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奇迹之城”是如何建造的?| 深度

2022-12-26
ee
北京移动互联网
面向女生的新一代场景社交
最近融资:|2016-01-06
我要联系
卡塔尔真的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天堂国度吗?

640.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APP(ID:app-neweekly),作者:戈多,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这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外籍劳工,是卡塔尔现代化奇迹的建造者。/《工人足球杯》剧照

12月18日,本届世界杯以阿根廷的夺冠正式宣告结束。

过去一个月里,有关卡塔尔人的“凡尔赛传说”不绝于耳。“卡塔尔人每天只工作3小时,下午两点以后就算加班”“卡塔尔人均年收入人民币90万元”“教育医疗全免费,生老病死有人包”,以至于很多人都信了自媒体的那句话——“卡塔尔,全世界唯一没有穷人的国度”。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球赛之外的卡塔尔王室,投射了网友们对财富的野心和欲望。从“饺子皮小王子”,到“帅过贝克汉姆的贾西姆”,哪怕是观众台里颜值最拉胯的卡塔尔男人,也都能牵动网友的芳心。甚至,评论区已经悄悄地形成了具有娱乐精神的“卡塔尔投胎学”。

然而,卡塔尔真的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天堂国度吗?

640 (1).jpg

球赛之外的卡塔尔王室,投射了网友们对财富的野心和欲望。/表情包结合

实际上,这个拥有290万人口的国度里,卡塔尔本国公民仅为30多万,其余超85%以上的人口都为外籍劳工。其中,有超过50%的外来人口都来自东南亚——印度、尼泊尔、菲律宾、孟加拉和斯里兰卡。

网友们所看到的卡塔尔人“一掷千金”的奢靡生活,正是由这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外籍劳工所持续供给的。

他们中的大多数,是被折叠在土豪国里的“隐形人”,与中文互联网上惊人的凡尔赛生活毫无关系。

但这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外籍劳工,是卡塔尔现代化奇迹的建造者,他们在荒无人烟的热带沙漠上“开辟”出一处处类似于神的创造。

640 (2).jpg

这些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外籍劳工,是卡塔尔现代化奇迹的建造者。/纪录片《工人足球杯》

与他们贡献的海量GDP形成对比的是,底层的外籍劳工能够得到的报酬十分有限。2021年,卡塔尔在国际舆论的影响下,首次推出最低工资标准,外籍劳工每月最低工资应为1000卡塔尔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900元,是网传卡塔尔人均收入的1/156。

遗憾的是,他们却从未引起大众的关注。

01

奇迹之城,与看不见的外籍劳工

在卡塔尔,你很难想象眼前这个令世界称奇的梦幻国度是怎样建成的。

从首都多哈的哈马德国际机场出发,向西北方向前进,驶入长达7公里的滨海大道,造型奇异的建筑群倾覆而来。

棕榈树与摩天大厦交相呼应,绿化带上的植物在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茂盛得几近反常。没有证据显示这是一座极度缺水的沙漠城市。无论是那些出自于“建筑界诺贝尔奖”普利兹克奖获得者的奇观建筑,还是装满了空调的室外街道,都会让陌生的旅客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

它们到底是人为的产物,还是“真主的奇迹”?

640 (3).jpg

棕榈树与摩天大厦交相呼应,绿化带上的植物在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茂盛得几近反常。/谷歌地图实时图片

2016年,26岁的于建新随公司离开老家中国山东省,前往卡塔尔工作。出发前,他和家人都对这个中东小国“没有概念”。

当飞机盘旋在多哈上空,于建新隐约感受到这座城市的荒凉——虽然毗邻大海,但随着土地向内陆蔓延,城市很快被无垠的沙漠吞噬。

于建新对新周刊记者回忆:“第一印象,不像是世界上人均GDP前十的国家。”除了市中心极少数的高楼,整个城区以低矮的房屋为主,人烟稀少。唯一能透露财富的地方,是街上随处可见的大排量豪车。

