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席ChatGPT,苹果开启新赌局

2023-04-29
库克不走AI寻常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ID:kejixinzhi),作者:古廿,编辑:伊页,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就在ChatGPT横空出世以前,等待苹果的答案,还是长期以来全球科技公司的惯例。

无论是跨领域的自动驾驶汽车,还是被称为下一代移动硬件的VR/AR设备,全球的从业者和消费者,往往都有些“迷信”苹果下场给出的最终答案。不过这种绝对霸主式的创新权威,正在被ChatGPT撬动。

作为目前人工智能的最热方向,ChatGPT由一家创业公司OpenAI推出并风靡全球。即使背靠微软这座老牌金山,但是这种非大厂的科技创新路径,依然使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传统科技巨头的创新能力。

谷歌成为第一个受到冲击的互联网大厂。通过投资OpenAI,微软将ChatGPT整合到必应业务中,对谷歌搜索的主导地位发起攻击。随后,谷歌宣布多项以AI为中心的业务重做计划,以示防守。

警钟敲响,围绕AI展开军备竞赛,几乎成为全球大厂的共识。在谷歌防御性地推出Bard后,Meta在2月推出了一个名为LLaMA的聊天机器人模型,亚马逊在4月中旬推出了一项名为Bedrock的服务。

作为上一个iPhone时刻的缔造者,苹果公司在这场GPT浪潮中几乎无迹可寻。面对人工智能的汹涌浪潮,昔日的领航者竟然成为了边缘人。

虽然苹果一直有后发先制的成功案例,但是这一次面对新的时代,苹果同样受到大象起舞的质疑。能否找到自己的AI道路,决定了苹果能否继续坐稳全球科技大厂的铁王座。

01苹果治下的Siri窘境

在Siri的基础上修补改进,是目前苹果对ChatGPT作出回应的最大标志性动作。

最新的公开消息显示,苹果公司的软件工程师提议将ChatGPT等聊天机器人背后的机器学习技术,整合到该公司的Siri语音助手中。考虑到苹果公司在过去12年里对Siri的开发一直非常谨慎,目前还不能保证高层会批准这些拟议的改变。

早在2011年,苹果从SRI International购买相关技术,大约一年后推出Siri这款虚拟助手。首次亮相时,基于语音识别和NLP技术的Siri最先被搭载在iPhone 4S上。

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测试中,Siri在83%的时间内正确回答了800个问题,同比提高了4个百分点。在这场虚拟助手大战中,Siri的表现优于Alexa,但不及Google Assistant。不过如今面对新一代AI技术,与ChatGPT对比,三者无疑都浪费了此前的领先地位。

相比同一时代的语音助手,Siri的幸运是苹果还未对其放弃,而是准备通过改造,使其成为追赶ChatGPT的核心力量。

不过这种改造并不会使苹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相反因为上一代遗留下来的问题,甚至要比重新再造更困难。

曾参与过Siri开发的前苹果工程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Siri是建立在“笨拙的代码之上,需要数周时间才能更新基本功能”,其“笨重的设计”让工程师很难添加新功能。

这意味着通过Siri追赶ChatGPT,在技术实现上,苹果可能需要重建整个后端技术。因此,有苹果工程师提议直接将其接入ChatGPT技术,不过目前来看,被采纳的机会十分渺茫。

对于苹果来说,作为一家长期领航旧时代的巨头,Siri的技术路径问题仅仅只是历史遗留问题的冰山一角。面对新冲击,苹果的困难更多的来自企业文化基因、组织架构等更多来自大型企业的弊病。

一方面在企业基因上,苹果对于数据使用的制度使得构建大型语言模型面临挑战性。以库克为首的苹果高管们,一直以来不断敲响在数据隐私和安全上的警钟,同时不断收紧自己的生态系统以限制个人数据流动。

与之相反,ChatGPT所代表的大模型方向,恰恰需要大量摄入信息,来模仿人类可能创造的内容,这些信息通常来自不透明的来源。数据使用立场上的不同,使得苹果想要追赶ChatGPT,首先需要在企业文化上妥协。

但是这并不容易。在此前的开发者大会上,苹果CEO库克就曾表示公司的数据隐私立场与Google相反。苹果分析师认为,对隐私的注重,或许会拖累苹果打造部分产品的进度,但是可以换取消费者的信赖。

另一方面在人才组织上,苹果也并没有展示出更强大的吸引力。在过去八年中,苹果在招聘人工智能研究人员方面落后于其他大型科技公司,而最近一系列高层离职也可能阻碍其人工智能业务的开展。

