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一夜之间,他们全都失去了工作

2023-05-15
是怪物,还是神兽?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华商韬略(ID:hstl8888),作者:耿康祁,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2017年,美国《纽约客》杂志的一期封面,击中了许多人的心。

在未来世界的纽约街头,一个满脸胡须的乞丐坐在街边乞讨,路过的智能机器人,慷慨地向他的杯子里扔螺丝和螺帽。

用这幅画,画家基库·约翰逊表达了一个担忧:人类工作,都将被智能机器人取代。

几年后,AI的冲击就来了,约翰逊的绘画行业,首当其冲。

01 游戏开始了

5月1日劳动节,IBM传出一个消息:公司将有7800人被淘汰,永久淘汰。

为了每年节省20亿美元,IBM推出了“开支管理”计划,关键措施之一,就是暂停招聘AI可以胜任的岗位,波及约2.6万名员工。

比如人力资源、财务、法务这些岗位,每天处理就业离职证明、报销申请,AI工具完全可以胜任。

IBM首席执行官Arvind Krishna特别强调:“这些岗位中的30%,会被AI取代。”这意味着,至少7800名员工将失业。

但这只是个开端,据说IBM还在琢磨怎么用人工智能,去协助软件开发、营销那些更专业、更多分析技能的工作。

到最后,所有IBM员工,都可能被迫和AI竞争上岗。

不仅IBM,众多美国科技互联网巨头,都在琢磨“AI员工”这件事。

2022年末,扎克伯格直接“干掉”了1.1万名员工。“在所有业务都削减了成本”后,他调头就把真心给了AI。2023年3月,Meta直接表态:人工智能值得“最大的投资”。

左手大力裁员,右手大力押注AI。实在太像用员工工资为AI输血了。

亚马逊还要更狠,它搞出了29年来最大规模的裁员。到2023年3月,就有2.7万人离开。

4月13日,在亚马逊的致股东信中,CEO安迪·贾西谈了这个敏感话题——裁员原因之一,是公司正在大力投资生成式人工智能。

即使是硅谷“养老大厂”微软,年初也跟上了节奏:裁员1万人,投资OpenAI 100亿美元。

无论是和AI竞争上岗,还是裁员转移资源投入,背后都是共同的原因:AI替代。

AI替代的火,也烧到了中国。

网易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内大厂。传闻中,网易游戏、网易云音乐等板块,都在试水AI提效,进行AI针对性训练。

面对媒体,一位网易云音乐员工称,“内部下发的《GPT3.5快速入门手册》,关于AI运用场景细化到了生成智能歌单。这不单是引导说明,也是倒逼音乐团队避免被淘汰。”

一些员工的看法更透彻也更悲观:“训练不好,说明不适应岗位;训练好了,可能岗位就不需要你了。”

知名公关及广告服务商蓝色光标,更是高调表态:要砸碎外包“饭碗”。

4月12日,蓝色光标在一封流出的内部邮件中宣称,无期限全面停止创意设计、方案撰写、文案撰写、短期雇员四类相关外包支出。

让平面及3D动画设计师、文字工作者们瑟瑟发抖的,依然是AI替代。

以前打工人,还只是猜测、调侃“AI是否会取代自己”。IBM、微软等科技巨头、知名企业的雷厉风行,直接将矛盾摆到了台面上。

有人在Twitter上绝望地写道:人工智能将吞噬所有工作,这真的正在成为现实吗?

02 AI可怕!

3月19日,一对“中国情侣”照片,刷爆全球社交媒体。

这张某位顶尖摄影师的“复古作品”,其实只是AI做出来的虚构图像。从质感、景深、细节,都是算法生产出来的。

人类画师这个职业,还有必要吗?