一年后,卡塔尔世界杯最大的体育场卢塞尔体育场开工建设,造价达7.67亿美元。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工程开始启动,卡塔尔到处都充斥着“隆隆”的建筑声,起重机与这座城的天际线为伴,夜以继日。

来自中国四川的小杨,对卡塔尔最初的印象也是同样的“荒凉感”。2017年,小杨从东北某大学的英语系毕业,同年,在学长的推荐下,她入职了卡塔尔一家知名的华人企业。

640 (4).jpg

整个城区以低矮的房屋为主,人烟稀少。/pexels

初来乍到,小杨常常感到在多哈这座土豪之城“寸步难行”。对比国内,多哈的公共交通极为匮乏,没有地铁、公交班次很少,四处都是修建中的道路。很多地方甚至没有被谷歌地图收录,只能靠有经验的本地司机,才能顺利到达目的地。

令人惊奇的是,短短几年时间内,卡塔尔便“出落”成了世界杯开幕前的繁华模样。卡塔尔为世界杯建造了7座体育场、近百家酒店和一系列超豪华的基础设施,包括全新的地铁线、公路、机场。总投资2200亿美元,相当于过去7届世界杯总投资的5倍。

但这还不足以说明“卡塔尔速度”的奇迹。位于多哈中心北部15公里的地方,一座全新的城市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拔地而起。这座能够容纳25万人的卢塞尔新城(Lusail),承包了世界杯决赛在内的10场比赛,总面积超35平方公里,是卡塔尔世界杯献给世界的“超级名片”。

尽管卢塞尔新城仍旧处于建设之中,但我们已经可以瞥见这座“未来城市”的赛博面貌——“世界上最大的供冷系统”“连接整个城市的智能电网、智能交通出行”,步行林荫大道,冷气从智能风口吐出,强烈的科技感像是诺兰电影中的城市空间照进现实。

它的一切理念,都在向一座沙漠城市的天性说“不”。

640 (5).jpg

卢塞尔新城是卡塔尔世界杯献给世界的“超级名片”。/pexles

在卢塞尔新城的最西点,太帆群岛(Qetafian Islands)像宝石一样点缀着这座新城——它本来属于大陆,但为了开辟出能够环绕四周的美丽海岸线,卡塔尔政府硬是把它“挖”成了岛屿,并提供了18000处的豪华住宅、精品商店、高级餐厅。

640 (6).jpg

为了开辟出能够环绕四周的美丽海岸线,卡塔尔政府硬是把它“挖”成了岛屿。

然而,对于公民数量仅有30多万的卡塔尔来说,这些目不暇接的建筑奇迹需要从世界各地引入源源不断的、数量庞大的外籍劳工。

卡塔尔政府表示,单是世界杯的7座球场,就雇佣了30多万名的外籍劳工,他们主要来自于尼泊尔、印度、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

而这些劳工,不过是卡塔尔世界杯建造者的冰山一角。

根据各国对世界杯筹备期间的报道,在接受采访的卡塔尔外籍劳工中,月工资低至700卡塔尔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400元左右)的劳工大有人在,不少劳工被拖欠薪水、限制人身自由。直到去年,卡塔尔才首次推行了最低工资保障标准,最低月工资1000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900元。

世界杯已经结束,但大家对卡塔尔的印象仍旧停留在“史上最贵世界杯”、“全世界唯一没有穷人的国度”这些围绕“财富传说”的标签之上。

02

24小时咖啡店,与3小时工作制

在卡塔尔,时间的概念是分裂的,不同的群体享有不同的“社会时钟”。

在当地中国某知名电器公司工作的小杨,过去5年内,几乎每周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本地人严格的“双休”生活令她羡慕不已。

来自山东省的于建新,目前在卡塔尔的一家大型中国建筑公司任职,在他的公司里,大家的工作节奏仍旧复制的是国内的模式。遇到赶工期,熬夜、加班,稀松平常。

建筑工地,是整个公司最为忙碌的区域。工地不分昼夜,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这是因为卡塔尔的夏季漫长而炎热,工人们常常需要在晚上出来工作。

