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ofo戴威:100亿的青春和1000万追债人

格隆汇 2022-08-30 16:05

天骄之陨。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格隆汇研究(ID:glh_tushuocaijing),作者:万连山,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有没有这么一件事,你每每想起,就会耿耿于怀?尤其是事不大不小,较劲犯不着费劲,解决又找不到办法?

如果有,那一定是你ofo小黄车的99元押金还没退。

时隔数年,再次说起这个话题,不由得想起曾经校园里的一道道黄色风景线。

短短两三年间,能从一个校园团队,成长为手握百亿融资、产品推向全世界的独角兽。迄今为止,也没有几个公司的发展速度比得过ofo。

只是,曾经的年少有为,如今早已变成笑话与嘲讽。

天选之子

戴威的人生开局,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堪称完美。

但也许正是这种过分的完美,给其后来的失败埋下隐患。

其父戴和根,高级经济师,曾先后担任中铁四局总经理、中国中铁总裁、中铁物资董事长、新兴际华集团党委书记,现为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家里有钱有权,从小便是精英式培养,照着学霸的剧本一步步走。2009年,戴威从老家安徽高考移民到北京,凭借“特长加分”,考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

不少人质疑其中的猫腻,一度闹得满城风雨。不过没有直接证据,很难说出个所以然。

大一刚开学,戴威加入知名的北大自行车协会。期间上山下乡,有过多次千里骑行经历。

据他后来所说,创办ofo的初衷,就是因为大学四年里丢了4辆自行车……

第二年,初涉商业。

戴威用零花钱把咖啡店的夜间运营时间承包下来,给校友们提供突击备考的时间。一晚一个位置十来块钱,热水、小吃全程供应。

生意一度火爆。但后来咖啡店倒闭了,这个由兴趣而生的项目自然无疾而终。

第三年,当选学生会主席,拥趸与日俱增,俨然成为北大风云人物。

时光匆匆,转眼就到2013年毕业季,戴威没有留校深造,也没有急于投入社会大展身手,而是选择去青海大通县东峡镇支教一年,教数学。

当地极为偏僻,隆冬时节温度低至-25℃,每天的伙食费仅3元,吃的只有土豆蘸盐;更没有暖气,晚上要穿6双袜子。

那一年,每个周末,他都要踩两个小时自行车往返于县城。崎岖的山道上,日复一日看着山间景色在身后掠过,奇秀的山色云光与现代社会有些割裂。

他萌生出通过自行车创业的想法。

支教时期的戴威

次年,戴威回到北大攻读经济学硕士,召集几个同窗好友创办ofo,全名就叫“东峡大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但几个学生,哪里有资本运作?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这时派上了用场。经由学弟的引荐,戴威见到了北大校友、天使投资人肖常兴。

万万没想到,自己连夜做的20多页ppt,老学长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就给了他100万,并留下话,“下次有机会再细聊”。

这就是北大金字招牌的魅力。

第一个项目是“骑行旅游”,这种模式一听就很难搞,需求太小众。

但戴威固执地认为,只要把规模做大,一切都能迎刃而解。虽然账上只有100万,他想到的并不是开源节流、提高效率,反而是疯狂烧钱补贴:

自行车按照会员身高、体重量身定制,功能饮料、水果全程供应,骑行团后面跟着一辆后北车,到地方后还必须住星级酒店。

有时候,队伍里的老大爷都忍不住问:小伙子,你们带我们这么玩,能赚钱么?

结果可想而知,肖常兴赞助的100万,不到半年就只剩400块。

年轻人无所畏惧。首战失利后,戴威又接连尝试了三个新方向,自行车体检、二手自行车交易、高端自行车分期,全部与自行车有关,都很新潮,也毫无意外地都黄了。

后人广为人知的ofo小黄车,是他第五次创业,几个合伙人都是自行车协会老友,学马克思主义的薛鼎、学考古的张巳丁、学教育的于信、学国际关系的杨品杰。

再加上学经济的戴威自己,乍一看五花八门、毫无联系。

时值2015年,Airbnb和Uber的共享经济风吹进中国,受此启发,ofo团队决定放弃小众的骑行旅游,转而走向学生需求最大的上下课校园单车。

9月2日,名为《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的帖子,在北大校园传开,这是戴威和小伙伴薛鼎、张巳丁熬了两个通宵写成的单车宣言:

