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出海砍一刀,价格屠夫卷到日韩

2023-07-29
Temu所到之处都是低价风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时代财经APP(ID:tf-app),作者:李婷,编辑:史成超,创业邦经授权转载,头图来源摄图网

一个月不到,拼多多旗下Temu接连在亚洲两国上线。

在本月1号于日本上线后,7月25日,Temu韩国站正式上线,拼多多的低价风暴一路从北美卷到了东亚,目前已进入了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

在美国,Temu自去年9月1日上线以后,连续半年持续霸占APP store下载榜首。高盛研报显示,今年6月,Temu在美国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200万。而近期Temu在美国与Shein互相起诉,再度成为话题中心。

海外市场上线330天以来,Temu的脚步不停,有消息称,其计划在今年8月开放中东站点,从欧美等发达地区进一步拓展到东南亚等发展中地区。

亚洲市场对Temu意味着什么、下一步又将如何布局,时代财经就此向拼多多方面寻求解答,对方表示暂无更多信息。

Temu所到之处都是低价风暴

“竞争很激烈了。”在中国做跨境电商的日本卖家小井(化名)告诉时代财经,Temu的到来,掀起了低价战的风暴。

图片Temu韩国首页 图源:Temu

打开Temu刚刚上线的韩国站,首页置顶跳动的字符直接告诉用户——已经“砍”掉了商品原价的90%。在这里,你可以用500韩元(约2.8元)左右的价格买一个针线包,也可以花不到2万韩元(约110元)买一个空调扇。

商家们的朋友圈被铺天盖地来自Temu的消息笼罩。“拼多多日本站的宠物梳子328日元(约17元)一把还包邮。我们自己发货邮费就要600-700日元(约30-35元),这还不含梳子成本价、平台佣金、关税和消费税。”来自深圳的卖家汪明(化名)向时代财经展示了同行的抱怨。

似乎没有人不喜欢低价。去年9月,Temu率先闯入北美市场,凭借超低价策略在亚马逊和沃尔玛的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在4个月的时间里,迅速换来了超过2000万的下载量。7月1日,Temu上线日本,一举登上了日本App Store“购物”类第一。

图片Temu韩国站上售卖的杂货 图源:Temu

不得不提的是,受全球经济大环境的影响,近两年来,日韩物价持续上涨。

据韩联社消息,以韩国民众的日常外出饮食消费为例,一碗炸酱面的价格从2022年3月的5846韩元涨至今年3月的6800韩元,同比上涨16.3%。韩国统计厅数据显示,由于电力、天然气和水的价格上涨,一季度韩国全国消费者物价同比上涨了4.7%。日本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全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已经连续22个月同比上升。

在日本留学生梓涵(化名)看来,Temu入场的时机正好,身边的日本朋友对低价商品的需求开始增加,教授省钱小妙招的博主在社交平台上都很受欢迎。

汪明也有同感,他从2018年起开始做日本跨境电商的生意,入驻亚马逊、乐天等平台。“不低价,无法生存。”他告诉时代财经,在日本亚马逊、雅虎、乐天等购物网站上,商家们也走起了低价路线。“原先毛利30%以上的产品有很多,但现在毛利普遍在20%左右,算上公司的整体运营成本,可能只有15%。”

Temu的到来,让商家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与亚马逊商家可以自主定价不同,在Temu上,平台最终确定售价上架,商家负责提供产品。有商家此前对时代财经表示,上架Temu的报价要比B2B电商平台1688低10%-20%。

但汪明不这么看,“为什么大家每天说Temu压榨供应商,还有这么多人去做?因为Temu的单量太大了,量大就是王道。”

卖手机壳的深圳商家徐思思(化名)最终放弃了加入Temu,在他的独立站上,一个普通手机壳也要20美元左右,贵价手机壳可以卖到100-200美元。在他看来,海外消费者愿意为质量买单,价格低于Temu既是优势,也是限制。

和日韩地头蛇掰手腕

打开北美市场之后,Temu在今年4月先后上线了英国站点,和德国、意大利、法国、荷兰、西班牙五个欧洲站点,紧接着又盯上日韩市场。

《亚洲经济前景以一体化进程2023年度报告》显示,中国、日本、韩国分别位列全球前十大电商销售额第一、三、六位。

在上海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系教授崔丽丽看来,Temu选择日韩有迹可循,教育成本比较低,由于产品定价区间与这两个国家现有的电商平台具有差异化,所以开辟市场会相对比较快速。

“此外,由于这两个国家国土面积较小,毗邻中国,在文化上也比较相近,因此实现市场覆盖、提升服务品质、开辟变现业务的闭环速度也会比较快,应该可以更快验证打法,而后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推广。”崔丽丽进一步表示,“亚洲市场应该相对欧美市场门槛更低,成本更可控。”

不过,互联网普及率高、基础设施完善,市场成熟意味着日韩两国本土电商市场同样竞争激烈。在日本,亚马逊、乐天、雅虎三足鼎立。而根据Opensurvey统计,Coupang和Naver Shopping共占据韩国近65%的电商市场份额。

同样在日韩耕耘已久的还有阿里巴巴旗下速卖通Aliexpress。在最年轻的合伙人蒋凡的带领下,阿里海外业务高歌猛进。

距离韩国首尔只有约1小时飞机距离的山东,速卖通在这里建立了威海、烟台两个物流仓储点。速卖通在韩国推出的“AliExpress Choice”精选服务,大部分商品3-5天内可以实现送货上门,部分地区甚至可以当日或次日达。

根据《福布斯》韩国版汇编的数据,近三年内,速卖通韩国用户扩大了150%以上。速卖通韩国市场负责人永阳此前透露,到2022年底,速卖通在韩国的月活跃用户已经接近300万,覆盖了韩国电商人口的近10%。

今年,速卖通还计划在韩国市场投资7570万美元。据雷锋网报道,速卖通正在日本、韩国两地发力本地化团队,韩国市场的目标是实现今年 GMV 翻倍。

另一方面,不可忽视的还有本土消费习惯。在日本,“百元店”线下购物的方式延续已久,大创、堂吉诃德等品牌店铺甚至衍生为赴日旅游打卡项目,它们同样主打折扣、百货,也有国内消费者将二者戏称为日本版的拼多多。

“日本消费者对品质的要求特别高,特别苛刻,特别爱差评。”汪明认为,Temu进入日本,低价商品不可避免地会面临来自消费者的挑剔目光。不过,他补充道,这样的挑剔同样面向其他电商玩家。

“(Temu)用户数量将逐渐增加,制造商也将通过反复生产、销售产品而逐渐熟练,产品质量本身也将逐渐提高。”小井也表示。

在Temu搅动东亚电商市场的同时,TikTok Shop在东南亚加快步伐。TikTok正面对上在东南亚盘踞已久的巨头Shopee,称“未来几年将在印尼和东南亚投资数十亿美元”。打着中国标签的跨境电商平台们,从欧美一路卷到亚洲市场,故事又掀起了新的高潮。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