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差钱”的趣店开始讲“新故事”了

2023-07-08

文|小魔丸

来源|博望财经

令不少企业困苦的是,流动性紧张,没有足够弹药开展新业务。

而有这么一家神奇的互联网企业,账上躺着很多现金,却始于一个有钱无路的“摆烂”状态。

趣店,就是一个这样逆天的存在。互联网金融起家过后风生水起,告别发家主业后却一路转型受困。

趣店的钱,为什么“花不出去”?

01

营收3年缩水剩零头

主业摆烂,理财过活

最新业绩看,趣店可谓开启了“躺平”模式。

2023年一季度,趣店录得总营收为2190万元,较2022年同期的2.018亿元减少了89.1%;净利润为4.14亿元,去年同期则为净亏损1.43亿元。

好家伙,净利润为啥赶上营收的19倍?

违背经济学规律的反常营收数据背后,是趣店接着“摆烂”了,主业几近“清零”。金融业务一直是趣店的重要收入来源,2022年趣店基本结束了信贷业务。财报显示,趣店2023Q1信贷业务的相关收入减少至零。

2190万元的营收,主要来自还没完全结束的预制菜业务,其余为“海外尝试性业务”的收入。

净利润方面,则与主业关系不大。财报显示,得益于公司持有的衍生工具有关的股权证券报价上涨,一季度趣店衍生工具收益增长了375.2%,达到2.87亿元,利息和投资收益为2.4亿元。

什么概念呢?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23年1季报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14亿元的企业共有395家,而A股上市企业在5200家左右,也就是说趣店2023Q1的盈利水平,跑赢了92%的A股企业。

或许正是近几年折腾够了,趣店才选择了摸鱼。聚焦趣店近年来的应收情况,滑落势头可以用魔幻来形容。

公司的营业收入,从2019年88,4亿元的高点,下滑至2022年的5.775亿元。仅仅3年时间,缩减得零头都不剩。

归母净利润,更是从2019年32.64亿元的高点,逐渐下落,2022年甚至由盈转亏,亏损了3.62亿元。

纸面数字降落背后,是趣店有些忧伤的自我变革史。

2017年初登纽交所,趣店市值一度冲至百亿美元,被称中国“最会赚钱的公司”。CEO罗敏豪言:“自2018年1月1日起,在趣店集团市值达到1000亿美元前,自己不再从公司领取薪水和奖金。”

但好景不长,公司金融业务撞上监管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业务收缩,股价暴跌。

2017年末起,大批趣店的投资人向趣店、创始人罗敏以及部分高管发起了证券欺诈的集体诉讼,原告认为趣店在IPO前未充分披露商业及监管风险造成他们的投资损失。

2018年底降至4.38美元,整个2019年也没突破10美元,2020年长期2美元以下行走。

转型追风也一直在路上,为了找到公司长久发展的主心骨,趣店做出了系列尝试:

2018年初,推出大白汽车,主打汽车融资租赁,创下80天内开出了175家门店的记录,却因盈利模式不通无疾而终;2020年,转型做奢侈品电商“万里目”;2020年底,趣店瞄准在线教育,推出K12素质教育软件“万里目少儿”,与“双减”迎面而告吹。

这也练就出罗敏的风格,勇于跨界尝试,不及预期过后再果断撤退。据创业最前线披露,2013年罗敏尝试了十来个项目,大部分持续时间都非常短。“如果项目不能爆发式增长,他会果断停止”。

趣店可以不断试错,只是资本市场等不及反馈。更惨烈时,趣店一度面临退市风险。2022年2月10日,趣店公告称,因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被纽交所给予“退市警告”。

而今看,因充裕的资产,趣店股价恢复了元气,处于长期横盘的状态。截至美东时间7月3日收盘,股价为2.03美元,至少没了退市风险。

02

预制菜“套路”被拆穿

追风口的野蛮人

上一次趣店出现在大众眼中,还是狙击预制菜风口的“撒钱”盛况。

就是在去年7月,罗敏在抖音带来一场19小时的直播,给趣店带来了令人羡慕的表现——

2.5亿销售额,近400万新用户,上涨40%的股价。

趣店的野蛮人打法一如既往,那份捕捉流量的疯狂令人记忆犹新:“10万份菜一分钱抢”,500台iPhone免费送。

对加盟商的美好承诺也令人动心。彼时罗敏表示,未来三年支持10万用户创业开设线下门店,预计到2024年开满20万家。

赶上风口,猪都能飞起来,更何况是趣店这样不差钱的猪呢?

天时地利,似乎只需临门一脚就能再创规模辉煌,但最后还是掉了链子。趣店以钞能力引发全网热议的同时,反噬也接踵而至。

有媒体扒出,趣店互联网金融的昔日主业。挑动大众敏感神经的,是更早之前,罗敏依靠“校园贷”发家的“黑历史”。

不仅如此,趣店预制菜这门生意的可持续性也受到了诸多质疑,甚至被指“割韭菜”。罗敏承诺不收取加盟费保证金、即便没有足够的资金开店,也可以给创业伙伴提供一年的免息贷款。这让人想到趣店当家的信贷业务。

事实上,梳理趣店过往的跨界尝试,都会感受到这份“醉翁之意不在酒”。罗老板真正的目的,还是在链路最后的贷款业务。”

相当于罗老板花钱挨骂,把自己送到了风口浪尖。

这次也依然是及时止损。趣店的预制菜项目折戟了,以裁员、终止供应商合作、清库存等一系列举措宣告“创业失败”。

屡败屡战,高举高打,却难见成功。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才屡屡踩空风口呢?

03

海外掘金?

长期价值究竟在哪里?

黑历史加身,“校园贷鼻祖”的标签挥之不去,罗敏也很惆怅。虽说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但大众在口碑上迈不过这个坎儿。

好在罗敏对此看得很开,彼时他表示,“创业失败概率是极大,今天我也不认为这个项目(预制菜)一定能做成。”预制菜失利之后,趣店就开始了休养生息的状态。

对于现状,有华尔街分析师犀利地评价道:“趣店就像一个张开壳的蚌,只等借壳上市的公司来。”

但这样的结局,似乎与罗敏爱折腾、不服输的性格不符。趣店不甘心,当务之急在于,如何创一番新事业、找个可持续发展的风口呢?

看账面,趣店依然不差钱。截至2023年一季度末,趣店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7.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亿元,受限制现金为5650万元。

新业务方面,已有端倪。财报信息显示,趣店或许打算探索海外的商业机会:

“展望未来,我们仍然专注于把握市场动态,利用新的商业和投资机会,包括海外的机会,以便为我们的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看细节,趣店已有动作。2022年年末,趣店就曾发布过英语运营岗位人才的招聘信息,具体工作内容负责管理澳洲及其他海外地区物流司机的培训、监督及日常沟通等工作;2023年年初,趣店在港管培生招聘信息显示,趣店在澳大利亚和欧美地区发展Fast Horse快递业务以及FreshExpress生鲜电商业务。

海外市场的广阔天地,或许能够为趣店提供大干一场的沃土。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不缺机会,拼多多Temu工厂出海方兴未艾,Shein更是以极致供应链改变世界。

不讲新故事似乎也不行了。以长期主义的视角看,企业的使命就是要创造价值。更何况,总是韬光养晦,也不符合创始人罗敏的行事风格。

事实上,转型虽难免阵痛,但跨越这份阵痛,是可以诞生出伟大公司的。世界通信巨头诺基亚,以伐木、造纸起家;流媒体巨头奈飞,从DVD经销商转型成功。

赚快钱习惯了的趣店,这次可以从0开始,写出一套新故事、成为一家真正伟大的企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