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的我,阳了

2022-12-18
“不敢接爸妈视频,全靠朋友邻居送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过去一周,你周围有多少朋友“中招”了?

自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宣布除特殊场所外不查核酸证明和健康码、无症状和轻症患者可居家等措施以来,全国持续出现感染病例,其中有不少是在北京独居的年轻人。深燃找到了6位“中招”的北漂独居感染者,聊了聊他们过去十天的经历。

他们都出现了新冠的典型症状:前两天主要是高烧、浑身酸疼、乏力;转低烧后,小刀割嗓子、水泥封鼻子、咳嗽流涕等症状加重,味觉和嗅觉也短暂消失。

独居的他们或多或少面临着一些难题。有的人高烧、咳嗽到八个晚上睡不成整觉,但工作一直没停;有的人烧到39.8℃,头疼到想吐,冲进厕所吐时却晕倒在地;有的人在感染后不知情夜跑了5公里,发病后疼到整夜睡不着;有的人在“阳”之前,排队一个多小时买了600多元的药;有的人不敢告诉爸妈,一边发烧一边拒接视频;还有的人因为家中没有温度计,一直不知道自己烧到多少度。

好在,他们并不是孤立无援,家人轮番问候,朋友之间、邻里之间互相接济药物、抗原,有人还收到了没见过面的微信好友送来的退烧药。

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阳转阴,这次感染新冠的经历过后,他们都表示能够更坦然、更乐观、更平和地对待病毒,对友情、亲情和邻里情也多了一份更深刻的理解。“所有的症状都在感冒加发烧的范围内,不算‘可怕’,但的确难受,不要觉得无所谓”;“希望大家都能早点行动自由,生活和工作秩序恢复正常”。

下次至少准备个温度计,

知道自己烧了多少度

旖诺 | 36岁 北京朝阳区

12月8日周四下午,我突然感到身体不舒服,有低烧、嗓子疼的感觉,但我当时非常忙,在线上盯一个直播活动,就没当回事。

到了9日下午,身体实在难受,我就跟朋友借了一个抗原,一测是两道杠,确诊新冠阳性。我并不清楚感染原因,因为在确诊前我已经居家10天,只是隔两三天会下楼倒一次垃圾。

和不少朋友交流后,他们都觉得我的症状更严重,而且开玩笑说我把新冠十大症状给集齐了。

我嗓子疼,嘴里一直渴到冒烟,一会不喝水就要干呕的那种,期间还恶心呕吐,味觉、嗅觉完全消失,连着烧了四天,一直到第八天还是整夜整夜地咳嗽,严重时经常震出血丝,浑身酸痛、头晕头疼、鼻塞流涕这些也都没落下。

我的味觉、嗅觉在第二天减弱,第三天就彻底没有了,夸张到我把一勺老干妈吞下去都尝不出味道,一罐黄桃罐头下肚,除了“凉飕飕”也没尝出甜味。

这十天过得迷迷糊糊地,做饭不规律,吃饭也没心思,经常是饿了就凑合做一点吃。前几天因为发烧头疼+口干起夜,后几天因为咳嗽+口干起夜,导致我连着八个晚上几乎没睡成觉。只有一两次能连续睡着一小时,很多时候都是半小时甚至十分钟一觉。有一次凌晨两点,我干脆泡上一壶柠檬水坐在那喝,反正也睡不着,不喝就咳得难受、喝了就得总起夜,索性不躺下了。

因为我从确诊的第一天到现在一直保持工作,最痛苦的是睡不着觉精神很差,工作状态受影响,就陷入了恶性循环。

药、抗原、温度计,这些我全都没有来得及准备 ,这导致前面几天我一直生扛没吃药。后来我的抗原是朋友闪送给我的,布洛芬是朋友分了她的一半给我的,润喉糖是朋友快递给我的,还有一位微信好友,我们此前并不认识,却亲自上门给我送了几包冲剂。

这次新冠的经历,让我看到了很多人性的闪光点,也感受到大家的“苦中作乐”,已经把“阳”当作了“社交货币”。

旖诺向群友分享感染经历

受访者供图

我的经验是,所有的症状都在感冒加发烧的范围内,不算“可怕”,但的确难受,不要觉得无所谓。到17日,也就是我有症状的第十天,我阳转阴了。

虽然我的症状比较多,个别比较重,但体验过后,心里就有数了,这次踩过的坑,下次肯定会注意。比如,我起码会准备个温度计,这些天大家都在说自己烧了多少度,我有点小遗憾,都不知道自己烧了多少度。

