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脱口秀惹众怒,笑果文化为什么也被罚?

2023-05-19
五分钟
上海VR/AR
公共领域广告分发服务商
最近融资:|2010-01-21
我要联系
冒犯艺术也要有尺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伯虎财经(ID:bohuFN),作者:梦得,编辑:齐马,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笑果文化这次惨了。

近日,笑果文化旗下脱口秀演员House在线下场过度玩梗疑似侮辱军人,让大众深感不适,在网上引发热议。5月17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要求会员单位对House进行从业抵制,北京警方对其立案调查。

演员背后的公司笑果文化也因肆意纂改演出申报内容,造成恶劣影响而受到行政处罚,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325381.6元、罚款13353816元。同时,无限期暂停涉事公司在京、沪等地所有演出活动。

见此结果,有网友发出疑问:脱口秀行业是不是要亡了?毕竟笑果文化对于脱口秀行业的影响力不可小觑。

01 笑果文化一家独大

虽然早就有周立波的《壹周脱口秀》、金星的《金星秀》等脱口秀节目在前,但真正把脱口秀推到大众面前的,是李诞、笑果文化和《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

《脱口秀大会》导演小红在采访中提到过:“在《脱口秀大会2》之前,很多开放麦才只卖2块3毛3,买了票你能看到呼兰、杨蒙恩,这是真的。”

《在李诞洽上饭了,他们呢》一文中,作者了解到,在2019年,在最繁华的一线城市,除了李诞、池子爆火,身价水涨船高。大多数脱口秀演员每个月靠商演获得的报酬,只有0-4000元不等。童漠男母亲甚至会问他“那些脱口秀演员吃得起水果吗?”

不过自从第三季《脱口秀大会》出圈以来,脱口秀行业变了,演员也随之翻身了。李诞曾调侃这群人开始横着走了。单立人喜剧联合创始人Icy透露,单纯靠演出的脱口秀演员,一个月五位数是轻松的,明星脱口秀演员一年收入可能达到几千万。

尤其是,手握《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两大爆款综艺的笑果文化,更是红翻了。据贝壳财经记者统计,《脱口秀大会》第四季和第五季的广告商均高达10个。

与此同时,笑果文化还带火了旗下一众演员,比如呼兰、庞博、王勉、李雪琴、杨笠、何广智、鸟鸟等。即便笑果文化其线下门票价格是大多数脱口秀厂牌的2-4倍,但大多是一抢而空,甚至还被黄牛高价抛售。2021年,笑果文化在全国共举办超1500场演出和开放麦,覆盖全国近30个城市,接待40余万观众,票房超8000万元,是2020年的4倍。

不仅如此,脱口秀演员还被各大厂奉为座上宾。比如和滴滴联合举办《七嘴八舌吐滴滴》、和支付宝合作《五福故事会》、和京东合作《脱口秀大会3.5季》等等。甚至地铁、时尚杂志都有他们的身影。

为什么?因为真的太火了。

根据笑果文化2022年1月发布的“牛年成绩单”显示,《脱口秀大会》全集腾讯视频总播放量破30亿,曝光超4.9亿次,话题“脱口秀大会”阅读量达111.5亿。另外,《吐槽大会》总阅读量超132亿,总播放量16.1亿次。

除了有话题、有流量,脱口秀的受众群体对各大互联网大厂也极有吸引力。根据观研报告网发布的《2022年中国脱口秀市场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发展前景研究》,脱口秀观众中年龄分布在18-23岁最多,占比高达41.04%,其次是24-28岁的观众,占了24.07%。同时,调查显示,一线城市、高学历用户对脱口秀有天然的偏好,这也一定程度上表示脱口秀观众具有一定的消费能力。

能打造爆款综艺,同时,还能不断制造“爆款”演员,笑果文化自然能受到资本的青睐。

根据公开披露信息,2016-2021年笑果文化共完成8轮融资。在2021年3月,腾讯关联公司入股笑果文化后,估值超过40亿元。作为对比,大多数脱口秀厂牌融资都只有一两轮,且集中在2018年及以前。随着脱口秀的受众群体越来越庞大,有不少脱口秀公司也被大众所知,比如单立人、硬核喜剧等等。但目前的情况是,笑果文化一家独大。

