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驿站、兔喜生活奏响末端物流变奏曲

2023-08-04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快递驿站作为快递运输的最后一站,是很多用户选择将快递暂时寄存的地方,基本上每个快递驿站,除了过年休息那几天,其余时间都是非常忙碌的。之前,传统的快递驿站主要提供寄存快递的服务,但当下的驿站正在叠加其它附加业务,实现经营模式的转变。例如,现在的大多数驿站还提供超市服务,团购服务等。

其实,近年来快递网点的转型升级,早已经不算是稀奇事了。2020年,京东快递推出小蜜蜂智慧服务中心,为高端楼宇、封闭社区等,提供包含快递、外卖、洗衣、送菜等综合取送服务;去年3月,丰巢开始在深圳试点洗衣业务,其洗衣业务现已覆盖多个城市。此外,菜鸟、申通、韵达等都早已加入了末端网点转型的浪潮之中。可见,快递末端网点的多元化经营场景正在逐渐形成。

菜鸟驿站:升级为数字社区生活站

说起快递末端网点的转型升级,菜鸟驿站的表现可谓是可圈可点。早在2020年6月,菜鸟驿站就宣布布局多元业态,其将由单一的快递业务升级为数字社区生活服务站,为消费者带来便利多元化的物流、生活服务。

一是,当前的菜鸟驿站提供快递最后100米多元化服务。2021年,菜鸟驿站发布“新成长计划”,计划在包裹代收之外通过丰富社区服务内容,三年内让站点平均收入翻倍。如今,“新成长计划”时间过半,许多菜鸟驿站站长已经完成商业模式升级,收入渠道从单一的快递服务,升级至包括社区团购、家庭清洗、家庭回收等社区商业组合渠道。

以家政服务为例,目前,菜鸟驿站设立了“家庭清洗日”活动,菜鸟驿站针对包括羽绒服、羊绒大衣、鞋类、箱包、窗帘、家纺、空调等在内的家清商品进行优惠发放,比如新用户19.9任洗一件、清洗套餐、满减券等。目前,菜鸟驿站的家庭清洗服务已经覆盖成都、济南、苏州等全国20多个城市。

二是,菜鸟驿站也在发力数字广告业务,创造又一增收渠道。菜鸟驿站数智商业总经理苏道认为,未来十年,在技术没有太大突破的时候,广告人需要寻找更多的场景,而更加贴近交易、更让用户愉悦的场景,价值也将更高。取快递和拆包裹既是高频次刚需场景,也是让人感到放松和愉悦的过程,因此也是更具有价值的广告场景之一。

据阿里2022年Q2财报显示,菜鸟末端网络建设城乡菜鸟驿站总数已超过17万,通过整合菜鸟APP与菜鸟驿站门店网络资源,打造电商最后一公里场景营销新阵地。据了解,去年双11期间,菜鸟数字广告的品牌客户数量超过了二十多家,涵盖美妆、食品、汽车、家电等品类,撬动社区和校园的亿级流量,在数字广告领域开始加速扩张。

三是,菜鸟驿站还在试行夜间取件服务,以此满足更多用户多元个性的取件需求。据了解,目前部分驿站会配备数字化门禁系统,晚上九点之后,若有用户来取快递,只要打开菜鸟、支付宝或淘宝app,扫描安装在门外电子屏上的二维码,就可以进入驿站,通过高拍仪自主取件。夜间自主取件不仅方便了用户,也缓解了驿站的工作量。

兔喜生活:探索零售业务

相比菜鸟驿站,中通旗下的末端驿站兔喜生活的规模则相对较小一些,其也致力于提供多元化服务,尤其是零售业务的探索。自今年4月以来,兔喜开始在全国大范围招聘采购专员、招商经理、高级门店运营等职位,目前其已经在北京朝阳区四家门店融入了零售百货业态,销量最好的门店,日均商业销售额已经达到8000-10000元左右。

一来,在线上商城,兔喜生活利用低客单价的商品引流。在兔喜生活的线上平台——吉选官方商城中可以看到,近30天的热销产品,主要以耐储存、不易坏的水果生鲜品类为主,因为容易坏的难储存,卖不动,容易造成亏损。再者,吉选官方商城也推出了9.9专区,卖的大多是一些日常小零食,而低价永远是引流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二来,在线下门店,兔喜生活利用高利润商品增收。据悉,目前兔喜生活在北京布局的4家商业化店中,会将利润更高的网红零食、日用品等直接摆放在货架上,让前来驿站取包裹的人能够及时在驿站选购。

末端网点跨界商业零售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前顺丰的“顺丰优选”、圆通的“妈妈菁选”,以及中国邮政的“与农便利店”等,都在发力实体零售,但最终都反响平平,因为商品采购和快递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一旦涉及商业化,驿站没有像商超百货一样核心的布局能力,是很难做起来的。

目前,兔喜生活并未披露太多其商业化门店的信息,只透露兔喜未来的商业化步伐,会根据各区的实际情况进行规划。由此可知,兔喜生活对零售业务的探索还是非常谨慎的。

驿站缘何转型升级?

