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董明珠需要,和需要董明珠是不同的

最话FunTalk 2022-06-16 14:24

​​在她的信条中,进攻似乎远比防守更重要。

编者按:本文来自 最话 FunTalk(ID:iFuntalker),作者:任雪芸,编辑:王芳洁,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6月7日,格力召开了2021年年度股东大会,董明珠回答了一些关乎格力发展的关键问题。在提到手机业务时,她认为,格力的手机做得不比苹果差。同时,她还表示,格力坚持不裁员,今年还会再招3000到5000名大学毕业生。

这些典型的“董明珠式”的发言,能赢得掌声的,适合上头条的。

炒股软件上,购买了格力股票的一些散户由此展开争论。有一些观点是这样的:董明珠最大的成就是深度绑定了格力,将自己塑造成为了一名大网红。

但是此刻的格力,至少在业绩上,并不是豪气干云之相。

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格力净利润增长并不及预期。这一年格力实现营业收入1878.69亿元,同比增长11.69%,实现净利润230.64亿元,同比增长4.01%,这与董明珠此前预期的10%相去甚远。

同时,董明珠大力布局的格力多元化业务接连受阻。在从2017年占比83.22%下降到2019年占比69.99%之后,空调业务的占比又在逐渐回升。2021年,格力空调产品营收为1317.1亿元,在全部营收中占比达70.11%,依旧为格力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

而即便是格力最优势的空调领域,与美的的差距也已经十分明显。2021年,美的空调产品的收入达到了1418亿元,格力与之相差了101亿元。

公司业务的情况,叠加整个宏观环境的变化,最终反应到了二级市场上。2021年以来格力电器股价从65元高点持续下跌,最低跌至29元,跌幅高达55%,其中大股东高瓴的浮亏达到了上百亿元。

但即便如此,今年2月底,董明珠仍以高通过率成功连任了格力电器的第十二届非独立董事,开启下一个为期三年的董事长任期。

董明珠时年68岁,1990年,作为单亲妈妈的她加入了格力,并在这家公司里度过了半生。去讨论这样一个人离开她的位置,仅是想一想就觉得残酷。但最近几年,这个问题又变得越来越不可回避。毕竟及至这期届满,她已经71岁,而她的前任朱江洪的退休年龄是67岁,老对手何享健是一名民营企业家,同样选择在70岁时让贤于方洪波。

只是现在,究竟是格力需要董明珠,还是董明珠需要格力,已经很难说清楚了,但这两句话终究是不同的。

01 谁需要新故事

近期,直播界最大的事情除了罗永浩退出,就是新东方老师们的双语直播了。新抖数据显示,截至6月11日,“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近30日直播销售额高达5465.87万元。

其实格力也在培养类似的年轻主播。2021年,浙大毕业生孟羽童出现在了“明珠羽童精选”直播间,但可惜的是,根据媒体统计,截止到2022年5月,孟羽童的带货成绩仅为395.4万元。

对于格力这样一个年营收近2000亿元的公司来说,这样的销售业绩,恐怕宣传的意义大于实际销售。毕竟孟羽童参加过综艺节目,会跳女团舞,更是顶着董明珠接班人的光环“出道”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年轻女孩虽然不是一位优秀的带货主播,却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载体。有段时间,她经常出现在报道当中,每次描述起来,人们总是会给她加个定语:董明珠接班人或者董明珠助理。

这些年,格力还有不少这样的新故事。

例如,在直播行业刚刚兴起时,格力就已经逐浪。2020年,董明珠曾接二连三地举行带货活动。据公开报道,那一年的6月18日当晚,董明珠的直播销售额已经突破了百亿,达到了102.7亿元。

“铁娘子”的称号以外,董明珠再次被冠上了“家电带货女王”称呼。如此噱头之下,直播间里的流量导向的也是微信小程序中颇具个人色彩的“格力董明珠店”。

看起来,在直播间里,董明珠扮演了格力代理商的角色。而原本居于代理商层级之下的零售商则在屏幕外为她的带货买单。在此前《第一财经》的报道中,一位区域零售商曾表示,董明珠直播带货的火爆,依靠的不是普通消费者的散单,而是面向零售商做线上批发。

