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就算把老干妈画成辣妹,AI还是玩不过人类

Vista氢商业 2022-11-30 07:20

在AI手里,老干妈都能变辣妹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Vista氢商业(ID:Qingshangye666),作者:嘴嘴,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人类正在试图驯服AI。

如果说此前的AI绘画是人工智障,“AI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不小心就把你“画”成了狗;那么现在,关于驯服AI的攻略贴则飘满了中国互联网,“大师之作”、“紧致的五官刻画”、“绝世美人”……仅需在相关程序中添加几个关键字,几分钟后(排队时间长短,看命)就可以得到漫画版、古风版、油画版等等堪比大师之作的肖像画。

甚至只要关键字选得好,连毛孩子都能变成小王子,韩剧《你回来了》的猫男主坚持不住了还要变回原身,而现在只要输入“母女”、“妈妈抱着女儿”等关键字,就可以得到一个永久存在的“宝贝女儿”。

小红书@小懂事鹅

当然如果实在调不好关键词,也问题不大。随便打开某个网购平台(如咸鱼),只要花费2-3元便可以得到“职业画师”的作品,类似“快速出”、“走量AI绘画代跑生图照片”的广告语遍地开花。

如果仅仅到此,那么AI绘画还可能只是网友们凑热闹,而现在,AI绘画不仅火了,还逐渐形成产业链。

在小红书,有关“AI绘画”的笔记已经超过了19万篇,微博建立了超话,抖音推出了特效,甚至大厂也开始入局,百度、腾讯、蓝色光标等等大公司或推出相关产品,或直接设立了新的岗位——“AI绘画专员”。

所以,AI绘画到底是啥?怎么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得到了关注?年轻人为啥喜欢它?它最终会打败人类画家吗?

智障狗狗vs老干妈辣妹

AI绘画,AIGC(人工智能生产的内容,和最近大火的元宇宙有点关系)技术应用的分支之一,基础原理和打败柯洁的“围棋大师”AlphaGo类似,都是算法学习:大量学习人类作品,然后模仿。

实际上,AI绘画早就诞生了,只不过早期的AI比较笨(当然现在有时候也依旧智障),生成时间久,操作门槛高,功能仅限风格转换,因此创造出来的作品大多是抽象的丑东西,并且只在程序员们的小范围里流行着。

直到今年,AI绘画变得“聪明”了,在质量和速度上都“长大”了,因此,清华大学清新时报也把2022年称为AI绘画元年。8月22日,拥有59亿张图像的AI绘画算法 Stable Diffusion 宣布开放源代码,全球技术开发者都可以在这里进行二次开发。

这当然包括中国开发者们,他们大搞特搞“拿来主义”,很快有关AI绘画的小程序、软件等开始在中国互联网里出现,如小程序意间、盗梦师、软件unidream、网站draft.art,以及高级玩家们使用的电脑程序Disco Diffusion、Stable Diffusion、Midjourney等等。

当AI绘画产品进入中国后,操作开始变得极其简单,正如任何东西引进中国后都会被“打下来”一样,有的是义乌与价格的战斗,有的则是技术与使用门槛的拉扯。使用这些程序后,就会发现,不需要有任何美学素养,只要能认识几个汉字,就可以得到新海诚见了都自愧不如的漫画版美少女。

类似的关键词攻略在网上随处可见,图源小红书@铃兰咩

当然也有懒鬼如我直接照搬小红书上的攻略,无需浪费脑细胞绞尽脑汁调节关键字,只要轻轻一动手指头,就是重生版之中国画师后现代主义新梵高或莫奈,什么赛博朋克,什么克苏鲁巨物,只要我想,只要我敢,啥都好说。

“数字艺术的门槛从未如此之低”,所以网友们掀起了这场手指上的狂欢。

自作主张型。

大概在AI眼里,什么东西都可以变成狗。稍微合理点的是“养母变生母”,人狗画成狗狗,过于猎奇的则是万物皆为狗,大腿、手掌,或者直接把脖子上的这块肉变成一个狗头。当然AI绘画不会只有这点小智障,无中生友、变更性别、画人为象/猫/机械战士等等,果真是充满了想象力。

小红书@谢宇川川

过于智能型。

如果说上述类型足够智障,那么现在谈的又过于智能。只要关键词填的好,保你鸡精变成精,老干妈变辣妹,动动手指,就可以得到一个被辣椒包围,穿着黑色女仆装的长腿红发少女,AI绘画确实有点东西。但它能召唤出调料瓶的本体,大抵是陶碧华女士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小红书@袄子仙

而在AI的笔下,什么都可以基因突变,小学生必备用品卷笔刀、圆规、跳跳青蛙变成二次元美女已经是常规操作,连现在大火的世界杯吉祥物“馄饨皮”和大力神杯都变了可爱萌妹。果然只要画师离得热点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小红书@袄子仙

深得我心型。

“驯服AI我悟了”。在AI的笔下,毛孩子可以是可爱萌妹,也可以是妖艳少年,“妈妈抱着女儿”、“白色头发小女孩”、“搂”……简单几个关键字,快速还原老母亲的爱,难道网友感叹,“AI把我幻想的都画了出来!”