640 (7).jpg

工地不分昼夜,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纪录片《工人足球杯》

从每年5月至10月期间,卡塔尔每天的平均高温超过37°C,在这样的气温条件下进行室外工作,只有选择“昼伏夜出”才能让工期顺利进行。于建新告诉我们,这5个多月的时间里,建筑工地上的工人们通常只上早班和晚班。日落之后,工人们才开始马不停蹄地开始工作,工地上,灯光打得和白天一样明亮。

但卡塔尔本国人的生活节奏,堪比欧洲小国。

卡塔尔公民大多在政府部门、国有企业工作,因为私人公司压力大、工资不稳定,远不如“铁饭碗”来得安心。小杨认识的一位在卡塔尔政府部门工作的阿拉伯友人,月薪8万多卡币,折合人民币15万元,真正的“年入百万”。

网传的“3小时工作制”是一种夸大之词,但事实的确是“超过下午两点就算加班”,因为政府部门的工作时间通常为早上7点至下午2点,每周五、周六休息。

于建新告诉我们,卡塔尔政府部门的办事效率令人“不敢恭维”。同样一件事,遇到不同的工作人员,所需的材料可能出入很大,这就意味着你得不停地来回奔波补全材料。至于办理速度,有时则是靠运气。

640 (8).jpg

卡塔尔本国人的生活节奏,堪比欧洲小国。/unsplash

表面上是7小时工作制,但其中还包括一些“摸鱼时间”。“可能在办事的过程中,一转眼,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就去喝咖啡了”。小杨讲起自己在卡塔尔银行办理业务的一次经历,为了给银行卡开户,她等待了两个多小时。

缺乏统一的标准、统一的规则,在这些细节上,卡塔尔距离“科层制”的现代化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和世界上诸多悠闲的西方发达国家不同,卡塔尔又有着发展中国家“快”的一面。

除了短短几年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工程项目,卡塔尔还有着通宵达旦的丰富夜生活 ——购物中心营业至凌晨、咖啡店24小时营业、外卖随时随地可以下单。

640 (9).jpg

卡塔尔还有着通宵达旦的丰富夜生活。/购物中心官网

即便是高达40多摄氏度的午间,也能看到骑着摩托车的东南亚外卖小哥在空无一人的多哈街道上来回穿梭。

卡塔尔的夏天到底有多热?小杨讲述了一个经历,她有一次将口红落在车内,仅仅几分钟过去,口红的膏体就变成了红泥。外卖小哥要忍受的高温可想而知。

其实,劳工中介在向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口贩卖签证时,通常会强调:“不怕热”是去卡塔尔工作的第一要求。

轻松慵懒的卡塔尔生活方式背后,是高速运转的、劳苦艰辛的外籍工作者。而正是后者,构建了卡塔尔这座不知疲倦的“不夜城”。

03

烤馕、土豆,与黑市啤酒

离多哈市区30公里之外的工业区,是于建新生活工作的区域,远离了五光十色的喧嚣,这里的生活和“享乐”二字毫无联系。

外派到卡塔尔的中国人,通常居住在公司统一的宿舍里,整洁、宽敞,不需要为租房花费不必要的开销;但来自东南亚、非洲的劳工,居住条件却远远没有那么幸运。

640 (10).jpg

对于来自东南亚、非洲的劳工来说,他们的居住条件却远远没有那么幸运。/媒体报道截图

在另一家中国建筑公司工作的小伟透露,当地南亚劳工的宿舍,十几个工人挤住在一个房间里是常态。

由于最底端的劳工宿舍都被安排在城市边缘的偏远的工业园区,这样一来,这些劳工就与“卡塔尔本地人”的物理空间发生脱嵌。这也是为什么,如果行走于卡塔尔最繁华的几个商业区里,游客很难在这座用财富搭建的、充满奇观的石油之国里,发现贫困的“马脚”。