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曾经学生会主席身份的好处,再一次彰显出来。

共2000名师生同意贡献出自己的单车,戴威也承诺这2000人共同拥有这2000台自行车的使用权。

9月7日,ofo共享单车项目正式上线,第一天就收获200个订单。一个月后,日订单突破3000,总算开张了。

为了把成功复制到其他高校,戴威再次找师兄肖常兴,借到100万,又先后向唯猎资本的师兄和其他渠道分别借到300万。

背着数百万债务,一边马不停蹄地烧钱,一边寻找下一轮融资,ofo终于走出北大校园。

从北航、人大到地大、农大,再到全国,一发不可收拾。

资本宠儿

从负债前行、艰难度日,到共享单车风口骤起,戴威只等了一年。

2016年春节前夕,戴威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通知他到国贸三期见金沙江创投的一位投资人。

戴威毕竟不是创投圈的人物,当他半信半疑地到了地方,简单介绍了运营模式,对方立刻就拍板:“我要投1000万!”

这么大的手笔?戴威认真地看着对面莫名其妙的人,怀疑对方是骗子。

他跑到楼下,拿出手机搜索,当时就惊呆了。刚才和自己说话的原来是投资圈有名的大佬朱啸虎,投过滴滴、陌陌、映客等一大批明星公司。

据说,只要是他喜欢跟进的项目,都会为其疯狂搅动风口,让更多资本跟进,相当于锁定了半张成功的门票。

这是个“捞金成名”的好机会啊,傻子才会拒绝。

朱啸虎当年名震江湖不是吹的。

他作为说客,给戴威拉拢到王刚、真格基金,甚至着一身黄衣接受采访,给ofo上位做足舆论助力。

一番操作下来,人为推动的风口终于搅动了市场。

朱啸虎

那是改变戴威命运的一天。他后来曾对人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当时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毕竟是高干之子,有钱人的不适感很快过去。接下来的,就是疯狂烧钱。

2016年春节刚过,ofo就立即着手在全国200多家高校铺满小黄车,推出“爱疯骑”校园骑行活动:凡参与的学生,都有机会抽中Beats、kindle、iPhone7等大奖。

彼时,一个又一个校园里穿行着一道道黄色风景线,盛况空前。

当年10月,ofo小黄车用户数达到180万,日均提供出行服务50万次,仅仅高校已经无法满足ofo的胃口。

11月,受对手摩拜刺激,戴威宣布,ofo走出校园,向更广大的城市扩张。

彼时,ofo的单车数量已有16万辆。但戴威的野心膨胀得厉害,放出口号,要在2016年底扩大到100万辆。

也就是说,要在两个月内购置84万辆单车。即便按照最低成本300元每辆来算,仅购买单车的费用就高达2.5亿元。

不过,对那两年的戴威而言,最不缺的就是钱,融资速度堪比开挂:

ofo历轮融资情况,来源:东兴证券

然而花钱也是个技术活。

“我们都是学生,之前从没见过那么多钱。”一众师兄弟、室友,都是刚走出校园的小青年,对于该怎么花钱,的确没什么概念。

往小的说,刚拿到融资不久,就有媒体曝出,ofo高管人均配一辆特斯拉。

往大的说,2017年上半年,戴威丝毫不管资金存量,直接排版购买1200万辆单车。这也给后来的败退埋下伏笔。

只是在当时,处于风口中的共享单车门槛低,吸引了众多玩家入场,拼命花钱并不是坏主意。

当时疯狂到什么程度?戴威花1000万请鹿晗做代言人,花2000万给卫星冠名,眼镜都不带眨的,小黄车的广告席卷北上广深几乎所有的公交站和地铁站。

仅2017年,ofo花在市场推广上的费用就高达数亿元。

结果也是显而易见,在碾压式的资本轰炸下,ofo迅速壮大,订单量很快就突破千万。

据《胡润百富榜2017》,戴威以35亿元的个人财富成为第一个白手起家上榜的90后。其个人声望,就此达到顶点。

人言: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2017年7月1日,肃穆的北大百年纪念讲堂上,戴威返校登台,成立ofo公司党委,自任书记,并任命薛鼎、杨品杰为副书记。

