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不看好苹果造AR,罗永浩:我自己来

观潮新消费 2022-07-12 20:10

最后一次创业,个人IP夸张的吸金速度给他的转型带来了压力与不解,也让这次转身显得更加决绝。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作者:王叁,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7月10日晚间,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中官宣,其新创业公司名为“Thin Red Line”(中文意为细红线,但罗永浩未公布正式中文名)。

在直播过程中,罗永浩还展示了“hr@thinredline.com.cn”的招聘邮箱,称正在为公司招聘大量人才,主要是产品经理和设计师,暂时没有工程师的招聘需求。

官方网站www.thinredline.com.cn中尚未补充实质性内容,只有一条“细红线”组成地平线,同时还有一句话:“一个直接参与平台级创新的机会。”

罗永浩说:“有人问,‘你们做AR眼镜要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设计师’,如果能问出这种问题的,就不要发简历了。”

从顶流带货主播到回归科技创业,罗永浩AR创业项目的低调神秘前所未有,究竟是他自己也没有十分清晰的规划,还是开始拿大家当外人了呢?

“细红线”的深意

2017年,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在长达四个小时的时间里动情地讲述着“圆滑当道时代的锐利异类”,在他看来,锤子的产品“漂亮得不像实力派”,其中就有一款细红线特别版坚果Pro。

罗永浩曾提到,本来坚果Pro系列并没有这个版本,但在看到国外的一个设计时,突然来了灵感,决定再生产出来一个特别版,那就是细红线版本的坚果pro。

实际上,“细红线”一词出自巴拉克拉瓦战役(Battle of Balaclava)。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期间,英国93高地步兵团500名身着红色战袍的步兵改变战术,排成长长的线形队列,一举击退2500名沙俄骑兵,赢得了“The Thin Red Line”的绰号。

在后来的一次访谈中,罗永浩解释了这个版本的内涵:“面对无比强大的对手,小股部队苦苦支撑,是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正义防卫战,与锤子科技当时的处境、精神面貌以及目标产生了共鸣。”

新公司的命名由此而来,这同样与进入AR领域创业时的处境完美匹配。

显然,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罗永浩再次创业的口号已经不再是创办锤子时的“天生骄傲”。曾经的大龄愤青关闭了所有社交媒体账号,在50岁时开启人生中最后一次创业,这一次他没有提出收购苹果,反而自称做好了被大公司收购的准备。

天眼查信息显示,与细红线官网相关联的企业为“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25日,是注册资本10万元的小微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徐寒,由徐寒、黄贺共同持股。

而“天生骄傲”的商标已经在2019年10月28日被锤子科技申请。锤子科技一直都在,但早已归属于字节跳动,和罗永浩不再有关系。

徐寒和黄贺都是罗永浩创办锤子科技时的同事,徐寒曾担任锤子科技董事,黄贺曾担任锤子科技产品总监。黄贺目前担任“交个朋友”CEO,该公司正是罗永浩参与直播的公司主体。罗永浩早前宣布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但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

进入直播带货领域后,罗永浩用2年的时间还了6亿元债务,但个人IP夸张的吸金速度给他的转型带来了压力与不解,也让这次转身显得更加决绝。

其实,早在2020年4月直播首秀后界面新闻对罗永浩的专访中,他就提到,随时准备回归智能设备领域,“我们被迫卖掉手机业务后,我在做其他事情赚钱准备杀回智能设备领域时,关注的是手机的下一代计算平台。”

2021年12月16日,伴随着还债进度条的快速推进,罗永浩回归科技圈的消息开始出现在社交媒体的热搜榜上,对于“回归之后打算做些什么”的询问,罗永浩曾给出了答案:AR/VR/MR。

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MR(混合现实)被统称为XR,即拓展现实。

1月20日,罗永浩开始为下一次创业做铺垫,他在微博上宣布,春节之后将回归科技界。“情感上欠你们太多了……年后就回归科技界。只是……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下一代平台上见。”

