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阳光,褪去光环

2022-08-22
“国剧之光”的包袱与转型。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作者:陈桐,编辑:美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欢乐颂》作为曾经的爆款剧集,播出时热度空前,“五美”相关话题讨论更是层出不穷。

时隔5年后,《欢乐颂3》于近日开播,正如许多人之前的预言,这部昔日的现象级女性群像剧依然没能完全跳出“续集魔咒”,角色、台词、剧情等一系列问题在网上引发热议,许多观众拿着放大镜在和前两部对比,这也让《欢乐颂3》以4.6分的豆瓣开分成绩,创下了正午剧有史以来评分新低。

对于剧集本身的争议本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先入为主往往会影响观点。摘掉原著滤镜和前作滤镜后,《欢乐颂3》和前两部相比确实有自身的问题,但作为一部超级IP的延续,必然也有亮点与创新,节奏与情节可圈可点,并不像有些网友说的“尬得看不下去”。

另外,在《欢乐颂3》本身引发的争议之外,正午阳光目前的转型与包袱,女性群像剧未来的前景与方向,同样能在这部剧中找到蛛丝马迹。

《欢乐颂3》被前作裹挟

如果将《欢乐颂3》看作一部全新的都市剧,不将其视为之前两部的续作,其实还是看点十足的。

事实上,虽然名字仍叫《欢乐颂》,但第三部故事实际上另起炉灶,只不过是捆绑了欢乐颂IP做了新的女性群像。“新五美”的人物身份和性格特质也都焕然一新,很难和“原五美”完全对号入座,更像是将前两部的人物结合都市白领的性格共性,进行了重新拆分重塑。

江疏影饰演的叶蓁蓁是一个家境殷实性格和善的富二代,有钱有颜,还是个学霸,这有点像曲筱绡、安迪与赵启平的合体。叶蓁蓁情商极高日行一善,这种随性与温和来源于她和睦的家庭,良好的家教与开阔的眼界,这个人物是立得住的。

张佳宁饰演的朱喆从职高毕业、一路打拼成五星级酒店客房经理,靠着靠着自己努力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买了一套小房子。弹幕里许多观众觉得朱喆是樊胜美的翻版。虽然她有着樊胜美的拼劲和相似的原生家庭,但是没有樊胜美的市侩和小作。面对吸血的原生家庭,朱喆只会尽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义务,其余多得过分的要求,她绝不纵容。

从《欢乐颂3》的人设能看出,“新五美”的故事不是“原五美”的延续,虽然她们身上有前作角色的一些影子,但每个人的性格中总有相似的共性。她们是她们自己,不是谁谁的翻版或拼接。“新五美”有新故事,观众应该从《欢乐颂》的旧故事中跳脱出来。

和前作“五美”整体和谐不同,《欢乐颂3》中增加了“五美”的内部矛盾。在相对年轻、经验不足的余初晖和何悯鸿之间,存在着三观不同、理念不同的直接矛盾。人物立住后,《欢乐颂3》延续了前作的话题剧操作模式,通过不同的事件带入社会话题讨论。

欢乐颂IP的成功,正在于它的现实感,“原五美”都让现实生活中不同的女性从她们身上投射过自我,而女性的自我成长、原生家庭的桎梏、好的爱情等话题,也始终伴随剧集播出刷屏。

《欢乐颂3》开篇,何悯鸿被猥琐男偷拍裙底、朱喆下属被酒店住客性骚扰,余初晖母亲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等情节,依然在努力贴近性别议题、原生家庭等诸多社会话题,紧扣热点的同时也为剧情带来了更多张力。


不过,在深挖大尺度话题,尽可能覆盖当下众多社会热点的同时,《欢乐颂3》的故事与冲突安排的太急太密,节奏很快,很多议题蜻蜓点水之后又很快进入下一个,情感渲染过快过陡,这就让部分情节显得浮躁悬浮,观众看着很累。另外,剧中一些台词也很生硬刻意,在弹幕中频频引发网友吐槽“太尬”。

正午阳光走下神坛?

从《琅琊榜》火爆出圈之后,正午阳光就逐渐成为国剧的一张金字招牌,作为业内极少数没有成为视频网站附庸的头部制作公司,“正午出品、必属精品”的口号既是实力的见证,也是底气的象征。过去几年,正午阳光出品的《欢乐颂》《大江大河》《知否》《山海情》等剧爆款不断,今年年初无限流题材的《开端》更是引发全民追剧。

然而,随着名气高涨产量提升,正午阳光“翻车”的作品也在增加。如果说之前的《清平乐》《大江大河2》《我是余欢水》《外科风云》等剧的口碑还是两极分化、褒贬不一,那么近期的几部新剧《相逢时节》《欢迎光临》《欢乐颂3》口碑则呈现一边倒,批评者占据了绝对优势。