当月25日,北大光华学院成立“ofo共享经济研究中心”。

值此意气风发之际,戴威对外宣称,ofo的使命将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说来凑巧,这句话取自歌曲《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歌手王上也是北大出身。

“终有一天,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

但谁也没想到,这竟是最后的高光。

03 燃尽癫狂

2018年,在 “谁杀死了ofo”的朋友圈讨论中,马化腾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个真相:“veto right(一票否决权)”。

一路凭着家族资源,顺风顺水升学、创业,没有经历过挫折和失败,自负的心理很难不出现。

为了保留自己的一票否决权,实现霸道总裁梦,戴威甚至不惜得罪各路投资人。如此,若仍能摧枯拉朽倒无事,一旦遭遇阻碍,必然碰得头破血流。

ofo最大的对手,是2016年创办的摩拜单车。

两者面向的用户群体并不同。ofo从一开始就定位为学生群体,摩拜则更得都市白领的青睐。

朱啸虎断言:胜利的关键在于成本,3个月内结果就将出现。

成本上,ofo确实更低,每辆车的成本不过数百元,摩拜单车的成本则在2000元以上。

戴威和胡玮炜

2016年,朱啸虎牵线戴威与腾讯投资人夏尧见面。两人原本相谈甚欢,腾讯已经准备入场ofoB轮融资。

但当夏尧劝说ofo走出校园、进入城市时,却被戴威多次拒绝,裂痕很快出现,“让经纬先进B轮,腾讯C轮再投吧。”

这句话影响了后面许多事情。

如此作态,让腾讯方很不舒服,转身去投资摩拜单车C轮,并于此后连续投资摩拜D、E轮。

Ofo与摩拜的战争,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背后的资本家都苦不堪言。

最先忍不住开口的是朱啸虎,建议两家握手言和,或者考虑合并分享共享经济蛋糕。

胡玮炜有些意动,戴威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眼见此况,朱啸虎果断将手中的ofo股份全部抛售,套现30亿美金离场。

好在,戴威此时又遇见了第二个金主,滴滴创始人程维。

2016年10月,滴滴进入ofoC轮融资,一举成为最大股东。

戴威曾对外人说,ofo和滴滴很像,自己和程维也很像。

程维也说,滴滴在城市交通里无法覆盖到的区域,完全可以用小黄车来弥补。

两人一拍即合,戴威瞬间满血复活,花起钱来更疯狂,各种福利和红包狂撒,誓要与摩拜单车分出输赢。

程维

程维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给戴威引来经纬中国、小米等众多巨头资本。但是背后有腾讯、红杉的摩拜,显然还是更胜一筹。直到程拉来了一位更重量级的人物,软银孙正义,同意投资18亿美元。

这一次,ofo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觉得已经胜券在握。

为了快速完成软银对ofo的要求,戴威把账面上所有资金全部投入市场。在资本加持下,小黄车的订单量冲上了三千万单。

2017年年会上,戴威亲自送出数百万期权和价值几十万的牧马人。甚至在公司最缺钱的时候,花费1400万发射卫星。一个又一个迷之庆祝背后,是比戴威脸还干净的公司账本。

看到这里,想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戴威似乎完全不把投资人的钱当回事,不该花的钱太多了。

更致命的,是钱花了,却没花到点子上,主要是单车质量问题。

大家或许都还有记忆,曾经当我们扫码骑到破损小黄车,那种体验真是一言难尽。花了钱没骑到车不说,还浪费了时间,直感晦气。

这些都源自戴威的低成本策略。为了把整车成本控制在300元以下,所有车辆用的都是最便宜的链条、轮胎,难以经受颠坡。

摩拜则是走完全相反的路子。为了提升骑乘体验,每辆膜拜单车都使用实心防爆轮胎,并在车内加入GPS和物联网芯片以提高辨识度,甚至还配备太阳能充电设置。

每辆车的成本至少在2000元以上。

一分钱一分货。

戴威只专注烧钱以量取胜,虽然一口吃撑了胖子,力量其实没有增长相应的倍数。既有阵地反而被对方实且尖锐地侵入。

外部压力越来越大的同时,ofo内部也越来越腐朽。

记得当年,有记者问他,“你如此年轻就执掌独角兽,遇到过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我并不认为在做事能力、个人能力融资能力上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在管理上。”

