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览科技罗江春:视频功能正在从娱乐进入商用

2023-03-02
同道
上海企业服务
自动化移动营销管理平台
最近融资:Pre-A轮|100万美元|2013-07-01
我要联系
ChatGPT让视频AIGC登堂入室

摄图网_503828013_带有VOD服务的流媒体电影女人看在线电视连续剧流平板电脑屏幕上的视频点播应用程序智能设备屏幕中的电视节目或电影媒(企业商用) (1).jpg

编者按:本文作者为一览科技创始人 & CEO、风行在线创始人 & 董事罗江春,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在国内,长视频打不过短视频。”

罗江春不止一次公开发表过类似言论,在他看来,国内长视频产业已经毁了。

这一观点出自罗江春,难免有些唏嘘,毕竟他是国内长视频产业重要的开路人之一。2005年,他回国创建风行网时,国内的视频产业才刚刚起步。他亲历了长视频的兴衰,也见证了短视频的崛起,在此次采访中,他还向流媒体网记者透露了他预见的视频产业未来。他认为,当前长视频已经落后短视频好几个台阶,一旦拉开差距就很难再追上,只有当计算平台再次迁移,才有可能重新洗牌。而整个视频产业,接下来将从娱乐转向商用,变成数字生态的基础设施。

“视频成为基础设施,大概还需要几年时间”,罗江春说,“一旦成型,使用视频能力会像使用水和电一样方便。那时候,会有比抖音大10倍的公司出现,现在的爱优腾抖快还不是视频的全部。”

“视频时长越来越短了”

罗江春深耕视频产业已经有23个年头,从视频会议到视频网站,从互联网电视到短视频应用,他深度参与过视频产业的多条细分赛道。

回顾这些年来视频产业的演变,罗江春最大的体会是,视频消耗的总时长在变长,但单条视频却越来越短。通信网络的发展和计算平台的改变,使得观看视频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便捷。从长视频到短视频再到小视频,从90分钟到3~5分钟再到15~30秒,一方面是视频的信息密度越来越高,另一方面则是用户获得愉悦感的频率越来越快。

在这一演进趋势下,罗江春认为,视频产业有两个重要的分水岭:2010年和2015年。

2005~2010年,是国内长视频产业最具活力的时期,最多时甚至有几百家视频相关创业公司同台竞技,在产品创新上百花齐放。这一阶段,大家共同把网民不能在互联网上观看影视剧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还顺手消灭了盗版光盘,在罗江春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后,BAT将长视频视为“必争之地”,巨头陆续入局,改变了长视频行业原本由创业公司建立起的生态,把行业拉进了一场金钱消耗战。

“BAT进场后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砸钱。砸钱买内容这类运营模式,和创业公司靠体验、靠用户粘性、靠用户停留时长这类产品模式完全不同,短期看有效,但长期看会毁了行业。”罗江春说,“从2011年开始,长视频从一个非常具有创新活力的行业,逐渐演变成为砸钱游戏。”

自此以后,背靠BAT的三大巨头爱优腾,主导了长视频市场。钱,成为长视频行业几乎唯一的“护城河”。但他们都小瞧了短视频的威胁。

2015年是另一个重要的分水岭,短视频开始逆袭。智能手机的普及,帮助短视频构建新秩序,更短、更碎片的观看习惯,打破了原有长视频的世界规则。罗江春表示,从2020年以后,短视频就成为了视频赛道的王者,从用户使用时长来看,甚至超过社交成为第一大应用,甩开了长视频好几个台阶,长视频再想追已经追不上了。

“BAT把长视频毁了”

中国互联网史上恐怕没有任何一条赛道像长视频战场一样,跨度超过十年、砸下资金无数,到头来却仍然满地狼藉——看不到持续可盈利的预期。

BAT的这场砸钱游戏,市场其实早已给出了反馈:把钱视为护城河,等于没有护城河。用户的忠诚度变得极低,平台必须不断砸钱拿下头部IP才能保住用户,而这从长期来看,一定难以为继。

