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之意不在酒,苹果Vision Pro要抢电视的生意

2023-08-16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现。」2007 年 iPhone 第一次出现的那场发布会上,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就曾用这句话进行开场。而他暗指的新一代革命性产品,就是后来划入史册的初代 iPhone。

两个月前,苹果在 WWDC 全球开发者大会上终于带来了传闻已久的首款 MR 头显 —— Vision Pro,苹果 CEO 库克称其为开启空间计算时代的革命性产品。

这也是库克接手苹果以来,第一款敢说开启一个计算时代的「革命性产品」。

Snipaste_2023-08-14_01-04-06.png

改变一切的革命性产品,图/苹果

但 Vision Pro 能够复刻 iPhone 的传奇之路吗?初代 iPhone 发布的时候,WSJ 发表了一篇名为《耶稣手机(The Jesus Phone)》的文章,彼时的科技媒体与数码爱好者在为这场产品发布会与 iPhone 的出现而狂热。负责初代 iPhone 无线电部分的 Andy Grignon 也感概:

这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产品展示。

另一边,尽管一些体验过 Vision Pro 的人已经将其捧上了神坛,但更多人也指出了它的缺陷。更为重要的是,围绕 Vision Pro 你很难看到太多的狂热,更多的反而是平淡。

Vision Pro 静悄悄

Vision Pro 在 WWDC 登场的一个月后,苹果开始邀请开发者来到位于库比蒂诺、伦敦、慕尼黑以及上海等地的 Vision Pro 开发者实验室,测试自己的应用对这一新平台的适配情况。

按照苹果的说法,这些实验室将提供 visionOS 应用程序的测试和优化,还有苹果专家现场指导,面向所有苹果开发者开放申请。

vision-desk-b_2x.jpg

Vision Pro 开发者实验室,图/苹果

然而据彭博社记者 Mark Gurman 报道,实际参观实验室的人数不多,只有少量开发者选择前往了解。看起来,一贯拥护苹果的开发者对于苹果的新平台也显得兴致平平。

与此同时,就社交媒体上的公开情况来看,更多开发者只是基于 iPadOS 平台对 visionOS 进行适配(大窗口形式),很多人也不太看好 Vision Pro 的商业表现。大公司方面还有如 Netflix,甚至不愿意在现阶段对 Vision Pro 进行基础的适配。

就连苹果自身对于 Vision Pro 也没有太多的信心。

《金融时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称,苹果再次下调了 Vision Pro 的产量预期,准备在 2024 年生产不到 40 万台 Vision Pro,而不是之前 100 万部的目标。

不过,尽管听上去围绕 Vision Pro 净是一些不好的消息,但 Vision Pro 的命运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考虑到苹果一贯地「保密」。

1686077083188.png

WWDC 现场,图/苹果

首先我们都有一个共识,苹果选择在 WWDC 开发者大会公布 Vision Pro,核心目的不是面对消费者或者分析师,而是要全球开发者知道并且了解一个全新的软件平台。

事实上,太少开发者前往 Vision Pro 开发实验室,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很多开发工作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包括官方前不久也才面向开发者推出 visionOS 模拟器,大部分开发者仍处于开发应用的阶段,还没有准备好参加实验室。

甚至直到 7 月底,开发者才可以向苹果申请 Vision Pro 的开发者套件。不过,苹果要求开发者签署了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确保收到设备后要保密,不能让开发者本人以外的其他人看到。

开发者还要定期向苹果汇报开发进展,如果不符合预期,苹果可以随时要求返还设备。如果违反协议,苹果有权收回设备甚至拉黑起诉你。

Apple-WWDC23-Tim-Cook-with-Apple-Vision-Pro_big.jpg.slideshow-xlarge_2x.jpg

库克和 Vision Pro,图/苹果

此外根据《财富》杂志报道,Vision Pro 在不使用的时候还需要存放到带锁的保护箱中,并放置在上锁的房间或抽屉等封闭空间中。

苹果对 Vision Pro 的保密要求可见一斑。不过也不难理解,Vision Pro 上有太多苹果的核心技术,还承载了大量对于 MR 及 AR 的思考,同时离正式发布并上市至少还有半年,自然也会担心被友商了解。

但在保密的同时,苹果其实也在默默解决一些关键的问题。

偷偷惊艳所有人

苹果新产品线初期存在大量问题的情况其并不少见,但硬币的另一面是,苹果往往又有足够的战略定力,不断改进产品。「苹果的硬件必须等 2.0,软件必须等 3.0。」知名科技播客 IT 公论在 2015 年的一期节目中就有过断言。