最难熬的时候,

是身体帮我“断电”度过的

璐璐 | 31岁 北京丰台区

12月10日是我的生日,我约了一个居家很久也特别“宅”的姑娘来家里玩。11日晚上,她开始发烧,13日测出抗原阳性。我紧跟着她开始发烧,12月12日是我出现症状的第一天。

我最初的症状是头晕,嗓子变声。第二天最难受,从37.4℃烧到39.2℃,咳嗽、胸闷、头疼、肉皮疼、乏力、没有食欲、感觉眼睛要冒火。

当时,我的朋友们最高的烧到39.6℃,其次是39.4℃,我起初的39.2℃略逊一筹,但到第二天晚上就以39.8℃“高”过他们。

受访者供图

我当时直接爬起来,手机都拿不稳,手抖着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好多人过来关心我。有个北京的好朋友在留言区开玩笑地说,“努努力,凑个整儿 (整数) ”。

烧到39.8℃实在太难受,头疼得想吐,我就吃了一粒止疼药,它也有退烧的作用。吃过药后,头疼有所缓解,隔了四个小时,我按照说明书又吃了一粒。

结果那晚我“大姨妈”来了。新冠和姨妈同时,真的能把人烧晕。我半夜起来想烧壶热水喝,结果刚站到厨房,就开始浑身冒冷汗,头晕耳鸣、恶心想吐。

我就冲进厕所,还顺手抓了根皮筋想把头发先绑起来再吐,结果把别的东西给带倒了,然后就看不见了,等再睁眼的时候,我整个人躺在地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待了多长时间,有意识以后就赶快挣扎着爬出厕所,冲回房间的床上,等我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事后想起来,我觉得可能是最难熬的时候,身体帮我“断电”度过的。

进入第三天,体温保持在38℃以上,难受的状态有所缓解。第四天是发烧以来精神状态最好的一天,我还下床做了顿简餐。但我的嗓子开始疼,声音变成了严重的气泡音。我们平时关系好的六个人有个小群,我还用气泡音挨个给大家录了晚安音频。

进入第五天,我从高烧状态变成重感冒状态,嗓子疼、鼻子堵、脑门烧、舌头有一种麻木感、嘴唇干得爆皮,我就玩命喝水。睡眠质量始终很差,总是醒,醒了之后一身汗。

这次生病,体会到什么叫“人间自有真情在”,北京和外地的朋友都问我缺什么要给我寄,也有朋友给我精神上的支持,互相陪伴。我建议独居的朋友和家人朋友随时保持联系,一定要有人知道你的处境。

在此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已经全停了,这些天实在是做不下去其他的事情,想拿本书看看,完全没有力气,也没有精力,只是浑浑噩噩地刷短视频。我希望身体尽早康复,能尽快回到工作岗位。

典型症状都体验了一遍,

高烧到39.6℃还在工作

青豆儿 | 30岁 北京朝阳区

我是12月8日确诊的,第一次测抗原就中招了,结果显示弱阳。感染前,我已经居家办公了一阵子,也没去过大规模人群聚集的地方,所以根本不知道感染源。

我算是把新冠所有的典型症状都体验了一遍。前两天主要是高烧、浑身酸疼、乏力,高烧退了之后,开始嗓子疼、吞咽如刀割、咳嗽、流鼻涕,这些症状有所缓解之后,味觉和嗅觉又消失了。

最难受的时候,就是高烧导致浑身疼痛,以及吞咽像是在吞刀片,疼得掉眼泪,半夜经常疼醒。

晚上睡不好是最痛苦的,一直处于昏昏欲睡但又睡不踏实的状态,吃了退烧药不停出汗,床单和被褥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要么被疼醒要么被咳醒,只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前两天晚上,我都是靠郭德纲的相声转移注意力,后来,开始听罗大佑和李宗盛的演唱会了。

从左到右依次测于确诊的第1、2、7、9天

受访者供图

我日常备有布洛芬,但没买抗原,还好朋友有囤货,分了我一些,闪送的跑腿费比抗原还贵。还有住附近的朋友给我把川贝枇杷膏送到了门口,有朋友买了电解质水给我闪送过来,还有朋友半夜给我抢了黄桃罐头和冰淇淋。邻居也很热情,特意问候了我,让我需要帮忙的时候跟他说。

这些都让我觉得特别感动,好像独居生病也没什么难度,也没有特别想家或者需要人照顾。我感觉,只要具备基本的自理能力,准备好水、药、纸巾和食物,没太大问题,这几天你不会有什么食欲,也吃不下饭,所以也不是很需要人做饭收拾。