在罗江春看来,BAT的这套打法毁了长视频,产业发展最关键的因素,其实在于创新和商业模式,而这恰恰是BAT缺失的。

“2005年~2010年是长视频创新力量迸发的时期,各类产品创新、场景创新层出不穷。但是从2010年以后,随着BAT进场砸钱买IP,整个行业的创新力量和商业模式就全完了。砸钱买IP其实是最容易想到,最容易操作的方式,从独家剧来看,买一部《甄嬛传》或者《狂飙》,一定会引来用户,但行业也由此变成了一个比钱游戏。可这个比钱游戏的底层逻辑里没有创新,长视频就像是用了一个互联网的模具,套了一个新瓶子,装了一瓶旧酒,电视台和电影院的商业模式就是旧酒。大家拷贝了这两种模式,盈利方式单一,要么是大IP+广告,要么是大IP+付费+会员。这样的结果是谁买的IP大,谁就能创造更多的流量和广告。但最终所有人都砸钱买IP,所有人都亏钱。因为购买独家头部IP和平台本身的体验功能没有关系,谁都可以买,版权费用在这种恶性竞争中水涨船高,没有一部独家头部IP能成功赚回成本。”罗江春说,“如果从根上看,这其实是职业经理人的做法,不是创业者的做法。创业者没钱,创业者也想不到这样的方式,即使想到也不会这么做。但用老板钱的职业经理人为了完成KPI,这是最容易的手段。”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没有创新的长视频,在2015年被短视频“偷袭”了。尽管现在长视频公司已经意识到了砸钱游戏难以为继,也都纷纷开始降本增效,但降本增效只是运营模式的调整,这和创新完全不相关,尽管降本增效能让企业活得更长,却并不能确保它能做出真正优秀的让用户尖叫的产品。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过去几年里,爱优腾也试图创新开发短视频产品,但没有一家真正把短视频做好了。在罗江春看来,这就是“创新者的窘境”。

《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提到,使小企业欢欣鼓舞的市场机遇,对大企业来说可能形同鸡肋。这些领先企业总被牵绊住手脚,从而在破坏性技术出现时,给了具有攻击性的新兴企业颠覆它们领先地位的可乘之机。

短视频的发展初期一直是视频赛道中比较低阶的存在,所以一开始已经吃到产业链最肥那块肉的爱优腾自然不太看得上。后来尽管爱优腾也开始重视短视频业务,腾讯甚至先后推出了几十款短视频产品,但都没有成功,罗江春认为,这主要因为大公司不具备创业者的精神,短视频创新产品的考核标准主要还是收入和用户量等,没有摆脱大公司系列,无法独立考核,就很难有真正的创新产品问世。

“爱优腾的短视频产品中,可能只有视频号还有一搏之力,但它其实诞生于微信生态,如果让腾讯视频去做的话,是完全做不了的。”罗江春说,“现在短视频已经崛起了,它在商业模式和场景渗透上还在积极创新,和长视频的差距也会越来越大,在国内,长视频已经打不过短视频了。未来长视频想要再超车,需要计算平台的迭代,VR智能终端可能会是新的契机。”

“国内不会有Netflix”

尽管当前罗江春不看好国内的长视频市场,但他看好海外的长视频市场。

他表示,海外市场和国内不同,国内到今天还没有一家Netflix,没有一家Roku,也没有一家YouTube。国内没有一家长视频公司能够独立创造出自己的IP,没有一家能真正把平台全球化并发展全球会员,也没有一家能真正建立起品牌效应。

“Netflix和YouTube所有人都在学,但都学不来,这和用户习惯、文化基因,企业的组织形式,甚至政治环境等很多因素有关,国内现在的长视频公司没有这样的基因。Netflix的创新力隐藏在公司的血液里,而国内的长视频公司已经不具备了,国内没可能打造出Netflix。”罗江春说,“但我们能自己做创新,我们创造了TikTok、抖音、快手。在Netflix以及 YouTube年代,中国是落后美国的;但在TikTok年代,中国已经反超美国了。”

“视频开始实用了”

目前国内的市场环境,短视频已将长视频甩在身后,但罗江春也看到了背后不容忽视的问题,“看长视频,如一部两小时的电影,观众看完后能完整记住电影的情节,但刷两小时的短视频,可能在看的过程中也很喜欢,甚至会流泪,但看完后基本就全忘了。”

在罗江春看来,过去10年间,视频的时长越来越短,也越来越娱乐化。“作为从业者,我当然希望更多的人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视频上,但在这个过程中,也希望大家消费的视频是有用、有价值的,能看一些知识,学一些技能,了解一些大事,而不是纯粹只有娱乐。”