工人们重复着从施工场地到集体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然后将自己包裹于日夜“编织”的往返路线之内。

大家通常很少打破这样的轨迹,一旦打破,极可能面临其他的“责罚”。

2016年,有媒体爆出,如果外籍劳工出现在公园、集市等人口密集的公共区域,很有可能会被警察当场拦截,禁止入内。

640 (11).jpg

工人们重复着从施工场地到集体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新闻纪录片截图

早在2010年,卡塔尔政府就曾通过法案,禁止外籍劳工居住在一些特定区域。此外,卡塔尔很多区域设有明确的“家庭区”,例如哈利法国际体育场附近的阿斯拜尔绿地公园,只对“家庭”开放。而外籍劳工,尤其是南亚劳工,普遍都为单身男子,因此不被允许进入这些休闲场所。

眼前的繁华世界由自己参与建造,但他们却无权享受这里的辉煌与荣耀。

马克思主义学者迈克•戴维斯(Mike Davis)曾经批判中东的奇观城市迪拜——“商业发展的不同阶段都被收缩到一起,以实现一种最大规模的购物、娱乐和建筑奇观的完美综合”。这个评论也同样适用于卡塔尔疯狂的城市发展。

老城区的瓦其夫市场,是卡塔尔人与底层劳工能够产生交集的空间之一。

小杨说,她经常能看到东南亚劳工的身影,他们肤色黝黑、神色胆怯,“他们通常只会看看,从来不买”。

640 (12).jpg

老城区的瓦其夫市场,是卡塔尔人与劳工们能够产生交集的空间之一。/采访对象供图

在2021年卡塔尔政府推出“最低工资标准”以前,东南亚劳工的薪水低到“没有下限”。工资被层层克扣后,每月到手的钱可能只有几百卡币,甚至,有时还会面临工资拖欠等问题。

对比卡塔尔的物价,这些来自非洲、东南亚劳工的收入几乎没有什么“购买力”。

于建新告诉我们,在工地上,东南亚劳工的餐食通常特别简单——烤馕、土豆、鹰嘴豆,以及搅拌了咖喱酱的手抓饭。

这几样也是在卡塔尔能买到的最便宜的食物。烤馕1里亚尔10个,是卡塔尔政府针对外籍劳工的“福利食物”,每个超市都有供应,以帮助底层劳工消除饥饿;最便宜的鹰嘴豆1千克6卡币,土豆2-3卡币1千克,是当地能买到的最便宜的谷物和蔬菜。

相比之下,一捆20块钱的青菜、一盒30元的番茄,对于月薪只有1000卡币左右的劳工来说,实在太过奢侈。小杨说:“如果想吃肉,有些劳工会合伙买一点肉,带回宿舍做。”

640 (13).jpg

眼前的繁华世界,由劳工参与建造。/unsplash

作为一个宗教国家,外籍劳工能够享受到的娱乐比较稀缺。

尽管卡塔尔的娱乐业已经在阿拉伯地区遥遥领先,不仅每个购物中心都设有电影院,本地人还可以享受BBQ、滑沙、踢球、购物等娱乐项目。但烟、酒都是被严格管控的产品,外籍人士只有凭证明才能在QDC(卡塔尔分销公司,是卡塔尔酒类和猪肉产品的唯一进口商和销售商)购酒。

对于生活费极为紧张的外籍劳工而言,QDC正规渠道的酒太贵,黑市上50里亚尔一瓶的廉价威士忌和10里亚尔一罐的啤酒,才是他们唯一的慰藉。

04

卡法拉:备受争议的担保人制度

自2010年卡塔尔赢得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卡塔尔的外籍劳工问题就开始频频暴露于国际社会。

2016年,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发布的报告显示,来自东南亚的外籍劳工修建世界杯场馆时,遭到严重剥削,“包括缴纳高昂的招聘费用、住宿条件恶劣、拖欠工资、不得离开工地、不得换工作、被威胁、被恐吓”。