独居人士不太方便的地方,就是生活垃圾不好处理,因为没法出门,也担心携带病毒,我把每天的垃圾打包了放在门内玄关处,准备等康复了一起处理掉。

感染后,我第一时间发了朋友圈,也一直在记录自己的症状,还把抗原自测的结果发到了家族群,感觉现在大家的心态都很平和,能够科学看待新冠病毒。爸妈、亲戚和朋友,每天都会来询问我的状态,还有在外地感染的亲戚和本地感染的朋友,每天都和我交流症状以及病情进度。

我的经验就是多喝水多休息,特别难受的时候可以对症下药,主要需要储备的是退烧药。心理上,也不需要太紧张,这些症状都得走个流程,正常情况下几天就消失了。

虽然阳了,即便是在高烧到39.6℃的时候,工作还是正常进行中,这就是打工人的基本素质,也是打工人的宿命。

现在就是期待赶紧康复,到时候我就自由了,可以把之前想去的地方都去一遍,想做的事情都做一遍,去堂食,去看电影,去逛公园。希望大家都能早点行动自由,生活和工作秩序恢复正常。

浑身疼得像被壮汉暴揍,

父母的视频电话不敢接

甘甘 | 32岁 北京通州区

我是12月11日确诊阳性的,事后来看,是我小看新冠病毒了。

10日那天,我“全副武装”逛了趟超市,当时还庆幸进超市终于不用扫码看核酸了。11日下午,我开始感觉脑袋昏昏沉沉,心想外出全程都做了防护应该没事,还喝了一罐啤酒“杀菌消毒”,喝完更加头昏眼热,以为是酒劲儿上来了也没在意。

结果晚上睡着觉,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半夜起来一测体温38.5℃,测完抗原发现自己“阳”了。接下来,头、胳膊、腿和腰疼得死去活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在跑了个马拉松四肢严重乳酸堆积的情况下,又被几个壮汉暴揍了一顿,疼得我直在床上打滚。

一连三天,我都是在反复发烧中熬过来的。我自认为骨子里是一个非常独立、不喜欢依赖别人的人。但在烧到39℃、整个人已经分不清是醒着还是做梦的时候,照顾自己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当时家里的退烧贴用光了,我就胡乱从冰箱里拿出了一贴面膜糊在脸上降温,不到十分钟面膜纸就干了,我只能从冰箱翻出了几个冰袋用。

用来降温的冰袋

受访者供图

由于我住的是一个loft,为了省下爬楼梯的力气,我那几天都睡在楼下的沙发上;那几天周边外卖店都关门了,本想点碗粥,一看配送费20.8元,赌气没点,反正也没胃口,全靠喝水和吃水果撑着。

到了后期“嗓子吞刀片”的阶段,我看网上的攻略可以用浓盐水漱口缓解,结果盐分浓度没调整好,不仅干裂的嘴巴被蜇的生疼,还当场吐了出来。另外比较难以忍受的,是由于一直没出门而堆成山的垃圾。

阳了之后,我第一时间在凌晨发了个朋友圈,屏蔽了家人,主要是给领导看的,不然不好请假。不过虽然发烧了,平时清醒的时候还是得紧盯着工作群,这大概是打工人最后的卑微了。

一直到快康复,我也没敢跟爸妈说,怕他们担心。有一天我妈给我打微信视频,我都没敢接,只跟她说我在加班,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实际上人已经快“烧熟”了。

我还记得我感染的那几天,北京的风巨大,风的声音、树晃动的声音、电动车的警报声在夜里此起彼伏,有一次迷迷糊糊中,我以为自己已经捱过了一夜,点亮手机屏发现才凌晨2:50,那一刻的感受真的难以言表。

我现在已经基本康复,17日测抗原,第二条杠已经极其微弱。我的经验就是,不能掉以轻心,尽量注意防护,能不阳就别阳。

在“阳”之前,我排队一小时,买600元药

英华 | 26岁 北京朝阳区

我本来没囤药,主要是抱着侥幸心理,想着三年都没感染,应该不太可能一放开立马就感染,但形势严峻,我有点不舒服以后就决定骑着小电驴去线下药店买药,还算庆幸,跑了两三家药店就找到一家还在卖退烧药,我便加入了排队的长龙中。

