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微软“养大”的OpenAI,决定反噬微软

2023-09-11
in
浙江社区社交
女性时尚图片分享社交应用,主打”我的生活in记“
最近融资:|2010-09-13
我要联系
微软和Open AI,一家是API供应商,一家提供云服务器,他俩能有啥利益冲突?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科技力(ID:smartechworld),作者:ViniWang,创业邦经授权发布,头图来源:图虫创意。

竞争近乎摊牌。

8月29日,OpenAI发布了ChatGPT企业版,这是继个人用户争夺之后,OpenAI在企业用户争夺上与微软展开的正面交锋。

由此,微软和OpenAI之间的“嫌隙”,双方都不再藏着掖着,被双方塑造成佳话的扶持故事迅速进入直接竞争的阶段。

OpenAI和微软的裂痕最早要追溯到去年11月。

原本微软正在忙着将ChatGPT整合到自家微软Bing等一系列软件里,谁知Open AI提前发布ChatGPT公测版,并且在两个月内就将1亿用户收入囊中。据媒体报道,这引起微软高层的不满,因为自家软件被ChatGPT抢了风头。

而8月29日,OpenAI“故技重施”。OpenAI推出企业版ChatGPT,这个时间点又与微软开始在Windows Copilot预览版中支持Bing Chat企业版的时间点重合,而且功能也接近。OpenAI似乎战略每一步都在精准对齐微软。

理由很简单,在战略优先级层面,如果对手比自己更早提供更有价值的功能,那么自己就会失去在这个领域的先发优势。企业版ChatGPT的发布,更是OpenAI把手伸向微软腹地的标志。

借助微软业务结构,不难理解为什么OpenAI发力企业服务。

Windows Copilot隶属于Office365,属于“生产力和商业流程业务”(Productivity and Business Processes)。其中Office365是传统Office采取新商业模式的产物,通过学习Salesforce付费订阅,它成为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 2018年Q4 财报中,企业级 Office 365服务收入增长38%,消费级Office服务收入增长 38%,为微软贡献了170亿美元营收。

它同时也是微软利润最稳定的业务部门。微软2023财年第四季财报显示,该部门为微软创造了183亿美元的营收,微软总营收的1/3都来源于该业务。在微软个人计算业务增速放缓的情况下,该业务同比增长了10%,其中仅Office商业产品收入就增长了15%。

这个逻辑恰好解释了OpenAI为什么要对微软做战略跟随——因为它要在利润最丰厚、最稳定的市场,与微软争抢最有商业价值、且最容易获得增长的用户。

市场用户总共有三类:企业用户、个人用户、中小企业初创公司开发者生态用户。其中对价格最敏感的是中小企业开发者生态用户以及个人用户,他们的基数比较大,但是付费不稳定——因为他们有时候会出于低价的诱惑而倒向竞争者。相比之下,企业用户对价格最不敏感、付费需求和意愿都比较强,付费能力最稳定,商业价值最大。

微软公布Microsoft 365 Copilot定价前后股价变化也能反映出“企业用户”的溢价空间。7月18日在微软公布了30美元每用户每月的定价之后,股价一度上涨6%,高达366.78美元。

事实上微软看起来也早已预料到竞争会发生在此,毕竟这是它一手扶持的公司,和它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此前,它已经开始做出各种防御动作,且手法同样精准,瞄准OpenAI最初的“种子客户”,中小企业开发者用户群体。

你也许会好奇,对于开发者来说,微软和Open AI,一家是API供应商,一家提供云服务器,他俩能有啥利益冲突?

了解产品开发过程的读者都知道,中小企业开发者如果开发一款产品,需要写代码,就需要购买托管产品代码的云服务器。

如果开发的产品涉及到某个特定功能,则又需要向API供应商付费购买调用该功能所需的API接口。有时候云服务器提供商也会搭售API,但通常两家都是通过某种方式协议一起赚钱。

现在设想这种情况:如果云服务器供应商,恰好搭售了某热门API接口,在不给API接口供应商利润分成的情况下,利用中小企业开发者对该热门API接口的需求,反过来推销自己的云服务器,增加了自己云服务器的销售额,但反过来影响了API提供商的盈利,该怎么办?

你也许会说,很简单,API供应商不再给云服务器授权自家热门API接口,不再让云服务器供应商吸自己血,自己独美,自己卖自己API,让云服务器提供商独立行走,不就行了吗?

