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农村租院子:一年租金3万块、200平

北京新中产,开始流行去农村租院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DT财经(ID:DTcaijing),作者:租房的DT君,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对于在大城市工作的普通人来说,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着实不容易。

在经历了房价昂贵、房间狭小、没有生活等一系列体验后,有一批年轻人悟了:走,去周边农村租个便宜的小院,亲手打造属于自己的“家”。

前段时间,一对成都姐妹以每个月660元的价格租下一套小院并对它进行改造,赢得了不少人的关注。而在小红书上,更多人也在践行“租院子”,从2021年9月到2022年9月,小红书上围绕“农村小院”总共产生了1136条笔记。在这些笔记中,大家提到最多的是“改造”、“别墅”和“设计”。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对租院子生活还处于观望阶段,豆瓣“村庄爱好者”小组里,超过五万人在分享和欣赏村庄的风景照,一边感叹好美,一边感叹这才叫生活,而城市里只有“生”和“活”。

出于现实的考虑,不少人只在心里跃跃欲试,把“去农村租个院子”写进自己的离职后生活、后半场人生规划。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为了进一步了解到底是哪些人去农村租个院子住、这件事到底靠不靠谱?为什么人们开始到乡村生活?我们结合数据和两位租小院的年轻人展开了讨论。

京郊近万套农房出租,

是谁在花钱租院子?

农村小院大多是农村自建房,主要包含围墙围起来的建筑物和院子两个部分,部分还会包括菜园。

生活在北京的 @虎虎与松 就在通州租下了这样一个小院。整个小院差不多三百平方米,包括住房和院子两个部分。在住房部分,@虎虎与松 住的小院被院子主人的孙女改造过,所以内部装修较为现代,同时也修建了厕所,更方便一些。在院子部分,有一条主路直通家门,两边则是很大的两块草坪,其中一边还有水井。

(左侧室外环境,右侧室内环境;图片来源:小红书 @虎虎与松)

作为一名互联网从业者,@虎虎与松 和男友在北京海淀区已经买下了一套房子,就和大多数人一样,这套方便工作通勤的房子虽然地理位置不错,但面积小、改造和装修的余地小,还不方便自己的宠物生活。

在无意了解到“租院子”之后,她和男友一拍即合在通州租了一套每年四万多元的小院。每周五,他们都会带上自家的两只柴犬,驱车从北京的西边穿过市区,往东到达70公里外刚租的小院。

(图片来源:小红书 @虎虎与松)

@虎虎与松 说,去农村租院子,既是一种“预算不够又想要大空间”的妥协,也是一种新的生活体验。

@虎虎与松 遇到的中介和房东都提到,农村租院子的需求量很大,尤其是近几年。

在以前,租院子的需求量很少,住在郊区或农村的人们会把自己的小院挂在网上,零散着成交,租客们需要自己开车到村里主动询问才知道。

近几年北上广深、杭州、成都等城市都出现了专门租院子的地方中介,甚至在大理还出现了相应的商业地产,他们主要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个人中介。抖音、小红书、公众号、豆瓣等社交媒体上,有很多个人能够按照需求帮客户找小院,找到之后可以帮忙带看,最后收取一笔介绍费。

第二类是平台,例如后文中提到的美丽新乡村。这些网站的房源通常是依靠人力地推而来,中介主动走到乡村,找农户出租无人居住的小院。

第三类是地产。在大理主要分布于古城里、靠苍山、靠洱海的区域,部分商业地产开发了别墅式的小院用于出租,租金在2500-4500/月不等。

正如 @虎虎与松 所说,在不确定的大环境中,无论是钱多还是钱少,“人们都想有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租个小院,

到底要花多少钱?

@虎虎与松 仔细算过一笔账,在北京,如果在想要在二环买一套八十平的房子,那么需要一千万左右,如果在地段上妥协一些,也需要五六百万。

如果把买房换成租房,根据中房网的数据,2022年9月北京的平均房租为116 元/月/平方米,也就是说,租一个40平方米的单间就要接近五千块钱。

那去农村租院子呢?

以美丽新乡村网北京地区出租的小院为例,目前北京周边共有9826套小院出租,其中出租最多的区域为顺义区(2422套)、延庆区(1882套)和怀柔区(1218套)。

在北京,农村小院的租金主要集中在每年3-4万元之间,但具体价格还取决于交通便利程度和装修情况。靠近主干道、距离市区较近的小院价格较高。而同样在通州,全砖瓦结构,且有铺路面的小院比地面全是黄土的小院价格也要高出不少。

四合院式水泥+红瓦的装修可以租到13万元/年,但砖瓦结构的房屋,院子仍然是黄土状态的房子只能租到每年3-4万。

(图片来源:美丽新乡村)

除了租金,还要考虑改造/装修小院的花费。从受访者和社交网络上人们的分享来看,大多数人都想要亲自设计和参与改造的过程。这种装修需要花费的金钱并不算多,很多人也会选择购买二手家具来节省改造成本。

@虎虎与松 租下的小院由于刚装修过,所以只添置了一个衣帽间,也算是满足了自己在市里的房子没办法容纳衣帽间的遗憾。

庭院则是他们重点规划的区域。他们将庭院划分出了四个功能区域:野餐区、活动区、花草种植区和篮球场。周末有朋友来的时候可以在野餐区进行户外烧烤,自己家的两只柴犬可以在活动区肆意奔跑,男朋友会在篮球场打球,而种植区可以增加庭院的景观。