去年,苹果公司失去了机器学习总监、著名人工智能研究员Goodfellow,因为他对公司返回办公室上班的政策不满。苹果似乎不愿意更加灵活地留住Goodfellow,这意味着当时人工智能的业务,在苹果内部并没有被优先考虑。

最近,苹果还失去了云计算主管Michael Abbott,这是构建和部署人工智能服务的关键部门。目前在人才招募上,苹果在深度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等人工智能相关领域仍有342个职位空缺。

雪上加霜的是,在苹果进行Siri改造的同时,OpenAI推出了其下一代人工智能引擎GPT-4,使ChatGPT能够做出更高级的响应。这进一步促使市场开始重新评估Apple、Meta和亚马逊等大公司的技术开发方式。

02大模型之外的AI新赌局

图片

想要挑战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苹果显然需要重新考虑自己实现人工智能的新方式。

通过扫描最近大型科技公司人工智能人才的流动趋势,分析公司Glass.ai估计,苹果在过去六个月中似乎通过继续聘请视觉识别专家,而不是大语言模型技术来避免进入ChatGPT竞赛。

作为人工智能的另一个领域,视觉识别与苹果在未来即将推出的AR设备工作更加吻合。这意味着苹果将结合在构建创意专业人士使用的技术和消费音乐、电影等内容方面的历史优势,在生成人工智能领域可能会更专注于视觉和音频内容。

这种策略虽然不如ChatGPT自动生成大量文本那么引人注目,但与苹果设备作为信息娱乐门户的战略更贴切。

尽管苹果在新领域起步较晚,但过去亦有成功改进的先例,如iPhone和AirPods。然而,这些都是苹果最擅长的硬件领域。在线服务则相对更具挑战性,苹果在此方面的表现一直颇有争议,如Apple Maps、iTunes Ping以及早期的云业务困境。

其中一个原因是苹果的集中组织架构和设计师主导的文化,主要围绕产品开发构建工作模式。创建可以快速进入市场的大规模在线服务,更需要像谷歌那样更加分散的组织结构和工程驱动的文化。

如果说视觉识别做的是面向未知硬件产品的人工智能探索,那么把人工智能在健康领域快速落地,可能是苹果目前对于人工智能的另一个重要方向。

在2023年第一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库克表示:“人工智能是一种水平技术,而不是垂直技术。因此,它将影响我们拥有的每一种产品和每一种服务。”这意味着苹果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努力,可能会专注于改进产品和服务,而不是创造新的独立人工智能产品。

而在所有可以改进优化的产品服务中,健康可能是苹果对于人工智能应用的风暴中心。此前在2月,库克对投资者表示,人工智能将成为苹果的“主要焦点”,并表示该公司已经将其应用于Apple Watch和iPhone上的碰撞检测等功能的方式。

两个月后,来自彭博4月26号的报道显示,苹果公司正在开发一种人工智能驱动的健康指导服务和跟踪情绪的新技术,这是其通过健康和保健功能锁定用户的最新尝试。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项代号为Quartz的新教练服务旨在保持用户锻炼的积极性,改善饮食习惯并帮助他们睡得更好。他们的想法是使用人工智能和来自Apple Watch的数据来提出建议,并为特定用户创建量身定制的辅导计划。

该项目由几个苹果的团队推动,包括其健康,Siri和Ai团队以及服务部门。同时这个计划还包括将健康应用程序扩展到iPad,以及可以帮助视力不佳的用户的功能。

在短期内,苹果计划首次推出iPad版本的iPhone健康应用程序。这一变化将允许用户以更大的格式查看心电图结果和其他健康数据,在今年晚些时候还计划作为iPadOS的下一代版本的一部分。

用于跟踪情绪和管理视力状况的工具,也将在今年添加到健康应用程序中。初始版本将允许用户记录他们的情绪,回答有关他们一天的问题并比较一段时间内的结果。

在未来,苹果希望iPhone能够使用算法来确定用户的情绪,通过他们的语音、他们输入了什么单词,以及他们设备上的其他数据。目标是在今年六月的年度会议上推出新的iPad应用程序,以及管理情绪和视觉的工具。

该公司即将推出的混合现实头戴显示设备,同样将于6月首次亮相,也将在健康和保健战略中发挥作用。一项功能将允许用户在佩戴设备时进行冥想,并且Apple的Fitness+锻炼服务的优化版本正在开发中。

如果其AR设备大获成功,苹果对视觉人工智能押注显然会成为一场成功的赌局。但是在大模型独立产品上的缺席,人工智能人才高管的动荡以及Siri下的企业基因问题,都使今天的苹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风险。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