这不是罗江春第一次发表这样的感叹,早在2015年,时任风行CEO的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大多数视频网站依然只是把视频定位为娱乐,其实那是把视频做小做窄了。我认为视频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一定是生活化,跟垂直行业相结合。”

然而多年过去,视频在娱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过受疫情影响,近两年视频与其他行业的结合正在加速。“大概从两年前起,视频开始具备商用功能。很多人把视频当做工具,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开始制作有价值的视频,可以商用的视频;有越来越的公司都在思考怎样把场景和视频结合,就像今天的淘宝、京东、美团一样,还会有非常多视频在垂直行业的应用。”罗江春说,“抖音上的视频7天就没有价值,很快就下沉了。而现在视频与垂直行业的结合,让它开始实用了,开始有价值了,开始商用了。”

罗江春欣喜于这种变化,他和他所创建的一览科技甚至也是这种变化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各行各业的视频商用需求正在爆发,但视频毕竟是一件专业的事,需要有专业的公司提供这些工具、解决方案和能力,而一览科技就在做这件事。一览科技的使命就是‘把视频能力做成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服务’,让任何企业、组织和个人都可以灵活地选择视频内容服务、内容+算法服务、内容+算法+广告服务等,并将这些服务灵活地挂载在APP、网站、电视端和各种小程序,就像拧开一个水龙头、按一个电灯开关一样方便。”

随着视频在各个行业的渗透,未来它将变成一个基础设施,罗江春认为距离真正实现还需要几年的时间,一旦实现,视频产业一定会更大,会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大。

“ChatGPT让视频AIGC登堂入室”

2023 年初,随着 ChatGPT 的横空出世,强大的产品力和想象空间让本就蠢蠢欲动的人工智能行业迎来了第一次浓墨重彩的登堂入室。文字向生成式AI的大秀肌肉,让视频行业与人工智能进一步融合。文字可以通过AI 生成,并且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高度智能化,那么图片、音乐、视频等视频元信息素材,或者说完整的视频,就已经有了 AIGC 的成熟周期。

而早在 2018 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罗江春就曾断言“未来5 年内机器生产视频 RGC(Robotics Generated Content) 就会实现并成为主流。因为RGC更灵活,生产效率会更高。但同时,实现RGC的难度很高,必须要有丰富的素材,包括分镜头素材、音乐素材、语音素材等,满足这些数据规模的积累和训练,机器就能根据脚本生成视频。”彼时正值短视频如火如荼,热门视频内容的主体也从PGC换至UGC,通过人工智能机器生成视频内容被罗江春称为RGC,与当下流行的 AIGC也只是叫法的不同。

根据罗江春的回忆,一览科技的公司名称取自“一览无余”,就是希望用 AI 技术把视频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看清楚,并且能够重新生产并创造出新的视频内容。这对于成功将风行打造成国内Top5长视频平台、人工智能专业出身的罗江春而言,是一个从业射程范围中,理想主义半径内的合理选择。

5年后的今天,罗江春对 RGC/AIGC 的预言成真了,而这 5 年来,罗江春和他的一览科技从未放弃在AIGC视频方向的研究积累,不同业务线分别承接了语音识别、图像识别、OCR字幕识别等AIGC发展路径上的基础设施搭建,海量且枯燥,但厚积而薄发。而其去年12 月推出的新产品“一览运营宝”,是一款面向 MCN机构和视频创作者的不限速的视频存储管理工具,同时也是公司级战略“内容+工具+平台”三级火箭的重要一环,视频内容生产AIGC相关的应用也已在运营宝“AI Lab”中上线内测。

而对于网上热议的中国是否能走出自己的大模型这一问题,罗江春则认为,一定有机会,但前提是不能单纯建立在商业的基础上。这种颠覆性、革命性的技术,如果只用在商业上,格局就太小,模型能力就会受到限制,大概率是无法追上已经狂飙的GPT。无关商业,更多地聚焦在公益设施领域,举国家之力去做,也许有机会做出超越GPT的产品。

在视频行业深耕了二十多年的罗江春,信奉长期主义,判断视频正在从娱乐走向商用,未来必然会成为基础设施,而登堂入室的视频AIGC对于整个视频产业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推动进化能力。罗江春表示,娱乐化的视频撑不起中国视频产业,一览科技愿意同更多志同道合的创业者、企业共享过去6年我们所积累的AIGC相关训练数据,共同建设中国视频产业商用服务领域的基础设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来源:一览科技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