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的怒火,烧出了抖音的一个“真面目”

2022-09-04
知乎
北京文化娱乐
高质量知识问答社交网站
最近融资:二次上市|8.34亿港元|2011-06-08
我要联系
抖音,打击假货这事,你要急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功夫财经(ID:kongfuf),作者:邓新华,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市场经济不仅是“看不见的手”,还有一双“看不见的眼”,这双“看不见的眼”时刻为消费者盯着商品质量问题。

阿里为了洗清“售假平台”的名声,一面在淘宝打假,另一面开了天猫来控制品质,终于摆脱了“售假平台”的形象。

抖音起步比阿里、拼多多好太多了,平台经济打假的经验已经非常丰富,抖音只要学习、照搬就行了。抖音应该急起来了。

8月30日,直播带货 “一哥”辛巴发长文,为自己卖假燕窝给消费者带来了不好的消费体验而再次道歉。他还透露,很多网红明星都曾在抖音卖过同款燕窝,其中还包括现在正当红的刘畊宏。

刘畊宏所属公司回应,没有在抖音平台卖过茗挚燕窝产品,但2020年确实在淘宝电商平台卖过该产品,且当时已经部分退赔,对于还未退赔的消费者,愿意承担所有费用。

2020年和刘畊宏合作的公司也称,对当时未能得到商家退款的刘畊宏夫妇直播间消费者,会一直进行无限期代为赔付。

刘畊宏本人也表示道歉。甚至有人说,刘畊宏在直播间哭了,就是因为卖假燕窝事件。但刘畊宏本人说是因为大家对他的支持而感动流泪。

这个事情在微博的阅读量尽6亿,可见人们关注度有多高。

01 “看不见的眼”逼着辛巴和刘畊宏道歉

辛巴是去年11月在快手平台卖的燕窝,随后承认该燕窝产品在直播推广销售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将召回全部售出产品,并退一赔三。今年,辛巴再次为此道歉。

刘畊宏这次被辛巴爆料之后,也是快速道歉。

卖假货肯定不对,但要是比起道歉、改错的速度来,有几个行业能有这么高的效率?

原因很简单:如果他们不道歉,他们的形象会受到巨大损失,从而会使得他们损失巨大的潜在金钱收入。

经济学家张维迎说过,市场经济不仅是“看不见的手”,还有一双“看不见的眼”,这双“看不见的眼”时刻为消费者盯着商品质量问题。

一些经济学者认为,由于卖方对商品更了解,即所谓的“信息不对称”,所以卖方很容易欺骗买方,而市场对此是无解的。

张维迎教授说:错!尽管卖方对商品更了解,但是在竞争压力下,卖方会想方设法取信于消费者,这就是“看不见的眼”。

举个例子,一些企业花几亿、几十亿做广告,这一方面是推广商品,另一方面,也是变相地告诉消费者:“如果我做假,一旦被发现,我这几亿、几十亿的广告费就收不回来了。这广告费就是我‘抵押’了一大笔钱在这里,防止我做坏事。”

辛巴、刘畊宏道歉也是这个原理。直播带货的主播,他们的个人形象,就是交给消费者的“抵押品”。越是个人形象值钱的主播,对产品挑选也就越严谨。即便偶有疏忽,选中了不好的产品,他们也会积极道歉、赔偿。

我听罗永浩的一个员工说过,罗永浩做直播带货的时候,对商品的挑选非常仔细,有时甚至到了偏激的程度。有些商品明明质量没问题,但罗永浩觉得它们“品位不好”,也会拒绝带货。

甚至,去年,某著名女主播卖欧莱雅时,被消费者发现其他渠道有更便宜的欧莱雅,这还不是质量问题,但该女主播马上宣布暂停和欧莱雅的合作,并承诺对消费者进行兜底补偿。

当然,这不是说,市场不会出现造假的问题了,而是说,在市场的这双“看不见的眼”时刻盯视下,绝大部分造假行为会慢慢消失,造假将只是个例。

曾经有一段时间,舆论对直播带货非常不友好。一些人说,直播带货“被资本控制了”,头部主播形成了垄断,品牌方不得不听播主的,失去了定价权。他们呼吁打击直播带货。

这些人显然没有理解直播带货的机制。如前所述,一个播主,通过长期努力塑造出自己的个人形象,并把它“抵押”在消费者那里,如此,消费者只要信任他就行了。这个主播可以带各种各样的货,这比起各类商家分散花营销费用来,当然是大大节约了。

头部带货主播固然赚了大钱,商家表面上失去了定价权,但却节约了营销费用,同时消费者也省了钱,这是三赢。

在当前的经济困局下,像直播带货这种新经济,理应大力鼓励其发展,万万不可对之喊打喊杀。

这次辛巴、刘畊宏事件,舆论并未发展到喊打喊杀的地步,令人欣慰。

去年舆论对好些行业喊打喊杀,直播带货处在危险的边缘。大概人们经过这一年多来的经济磨难,也学乖了一点。

02 抖音,打击假货这事,你要急了

比起刘畊宏、辛巴的表现来,值得批评的倒是抖音。

抖音作为最大的短视频平台,为直播带货做出了巨大贡献,这是没问题的。但在卖假燕窝事件上,对于辛巴指控抖音曾有多位网红明星卖假燕窝,抖音会不会追查并迅速改错?网红明星卖假货,抖音是否能有效防治?

目前,抖音似乎并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说法。

这些年,论起发展速度来,如果抖音称第二,那肯定没人敢称第一。像淘宝、京东等传统电商巨头,面对抖音的快速发展,估计会感觉到一头新生巨兽正在气势汹汹地走向自己吧?

但,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抖音的问题也不少,在主播售假这个问题上,辛巴的怒怼虽然夹杂了个人私怨,但也不是毫无依据。

2019年,央视曾经曝光抖音平台有售假货、欺诈等问题,当时抖音回应,将加大管控力度、处罚力度。

在知乎,有个答主称,在抖音平台花299元买到假品牌的洗面奶,而该店铺有抖音安心购假一赔三的保障认证。然而,该答主通过抖音客服和店家沟通,结果是,抖音客服告诉她,只能全额退款不退货+100元代金券。

消费者在抖音买到假货的抱怨,更是不时就见于网络。

平台打假这事,淘宝也经历过。那时候还吸引了无数人参与讨论:商家在平台售假,平台有没有责任?

一种观点认为,平台收取了平台费用,当然有责任。另一种观点认为,平台只收取平台费用,并没有收取“保证真品”的费用,所以不用为假货承担责任。

当然,对阿里巴巴来说,这种争论不解决实际问题。阿里如果想长期赚大钱,那就得主动洗清“售假平台”的名声,这是市场逻辑的强力要求。阿里一面在淘宝打假,另一面自己开了天猫来控制品质。经过多年努力,阿里终于摆脱了“售假平台”的形象。

另一个例子是拼多多,拼多多开场比阿里还要惨,人们一度认为,只有县城和五环外的人,才会买拼多多上的低价品。拼多多也是经过巨大的努力,才慢慢摆脱“售假”形象。

而且拼多多还提供了“百亿补贴”的渠道给对商品品质有要求的消费者。

拼多多前几天公布二季报,营业收入居然同比增36%。在一片寒意的经济环境中,这业绩真是亮眼。

抖音起步比阿里、拼多多好太多了。毕竟,经过多年发展,平台经济打假的经验已经非常丰富,抖音只要学习、照搬就行了。可是,抖音并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

当然,抖音也好,主播也罢,都需要一个成长、自净化的过程。只是,在打假这件事上,抖音应该急起来,付诸行动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