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靠VC靠“宁王”,上海交大系又跑出一个IPO

2022-11-06
这是一家不靠外部VC融资发展起来的科技公司。

图片

创业邦(ichuangyebang)原创

作者丨沈三

编辑丨子钺

图源丨骄成超声

创业之初,周宏建只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事。10年前,哥哥的公司上市,激发了他的IPO梦想。

2022年9月27日,周宏建创立15年的上海骄成超声波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骄成超声),在科创板成功IPO。

招股书显示,IPO后,周宏建通过直接及间接的方式,合计持有骄成超声33.15%股权。以11月4日收盘价计算,周宏建身家达45.5亿元。

骄成超声有两大特点:

1、成长不靠VC。

在截止2021年的十多年成长中,这家从事超声波焊接、裁切设备研发和生产商只进行过一轮外部机构融资。

由于公司自身盈利状况良好,有稳定现金流,且可从银行获得贷款,因此只在上市前的2021年因业务进入扩张期,才引入外部融资。

2、收入高度依赖宁德时代。

新能源电池生产过程中,有个环节叫极耳焊接,此前用的大多是进口或外资超声波焊接设备。

2020年下半年,宁德时代向一家国内企业下了笔大单,在该环节采购批量国产超声波焊接设备。

招股书显示,骄成超声三大业务板块中,“动力电池超声波焊接设备及其主要配件”的营收,从此前的两千余万,一跃提升到2021年的2.16亿元。这其中,宁德时代的订单收入占比超过了50%。而该年度,公司的总体营收为3.71亿元。

上市一个月后,骄成超声创始人、董事长周宏建接受创业邦的采访。

周宏建说,超声波设备在工业、食品、医学等多个领域应用非常广泛,而在高精尖领域,我国长久以来依赖外资厂商或进口产品。“此前国外厂商卖设备,都是成品设备、定制合同。国内企业没有谈判的余地。骄成超声在多个领域取得突破后,外商的服务,也开始有了变化。”

图片

骄成超声创始人、董事长周宏建

创业:家族基因?

周宏建,生于1970年,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硕士。22岁毕业进了常州一家国企,后来成为了该厂当时最年轻的中层干部。但在2003年,他依旧选择从配件分厂技术室主任的岗位上离职,去了上海。

这家国企名叫戚墅堰机车车辆厂,在他离职2年后,该厂迎来了百年华诞。

周宏建去上海的目的,是要改变在国企一成不变的生活。

于是,他先是去了国际超声波巨头必能信;3年后去了依工测量;再之后,他决定创业;方向,就是超声波领域。

为什么一定要创业自己做企业?

他说,父亲退休前是乡镇企业负责人,而哥哥从1998年前后开始创业,也非常成功,因此总觉得自己也一定要做家企业出来。

而之所以选定超声波技术领域,纯粹是因为他对这个领域的兴趣。

超声波,即频率高于 20kHz 的声波。

除为大众所熟知的医疗领域的B超检测及超声波刀外,其还常用于工业多个领域的焊接、裁切、清洗、喷涂等工序。其中,尤以焊接和裁切应用更为广泛。

与超声波相关的理论早已成熟,各厂商比拼的是应用领域的各自创新。但在高端领域,骄成超声创立时,国内相关企业寥寥,市场基本是国外产品的天下。

周宏建的创业起步,从轮胎行业超声波裁切解决方案开始。

首先是研发。因为是自己全权负责,周建宏至今都还记得,设备在各项指标都完成后,经过一夜运转,无法通过老化测试的沮丧。

此外是人才和销售。

公司主要骨干多是周宏建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友,但因为公司规模小,开始几年,公司班底往往刚有雏形,就有人跳槽去了更大的平台。

在市场端,高精尖设备,客户采购时大都选择外企产品,而骄成当时,无名声、无背景。

他清晰地记得:不止一次,对方的技术部门已经表达了充分认可,再加上价格优势,他想:这次订单肯定稳了,但等来的却只有拒绝。

多次类似的经历后,技术出身的周宏建意识到,产品服务,不仅要从市场出发,更要从客户最真实的痛点出发。

这一思路全面贯穿到此后公司的发展历程中,也成为后来赢得宁德时代大单的关键。

“宁王”订单

早在2015年前后,骄成超声已经开始动力电池超声波焊接设备的研发工作。

这是件需要客户和研发厂商密切联动的事。因此,当初代设备研发成功,他们就将其送去了宁德时代的技术部门进行测试。

“宁王”的订单并不好拿。

漫长的历程中,骄成超声除在每次测试后不断进行改进,还需要紧跟宁德时代的产品技术迭代,不断提升、迭代自身设备。

此外,他们还在不断观察极耳焊接这个环节客户的其它痛点和需求。

比如,他们发现,动力电池在极耳焊接之后的监测环节,因为没有其它有效的方法,只能进行焊后抽检。这成为一项极繁琐的工作。

针对此,骄成超声开发出了超声波金属焊接质量在线监控系统技术,并将其集成在超声波金属焊机上,形成超声波焊接监控一体机,在完成焊接的同时可对焊接状态进行实时检测,解决了极耳虚焊无法实现焊接过程实时全检的痛点问题,有效防止批量不良品的出现。

据周宏建介绍说,该技术结合了AI算法及软件等技术,检测准确率可达95%以上,从而使超声波焊接监控一体机的产品使用效果和用户体验优于国内外竞争对手。

能够解决产品质量检测是拿到“宁王”订单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多年的合作互动过程中,宁德时代给出的研发方向,骄成超声往往能比外资厂商更快反应,能投入更大资源,更及时给出成果。