在2021年底至2022年中旬的半年间,罗永浩对于下一次创业项目的定位一直是“下一代平台”,虽然模糊地提到AR/VR/MR,但尚未确定具体的目标。

直到6月7日,罗永浩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从交个朋友的“首席好物推荐官”变为“首席品牌监督官”,将持续关注选品质量和消费者反馈。同时,罗永浩也表示,将更多投入精力在AR领域创业。

在随后的一场直播中,有网友问能否透露未来规划,罗永浩开始明确表示,就是做AR公司,整个产业认为差不多需要5年左右才能成熟商业化,所以头几年就是需要耐着寂寞搞研发,以研发为主。

当时,罗永浩提到,新的创业项目已经建组,名字还没起。如今,随着Thin Red Line公司名的官宣,罗永浩的去向终于完整清晰地展现出来。

漫长的回归

在罗永浩回归科技创业的时间点上,科技圈最大的一片热土无疑是智能造车。

6月13日,宣布离开交个朋友管理层之后,罗永浩解释了为何没有选择电动汽车赛道。

在《晚点 LatePost》的采访报道中,罗永浩表示,好像多数男性都会喜欢汽车,何况我这一代人年轻时还因为穷,都没拥有过自己的汽车。另外,电动汽车是对腐朽的传统汽车行业的颠覆,所以能做这个也比较有意义,有成就感。

此外,放下明明可以很赚钱的公司回来做科技行业,肯定还是想尽量选一个最大的赛道,做一些了不起的事情。汽车肯定是最大的赛道之一,大的赛道除了赚钱更多,更重要的是能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这对我们这种有些理想和追求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也没法长期保持工作热情。

“电动汽车不像手机那样有特别成熟的代工,从公司启动,工厂启动,到基本弄明白量产是怎么回事,可能至少要五、六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资金要求也比手机大很多倍。我忙着还债的这三年,除了造车新势力那3家,很多超级重量级的选手也都陆续进场了。我们综合估算了各种难度和时间窗口,觉得已经来不及了。”

对于罗永浩的言论,何小鹏评论道:“现在新进入造车的确节奏不算合适。但高兴的是,这群不服输、有想象力、经历过不同的连续创业者,因为曾经和期望看到的世界不同,会让中国的创业故事谱写更多传奇。欢迎更多原来来自科技、互联网、教育、地产、硬件等不同行业的创业者,投入全新的跨界创业赛道中。再不创业你的心可能就老了。”

7月10日,官宣公司名之后,罗永浩再次表达了对于造车新势力的肯定,他表示,当初蔚来小鹏和理想造车的时候,投资人都说,电动车时代,真正能把车做好的,还得是传统的汽车巨头,丰田本田、奔驰宝马这些,但是走到今天,全球性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在电动车时代,所有的传统造车巨头明显落后了。

“不能说尘埃落定,但是情况已经浮出水面一半了,一半的结果就是,美国有特斯拉和Rivian,中国是被网友戏称为造车三傻的,我个人很佩服的造车三强,那就是蔚来、小鹏、理想”,他还直言不讳地称,“有些傻子管他们叫三傻,我也不知道这些傻子的自信是哪来的。”

除了蔚小理之外,罗永浩还表示,如果还有谁能起来,那应该就是华为和小米,传统车企没有什么机会了。

至于为什么传统车企没有机会,罗永浩也做了解释:“我很尊重的一位科技界的前辈给我讲了一个比喻的说法,很有趣,他说,原来赛道和旧世界的地位基本稳定下来以后,你可以认为每一个很牛的大企业,相当于在铁轨上跑的火车,只要还在铁轨上,你很难打败它。”

“但是等到新的战场出现的时候,比如说平台颠覆革命期,相当于大家是从一个铁轨上,来到一块泥泞的、都是垃圾的、乱糟糟的、坑坑洼洼的一片土地上来竞争,这个时候,有铁轨的是最傻的,还不如驴车呢。”