2022年3月,美国一家工作室开发出了“Midjourney”这款AI绘画工具。不需要绘画或PS基础,只需要输入几个“关键词”,一张作品就诞生了。

起初,Midjourney的水平实在堪忧。在手部绘画这件事上,六指、七指、手上全是大拇指……各种想不到的畸形手被它设计了一遍。

但它马上就进化到了“好玩”的高度。比如让马斯克穿越到上世纪工厂,成为真正的“钢铁侠”。

当人们还在玩,Midjourney已经炸裂进化,成了艺术家。

2022年9月,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艺术比赛,一副名为《太空歌剧院》的AI画作,力压一众人类艺术家,夺得金奖。

今年3月,Midjourney的V5版本,已经可以轻松生成“摄影大师、绘画大师”级作品。

Midjourney,之所以能快速进化、能力惊人,是因为它和ChatGPT,共同依托的深度学习技术。

2012年,人工智能进入“标注数据驱动的深度学习模型”阶段,靠给不同训练数据打标签,来提升模型表示能力。但人工标注能力有限,一到亿级就再难突破。

到2018年,被称作GPT的自监督预训练思路出现了,其主要特征,是无需标注数据。2020年7月,GPT3.0横空出世,以1700亿级参数惊艳四座。

它是史上最凶狠的“学霸级卷王”,可以自己学习、自己强化、自己思考、自己纠错、自己总结,而且还聪明勤奋,从不偷懒。

比如ChatGPT第一阶段训练数据,高达几十TB,一次要花费千万美元;而第二个阶段,就只需要数万条优质数据。

Midjourney和ChatGPT,拥有了惊人的“涌现”能力,类似聪明人的“举一反三”。只需要一点提示,就可以“自主生成”文本、代码、图片等内容,即便数据库里没有相关数据。

这意味着:创新、灵感,不再是人类智慧的独有结晶。

AI领域大牛,也没办法完全解释AI能力突破的原理。但它恐怖的进化速度和能力,已经开始“征服”人类。

不需要医学生长达五年的煎熬培训,ChatGPT也顺利通过极其艰难的美国医疗执照考试;在特朗普、马斯克都经历过的沃顿商学院MBA期末考试中,ChatGPT同样表现优异。

惊喜背后,更多是对“可怕新生儿”的无比焦虑。ChatGPT诞生不到10天,便有美国主流媒体连续发文惊呼:一篇题为《大学论文已死》,一篇题为《高中英语的终结》。

AI不仅颠覆了高等教育的骄傲,对职场精英人群也造成了大量“真实伤害”。

最惨的,当属游戏原画师、设计等职业。

比如游戏原画师,原本负责设计游戏角色、场景、道具等。这些需要丰富想象力、绘画技巧和美学素养的工作,AI绘画软件几秒钟就能完成,且足以媲美科班出身、3年以上经验的资深画师。

一些游戏公司,直接裁掉了一半原画师。业内人士感叹,几个月前觉得“不足为惧”,如今信心迅速崩塌,“再过几年,原画这个行业可能直接就被取缔了”。

更要命的是,它不仅胜任考验感性思维的艺术领域,也在挑战考验理性思维的工科领域——1月31日,ChatGPT竟通过了谷歌L3级别、年薪高达18.3万美元的程序员岗位测试。

AI失业危机笼罩绝大多数打工人,已绝不是危言耸听。

高盛的一份报告带来了真正惊悚:AI将威胁全球3亿人工作。比如在美国行政支持工作中,46%会被自动化替换;其次是法律行业相关工作,为44%;建筑和工程领域,也有37%。

这意味着,客服、翻译、记者、教师、医生、律师、会计等,凡是工作任务重复性高的岗位,都可能经历游戏原画师的“惊慌时刻”。而音乐家等创意性工作,也会持续被AI威胁。

AI与机器人的结合,甚至威胁了许多“出力气”的蓝领岗位。比如早在2017年,京东配送机器人就完成首单配送。

03 人机之争

5月3日,阿尔法Go之父、谷歌Deepmind CEO戴密斯·哈萨比斯,给出了一个极为乐观的预言:通用人工智能十年内就会实现。

不到24小时,谷歌内部就出现了激烈的反对声音。

深度学习之父杰弗里·辛顿,以沉重的心情和异常的紧迫,警告世人:“AI将威胁人类生存。我对毕生工作,感到非常后悔。”