(图片来源:小红书 @虎虎与松)

农村小院的改造虽然会找施工队,但是改造可能会持续小半年。

另一位受访者 @娅姐 就是在租下小院后,自己和老公动手改造。他们总共花了4个月在院子的装修上,起初是每周去小院规划,画规划图,差不多用一个月时间才确定下来如何改造。在那之后,他们再找当地的村民帮忙改建基础的部分,包括地基、起墙、换窗等硬装。在施工完成之后,他们又粉刷了整个墙面,购买家具,整理庭院,亲手种下植物。

“周一到周五干脑力活,周末干体力活”, @娅姐 说,整个过程还挺累的,但是她和老公都很开心,有一种自己打造家的成就感。

如果按照年房租+装修花费3万元计算,平摊到每周,相当于每周在小院上花费575元。对于在北京生活的夫妻两人或者带孩子的中产家庭来说,这个金额和周末在外出行吃饭差不多。来到农村之后,由于吃喝玩乐的花销少了,整体算起来全年开销并没有高特别多。

除此之外,我们还了解到在大理等旅游地区的租小院的人们,在旅游旺季也会选择出租部分房间来“回血”。

停水停电,还满脚泥泞;农村生活并不只有美好

看上去,在农村租个院子、周末带着家人、邀请朋友去度假的生活很惬意。

没有电影院、没有购物中心,村里的生活非常简单。@虎虎与松 说,他们白天让狗狗在外面的院子里疯狂撒欢,两人要么看看书,要么打理打理院子。晚上9点左右整个村子就安静了下来,他们也随之早早入睡。

但在农村生活仍然会面临很多困难。城市有着更加强大、便利的生活系统,饿了可以点外卖,出门可以打车,想出去玩大把娱乐设施等着你。但是在村里,你不仅需要会自己买菜、做饭,还要应对可能随时会停水停电,以及下雨之后泥泞的土地。

农村小院的基础设施也不尽相同。大部分农村住房已经装了厕所和电取暖,但仍有不少小院仍然还使用着旱厕、燃煤取暖。如果基础设施不是很好,在日常生活中也会有很多不便。

在小红书上,也有不少院主发表租院子“劝退帖”,提醒大家田园生活背后的“坑”:

从租院子的第一步来看,房屋所有人年纪通常较大,可能会出现住着住着房主过世的情况。此外,由于宅基地的性质,农村院子最多只能出租20年,即便房东有承诺过“租20年送XX年”,在法律意义上,超过20年的那部分依旧是无效的。此外,很多农村房屋没有房产证,如果发生争端和征地很难处理。

改造院子也充满了坑,在没有专业团队承包的情况下,仅凭个人设计很容易在实操过程中超预算;院子的打理、花草维护、杂草清理也是长期的事情,费时费力费钱,小红书博主 @竹子就在帖子里提到,“自己种的瓜果蔬菜没你想象得天然无公害,玉米长满了蚜虫、小白菜被咬得坑坑洼洼、四季豆长了黄斑,月季生了霉菌……”

“如果你只想体验田园生活的宁静美好,可以去住网红民宿,租院子住的确有很多快乐,但大汗淋漓、蚊虫叮咬也是常事。”

最多能租20年,为什么还要租院子?

想象中的农村生活是田园牧歌,但无论是装修还是居住都仍会面临不少困难,即便完全改造成为能够更加舒适生活的样子,但由于宅基地的性质,农村院子最多也只能出租20年。

在权衡利弊后,为什么大家要到村里租院子?

在 @虎虎与松 眼中,租小院这件事代表着某种意义上的“自由”。她举了一个具体的例子:“在城市里,居住的空间比较小,狗狗只能待在家里,即便出去也需要注意牵绳,避开老人、孩子。有了这个院子,就有了一个我和我的狗狗都可以随时随地可以自由跑起来的空间。”

对于 @娅姐 来说,农村生活是一种新的 work life balance。

从整体支出来看,小院的租金几乎和他们夫妻二人一年的开销差不多,但在城市里,工作-消费构成了整个生活,工作为了赚钱,有钱之后用消费来缓解疲惫。“但搬到村里之后,就算你想买也没有办法,于是我开始学会静下来看看书,栽花,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那种因为消费带来的金钱焦虑感得到了大大的缓解。”

写在最后

事实上,在农村租个院子住首先意味着你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并且有时间对它进行改造和打理。即便是有钱租下、改造好了,生活也有新的难题,@虎虎与松 就提到,如果是有小孩的家庭,“肯定还要考虑孩子上学、学区房的问题,那是下一个阶段的问题”。

另一位院子租户 @天天 也提到,“20年后这个小院重新属于别人,我会怎么样,还没想过,应该很难过吧”。

像钟摆一样,每周花费一个多小时从城市驱车来到农村,就像一种“双城生活”,暂时成为了一部分人面对高房价和内卷的新平衡主义。它可能并没有解决那个终极问题,但对于“生活可以是什么样”这个问题,“租个院子”提供了一个可能、一种想象力。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