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等美企高管密集访华,继续拥抱中国供应链

2023-06-02
和美
北京企业服务
致力于提供业界领先的云计算尤其是PaaS解决方案
最近融资:|2009-01-23
我要联系
目前为止,中国获得原材料以及为成品生产零部件的能力,在全球仍然总体领先,其强大的供应商网络,很难在世界其他地方迅速得到完整复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经E法(ID:CAIJINGELAW),作者:金焱 ,编辑:苏琦,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债务上限法案,标志着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得到进一步化解;同时,美联储公布的最新美国经济展望调查报告显示,4月和5月初美国的经济活动总体上几乎没有变化;多位美联储官员也表态称,6月可以暂时停止加息。在这一系列对美国经济利好的消息之下,美国主要股指当天下跌,因投资者仍旧担心经济和美联储加息。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均回落0.6%,而道琼斯指数则下跌0.4%。投资者对全球经济疲软的前景忧心,而“中国因素”是其中一个重要变量。

市场的关切也体现在美国商界领袖近来的一系列行动中。根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ted Nations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的数据,中国占全球制造业的31%,高于2017年的26%。几乎是美国17%份额的两倍。中国是很多美国企业在全球的一个重要市场,关税战、新冠疫情、中美关系、俄乌局势等因素都在重塑全球供应链。虽然很多国家都在争相取代中国制造,但他们不得不承认,中国获得原材料以及为成品生产零部件的能力仍是无可匹敌的,其强大的供应商网络也一直未能在其他地方得到复制。

尽管印度、墨西哥、越南、柬埔寨和菲律宾等国的政府正竞相提供补贴、税收减免和其他优惠措施,来接手世界制造工厂的头衔。即使没有世界工厂的雄心,也打算启动本国制造或将制造业回流本国。新加坡宣布弹性计划来提供资金以升级企业运营和能力,意大利制定了恢复珠宝、时装和纺织品等奢侈品生产的计划。日本则设立了基金为生产药品原材料等的中小企业提供 70%的搬迁费用。但中国却在疫情期间巩固了在全球制造业的主导地位,这得益于人们居家办公对消费品的需求激增。中国在汽车和复杂电子产品等高价值制成品市场的份额也有所增长,蚕食了德国和日本等竞争对手的份额。

欧洲议会的一份报告则发现,英国、美国和日本制造业回流的好处不大,并认为回流应该主要集中在具有明显供应瓶颈的特定关键部门和产品上,因为这些东道国通常没有批发回流所需的生产设施/劳动力。

对于供应链存在的问题,改进货物行程的跟踪和运输过程的追踪将有助于识别供应链症结,并允许公司采取行动来缓解交付问题。

美国则努力寻求说服一些国家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在美国正式宣布启动新《印太经济框架》( 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 )谈判一周年之际,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5月29日表示,印太经济架构14国的贸易部长已基本完成一项使供应链更具弹性且更安全的协议谈判。

美国不具名贸易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这个IPEF是美国总统拜登的一个烟雾弹,在对亚经贸问题上他不能简单重新加入其前任2017年让美国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就搞出这个替代方案,但用一年时间就推出具体成果显然不切实际,所以美国商务部主导了供应链协议,成为IPEF成立一年来的首个具体成果。但没有多少具体内容。该协议呼吁各国成立委员会,负责协调供应链活动,并设立“危机应对网络”,以向IPEF国家发出供应链中断的早期预警。该协议将为IPEF国家提供紧急沟通渠道,以在供应链中断期间寻求支持,在危机期间更紧密协调,最终更加快速地恢复供应。美商务部表示,供应链协议还包括成立一个新的劳工权利咨询委员会,旨在提高供应链中劳动标准,委员会将由政府、劳工和雇主代表组成。供应链问题是IPEF的四大议题之一,其他议题如贸易、气候转型、劳工和包容性更为复杂,预计需要更长时间进行谈判。

对于供应链存在的问题,改进货物行程的跟踪和运输过程的追踪将有助于识别供应链症结,并允许公司采取行动来缓解交付问题。

仅就供应链协议来说,其最终协议的影响和持久性仍要打个问号。有专家指出,IPEF 供应链协议将不是传统的贸易协议,这意味着美国做出的承诺不会被国会写入美国法律,其他国家的承诺也不会完全强制执行。如果协议中没有包含具体的激励措施或融资机制,批评者担心没有切实可行的方法来促进协议所寻求的供应链变革。现美国亚洲协会副会长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 对《财经》记者说,这个协议算是适度,且主要以程序为导向,反映了这一初始谈判的授权支柱,似乎没有转化为规则、承诺或倡议。它侧重于三个新机构,以帮助充实和实施目标,算是在一个框架内建立了解决供应链条问题的框架,许多实质性工作尚待讨论并达成一致。甚至最后时刻仍存在障碍。