言外之意在于,他不再盲目地闯进巨头环伺的市场,不再试图成为行业中的“异类”,也不再以挑战者的身份喊出要收购行业中最强大的企业。

经历和阅历会带来性格层面的变化,正如罗永浩所说,“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倒闭后,感觉神清气爽,倒闭真是包治百病,创业者一定要至少倒闭一两次,否则不会真正成长。后来我常想,手机业务要是早两年倒闭就好了,这样就不用欠那么多的债,不用害那么多供应链的朋友和投资人,转型也会相对轻松,而且按时间点来合理猜测的话,很可能这会儿正在做电动汽车,那也是很幸福的。”

对于“为什么再创业的项目是AR”的问题,罗永浩曾表示,“几乎是从确定锤子科技出事的当天开始,我就在想还完债回来做什么。在还债过程中,很多具体的工作都容易触发负面情绪,每天能抽空想想这些,是一件很治愈的事。这三年,我和几个合伙人一直聊下来,最后只有两个方向是我们真正感兴趣,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一个是电动汽车,另一个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现在看,下一代计算平台大概率也只能是AR,不太可能是别的了。”

罗永浩直言,现在有些人觉得VR是下一代平台,还弄出“元宇宙”的概念来讲一些宏大的故事,可我们觉得VR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三大游戏主机的全球年销量是5000万部左右,就算VR多了些社交属性,能比三大主机多卖几倍,一年卖到一两亿部应该也就到头了。

“如果一年卖一两亿部,那它可能是史上最畅销的游戏机,但一定不是计算平台。全世界同时持有量几十亿,每年能卖上十来亿部的设备,才能叫下一代计算平台。我们相信AR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当然,这在科技界很大程度上也是共识了,并不是我们的创见。”

罗永浩终于理清了VR和AR的区别,VR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他相信AR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关于具体规划,罗永浩称,他们的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和整体环境大致成熟再开售。

这就意味着,在未来5年的时间里,罗永浩不会再以发布会的形式表演单口相声或者脱口秀了,退出社交媒体埋头做研发,这条路上最大的障碍或许是寂寞。

但罗永浩还是没有忘记苹果,他说并不看好苹果做AR眼镜。因为平台革命时,新世界的霸主永远不是之前旧世界的霸主。他相信苹果一定会在硬件或者技术参数方面做出其他厂商都做不到的某些硬核指标,但对苹果的产品创新基本没什么期待。在乔布斯去世后的十一年里,苹果仅在无线耳机方面做得不错,其他产品几乎是零创新甚至退步。

在直播间里拿起当初友商的产品时,罗永浩对于“圆滑当道”的同行献上了真诚的赞美,曾经的批判和挖苦全都烟消云散;而面对苹果时,罗永浩的性格又仿佛没有改变过。

AR不是元宇宙

2021年底,罗永浩明确表示将离开直播带货行业时,有人猜测他的下一站是“元宇宙”,因为他提到了AR/VR/MR,这是元宇宙发展所必须的底层技术,元宇宙则是新造车之外的另一片热土。

1992年,美国科幻小说《雪崩》中最早提出了“Metaverse(元宇宙)”一词。从词义角度来看,“meta”除了“元”的意思,也包含超越的意思,而“Metaverse”正是表达了一种人类超越现有宇宙的意愿。

到目前为止,元宇宙并无统一的定义与最终形态描述,其主要应用领域分散在社交、游戏等不同行业。但这与元宇宙所描绘的形态并不相符,元宇宙是包含一切的完整世界,从单个领域切入元宇宙,难以洗清蹭热点的嫌疑,而根源在于支撑元宇宙的底层技术仍处于较为早期的阶段。

因此,虽然很多取得阶段性成果的元宇宙案例基本集中在XR领域,但据此认定元宇宙是XR就有失偏颇。XR只是元宇宙的入口之一,打开了一座城堡的大门,不代表参观了整座城堡。

元宇宙是一个非常宽泛的虚拟空间的集合,区块链、交互技术、游戏、人工智能、网络及运算技术、物联网技术缺一不可,VR社交、VR游戏、NFT(数字藏品)都不是元宇宙,只是元宇宙中可能会出现的要素。