但问题没那么简单,因为这两家技术供应商,API供应商是OpenAI,云服务器供应商是微软,他们无法解绑,因为微软是OpenAI持股49%的股东,自OpenAI诞生起,他们就存在着深度捆绑的战略同盟关系。

在OpenAI去年12月凭借ChatGPT一举成名之前,微软曾斥巨资陪Open AI度过没有营收但亟需不断烧钱的漫漫长夜。2019年7月微软给OpenAI战略投资10亿,并为OpenAI提供支撑大模型研发所需要强大算力的服务器,OpenAI所有技术都在Azure云服务器上运行。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OpenAI需要为这10亿美元付出的代价是,允许微软通过Azure云业务销售自己的API。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与OpenAI 展开合作后,微软的云服务 Azure OpenAI 可以直接调用 OpenAI 模型,包括 ChatGPT、Codex 以及 DALL.E,微软云服务的客户无需通过 OpenAI 就能在聊天机器人、搜索引擎等产品中使用这些 AI 大模型。

这是两家迟早要展开竞争的伏笔,原本中小企业开发者通过OpenAI购买API,访问OpenAI的大模型。但现在,微软不仅提供一样可以访问Open AI大模型的API,并且还搭售自家Azure云服务器。当两家销售同一种东西时,竞争由此展开,嫌隙也由此产生。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今年3月,微软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微软要求其销售人员“利用市场对OpenAI模型的热情”来推广Azure OpenAI并且将Azure OpenAI服务交易计入Azure销售人员的考核要求。

微软指示销售人员干预潜在客户选择,告诉潜在客户,OpenAI单独的使用权限“非常适合用于实验”,但“企业级功能有限”且“安全/隐私功能”较少。声称“Azure OpenAI能提供跟OpenAI一样的模型”。

此举影响了中小企业开发者选择,造成OpenAI开发者用户流失。随后OpenAI也开始反击,先是限制微软对部分模型的使用权限。今年3月1日OpenAI开始销售其语音识别模型Whisper的使用权,但Azure OpenAI服务未提供该模型。3月14日,OpenAI发布了最新的GPT-4语言模型,微软尚未宣布计划在Azure上提供GPT-4。

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OpenAI和微软也分别与各自的竞品展开合作。继今年3月份,OpenAI与微软的竞争对手Salesforce建立合作,为其商业软件提供聊天机器人和生成人工智能服务之后。微软也不甘示弱,直接为OpenAI的竞争者站台。今年7月份,微软作为首发合作伙伴,出现在Meta下一代开源大语言模型Llama 2的发布会现场。

而OpenAI做出的回应一石二鸟:8月23日OpenAI推出基于GPT-3.5Turbo微调功能并更新开放API,用更便利的功能与开源的Llama2竞争,同时也继续与微软争夺中小企业开发者。

这些越来越显性化的竞争背后,是大模型巨大成本带来的营收压力。

非营利研究机构艾伦AI研究所的董事会成员兼前CEO奥伦·艾齐奥尼(Oren Etzioni)表示,“双方都需要赚钱,这让他们更容易发生冲突,冲突点在于他们都试图用类似的产品赚钱。”

对于OpenAI来说,大模型运营成本高,这是业界共识。

根据今年7月份,印度新闻媒体平台近日的一份研究报告称,OpenAI仅运行ChatGPT,每天就要花费约70万美元。2022年财年,OpenAI的总营收只有3000万美元。微薄的营收跟高额运营成本相比简直是杯水车薪——单凭这一年营收,仅够维持OpenAI运营42.85天。

微薄的营收更不足够覆盖开发成本,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算上从Google挖走人才所用的资金成本,OpenAI去年一年的总开发成本高达5.4亿美元。虽然去年又获得微软追加投资的100亿美元,但是在高额的运营成本和开发成本面前,这些钱似乎不值一提。

不仅如此,别忘了,根据OpenAI跟微软签订的投资协议,在微软收回投资成本之前,还要从OpenAI的销售中获得75%利润。

OpenAI看起来确实“急了”,它决定反噬微软,而它也希望外界知道,它有这个能力。最近的一系列动作很是耐人寻味。这个曾经一切都保密严格的公司,开始有很多信息透露出来,比如,据The Information报道,OpenAI目前有望在未来12个月内通过销售人工智能软件和为其提供动力的计算能力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

Sam Altman想让人们知道,他没有被微软裹挟,而且自己还能在合纵连横里赚钱。

而Sam Altman前不久释放出来的另一个消息也很有意思。他在自己的社交账户上宣布,11月6日,OpenAI要在旧金山举办自己的首届开发者大会了——这曾经是微软和谷歌这些大平台们展示自己生态能力的专利,而现在Altman希望大家知道,自己的公司可以和它们一样了。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