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远离快手「权力游戏」的人

蓝洞商业 2022-08-15 13:52

一部快手出海史,半部高管折戟史。一切业务问题终将归咎于人,远离快手「权力游戏」的那些人,马宏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蓝洞商业,作者:赵卫卫,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这是马宏彬快手ID的签名。

他在快手上的名字叫「望京老马」,兢兢业业发过3000多个视频,拥有8900多个粉丝,他曾不止一次在公开演讲场合的末尾晒出自己的快手账号,希望大家可以在快手上加他。

顶着「快手高级副总裁」的头衔,马宏彬的粉丝量并不算高,这也成了马宏彬用来证明快手流量普惠和公平的例子:要靠扎实的内容,而不是靠特权,无论你什么身份,你能不能拥有人气,还是由作品说话,其他的都不好使。

8月初,马宏彬的快手内容依然风淡云轻,一如既往的晒上下班路上的随手拍、忙里偷闲去吃饭和给儿子礼物的视频,但其身后暗流涌动,正在上演一场快手版的「权力的游戏」。

快手成立了新一届经营管理委员会,这是快手的最高权力机构自2019年成立以来的第三次更迭,而这次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马宏彬从商业化部门负责人转岗到国际化事业部负责人,接替他的是快手原HR负责人刘峰。

这位坊间传闻的「快手三号人物」「未来接班人」,在快手的五年多时间里,曾至少变更过九次部门。至于此次换岗,是接班人培养计划?还是另有原因,外界不得而知,唯一可以佐证的信息是,「今年一季度,商业化营收环比大幅下滑」。

国际化,似乎是快手留给马宏彬的最后一次机会。「光子星球」曾报道一个细节:去年年末,马宏彬高管面前公开表达了离职想法,最终被挽留。

所有快手人都清楚,国际化是一块烫手山芋。相比于TikTok在海外的高歌猛进,快手的海外战事极其艰难。马宏彬是第五位「出海将军」,此前快手在海外曾折戟过刘新华、仇广宇等高管,最终离职;程一笑、宿华也曾亲自带队征战,但都以失败告终。

一部快手出海史,半部高管折戟史。准确的说,马宏彬要面对的是一个向死而生的战场。

一切业务问题终将归咎于人,远离快手「权力游戏」的那些人,马宏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分手后再无瓜葛

离开快手的高管们,大多数选择与快手保持距离。

前快手首席增长官刘新华,如今是高榕资本投资合伙人,他在今年7月出版了一本新书《增长:明道、取势、优术、识人》,简介中强调他在快手期间,搭建了快手用户增长体系和商业化体系的核心架构,同时领导快手海外业务的建立。

「增长的第一性:用户为王,价值创造,增长向善」,这是刘新华总结的过去20年互联网增长的价值观与方法论,但书中不见快手,谈到具体增长案例时,这位「猎豹前高管」更愿意以曾经参与过的猎豹清理大师来展开,那是更古早的互联网故事。

不论是谈及「产品渠道匹配」还是思考「市场主导者的结构性缺陷」,刘新华在总结「增长」这个中国移动互联网过去十年最热门的话题时,快手和抖音并无二致,都是宏大视角下的点到为止。

刘新华,高榕资本投资合伙人、快手前首席增长官

抖音和快手在海外市场的发力,都起步于2017年。那一年,快手挖来了字节跳动国际业务总裁的刘新华,而字节跳动以近10亿美金的价格则收购了在海外市场拥有1000万用户的Musical.ly。

错失Musical.ly,一直被定义成快手输在了海外战事的起跑线。

宿华是比张一鸣更早找到Musical.ly谈判的人,但Musical.ly的天使投资人傅盛提出了苛刻的条件,必须买下猎豹旗下的NewsRepublic和Live.me,这让宿华选择了拒绝,但张一鸣选择了接受。

这一伏笔当时并未显现出巨大的差距,海外市场象征着更大的增长空间,胜负依然未知。在那一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宿华依然乐观描述他有关海外市场的梦想,「让乌克兰的姑娘能在快手平台上听懂中国小伙子的山歌,体会到山歌里的情绪。」

产品经理判官在《快手往事:得老铁者,失天下》提到,2017年年底,负责增长、海外、商业化的首席增长官刘新华入职。海外产品部门开会时,宿华曾信心十足地表示:我们五十六个民族都做了,出海做几十个国家有什么难的?