卡塔尔外籍劳工们的“悲惨遭遇”,都来源于海湾阿拉伯国家(包括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阿曼、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项历史久远的制度——卡法拉制度(Kafala),又名担保人制度。

640 (14).jpg

卡法拉制度,又名担保人制度。/《工人世界杯》剧照

上世纪 50年代以后,海湾国家的石油工业迅猛发展,由于当地的阿拉伯人口有限,卡法拉制度被用来大规模引入外国劳工,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在卡法拉制度下,外籍劳工不得以个体形式与劳动公司自行签约,所有人都需要获得当地公司或个人的“担保”才能入境,并且长期隶属于担保人的管理。这一制度也适用于在卡塔尔投资的外国公司,公司在注册时,必须拥有一个当地担保人,且该担保人必须拥有公司51%的股份。

这一制度滋生了“贩卖签证”的黑心中介,也无形中给予了担保人无限膨胀的权力,造成了担保人与被担保者之间极不平等的关系。

担保人掌握着外籍劳工们的“命脉”——如果没有担保人的签字同意,劳工不得私自更换工作、结束合同以及离境,因此,被担保者往往不得不委身于担保人,听从他们的要求、规定,人身自由受限。

如果在合同期内取消合同,劳工通常需要向招聘公司支付2000卡币以上的罚款。

小杨在我们的采访中表示,她听说过不少“外籍劳工被卡在出境处”的案例——如果拿不到担保人的同意书,哪怕买到了回国机票,劳工也有可能被卡在机场的海关处,无法离境返乡。

640 (15).jpg

如果没有担保人的签字同意,劳工不得私自更换工作、结束合同以及离境。/pixabay

没收护照,是担保人控制劳工的第一个惯用手段。

据过往的媒体报道,很多外来劳工表示,自己在入境卡塔尔的第一时间内,就被担保公司收走了护照。这也意味着,他们从此成了没有身份的人——他们是处于灰色地带的外乡人,他们无法获得祖国和国际社会的保护,也无法为自己做出任何独立于雇主的个人选择。

和世界上广泛存在于建筑行业的“外包”情况一样,在卡塔尔,被担保人与担保公司之间也可能被安插了“皮包公司”,这些中介会从劳工的收入中抽成,最高比例可达50%。

2022年11月,CNN发布了一篇对于卡塔尔外籍劳工的报道。文中,来自尼泊尔的一位劳工表示,自己还欠中介7000卡币的佣金;就在不久前,付费订阅体育网站The Athletic刊登了一篇报道,接受采访的肯尼亚劳工,曾向中介机构支付了10万肯尼亚先令,约合人民币5600元。

640 (16).jpg

被担保人与担保公司之间也可能被安插了“皮包公司”。/《工人足球杯》剧照

如果不幸的话,有的劳工还会在离境前被中介勒索一笔新的费用,以换回他们的护照和“归国自由”。

卡法拉制度下,底层劳工的出行权也受到干涉。根据媒体的报道,雇佣外籍女性劳工的公司通常设有宵禁,晚上8点以后,女孩们便不被允许出门,而严格的宵禁还可以避免女孩们恋爱、交友。

由于被担保人与担保人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导致卡法拉制度被广泛地诟病。

640 (17).jpg

严格的宵禁还可以避免女孩们恋爱、交友。/《看不见风景的房间》

欠薪则是另外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

来自阿尔及利亚的法国球员扎希尔·贝洛尼斯(Zahir Belounis)曾公开讲述过自己在卡塔尔被“欠薪”的经历。

2010年,贝洛尼斯与卡塔尔的一家名为El Jaish SC的体育俱乐部签约,但很快,他便不再被允许上场比赛。此后的18个月时间里,他不仅没有拿到工资,而且由于没有拿到担保俱乐部的同意,他无法私自回国。最终,贝洛尼斯向法国大使馆求助,他才被批准回到法国。离开卡塔尔时,俱乐部欠他的工资仍旧没有结清。