我怕以后不容易买到药、身边朋友也缺药,就多囤了点,排队一个多小时后,最终买了600多元的药。

囤了600多元的药

受访者供图

回家之后,我一想发烧不方便洗澡,就赶紧洗了个澡,为了让头发尽量多保持几天干燥不出油,洗头发的时候没有用护发素。

12月9日,我低烧一天,当天没测出来是阳性,10日才确诊。

9日傍晚,体温果然开始慢慢高上来了,我反复烧了两天,每次反复温度都会更高一些,最高到38.8℃。我觉得最痛苦的地方在于,怎么着都不得劲,睡也睡不着,20分钟就要起来一次。特别难受的时候,根本没什么心思追剧,连撸猫的心情都没有,还好我的猫咪状态一直正常。

不过,我这次生病,体会到了什么叫“远水救不了近火、远亲不如近邻”。

此前,小区群里不是各类家政、房屋、外卖的推销信息,就是装修、孩子跑跳、楼道垃圾没清理的“投诉”,过去一周,邻居们开始在群里互帮互助、救济起药品和抗原了。其中一位姐姐,先是在群里求了一个抗原称想回郊区看望爸妈,等她回去之后,又在京郊的药店多买了几盒布洛芬分给群里需要退烧药的邻居,并义务给其他需要药品的邻居“代购”,放在楼下便利店让大家自取,大家都叫她“活雷锋”。我也受到感染,把家里剩下的3罐黄桃罐头送给了有需要的邻居。

每天看着邻里互帮互助,我的心态也逐渐好转。等第4天的时候,我选择将这件事告诉爸妈,爸妈倒是很淡定,教了我一些熬梨汤和姜汤的方法,让我多休息多喝水、别老盯着手机。后续,好多平时很少联系的亲戚也都打电话安慰我,让我觉得好多了,也越发想家了。这次生病也算是为过年回家做准备了。

目前我还有咳嗽症状,等我痊愈,我打算先去看《阿凡达2》庆祝一下,然后计划出京去迪士尼跨年,这也算是阳转阴之后的“福利”了。

感染后不知情跑了5公里,

发病后疼到整夜睡不着

陈都 | 30岁 北京朝阳区

12月9日,我感觉到嗓子有些别扭,我还以为只是上火,没太当回事。当天晚上,我还自我感觉良好地出去跑了5公里。

直到第三天晚上,我开始发烧,烧到39.5℃以上,需要一直喝水、跑厕所,整夜睡不着。我托朋友拿到抗原,一测是两道杠。

最难受的是第四天,因为不只发烧到39℃多,还全身疼,就像是平时从不劳作的人突然间干了一天的重体力活,全身肌肉都拉伤了,而且,不是疼在肌肉、肉皮,而是疼在骨头缝里,整晚睡不着。

因为我平时坚持锻炼,每周五次5公里跑、一次10公里跑、一次骑行100公里,我原本以为自己不用吃药也能扛过去。可后来高烧到将近40℃,没办法,我吃了三天的白加黑。它对于退烧和缓解疼痛有一定作用。而这些天最难受的就是因为发烧、疼痛,造成的整夜整夜不能睡觉。

因为在这之前,大家都说它相当于大型流感,我的物质准备、心理准备都是奔着流感去的。其实感染新冠的痛苦,不在病痛本身,而是它超出了你的认知。

比较有趣的是,很多常年不发朋友圈的人,这次感染新冠后也开始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症状。看来,生病的时候人是最脆弱的,都希望能得到外界的安慰。

我的症状属于朋友圈里偏重的,他们有的症状我都有,而且程度比较重;很多人到第五天症状有所缓解,而我很难受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第七天,嗓子喝水依然像吞刀片。直到第八天,除了咳嗽、感冒,其他症状都减轻后,我才感觉又活过来了。

这轮感染新冠,我最庆幸的是没有影响家人。9月份,学校放假,我就开车把老婆送回了老家。我把最难受的那几天扛过去之后,才跟爸妈汇报,告诉他们不要为我担心。

一个人住,当然也有不方便。我感染后不好意思点外卖,担心增加外卖小哥感染的风险,就自己在家煮粥吃。最难受的那几天,一天就是一碗小米粥加半包榨菜。现在身体好些了,一天开始吃两顿饭,两碗粥、几个馒头,再加一袋榨菜。

这次生病没有耽误工作,但对我来说,失去最多的是对家人的陪伴。我已经四个月没回家看爸妈,两个月没见老婆了,希望一切尽快恢复常态。

* 题图来源于pexels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旖诺、青豆儿、甘甘、英华、陈都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