相比TikTok的统一规划,快手在海外市场布局了三款产品:Kwai主攻南美,SnackVideo主攻东南亚、南亚,Zynn则主攻北美。

但到了2018年年初,快手国际化战略做出调整,内部希望集中火力把资源都倾斜给Kwai,希望这款最能代表国内快手主端的产品,成为出海的主航道。

当时,宿华坚持把国内快手模式复制到海外,因此刘新华当时的出海策略是通过「烧钱做植入推广来换量」,虽然增长效果很快,但存留和日活数据并不好看,日后这个策略被叫停。此后的预算也不敢投入过多,只能寄希望于像国内市场一样「自生长」。

更大的问题在于出海团队的配置,当时有知情人士对36氪透露,「快手的国内中层中不乏很多极有国际视野的,从硅谷、从Facebook、Google、Apple、Snapchat回来的人才,但就是没有被安排到海外,当时刘新华一度非常想要这些人才,但最后都不了了之,没有一个真的过来了。」

刘新华遇到的人事阻力,并不局限于出海。当时程一笑主管主端的流量和技术,而商业化团队负责人张翼获得刘新华的同意后,把信息流广告放量到70%,结果开会时遇到程一笑的质问:谁允许你们这么干的?

2018年是快手与抖音的命运转折点,抖音在这一年年中以1.5亿日活超越了快手。

年末,张翼和任职仅一年多的刘新华先后离职,后者的离职宣告快手出海的第一次失利。当时快手官方强调,刘新华将转入公司资深战略顾问,同时还将增加海外业务的投资与人员,而下一阶段的出海重担,交给了CEO宿华。

另寻一片天

快手第二届经管会成立于2020年,短短两年后,11位成员中已经有三位离职,分别是前快手CFO钟奕祺、原运营负责人严强和原国际化事业部负责人仇广宇。

这其中,钟奕祺和严强都是2016年加入快手的老人,严强从最初担任商业化研发负责人和算法工程师,一路晋升到2018年担任快手副总裁,负责商业化团队,快手的广告营销收入达到了K3目标。

但2020年5月突然空降一系列的变化,他与负责运营的马宏彬调岗。

一年后的2021年7月,严强负责的增长部被取消和拆分,其负责的用户增长部转由快手产品最高负责人王剑伟管理。紧接着9月就传来严强离职的消息,两个月后,宿华也卸任快手CEO。

离职前,严强在全员邮件中写道,因为个人及家庭原因,将在10月24日加入快手5周年之际告别公司,去「拥抱另一种生活」。

根据「光子星球」引述知情人透露,严强离开快手时,与部分高管们闹得很不愉快。在针对2021年日本奥运项目的复盘会上,面对指责严强一怒之下摔门而去。「他自己做量化交易赚的钱也比在快手拿的工资多,如今开着房车,带着女友到全世界遛弯。」

离开快手,另寻一片天的还有转战大厂的仇广宇。

对未来越有信心,往往外在的表现就是越有耐心。仇广宇的经历再一次验证了快手在出海上的耐心不足。从2020年7月由滴滴加入快手负责国际化业务,到2022年3月离职,仇广宇在快手国际化业务上只经历了不到两年的短暂时间。

仇广宇,被视为快手第四轮出海征战的掌舵人。

2021年9月,快手海外业务升级为国际化事业部,对于快手海外市场来说,最大的挫折是其主打美国的产品Zynn被关闭,一方面是因为违规被下架,另一方面是与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TikTok全球月活用户在这一年9月突破了10亿大关。

仇广宇,王兴助理、快手国际化事业部前负责人

在快手期间,仇广宇极为低调,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是跟宿华一起出现的。

当时,宿华接受彭博采访时承认,TikTok是当今全球市场的领跑者,而这个市场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宿华仍旧强调快手与TikTok的差异性在于其更重视公平,快手不会成为下一个TikTok。