的确,Vision Pro 在硬件层面几乎不存在推倒重来的选项,比如外接电源的设计。但就像很多人听过甚至亲身感受过的,硬件收入占大头的苹果,本质是一家软件公司。乔布斯如是说:

……如果你想一下 iPhone 是什么,它也是软件。所以苹果公司最大的秘密,或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那就是苹果把自己看成是一家软件公司(Apple views itself as a software company)。

就在 8 月的第一天,苹果、Adobe、皮克斯、英伟达以及 Autodesk 联手 JDF(Linux 基金会附属机构联合开发基金会)宣布成立 OpenUSD 联盟,将推动皮克斯开发的通用场景描述(USD)技术的「标准化、开发、进化和发展」。

Snipaste_2023-08-14_00-56-51.png

图/苹果

简单来说,OpenUSD 联盟希望推动 USD 技术成为 3D 内容的通用语言,于是我们看到芯片厂商英伟达、制作工具厂商 Autodesk 和 Adobe、内容生产商皮克斯,以及集芯片厂商、内容生产商和终端厂商于一体的苹果共同组成了联盟。

对苹果而言,组建联盟的目标非常明确。「OpenUSD 将有助于加速下一代 AR 体验,从艺术创作到内容交付,并产生不断扩大的空间计算应用程序。」苹果技术开发团队副总裁 Mike Rockwell(Vision Pro 项目一把手)说:

「苹果一直是 USD 发展的积极贡献者,它是突破性的 VisionOS 平台以及新的 Reality Composer Pro 开发工具的重要技术。」

同时苹果也明白,在空间计算平台的应用爆发之前,Vision Pro 需要先告诉消费者自身最大的价值。

在我看来,Vision Pro 面世以来最核心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苹果并没有帮消费者找到购买它的理由并让人信服,同时它的价格却上到了 3499 美元(近 2.5 万元人民币)的高价。

B67DcReCUAAtRAI.jpg

乔布斯讲 iPhone 是什么,图/苹果

想一想初代 iPhone,起售价是 499 美元,乔布斯给消费者的购买理由是「一台 iPod+一台手机+一个互联网通讯设备」。要知道苹果两年前发布的 iPod Video(>

不过以 WWDC 上的宣传来看,Vision Pro 初期显然看中了电视以及显示器的使用场景。一方面是超高分辨率 Micro-OLED 和超大画面,再叠加沉浸虚拟空间带来的观影体验;另一方面则是在办公场景下,通过超低的延迟与虚实融合的交互设计,承担了显示器乃至计算设备的使用场景。

16905087455003D电影播放.gif

沉浸观影,图/苹果

最近就有测试者发现,苹果在 visionOS 1.0 Beta 2 系统中的 TV 应用代码多出了「播放 3D」的字样,后续报道指出,Apple TV + 的原创剧《君主:怪兽的遗产(Monarch: Legacy of Monsters)》已经制作了 3D 版本。

不难想象,苹果可能会像之前将电影库全线升级到 4K 版本一样,再一次升级到 3D 版本。另外别忘了,在 WWDC 上为苹果站台的迪士尼,还拥有大量影响力巨大的 IP,可能将以 AR 实景或是沉浸式 VR 内容的形式出现,而 Disney+ 也将跟随着 Vision Pro 而上市。

ff132bff8abc4ffcbb4d003bfe99ebe2.png

新的赛事观看形式,图/苹果

此外,NBA 总裁萧华(Adam Silver)明确表示,他们正在努力将 NBA 赛事直播引入 Vision Pro,「通过和苹果公司的合作,努力为观众重新构建观球体验。」考虑到苹果早已拿下美职联(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的独家直播权,在 Vision Pro 上看到「球王」里奥·梅西的足球赛事直播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了。

37f2898151524479a41a683e38da670b.jpeg

梅西,图/迈阿密国际

不可否认的是,续航作为硬伤一定程度上限制了 Vision Pro 的使用场景,但在家庭娱乐以及办公场景下,续航方面反而不是很大的问题。而从目前众多的上手体验感受来说,Vision Pro 至少在延迟与眩晕等问题上表现得尤为出色。

TCL 华星 CEO 赵军此前在采访中表示,近眼显示产品想要替代电视等大屏设备,主要的问题是使用起来很难坚持到一两个小时,甚至是更长时间。反过来说,如果 Vision Pro 能够做到长时间使用的较好体验,又有足够吸引力的内容和内容形式,也就有了替代电视与显示器的更多可能。

从这个角度来说,Vision Pro 对比一些高端大尺寸电视和显示器,价格上也未必都是劣势,毕竟现如今的激光电视,随随便便也要上万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