这种低于代理商的直播间价格行为一度引起抗议。2020年,大户京海担保大幅减持格力电器股份4288万股,减值金额达到了25亿元。

再比如,新能源汽车行业爆发的前夜,董明珠看上了银隆新能源,甚至不顾一众小股东反对,自掏腰包入股。经历了一纸文书将银隆创始人魏银仓告上法庭,以及放在阿里拍卖长达两年等戏剧性环节后,最终在2021年11月9日,董明珠将其收为了格力的一员,以18.28亿元竞拍下银隆30.47%股权,三个月后银隆新能源改名为了“格力钛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这次投资被外界认为是她的一次任性,曾经遭到小股东的集体反对。在今年2月底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再谈新能源电池时,董明珠似乎依旧存有当时被挑战的怨言。她表示,当时如果收购(格力钛)成功,现在产业已经做得很大,是格力耽搁了格力。

事实上,2021年格力钛新能源销售量同比增长25.69%,排名却位于市场第七,而且其所在的新能源客车市场当下也并非新能源的主流。

另外,2015年前后,当工业4.0东风渐起时,董明珠又高调宣布进军工业装备领域。今天,是在格力的官网中,它对自己的定义是一家多元化、科技型的全球工业制造集团,产业覆盖家用消费品和工业装备两大领域。然而2021年,格力智能装备业务的营业收入仅8.58亿元。

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这些新兴业务并没有实现足够的商业利益,不过这并不妨碍,过去几年里,董明珠在不同的场合曾反复阐述它们的意义,并让它们都见诸于报端。

02 谁还在扩表

在5月初的一次交流会上,美的集团表示,公司在2021年年底就做出了未来三年是寒冬的判断。根据形势变化,公司聚焦重点核心业务,并收缩非核心业务及品类,在效率和运营指标上加强管控、优化。

根据新的战略安排,美的To C业务要转型升级、结构优化、加强海外。保留家电核心品类,把母婴、宠物电器等品类优化;To B业务中保留“四大四小”核心业务,其它关停并转。“四大业务”指机器人与工业自动化、楼宇科技、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储能,“四小业务”则指万东医疗、安得智联、美云智数、美智光电。

也就是说,美的要缩表了。与业务收缩同步进行的是,人力资源战略的收缩。5月中下旬,美的爆出大规模裁员的消息,随后美的集团官方和董事长方洪波正面作出了回应。

裁员、收缩业务对于经历中的个体而言,无疑是残忍的。但美的作为商业体的这种举动,却并不难理解。众所周知,经营实业和金融投资不同,不可能像巴菲特说的那样“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通常制造业企业最好与宏观环境保持一致性,因为一旦外部环境不支持销售市场,那么,空闲的生产线只会白白折旧,制造出来的产品也只能化为库存。

那么,当下家用电器所面临的市场环境是怎么样的呢?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5月,我国消费品社会零售总额同比下降了1.5%,其中家用电器类产品的下降幅度为0.5%。尽管随着疫情的缓解,整个消费品零售市场一定会有所复苏,但这个品类还会面临新的考验。

从去年下半年至今,我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巨大幅度的下滑,根据克而瑞数据,5月百强房企单月权益销售金额3678亿元,同比下降59.07%;1-5月百强房企实现全口径销售金额2.64万亿元,同比减少52.66%。

众所周知,我国房地产市场采取预售制,过去一年的冷淡交易,必然会对未来一两年的楼盘交付产生直接影响。而房地产行业正是家用电器行业的上游,尤其空调等需要预装的家用电器,更对新房和二手房的交付强依赖。

但显然,董明珠并没有缩表的打算。

今年5月底,格力电器于线上举行了2021年度业绩说明会。彼时的董明珠认为“格力过去的30年被空调‘绑架’”。过去她提出的口号是“好空调格力造”,现在要提是“好电器格力造”。