没想到一语成谶。

ofo的内部管理极其混乱。

比如戴威在2017年年会上亲自给送牧马人、送期权、送奖励以示嘉奖的10位优秀员工,其中3人,后来都被查出数据造假。

即便一个基层员工,一个月贪污几万元是很平常事,管理层只会更多。

这里面有多少投资人的钱被私吞,可想而知。

理所当然地,公司的150亿元很快被败光,最后甚至无法通过软银的审查。

软银对外称,ofo与其说是一家公司,不如说是个臃肿的学生会。即便有滴滴等公司高管进入,也无法根治这种极度腐败管理结构。

从来没有失败过的戴威,无法接受这种打击,居然把责任甩到滴滴高管头上。

早在双方合作之初,三名滴滴系高管空降ofo,付强出任执行总裁,另外两人分别负责市场和财务。

每当ofo出现变动,外界总会流传戴威被架空的消息,他不得不公开回应“我没有被架空”。

这种猜测很正常,强如乔布斯,当年引进职业经理人和风险投资家后,也一度丧失对苹果的控制权,甚至被董事会扫地出门。

更何况,戴威只是个刚从校园走出的菜鸟,创业ofo是他唯一的职业经历,怎能比得过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鸟?外界曾对ofo内部权力斗争做过很多分析,但实际发生了什么,大概只有亲历者才能知道。

到滴滴要高管的人事任免权时,双方第一次撕破了脸。

11月7日,在十月革命100周年当天,戴威终于做下决定:赶走三位滴滴系高管。

当天,他召开内部临时会议,宣布公司要做收入,变相承认:公司没钱了。

又一年后,他再次发表内部公开信:跪着也要活下去。

这家年轻的公司还没成长几年,便已经患上绝症。

04 没有结局

从意气风发,到人生崩塌,时年27岁的戴威,演绎了一场鲜活的创业悲喜剧。

眼见摩拜单车被腾讯收购,戴威再次找上程维谈判。

戴威想继续做ofo董事长,并保留创始团队;程维则希望他去海外做单车业务。

两人意见相差过大,最后不欢而散。

在这之后,再没有新的资金诸如ofo,资金链很快到达断裂的边缘,拿不到利润的供应商转眼无情翻脸。

2018年9月,凤凰自行车领头起诉ofo公司,理由是对方拖欠贷款;10月,戴威卸任企业法人代表;12月,戴威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3416156元。。

众叛亲离之际,戴威在一封致全员信中承诺: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的每一分钱负责。

话音未落,人已销声匿迹。ofo公司突然开始低调裁员,一个又一个用户发现押金无法退回。

2019年6月,据据法院宣判结果,ofo公司已无财产,多名高管步了戴威后尘,成为老赖。

2021年8月,戴威名下两家公司相继注销,完全绝迹。

如今,不论在苹果还是安卓商店,目前都已搜不到ofo小黄车相关的应用。

曾风头一时小黄车,只能沦为时代的配色。至于1659万用户的15亿押金,也早已沦为国民糟糕的回忆之一。

没有结局,或许就是它的结局。

参考资料

REFERENCE MATERIAL

[1] 寻找消失的ofo,邓元杰,中国中小企业2020(09)

[2] “骑行狂人”戴威,焦丽莎,中国企业家2017(05)

[3] 戴威 搅动起资本暖流的冷静青年,赵东山,创业邦2016(02)

[4] 戴威:跪着也要活下去,光彩,2018(12)

[5] “戴威式死撑”与“胡玮炜式放手”什么才是真正的创业精神?,景素奇,中外管理2019(03)

[6] 罗永浩、戴威的C位消亡史,小芳,企业观察家2019(02)

[7] 从ofo小黄车兴衰史看共享经济怪圈,刘启腾,现代商业2022(01)

[8] 基于共享经济视角下我国共享单车市场现状及其前景,徐惠芳,时代金融2017(07)

[9] OFO共享单车融资问题分析,王彬,西部皮革2020(10)

[10] ofo的单车之局未终结,李越,商业观察2019(09)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