事实上,在动力电池焊接领域,除质量在线检测技术外,骄成超声自主研发的楔杆式超声波焊接设备、动力电池超声波滚动焊接设备等,在业内已经取得不小的赞誉。

图片

目前,在该领域,除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知名客户,骄成超声还通过多家集成商将产品应用在国轩高科、中创新航、亿纬锂能、蜂巢能源等公司的动力电池生产线中。

“1.87亿”的口罩焊机

日常我们使用的口罩,多层熔喷布的连接,依靠也是超声波焊接技术。

骄成超声招股书中,超声波口罩焊机,被放在了三大主营板块之外的“其它领域”。

但“其它领域”的这一业务在2020年却贡献了1.87亿元的营收——此前的2019年,口罩焊机业务营收为“0”。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口罩需求大增,超声波口罩焊接机也成为市场急需的产品。

但骄成超声此前并没有做过该产品,因为相较金属焊接,超声波口罩焊接技术门槛并不高。

据周宏建回忆,2020年春节后,骄成超声是当地第一批复工的企业之一。

当时上海一家口罩产线厂商,拿着红头文件找到他们,希望骄成能为该厂供应口罩产线中的核心设备——超声波口罩焊机。

但此前,骄成超声并没有生产过该设备。不过,他们还是接下了任务。

于是公司迅速组织相关人员投入到口罩焊机的研发中,基于自身在超声波领域积累的丰富经验,很快实现了技术突破。

随后,全厂投入到生产过程中,原本计划40天的生产周期被压缩到了15天,第一批口罩焊机就实现了出货。

在疫情之下,迅速开发出新产品,为防疫物质贡献力量的同时稳定公司的营收,这得益于骄成超声完善的研发体系。

在超声波领域,周宏建一直想做的不是一家设备公司,而是一个完整的超声波技术平台——以研发为核心,根据不同行业需求,开发出相应产品,将超声波技术拓展到各个应用领域。

因此,他将研发中心主要分为两大板块:基础技术研发和应用技术研发。

基础技术研发分为六大模块,分别针对超声波技术的各个关键环节进行攻关;而应用技术团队,则针对市场上的需求构建出新的产品解决方案并进行测试。

两大板块之间,骄成超声建立了协同机制,实现从市场需求调研、产品功能与定位、方案设计等多个角度入手,通过跨部门运作,全面了解客户需求并制定可行方案。

“研发不能只是发明创造,而应该更多从客户端、市场端去找需求。”周宏建说。

对于研发团队的管理,他的风格是:给予足够空间,发挥工程师主观能动性;因人而异地激发创新兴趣和激情;让研发人员经常获得阶段性的成就感。

正是在这样的机制和氛围下,骄成才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超声波口罩焊机的研发和生产。

能将企业做大的人

刘苡松说,周宏建是一个能将企业做大的人。

骄成超声在上市前的十多年发展中,自身盈利状况良好,且可从银行获得贷款,只在上市前的2021年因业务进入扩张期,才进行了唯一一轮外部机构融资。

刘苡松是参与此轮融资的润土投资合伙人。

“获知骄成超声,是我们此前投资的公司介绍的。”刘苡松说,每隔一段时间,润土投资都会与已投企业相互交流一下经营和行业发展情况。而其中一家企业提到了骄成超声,说很不错。

于是,先电话沟通,然后飞赴上海,第一次见面,他就和周宏建聊了4个小时。

“不局限于当下业务,还包括未来企业的发展,甚至C端的可能。”刘苡松说。

骄成超声的技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就是周宏建做一个超声波技术平台的雄心,骄成绝不会局限于现有产品、领域。

而润土创始合伙人刘慧敏则给了周宏建“儒雅”的评价。

她说,技术之外,企业管理的规范性以及周宏建开阔的国际化视野都让她印象深刻。

因此,该轮融资2021年初第一次接触,不到年中就全部完成。其后的上市进程也非常顺利。

骄成超声在今年9月27日正式敲钟上市。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骄成超声的营收分别达到了1.34亿元,2.65亿元、3.71亿元。而公司2022年前三季度营收达3.88亿元。

目前公司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动力电池超声波焊接设备、汽车轮胎超声波裁切设备和动力电池制造自动化系统。

此外,公司还在逐步开拓超声波设备在无纺布、汽车线束、功率半导体等领域的应用。

谈起上市感受,周宏建坦言,自己和团队有小小的成就感,但更多还是责任。

上市之后的变化,他首先提及的是人才:“一些此前请不动的人才,现在会主动投简历了。”同时,整个行业,上下游对他们也有了更多认可。

他说,创业之初,只是想做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并没想到一定上市。2012年,哥哥的公司上市给了他很大的动力,那时就下定决心要将公司做上市。

因此,早在2016年,骄成超声就引入了相关中介团队进行指导。

对于国内超声波领域,周建宏坦言:“国外产品在高端工业领域应用占据主导的依旧很多,比如汽车线束焊接领域、IGBT功率半导体焊接领域,等等”。

“我们国家发展真的很快,但很多关键领域的技术,有一部分还是被国外主导,甚至垄断。”他以汽车轮胎超声波裁切设备为例,该领域在骄成进入前,外资厂商基本是定制合同,标准化产品,很少会根据厂商需求进行个性化开发。

因此,在周宏建看来,骄成上市以后,有了更多资金,可以调动更多资源,接下来,能做的事情更多,需要做的事情也更多。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