实际上在经济增长、公司重塑供应链之际,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与亚洲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联系日益加深。印尼大学经济学家菲斯拉·费萨尔曾表示,中国已经开始向高端生产转型,从而为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创造了机会。在未来20年或30年的时间内,该地区将成为全球更重要供应链的所在。有美国媒体分析说,这一趋势背后是往往会将较小经济体与较大经济体绑定的强大经济力量,以及中国在向快速增长的国家供应其可负担的汽车和机械等所需商品方面起到的主导作用。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今年3月的报告,中国在44项关键技术中占据37项,从而领跑全球,并在这场追逐科学和研究突破的竞赛中击败了那些西方国家。

而美国商界则以实际行动表明,中美两国的商业利益是一致的。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日前访问上海时称, “摩根大通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会在中国”。 戴蒙被称为“华尔街的意见领袖”,他是在上海参加摩根大通全球中国峰会(JPMorgan Global China Summit)时说这番话的,这一峰会汇集了中国领军企业的2500多名高管,戴蒙表示,西方与中国不会脱钩,尽管目前情况要更复杂。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贸易将会减少,但这需要数年时间,而且不会出现脱钩,世界将会继续运转下去。

时隔半年,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重新获得了世界首富的头衔。此时他正在中国访问。马斯克表示愿意扩大在中国的业务,反对中美经济“脱钩”,并将中美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描述为“连体双胞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部长秦刚会见马斯克时表示,中国致力于改善包括特斯拉在内的投资者的营商环境,并巧妙地用驾驶术语比拟中美关系,称“我们要及时踩刹车,避免危险驾驶,熟练使用油门,促进互利合作”。商务部部长王文涛会见马斯克时承诺支持外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

6月1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回应称,亚太地区的繁荣稳定和经济增长受益于开放与合作共赢,而不是排他和制造分歧。中方对包括亚太经合组织(APEC)在内的开放、包容、促进经济合作与团结的地区经济合作倡议一直持开放态度,但反对搞封闭式、对抗性的“小圈子”。中方愿同亚太各方一道,继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促进本地区经济发展,增进地区国家和民众的福祉。

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也曾表示,“我们认为全球产供链的形成和发展是市场规律和企业选择的结果,人为干扰市场行为,将正常的经贸活动政治化,对半导体等产业合作人为设置障碍,这才是影响供应链稳定的最大风险。”

与马斯克同天抵达中国的是星巴克CEO纳思瀚。此前接受采访时纳思瀚表示,希望未来中国成为星巴克最大的市场。他说,从每年人均咖啡消费量来看,星巴克还有很大的机会。中国人均年咖啡消费量是12杯,日本是200杯,美国则是380杯。与日本和美国相比,中国增长空间很大。目前星巴克在中国有6200家门店,星巴克曾于2022年9月提出,到2025年中国市场将开到9000家门店。对于这一目标,纳思瀚说:“未来三年的市场将变得更大,9000家门店只是一个里程碑。”

马斯克等人已是今年以来第二批全球商界巨头。3月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到访中国时说,近几十年来,苹果公司和中国相互帮助、共同成长。库克之外,辉瑞CEO阿尔伯特·博尔拉、力拓CEO雅各布·斯陶斯霍尔姆和日立CEO东原敏彰等也前往中国。此外,大众、西门子、阿迪达斯的CEO随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空客、欧莱雅、阿尔斯通的总裁随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卢拉总统的访华代表团里包括淡水河谷CEO等250名巴西企业高管,而跟随米舒斯京总理访华的俄罗斯商务代表团也超过500人。

美国拜登政府对中国态度近期也有所改变。就与中国的关系,拜登政府从今年春季开始说“不是脱钩,是去风险”。从经济的角度,美国通过过度实施出口管制等,让商业活动萎缩。这种批评正在美国蔓延,对与中国和解的期望和压力也在迅速增长。另外,美联储加大马力升息和金融市场动荡的影响,也使得美国等国企业把目光重新投向中国。标准普尔全球商品洞察研究与分析执行董事彼得·加德特 (Peter Gardett) 对《财经》记者指出,持续收紧的贷款已将美国银行业的平衡转向依赖股权密集型金融结构而非债务的项目类型。如今即使是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摩根大通也无法摆脱管理上的担忧,其股价表现在过去三个月中下跌了5%,远低于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5%的涨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