按照当时彭博的描述,仇广宇作为宿华海外业务的副手,领导了一只从谷歌、奈飞和TikTok聘请来的团队。避开TikTok在北美的锋芒,仇广宇对彭博展示了快手的海外重镇———拉丁美洲,其占据了当时快手1.5亿海外用户的一半,「我们平台不仅仅有那些有创意的、时尚的用户对着口型唱歌和跳舞,快手是更普惠的。」

但是结果未达预期,仇广宇在离开快手时,去中国化的TikTok已经在海外甩开快手不知几个身位。

2022年第一季度,TikTok全球月活跃用户接近16亿,成为全球用户活跃度最高的应用之一,并和苹果、亚马逊、谷歌等一起,位列美国时代周刊评选的全球最具影响力的 100 家公司之列。

今年上半年,仇广宇入职美团,暂任美团创始人兼CEO王兴的助理。参照亚马逊培养人才的惯例,王兴的这个动作意味着,仇广宇用一年时间熟悉业务后,很有可能被调岗业务「一号位」。

江湖儿女江湖见

「望京老马」的公众号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

加入快手从望京搬到西二旗的头几年,马宏彬还坚持更新他的个人公号,那里记录了他从美团时期就开始的工作思考和职场观察。但2019年成为快手经管会成员之一后,他逐渐停止了文字的更新,更多的是在快手上晒日常视频。

2017年2月7日,是马宏彬加入快手的日子;而一个月后的3月7日是美团七周岁生日,马宏彬依然隔空祝美团生日快乐。

他在回忆负责运营美团外卖的日子时说,「深度接触了互联网,痛快淋漓的打了一场仗,研究过很多策略,分析过很多现象,下达过很多绩效考核方案和目标,花了很多钱,建立了很大的团队,结识了很多朋友,那种感觉,如饮甘霖,虽然996整两年时间,仍持续有打鸡血的兴奋感。」

当时马宏彬的新头衔是——快手战略分析负责人,「一个更小更起步阶段的公司,功夫学了一些,总要出来练练,希望可以实现同样的传承。」入职半年后,他手下有七八个人。经常有感而发,给职场新人们分享关于离职和跳槽的建议。

马宏彬,快手国际化负责人

为人Nice,是多位接触过马宏彬的美团人对他的评价。

他是那种认同「欢笑着告别」的人,他从没有因为离职与人起冲突,即便去了快手,他也觉得自己没有离开美团外卖太远,波士顿咨询的聚会他也愿意参加,「交下很好的朋友」是他的职场作风。

他建议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不要在职业生涯的低谷期跳槽。而对待团队成员离职,他也会保持极大的理解和支持。

他的建议是:「完全抛却自己私心的角度,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就当你有着比较全面的信息,面对的是自己的弟弟妹妹,TA们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你是支持还是劝阻?」

「江湖儿女江湖见」这种态度是马宏彬喜欢的。他相信,人生的缘分大于同事的缘分,毕竟「人生就是一个个连贯且丰富多彩的故事,何必非要把他搞成事故呢。」

或许正是这种豁达精神和职业能力,让马宏彬能够在快手历任多个部门负责人,从战略分析部、渠道部一路晋升到后来的K3战役总指挥,统领核心的商业化部门后如今转到了国际化事业部。

如今回头看,马宏彬在快手商业化负责人时期提出的「新市井商业」,成功的把快手商业化体系包装成一个差异化于抖音的商业生态,其核心在于把快手的社区文化升级为了在商业上具有烟火气和人情味的市井。

2018年,谈及抖音和快手的战争时,马宏彬说,「这对快手恐怕是最为重要的一次推进,我们感激有竞争,我们在竞争中会有更大的成长。再说,抖音和快手的这种竞争,和美团与饿了么真刀真枪的PK相比,烈度上还差得很远。」

他带团队的经验是,「如果实在想不清楚,那么打胜仗更重要」。因为在打仗的状态下,晋升、薪酬和内部矛盾都会被弱化。

时过境迁,多年之后,马宏彬会在海外为快手打下一场胜仗吗?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