小红书@Lulu

而对于绝大多数网友来说,还是热衷于为自己的照片“添砖加瓦”。10年前是想方设法驯服卡西欧拍照神器,后来变成了美图秀秀,p美、滤镜、调角度整活不断。而现在,AI绘画直接升级,想要漫画版、古风版、韩剧版的肖像画、婚纱照和全家福?没有问题,氛围感拉满,强调大眼睛与精致的头发,点上大师之作……AI绘画满足你的所有想象。

所以不能不承认,AI绘画够科技,也够狠活,因为连万年包浆的熊猫头变成了美少年。而在人类的驯服下,AI开始变得越来越“离谱”,那些经典的影视剧表情包一个都逃不过。猴哥是萌系美少年,银角大王则变成了病娇版的白毛红瞳俊哥,果然《西游记》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当然还有嬛嬛和四郎,“食屎啦你”的张学友和钢筋铁骨王境泽,各个从现实走向动漫,在AI的世界里活灵活现。

小红书@袄子仙

所以可以说,AI绘画火有它的道理。据南方周末报道,在 Stable Diffusion 开源后的不到一个月里,AI画出的作品数量已经超过了人类画家过去几十年,在全球CG专业美术社交网站Artstation上发布的作品总量。

虽然AI绘画现在仍然有很多问题,比如AI真的不会画手,再比如为了快速出图,要么充钱要么看广告,不然就得排队8000人,但是,与最初智障地把人变成狗“轻松一笑”不同的是,这一次,AI绘画真的画到了用户心里。

毕竟,谁不想免费得到一个专属自己的二次元头像?因此,网友们乐此不疲地精进技术,或者躺平等待抄答案,享受着从菜鸟到画家的飞跃。

人类画师努力千年,终究败走AI?

AI绘画的奇点已经到来。

刘慈欣在短篇小说《诗云》中曾经描写过一个神级文明,神也爱李白,所以它穷尽所有办法创造了一个克隆李白,然而,克隆李白缺没有太白那股浪漫劲儿,写不出什么好诗。为此,神级文明学完了所有汉字的排列方式,誓言打造出一片会写好诗的诗云。

而如今,不用那么费事,人类已经获得了比肩神明的技术。正如19世纪的“新技术”摄影既没有被画家的联名反对淹没,又没有造成绘画的“死亡”,如今的AI绘画也在一片抗议声中斩获不少“打不过就加入”的拥护者。

在小红书,有关“AI绘画”的笔记已经超过19万多篇,甚至还延伸出“AI绘画关键词”、“AI绘画宠物”、“AI绘画软件”、“AI绘画婚纱”等相关词条;抖音甚至直接推出了“AI绘画“特效,不用使用小程序、专门下软件,直接一键生成(不过操作空间有限),就可以得到一张动漫版的自己,目前已有近1600万人使用过,位于特效热门榜首位。

就连此前名不经传的小程序都在这场狂欢分到一杯羹。以“意间”为例,该小程序在9月30日才上线,但仅仅用了43天,到11月12日,用户就由0 增长到117万人,其中,11月11日单日增加用户高达 65.7万人。

意间日访问人数增长趋势,图源“意间AI绘画”公众号

至此,AI绘画的火热还局限在用户端。实际上,AI绘画早就在媒体、建筑、游戏影视等领域杀疯了。6月11日,英国老牌杂志《经济学人》第一个吃螃蟹,经过250次尝试,从AI绘图生成的1000张图片中则优其一作为当期杂志的封面,报道主题“人工智能新前沿”也是给AI输入的绘图指令。

AI设计的《经济学人》封面,图源南方周末

因此,也难怪国内大厂纷纷下场跑马圈地。8月,百度推出了首款AI绘画产品“文心一格”;据Tech星球消息,腾讯目前已上线“QQ小世界AI画匠”活动,并在小范围内测“玩句”APP。甚至为了尽快吃到这块大蛋糕,百度还推出了“AI绘画专员”,工作职责之一就是熟练掌握现下这些热门的AI绘画产品。国泰君安传媒首席分析师陈筱也指出,未来五年AI绘画有望参与10%-30%的图像内容生成工作,下一代互联网望成AI绘画关键着力点,相应或将有600亿元以上的市场规模。

但是热潮过后,人们开始反思,这个潘多拉的魔盒是不是打开得过快?AI是不是在杀死艺术?以及,当使用AI绘画时,我们还面临哪些风险?