更为残酷的是,外籍劳工们能够在卡塔尔浇灌的青春是有限的。

根据移民政策学者Martin Baldwin-Edwards的研究,南亚劳工在海湾国家的居留时间通常不超过7年。他们把青壮年最好的时光留在这里,然后永久地与它告别。

640 (18).jpg

他们把青壮年最好的时光留在这里。/《工人足球杯》剧照

05

不平等的全球化,与劳工鄙视链

卡法拉制度为何存在于卡塔尔及众多海湾阿拉伯国家?对此,我们采访了中国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的闫伟教授。

闫伟教授表示,卡法拉制度最早可以追溯到阿拉伯半岛贝都因人的部落社会。在部落社会,每个人都需要一个集体身份,以寻求群体的保护。通常情况下,强者需要给弱者提供保护,弱者则要服从于强者的要求,比如部落首领会给贫困的人提供保护;男人要给女人提供保护;战胜的部落要给战败的部落提供保护。

640 (19).jpg

卡法拉制度最早可以追溯到阿拉伯半岛贝都因人的部落社会。/《阿拉伯的劳伦斯》剧照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卡法拉制度可以被理解为阿拉伯的穆斯林对外来者的保护制度。

然而,在现代国家治理中,卡法拉制度则被主要用来作为一种“控制外来人口”的管理工具。

1971年卡塔尔建国初期,卡塔尔居民仅为11万人。随着上世纪70年代天然气田的开发,卡塔尔的经济发展进入飞速增长期,迈入现代化进程的卡塔尔,开始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去参与国家的基础建设、城市的日常运作。

随着大规模的外来劳工涌入卡塔尔,卡法拉制度授予了每一位本国公民直接对外来者的管控权,也给后者带来了丰厚的经济利润。

这一制度的存在,让卡塔尔以最低的成本,从一个沙漠小国飞速发展为“人均GDP亚洲第二”的现代化国家。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即便在卡塔尔的外籍劳工内部,不同种族、国际的工作者也有着截然不同的社会地位和工作待遇。

有研究指出,海湾国家的外籍劳工内部有明确的等级划分。通常来说,欧美和阿拉伯移民地位最高,中国及东亚其他国家的劳动者次之,非洲、南亚劳工地位最低。

640 (20).jpg

欧美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穆斯林处于“外籍劳工鄙视链”的顶端。/unsplash

这种金字塔形的权力结构,在日常生活中也随处可见。

小杨透露,自己领导的团队,大部分人都是来自菲律宾的女孩。每逢商务出行,小杨能感受到自己与菲律宾女孩所受到的待遇不同:作为中国人,自己明显会受到更多的尊敬与赞赏,而团队里的“菲律宾姐妹”则常常受到冷落。

2014年,卡塔尔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积极响应“一带一路”的倡议;世界杯筹备期间,中国企业承建了卡塔尔世界杯主场馆、阿尔卡萨光伏电站等多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卡两国的国际建交,让在卡塔尔的华人受到了更多优待。

640 (21).jpg

有研究指出,海湾国家的外籍劳工内部有明确的等级划分。/《工人足球杯》剧照

闫伟教授曾经在研究中指出,海湾阿拉伯的部落文化崇尚平等。那么,为何卡塔尔还会出现如此明显的种族鄙视链?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的博士张柠试着从伊斯兰国家的特性解读:追求平等,其实是指阿拉伯人内部的平等精神,而非世界主义下的“追求平等”。

根据卡塔尔宪法,沙里亚法,即伊斯兰教法,是卡塔尔立法的主要来源。

“外来劳工的人身自由、安全等各个方面,并没有被直接纳入到国家的法律保护范畴之内。”法律层面的特殊性,解释了权力膨胀的卡法拉制度,为何在很长时间内不受政府的监督和约束。

640 (22).jpg

“外来劳工的人身自由、安全等各个方面,并没有被直接纳入到国家的法律保护范畴之内。”/《看不见风景的房间》剧照

阿拉伯女性的地位普遍低于家中男性,于是,她们的压抑情绪常常会转嫁给外籍佣人。小杨透露,她所认识的阿拉伯女生,脾气普遍“火爆”,打骂家中佣人的情况常有发生。

在纪录片《看不见风景的房间》里,导演就曾记录黎巴嫩卡法拉制度下外籍女佣的生存状况。黎巴嫩的妇女地位很低,她们的丈夫终日忙于工作,于是,来自南亚、非洲的女佣承担了她们在家中的“出气筒”。

06

希望:劳动法正在改变

随着世界杯的落幕,卡塔尔对外籍劳工的制度性剥削会石沉大海吗?