接档《开端》今年2月开播的《相逢时节》,依然没有摆脱口碑危机,“狗血”、“失望”、“重复”这些以前根本和正午阳光联系不上的字眼,在剧集播出时遍布网络。目前,该剧的豆瓣评分只有4.8,这也是正午阳光首部5分以下的剧集。

新剧不断拉低观众的好感度,“正午也会做烂剧”正在侵蚀这家公司多年来建立起来的良好口碑。

说起正午阳光的历史,一定绕不开山东影视集团。山影的前身是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2008年底,山东广播电视台与所属的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出资3500万组建了山东影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2012年,该公司转企改制为省管国有大型文化集团。

2011年,原山东影视传媒集团的主要成员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人组建东阳正午阳光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候鸿亮也从山影辞职,带着策划、宣发、制作、经纪、商务等部门加入正午阳光。简单来说,正午阳光其实就是一个国企部门的老大,带领自己的一众干将脱离体制,自主创业的故事。

有了山影多年的积淀和诸多人才加入,正午阳光很快就在电视剧领域崭露头角。成立之初的正午阳光一步一个脚印,慢工出细活式接连打磨出《伪装者》《琅琊榜》《温州两家人》《欢乐颂》等剧,很快让正午阳光成为了精品剧的代名词。

可以看出,以前的正午阳光继承了山影的创作传统,重质不重量,在制作上秉承的原则是以优质的故事内容为核心,再配合适当的演员来诠释,对于行业内趋之若鹜的流量演员和热门IP则持相对克制的态度。

不过,随着名气提升产量增加,加之行业的变化与竞争压力,一向坚守自己创作模式与制作原则的正午阳光,也被迫做着年轻化、多样化的探索与尝试,这两年正午阳光对流量演员和知名IP的态度正变得更加积极。

《欢乐颂3》本来可以细细打磨成一个全新的都市剧,但出于对前作和原著的流量渴望,最终选择了妥协。而张艺兴、朱一龙、宋祖儿、白敬亭、刘昊然这些鲜肉鲜花成逐渐成为正午剧的常客。开始独立执导的正午“二代导演”,携更年轻化和市场化的新类型作品,来接受市场检验。但从目前看,这样的尝试毁誉参半,远不如以孔笙为代表的一代导演走得“稳准狠”。

女性群像剧怎么拍?

正午阳光秉承了山影厚重踏实的作风,更擅长男人大剧的风格,这几年的爆款作品往往带着浓浓的鲁剧烙印,优势鲜明的同时短板也很突出。不擅长细腻情感表达的正午阳光,一旦遇上女性题材,就很容易失手,跌下神坛。

而女性题材又是这几年现实剧的大热风口,一向不擅长女性剧的正午阳光也在努力补齐短板。当大女主剧和都市爽剧的潮流远去,“她题材”创作正在迈入进阶期:通过引发女性共情的剧情,向不同圈层多维触达并探索女性的社会价值和意义,关照每一类个体的所喜所悲、所知所望。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这两年的女性群像剧习惯贴着社会议题拍,从婚姻、教育、职场到中年危机、原生家庭、酒桌文化,几乎可以凑成一本网络热词大全,精准踩中当代女性的大部分生活痛点。

这种创作方向看似很现实,但却有沦为“热搜化”趋势,编剧好像专门研究了微博热搜话题和几千条热点公号文章的内容,什么话题热编剧就加什么。堆话题、码流量、造人设、炒概念、喊口号,整部剧成了热点大补汤。打着现实的旗号,反而离现实越来越远。

当一部作品被打上“女性剧”标签时,观众对它的期待往往会更高,这也正是女性题材作品往往面临更高要求的原因,单纯的“爽剧”和普通的“婚恋”故事显然不够。观众越来越渴望真正做出女性视角、女性立场,给予女性声音足够释放和表达空间的作品。

据不完全统计,除了《欢乐颂3》,下半年即将播出女性剧还有《她们的名字》《灿烂的转身》《她只是不想输》等十余部,业内对“她题材”依然追捧。然而,“她题材”扎堆不等同于“她力量”出圈,在女性题材剧成为风口的当下,如何契合女性审美、抓牢女性受众,成为这类作品能否“破圈”的关键。

某种意义上而言,女性剧其实是在为新时代女性著书立传,那些缺乏现实根基与行为逻辑的符号化角色显然无法承担这样的重任,怼着爽点拍的热搜集合显然也无法引领女性剧振兴。女性剧的突围,必须建立在女主从“工具人”到“独立人”的转变之上,从职场、社会、友谊等更多维度去观察审视她们的成长,塑造有血有肉的个体。

(文章配图部分来自网络)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