在那场业绩会上,她甚至“告诫”了那些参会的投资者们,希望以后不要老讲格力“空调”,要多讲格力“电器”。“因为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全系列的家用电器企业。”格力官网显示,在空调以外,格力有各类生活电器,包括了冰箱、洗衣机、热水器、智能家居、手机等产品。

由于目前空调业务在格力电器的营收占比中超过七成,董明珠若要扭转格力的空调标签,必然要在其他多元化业务上继续发力。

于是,外界又听到了格力手机的消息,尽管董明珠强调格力手机不比苹果差,但按照相关媒体披露的数据,格力手机G7自去年面市以来各种版本销量总计只有7628件。

此外,按照董明珠的行事风格,既然她已经表明格力绝不会裁员,那么在可预见的时间里,格力自然也不会在人力资源方面进行收缩。

03 谁持有格力

在6月初的股东大会上,董明珠还提到了高瓴,她说,格力电器股权结构是绝对稳定的。

这句话对于两年半之前的双方约定似有呼应。彼时,为了拿到格力的入场资格,高瓴资本掌舵人张磊甚至还向董明珠做出了入股后的三点承诺:不干预董明珠的经营决策、三年不减持格力的股份、拿出不超过4%的股份(约140亿元)激励管理层。如今,三年之期已经十分接近。

在外界对张磊的叙述中,他是成就蓝月亮、百丽重焕新生的背后圣手,是拯救京东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唯独格力,是那个被他“求”来的项目。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张磊一度放低身段,亲自跑去拜访董明珠,这是刘强东都没享受到的待遇。

于是,在2019年末的格力混改中,高瓴旗下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46.17元/股的价格,持股格力9.02亿股,成为第一大股东。到了2021年上半年,高瓴旗下的HHLR中国以相近的价格再次买入4339.64万股。

公开资料显示, 那时高瓴受让格力电器股份所支付的416.62亿元,有近半数来自于高瓴向七家银行的贷款。2019年12月,高瓴资本与招商银行、中国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等七家银行进行了质押融资,贷款总额为208.31亿元。据公开报道统计,上述贷款每年会产生近20亿元的利息。

当时的董明珠拿来交换的“金苹果”是分红。在此前高瓴向银行的贷款协议中,珠海明骏承诺,尽力促使格力电器每年净利润分红比例不低于50%。对于高瓴及其背后的LP们而言,这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与此同时,在当年的9月份,董明珠携格力电器若干高管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即珠海格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通过这家公司,董明珠领导的管理阶层以极少的实际出资和层层套叠的控制权架构,实现了对格力的强力控制。

然而,这场围绕权力和利益展开的合作,却被格力震荡下跌的股价打破了平衡。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格力电器的股价曾在2020年12月份到达高峰63.72元,然后便是一路的震荡下跌,截至6月14日,格力股价腰斩至31.64元。

张磊的“价值投资”在格力身上似乎失灵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数据显示,高瓴资本美股的前十大重仓股中仅唯品会收益为正。其中,格力给高瓴持仓市值带来的浮亏超过了百亿元。

若暂且将格力电器的分红计入,2020年初至今四次分红高瓴可获约64亿元,整体的浮亏依旧给张磊和高瓴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甚至于似乎陷入了借新还旧的恶性循环。

根据此前公告披露,去年4月底,珠海明骏与多家银行签订了新的贷款协议,借款208亿元,归还了之前为购买股份向7家银行借的208.3亿贷款。与此同时,高瓴的股权在招商银行解除质押,后又将7.22亿股,也就是把80%的股权质押给到了农业银行。

尽管张磊和他背后的高瓴付出了这么多,在财务上的回报没有实现以外,今年1月份格力电器董事会决议公布后,外界发现,高瓴依旧没有派出任何一人进入格力董事会。

目前,董明珠依旧牢牢的掌控着格力。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