在菜鸟驿站、兔喜生活等末端驿站纷纷跨界经营的背后,是这些年快递末端网点集体寻求转型升级的缩影。那么这些快递驿站为什么要寻求转型升级?

一方面,在快递末端配送市场,快递驿站、快递柜等服务形态,普遍面临着投入成本高,盈利难的问题。以菜鸟驿站为例,一般来说,虽然加盟菜鸟驿站无需缴纳加盟费,但是算上门店租金、装修、各种设备采购和维护的费用,以及水电费等,开一家菜鸟驿站大约需要投资3至5万元左右。驿站投入成本高,但想要盈利并不容易。

之前,菜鸟驿站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快递员的包裹投递费用,据公开信息显示,若想要挣钱,驿站一天至少要寄件15个以上,收件至少500个,但当收件超过500个小时,就得增加人工,一般为了节省这方面的费用,驿站基本上是夫妻店。另外,作为代收包裹的快递站点,菜鸟驿站基本上是全年无休,每天营业十二个小时左右。而且站点一经遭客户投诉,必然会被罚款。种种因素之下,导致菜鸟驿站的转让率非常高。

其实,菜鸟驿站的情形正是当下整个快递驿站市场的缩影,单一的营收模式不再适合当下的发展。所以,菜鸟、顺丰、中通、申通、韵达等都在推动驿站的转型升级。

另一方面,可利用驿站人流量大的优势,探索更多帮助站点增收的商业模式。一直以来,末端驿站都是快递必争之地,现在各个快递公司都还在大规模扩张驿站数量。例如,据菜鸟2022年Q3财报显示,菜鸟驿站的总数量同比增长超过20%至17万个,位于城市住宅区的菜鸟驿站超过11.6万个;中通的兔喜驿站超过8万;圆通的妈妈驿站和韵达的韵达超市均已超过4万家。

数量众多的快递驿站,不仅是末端消费者的重要触点,也是一个巨大的线下流量入口,驿站可以凭借这个流量入口,挖掘更多的社区商业形态。可以说,在转型升级的浪潮下,快递驿站正在逐步形成多元化的经营场景。

任重道远

任何行业的转型升级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快递驿站的商业化探索上,也存在着不小的挑战。

其一,快递驿站的多元业态对其经营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目前来看,驿站主要的利润来源还是寄取快递,其它业务虽然能够带来增收,但贡献却是非常有限的。以驿站零售为例,几十平方的驿站,是不可能将人们日常生活所需的衣食住行类商品,完全准备齐全的,人们购买日常用品通常还是会选择大型商场,偶尔可能图个方便,选择在驿站购买。

而且想做零售,就需要组建采购团队,制定货品的采购和定价体系;而洗衣业务也有如何找到合适的清洗工厂,怎么对接消费者需求等难题,这些都会带来相应的人力和供应链压力。在商业化的尝试上,仅靠站点的力量还是太单薄。

针对这些问题,菜鸟驿站已初步跑通了帮扶驿站完成冷启动的模式。比如,为了帮助站点做好家庭清洗业务,菜鸟驿站推出了一系列帮扶措施:一是优选本地专业洗衣工厂,单家菜鸟驿站的前期投入几乎为零;二是开通后流量引入订单,让站点能马上盈利,并且有长期的收入激励机制;三是有小二“一对一服务站长”,提供装修设计支持和专业系统的线上、线下培训。至于效果如何,还有待检验。

其二,提升驿站的服务质量同样任重道远。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数据,截至5月4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到400亿件,比2019年达到400亿件提前了128天,比2022年提前了24天。快递行业加快复苏,业务单量保持着高速增长态势。而整个快递行业告别价格战后,对用户体验则越来越重视。

而且,快递末端经营面向C端,则更加需要注重服务。进入了质量服务战的阶段,这就对快递驿站的经营效率和服务质量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菜鸟驿站,继送货上门后,为了保障用户体验,又升级了夜间取件服务。

以此来看,快递末端转型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需要统筹兼顾。唯有同时兼顾站点收益和用户体验,才能在浪潮中稳住跟脚。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