好消息是,在国际社会及舆论的监督下,一些改革正在进行。

640 (23).jpg

一些改革正在进行。/《工人足球杯》

2018 年,卡塔尔出台了工资保障体系。卡塔尔官方声称,该体系保护了97%的外籍劳工,并确保雇主能够给劳工按时支付工资。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最新报告,卡塔尔修订了劳动法中“户外工作条件”的规定,取代了2007年出台的法律。新规定要求:如果暑热压力指数(WBGT:是指综合了影响人体热平衡的温度)升至 32.1摄氏度以上,所有工作都必须停止。此外,每年的6月1日到9月15日期间,早上10点到下午3点半期间为“户外工作禁令时间”。

规定还进一步要求,雇主需要每年给劳工进行健康检查,以及强制性风险评估。

2019年,埃米尔宣布,将取消卡法拉制度中的“无异议证明”,即劳工的合同到期以后,可以自己另寻工作,不必上个雇主出具“无异议证明”。此外,如果工人想要自行离开卡塔尔,也无需公司出具“出境证明”。

640 (24).jpg

改善后的劳工宿舍。/《卫报》纪录片剧照

2020年,卡塔尔还设定了最低工资标准,所有就业人员最低工资为1000里亚尔,比之前的标准提高了25%。此外,新劳动法还规定,雇主必须为雇员提供食宿,如不能提供,必须额外补贴雇员每月800里亚尔的津贴。

在诸多阿拉伯海湾国家中,卡塔尔是第一个“实施适用于所有行业最低工资标准的国家”。

不过,卡法拉制度的历史遗产仍会对卡塔尔的外籍劳工产生深远影响,短时间内,外籍劳工很难等来彻底的改变。

但毫无疑问的是,希望正在发生。

参考资料:

[1] 世界民族|刘军,当代海湾国家的外来劳工移民及其影响

[2] 西亚非洲杂志社|刘军,中东国家劳工移民概述

[3] 西非亚洲|闫伟,王方 海湾国家的外籍移民问题与劳工本土化的探索

[4] 新华社|卡塔尔废止争议外劳制度 受联合国肯定

[5] 国家人文历史|卡塔尔,“富”从何来?

[6] 三联生活周刊|为了“史上最贵世界杯”,卡塔尔造了一座城?

[7] 界面新闻|卡塔尔与它的世界杯之梦

[8] BBC | 卡塔尔世界杯:备受争议的外国劳工人权问题是怎么回事

[9] 中东学人 | 迪拜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10] 中东学人|不堪虐待逃跑被砍下手臂、三年间死亡一千多人…他们是卡塔尔的“包身工”

[11] 文汇报|卡塔尔外籍劳工遭遇“禁区”

[12] 澎湃新闻|英媒:卡塔尔筹备世界杯过程中,逾六千名南亚劳工死亡

[13] Amnesty|Qatar: New laws to protect migrant workers are a step in the right direction

[14] CNN|‘Our dreams never came true.’ These men helped build Qatar’s World Cup, now they are struggling to survive

[15] 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iton|Qatar’s new minimum wage enters into force

[16] "Population of Qatar by nationality – 2019 report".

[17] The Athletic|Watching the World Cup with Qatar’s migrant workers and hearing about their lives 凯文·贝尔斯|《用后即弃的人》

[18] 思想界|卡塔尔犯规:2022年世界杯建设背后的劳工问题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