最贴近用户的还是隐私泄露问题,你的隐私,可能正被10000个人窥探。

现在,已经有部分用户在社交媒体上指出,虽然使用的是新手机号进行注册,但还是被诈骗电话钻了空子。而如今的AI绘画产品是否涉嫌过度收集用户个人信息问题,还不得而知,毕竟,2019年陌陌推出的换脸软件ZAO突然爆红时,谁也不会想到最后竟落得一个封杀。

而被侵犯的不仅仅是用户的权利,艺术家们才是冤大头。

波兰概念艺术家格雷格·鲁特科夫斯基是AI绘画系统 Stable Diffusion最喜欢模仿的对象之一,仅在一个月内,他的名字被AI作为关键词使用了93000余次,米开朗琪罗、毕加索、达·芬奇等大师则被使用了2000余次。(当然这些数据到了中国都会得到质的飞跃)。

在小程序“意间AI绘画”上,大师的风格触手可得

那艺术家们不抗议吗?当然会,基于 Stable Diffusion 的日本AI绘画网站 mimic 在8月29日上线第一天,就遭到大批漫画家集体声讨,要求开发者禁止AI模仿自己。对于艺术家们的抗议,AI绘画系统 Midjourney 创始人大卫·霍尔兹(David Holz)的回应是,艺术家们认为这个工具很有趣,希望AI更好地“窃取”他们的风格,这样就可以将其用作创作流程的一部分,“这让我惊讶”。

既然抗议无效,可以说AI绘画违法了吗?很可惜,并不能。由于AI绘画的原理与人类学习相近,而学习行为是不违法的,所以很难界定AI绘画是否侵犯了他人版权。正如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黄群辉所解释,对作品非商业用途的学习,是法律允许的,法律有权禁止别人使用其作品进行谋利,但不能禁止个人的学习、研究或者欣赏行为。

不过,这并不代表AI绘画是安全的。据了解,Stable Diffusion 允许用户生成名人肖像、裸体等图像,因此已经有人开始利用AI绘画的自由性创造出色情、暴力等令人不适的图片,也有人生成了“塔利班的侃爷”等争议性图片,甚至出现了基于 Stable Diffusion 的色情图片生成网站。

除此之外,关于AI绘画的反思还有是否会取代人类。

一百多年来,绘画艺术不断经受着新技术的威胁。摄影曾经给美术带来过最严重的恐慌,乃至造成了画像师行业的凋亡,Photoshop等制图软件又将绘画从纸笔带入到了数位板时代。这一次,曾经被认为是AI无法涉足的艺术领域,最终也被AI攻破。8月,在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新兴数字艺术家竞赛中,由 Midjourney 生成的画作《太空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打败所有人类画家,获得了最高奖。

《空间歌剧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图源南方周末

那AI绘画的作品算得上是艺术吗?“它”是不是终究还是会取代人类画师?

“这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教授张激认为,“我觉得AI绘画不仅有人味儿,而且比很多人还画得好,因为AI的学习能力和速度远远超过普通人,将比大师之外的普通艺术从业者都画得好。”而《太空歌剧院》虽然遭到了很多参赛者指责,但竞赛组委会并没有收回该奖项。

但正如画师没有低级与高级之分,对于一些重复性高的、有明确步骤的创作来说,与其说是AI取代了人,不如说是在资本的参与下,这种创作本身被一种成本更加低廉的方式所取代。而让AI大行其道的,也不仅仅只在绘画领域,一秒出稿的新闻机器人早就超越了绝大多数新闻人写稿速率。不过,现在的AI并没有那么聪明,无法百分之百地完成规定动作,所以还是少不了人的参与,不然“不养废人”的大厂也不会专门搞出一个AI绘画专员的岗位。

有关AI绘画的岗位,图源脉脉

实际上,今天讨论的所有问题都不是AI绘画独有,而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共性问题。因此,这也不是打不打开的问题,而是我们一直处在魔盒之中。

AI绘画的发展其实类似很多智能技术,最初是门槛高、价格昂贵,到全民普及、使用简单,如20年多年前拥有大哥大就是gai上最靓的仔,到如今还去晒入手最新款苹果会被嘲得渣都不剩;如1946年,当美国军方定制出了世界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时,我们连通电问题还没能解决,到现代打工人,去迪士尼都扛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AI绘画也是如此,它从繁琐的代码编写、参数设置,变成了所有人都能使用的一个小程序、手机软件,甚至滤镜。

我们该警惕它吗?或许吧,但是拍完照片必须p后才能发朋友圈,已经变成了现代年轻人心照不宣的圣律,甚至演变成为友谊的试金石。

不过,第一次体验5秒钟一张自拍就能变成二次元漫画人物时,还是会觉得兴奋又新奇,就像人类第一次看到火,虽然害怕,但依然跃跃欲试。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