIP”于2020年6月申请注册,2021年2月通过注册;“HLZM”则是于2020年1月申请,同年9月注册成功。

▍截自中国商标网

不过,目前在抖音上,“DVIP”和“HLZM”两个品牌的产品已所剩不多,仅在“尚亿化妆品个体店”“HLZM海迷护肤个体店”等个别店铺中有售。青眼查询得知,这些店铺的运营资质均为个体户。

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安耐晒”“DVIP”“HLZM” 3个品牌虽然取得了合法的商标注册申请,但是也明显有蹭知名国际品牌之嫌。因此,“被大量消费者举报也属情理之中。”

商标不是“遮羞布”

事实上,类似 于 “安耐晒”,让消费者 傻傻分不清的品牌并不少见。

此前青眼调查了解到,ColourPop天猫旗舰店、熊野职人旗舰店等所销售的产品,实际均是国内企业生产。例如,ColourPop天猫旗舰店的产品归属为广州黛洛妃化妆品有限公司在2014年所创立的美妆品牌ColourPop,并不是消费者所熟知的美国彩妆品牌ColourPop。但前者已在2018年取得了“ColourPop”第3类商标的所属权。

前不久,湖南一男子网购洗发水意外收到“潘飘飞丝”,洗完后头皮出现瘙痒而冲上微博热搜榜。据媒体报道,“潘飘飞丝”商标所属广州某化妆品公司曾因假冒注册商标罪、侵害商标权多次被起诉。

正因为这些产品不仅从产品名到包装设计“撞脸”知名品牌,具有迷惑性,而且部分产品质量堪忧,因此,电商平台下达禁令。据青眼不完全统计,去年1月至今年1月底,抖音电商已先后发布了13个与化妆品经营相关的管理细则。

不仅是抖音,快手在美妆行业监管上也出台了相关规定。譬如,其在今年3月发布了《美妆行业宣传规范》公告,全面禁止绝对化、夸大、虚假、医疗、庸俗等用语,并提出“带货达人不得过度承诺商品效果、功效和售后政策”以及“不得过度宣传‘平替’”等条例。

毫无疑问,平台均有意规范管理带货生态,促进平台的健康发展。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管理,那么电商平台则将成为假货滋生的温床。”

对企业而言,商标是脸面,也是强有力的竞争工具和维权利器,但绝不应该成为碰瓷的遮羞布。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