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P9跌落神坛

2023-07-15
改革还在持续。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刘宝丹,编辑:张晓玲,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年薪300万的阿里P9,曾经是许多职场打工人的终极梦想,而今,阿里主动开始调整了。

7月13日消息,阿里已经开启了近年来最大的人力制度改革,其中一条直指数百万年薪的P8以上高管:取消了P系列,原P8以上员工改为组织任命,不再有职级的晋升和降级,而根据业务规模和团队规模来决定薪资和奖金。

这意味着,原本随着职级晋升可以稳拿几百万的人,今后可能会随着业绩波动来调薪了。阿里内外均认为,P8以上员工整体将是降薪的趋势。

在过去二十年,互联网大厂的造富神话曾激励过很多人,高新挖角不断发生,就连周边的房价亦随大厂兴盛而同频变动。然而,随着行业增长放缓,这种故事正在成为过去时,阿里的举动亦是顺势而为。

阿里的人力和组织体系始终是行业的风向标。此次调整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实现降本增效的同时,也有望打破阿里职级体系的局限性,为行业带来参考。

改革

据华尔街见闻了解,本次人力改革首先由淘宝天猫开始,是阿里多年来少见的大调整。

其中最重要的两点,一是取消P序列,原P4-P8改为14-28级,每三个层级对应一个P级;14-28级员工工资和奖金不会只与层级挂勾,未来将实现层级和奖金的逐步分离;二是原P8以上员工走组织任命的形式,不再有职级的晋升和降级,而根据业务规模和团队规模来决定薪资和奖金。

不过,上述调整目前还处于意见征求阶段。淘宝天猫对华尔街见闻表示,改革是一定的,也是必需的,方案仍在调研阶段。

过去多年,阿里内部有P和M两条职级体系,其中,P代表专业序列,如程序员、产品经理等都在该序列,在互联网公司是主流人群,从P4到P12对应校招毕业生到事业部总裁,P10以上为副总裁级别;M则代表管理序列,过去关注度较低。

阿里的P8和P9曾代表着互联网的高薪荣光。据了解,阿里内部,P6年薪在30-50万元,P7在70-100万元,P8在100-170万元,P9基本在300万元以上。

本次调整一方面暗含降薪的意味。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认为,调整之后,有些高P员工实际上会出现降薪。原来级别很高的员工比如P10,活干得少了,业绩不足,就不能像原来这么高薪了。“原来P8以上的有一个薪资标准,现在把这个标准打破了”。

可研智库创始人兼总经理贾春晖分析,阿里对高P员工采取了组织任命的形式,这意味着管控更加集中,方式趋于保守;其薪酬根据业务来决定,是正确的方向。如今市场竞争压力大,是否还需要那么多高职位也是未知数。

另一方面,原P4-P8改为14-28级会增加更多的层级,缩小了每个职级体系间的差别,会更正向激励这部分员工。而绩效分数将只保留三个层级:3.7、3.5、3.25,取消3.5+和3.5-,绩效的评价更加简单高效。

不仅如此,对P4-P8员工来说,绩效表现优秀者可能在一年内实现多个层级跃升,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更直接的激励是奖金,阿里提出,未来将实现层级和奖金的逐步分离,这意味着理论上P4员工有望拿到P8的奖金,奖金和层级分离,对低层级员工的激励作用更强。“P7当P9用的,也可以拿P9的薪水”,前述阿里人士说。

“阿里这个改革,更多是从对人性的激励,对活跃度的激励,对狼性意识贡献的激励,意在打破天花板,打破职级体系的局限性。”贾春晖认为,阿里的调整方向,不仅是降薪,目的更多是反官僚,薪资主要与业务挂钩,只要干得好,就可以多拿。

阿里内部人士透露,上述改革不只是针对淘宝天猫,之后其他业务集团如菜鸟、盒马等也会推进。

趋势

无论高P员工薪资随业绩波动,还是激发普通员工的工作效率,其实都可看作阿里实行降本增效的一个侧面。

一个多月前,市场传闻“阿里裁员20%左右,淘宝天猫合并,产研裁25%”,阿里对此回应称,此为谣言。

但事实上,近两年阿里一直在瘦身。财报显示,2021年最高时期阿里员工达25.86万人,去年减少了近2万人;截至2023年3月31日,阿里员工数量为23.52万人,一季度又减少了4500多人。

巧合的是,阿里员工最多的时期也是人均创收的低谷期。同花顺数据显示,2021年9月21日,阿里员工人均创收277万,创下2016年以来的最低记录。这意味着,阿里的人工成本整体可能太高了。

在去年的业绩会上,阿里首席财务官徐宏详细阐述了降本增效战略,一是对长期价值不明显的项目关停并转,二是在业务端,有一定的降本增效目标跟要求,旨在提升整体效率。

降本增效背后,马云和阿里管理层面对的是愈发严峻的市场环境和竞争格局。

从财报上看,阿里3月份季度收入为2082.00亿元,同比增速2%,其过去三年的收入增速从41%大幅降至2%,尤其核心零售业务也难言乐观,2023财年已经表现为负增长了。

外部环境也越发不利,中国电商行业已进入最为激烈的竞争阶段,阿里的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2017年阿里的市场份额仍然高达61.2%,但截至去年底,已经跌去18.5个百分点,阿里失去的战场被拼多多、抖音等悉数收入囊中,后两者GMV短时间内达到3万亿、万亿规模。

趋势已成,对阿里来说,面对新的行业生态,既要收复失地,又要守住现有城池。阿里必须做出应对,而大规模降本增效是效果最显著的方法。

在5月业绩会上,阿里管理层表示,在本季度中,通过一系列有效的降本增效措施,经调整EBITA接近253亿人民币,同比增加60%;经调整归母净利润1440亿元、同比增长0.3%。

今年以来,阿里经历了一系列变革,先是“一拆六”,随后张勇退幕,马云“重掌”阿里,并提出回归淘宝等战略,对人力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也在意料之内。

在一个无限多变的世界里,没有哪家公司会有安全的未来。从马云回归到阿里管理层变阵,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寒意和压力,员工也需要重新振奋,毕竟接下来的电商江湖,是一个需要真刀真枪的残酷战场。

阿里P9高薪所代表的互联网高速增长终成过往。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剧本,但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变革才能活下去。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