AR不是实现元宇宙所需的全部技术,元宇宙同样不是AR的全部应用场景。因此,罗永浩将扎克伯格的Metaverse定义为“破元宇宙”,而他对于AR的定位,是下一代平台。

自计算机诞生以来,现实世界与虚拟的数字世界之间始终存在一道屏障,人类打破这道屏障的途径是改变人机交互的方式。从早期的卡带式交互,到问答式交互、音视觉交互,再到VR和AR,乃至科幻小说中的脑机接口,人们和计算机的交互方式逐渐由机器语言演变为各种自然语言。

现阶段,最领先的方式是VR和AR,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就被提出的技术,在半个世纪的时间内一直处于实验室开发的早期阶段,直到2010年以来,VR产品最先落地,并逐渐发展出相对完整的产业链。

相对而言,VR在产品层面的发展领先于AR。群智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VR终端设备出货突破1000万大关,销量达到1120万,同比增长约65%,而AR终端设备出货量约为28万台,同比增长27%。

罗永浩选择AR,在观潮新消费(ID:TideSight)看来可能的原因有三点:

其一,VR领域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此时入局就陷入了与新造车同样的难题。

除了本身就擅长消费电子硬件研发的华为、小米、三星等厂商,互联网巨头也在陆续加快VR领域的布局。

比如,字节跳动曾在2021年8月以90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国内VR行业头部厂商Pico,又在近期收购了虚拟社交公司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

早在2018年,腾讯就推出了VR设备。马化腾曾提出“全真互联网”,与元宇宙所描绘的未来形态如出一辙,这意味着腾讯在XR领域同样是重金投入。

2021年底,百度也推出了VR社交产品“希壤”,而百度持股的爱奇艺早在2016年就孵化了VR品牌梦想绽放,目前也已推出了VR一体机产品。

其二,VR产业的发展仍面临严重问题。随着产业链的发展成熟,VR设备的研发已经不再是难点,其核心痛点在于使用体验。

一方面是硬件本身的使用体验,比如设备小型化进入瓶颈期,使用时的眩晕感与沉浸感之间的平衡性等方面。

另一方面是内容生态的匮乏。由于内容不够完善,VR的使用场景仍然局限于视频、音乐、游戏等领域,暂时很难走出商业中心里的VR游戏体验馆。

但实际上,XR在电商、办公、社交、医疗、教育、汽车、生产制造甚至军事领域都有足够的应用场景,想象力才是最大的制约因素。

其三,AR的发展前景比VR更广阔。

IDC发布的《全球增强与虚拟现实支出指南》数据显示,AR支出规模将以49.0%的五年CAGR快速增长,VR支出规模以41.5%的五年CAGR保持稳定增长。

VR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定位与虚拟场景渲染实现用户“以假乱真”的沉浸体验,目前的应用瓶颈在定位精度和传输速度,AR的关键是如何通过在虚拟环境里重构现实世界的物体来实现“现实-虚拟”交互,目前的瓶颈主要在算法和算力上。

因此,尽管VR领域已经探索出相对成熟的应用场景,但AR的前景更加广阔,被很多业内人士认定为下一代计算平台。更适合罗永浩下一阶段的“沉浸式创业”。

正如罗永浩所说,他要给自己三到五年的时间,拉一个几百上千人的团队,把内建软件以及大量底层设计重构过的操作系统彻底写完,即便是后进者追赶,也要至少一年才能完成。

结语

7月10日,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中回应收购苹果的话题。他表示,这个公司市值已一万亿美元了,大概率是我们把下一代平台做好做成,他们日渐衰落,我们日渐崛起,到了一个形势逆转的转折点,这时候才考虑收购。

7月12日上午,#罗永浩谈收购路径#的话题登上热搜。

实际上,罗永浩当晚的直播中还曾表示,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此次创业的目标就是希望在未来的AR时代,做出一个像苹果在2007年打造出的“iPhone+iOS”一样的东西,成为下一个时代的苹果。

断章取义后的不解与挖苦,以及初代网红的热搜体质,或许才是罗永浩最后一次创业时断开网络的根本原因。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