为了更自由地批评AI,他甚至不惜从谷歌离职。

在他背后,还有大群忧心忡忡、不满已久的“AI狙击者”。

5月2日以来,上千名美国好莱坞编剧,发起15年来最大规模罢工。核心诉求,只有两点:提高薪酬待遇、拒绝给AI打工。

好莱坞编剧很清楚,若以后只能帮AI改稿,面对的不仅是“降薪”,还有大规模失业危机。

这只是科技进步与人类劳动力,在前进交叉口的一次标志性碰撞事件。将AI这头猛兽,关进笼子里,也正成为某种社会共识。

当美国总统拜登被记者询问,人工智能技术是否有危险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有可能”。

早在3月份,包括马斯克、2018年图灵奖得主Yoshua Bengio等1000多名科技界和AI领域大佬,就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所有AI实验室立即暂停至少6个月,不要训练比GPT-4更强大的AI系统。

公开信中焦急地连问:我们应该将所有工作都自动化吗?我们应该发展可能最终超过、取代我们的非人类思维吗?我们应该冒失控文明的风险吗?

但将AI扼杀在摇篮中,会成为可能吗?

5月11日凌晨,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上,兴奋地宣告对微软New Bing、OpenAI GPT-4的反击成果——更强大的全新一代大语言模型PaLM 2面世。

这场大企业、甚至国与国之间的AI军备竞赛,一旦开头,就不会轻易停止。

在这场竞赛中,乐观的AI向善者,更倾向于描绘AI补偿人类,乃至建设美好社会的未来蓝图。

比如OpenAI创始人山姆·阿尔特曼提出“梦想三部曲”:

1、大力发展通用人工智能AGI,让全球生产力获得指数级提升,ChatGPT就是其中一小步。

2、研发可控性核聚变,为世界提供无尽能源。

3、实行UBI计划,即“全民基本收入”,无条件给全世界人民提供同等数额的基本收入。

简而言之,大公司将“垄断”AI生产力和能源,然后养活其他人。但大公司之外的人,并不喜欢这个包装的“乌托邦方案”。

霍华德大学经济学教授威廉·斯普里格斯认为,工人应充分享受技术进步成果,而不是只得到基础保障。甚至希望未来持续增加工作岗位、休息时间和员工平均薪资,比如每周工作时间缩短到三、四天,而不是五天。

“如果你让工人更有效率,那么工人应该赚更多的钱”。

乐观者援引历史,认为技术革命会创造更多新供给、新岗位,并带来新一轮经济飞跃。比如1996年,刚刚出现的互联网,就促成了约十万个新就业机会。

但悲观者同样援引历史,证明悲剧就要发生。比如1930年,针对美国大萧条,凯恩斯就痛心疾首地写道:“我们正在感染一种新的疾病,那就是技术性失业。”

作为一种“全新技术”:AI究竟是引发大规模失业乃至文明危机的“怪物”,还是带领人类进步的“神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却都无法完全证实,也都无法完全证伪。

但无论是渡劫还是喜迎福利,主动适应AI浪潮,都是打工人和企业迫在眉睫之举。先别着急和AI赛跑,而是成为队伍里跑得最快的那个。

正如马斯克的建议:让我们享受一个漫长的AI盛夏,而不是毫无准备地冲向秋天。

参考资料

[1]《AI在劳动节淘汰7800打工人,永久的》量子位

[2]《亚马逊CEO致股东信:将重点投资大语言模型和生成式AI》亿邦动力

[3]《ChatGPT成功背后的技术原因及其对生命科学领域的启发》 动脉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