笑果文化CEO贺晓曦采访的时候曾表示,“有些行业就应该只有一家”。

02 脱口秀还可以更好

可以说,国内脱口秀的爆火背后离不开笑果文化做出的努力,与此同时,笑果文化也收获了这个行业大多数的掌声和鲜花,发展出一套成熟的商业化模式。

目前,笑果文化的主营业务分为线上业务、线下业务、商业化跨界合作。

线上业务指的是线上长视频业务,比如《脱口秀大会》等等,这一部分占据公司总营收的40%左右;线下业务包括巡演、日常演出,占公司总营收的20%左右;商业化跨界合作是指用内容产出等方式为品牌提供内容营销,在2021年,为笑果文化带来了将近40%的营收。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对手太寂寞了,笑果文化这些年的问题越来越多。

首先是质量下滑。

比如豆瓣上《脱口秀大会》从第一季到第五季的评分分别是:6.7分、7.6分、7.9分、7.6分、6.0分,第五季下滑得明显,主要是观众受够了一些万年不换的烂梗,比如谐音梗、离婚梗、内部梗,内容同质化严重,喜剧人才似乎不够用了,观众笑不动了。

童漠男曾形容过脱口秀的创作局限:“老舅的《野狼Disco》火了,唱一千次可以赚一千次钱。但一个五分钟的段子在网上传播开了,就意味着你永远地丢失了这五分钟,你再也没办法在线下用同一个段子把别人逗笑了。”

其次是口碑下滑。

这次并不是笑果文化第一次翻身。

比如在第三季《脱口秀大会》开播之前,旗下演员卡姆在自己住处提供毒品,自制吸毒工具,容留4人吸食大麻被捕。据总导演小红透露,“节目录制前,冠名商还在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冠名,客户让我们承诺演员要老老实实地不再出事,我心想这我怎么保证啊?特别绝望。”

2021年,李诞在社交平台为Ubras品牌女性内衣带货,先不说男性代言女性内衣是否涉嫌违反广告法,其文案内容为“一个让女性轻松躺赢职场的装备”,这种侮辱女性的文案发布于一个资深的内容创造者,想想多少有些讽刺。

此后,2023年2月,旗下艺人孟川个人社媒被封禁,原因显示为“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不到三个月,House过度玩梗,笑果文化再次翻车。只能说,无论是对演员的管理还是内容的把控,笑果文化都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虽然脱口秀一定程度上需要更加宽松、友好的创作氛围,但娱乐的同时也要坚守底线。此次对于笑果文化的严肃处理其实也是给全行业敲醒一个警钟,虽然每个人都可以讲5分钟的脱口秀,但当站在镁光灯下,舞台上时,要对自己的话负责。作为行业的第一名,理应做得更好。

03 写在最后

伯虎财经发现,虽说北京、上海暂停了笑果文化的全部演出,但笑果文化旗下部分演员在其他地区的个人专场并未受到影响。同时,在各大票务平台可以发现,大多公司的脱口秀线下表演也处于正常营业状态。

脱口秀行业不至于消失,但对笑果文化或者整个脱口秀行业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不过,伯虎财经记得,直播行业也曾大力出手整顿过,现在仍然还在管理之中。行业爆火之后,出现乱象,出手整治不是为了让一个行业消失,是为了让一个行业成长得更好。比如直播行业出现了李佳琦、董宇辉、刘畊宏等这样优秀的大主播,给整个行业带来新生气。

眼下,脱口秀创作者也要放下烂梗破梗,用真正优质的内容让自己活下来。

参考来源:

1、昭晰:《李诞恰上饭了,他们呢?》

2、tech星球:《2亿年轻人追捧的脱口秀,为何难“复制”李诞和笑果文化?》

3、观研报告网:《2022年中国脱口秀市场分析报告-市场运营态势与发展前景研究》

4、GQ报道:《<脱口秀大会4>总导演:一个喜剧节目,要不要这么残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