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美元诈骗犯的「完美人设」

2023-11-08
七项诈骗罪名全部成立,FTX创始人面临着最高百年的监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仅仅一年前,他还是加密货币领域最受瞩目的商业领袖和创业偶像,不到三十就身价两百亿美元;生活俭朴、不拘小节、不贪财富、热衷公益、慷慨捐款。直到百亿美元诈骗局被揭穿,外界才看到一个诈骗百亿美元的惊天巨骗的真正面目。七项诈骗罪名全部成立,FTX创始人面临着最高百年监禁。

七项罪名成立面临百年监禁

百亿美元巨骗终被定罪,七项欺诈罪名全部成立!

美国东部时间上周四,经过四个小时的讨论之后,纽约曼哈顿联邦地区法院的12名陪审员最终作出一致裁定,FTX创始人兼CEO山姆·班克曼-弗莱德(Sam Bankman Fried,以下简称SBF)七项欺诈和同谋罪名全部成立。这意味着他将面临最多110年监禁的处罚,可能要在监狱度过余生。

根据美国司法体系,陪审团负责定罪,法官负责量刑。SBF的具体刑期将在明年3月底宣判。他的律师团已经宣布会提出上诉,尽可能延长诉讼期限。但本案绝大多数同谋都已经认罪,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和上庭指证SBF,只有SBF还在坚持无罪辩护,这意味着他无法获得减刑待遇。

穿着灰色西装和紫色领带的SBF在被告席,面向着陪审团站立,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在宣布审判结果时,SBF连续七次听到“罪名成立”(Guilty)时,脸上却看不到太多的表情变化。或许这个结果早已在他的意料之中。

SBF的父母就坐在他的身后。过去一个月的庭审,这两位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知名学者一直陪儿子身后。在听到七次罪名成立之后,SBF的母亲将脸埋入了自己手中,遮掩住她哭泣的表情。SBF在被法警押着离开法庭的时候,向父母微微点了下头,依然是没有表情。

图片

在被陪审团定罪之后,SBF的律师团已经表示会继续上诉,“捍卫他的无辜并且继续为诉讼而战”。在过去一个月的庭审中,SBF的豪华律师团一直试图将他描述成一个“不懂商业运作的书呆子创业者”,SBF甚至亲自作证,阐述自己只是运气不佳才导致创业失败,从未想过要欺诈犯罪。

然而,他的这套清白人设和辩护理由显然无法说服陪审团。在庭审过程中,检方召唤了十多名关键证人,包括SBF创业伙伴、大学同学以及前女友。几乎所有的证人都明确无误地指证,是SBF亲自策划和下令在FTX平台设置暗门,肆无忌惮地转移了上百亿客户资金到自己的对冲基金Alameda。

虽然SBF律师团反驳这些证人是想把全部责任推给SBF,好为他们自己脱罪,但这种辩解显然太过苍白。诸多同案嫌犯的交叉验证都指向了SBF。而这些污点证人,只能获得减刑而不是赦免,在SBF被定罪之后,他们也将在明年年底开始被指控和审判。

在庭审交锋之前,检察官已经搜集了数百万页的内部文件和聊天记录,验证了这些污点证人所说的一切,也揭示了SBF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场所的两幅面孔,撕下了他给自己打造的“无辜懵懂”形象。为了防止骗术暴露避免留下证据,SBF甚至要求FTX内部使用“阅后即焚”的Signal应用来通信,因为艾莉森在公司内部提到Alameda的操作而大发雷霆。

美国历史第二大金额诈骗案

这是2008年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Bernard Madoff)的庞氏骗局被揭穿之后,美国金融领域最令人震惊的诈骗案。相比麦道夫的庞氏骗局投资基金,SBF则是在全新缺乏监管的加密货币领域,肆无忌惮把平台储户资金当成自己的取款机,通过秘密后门代码卷走了超过140亿美元。到东窗事发时,投资者们不得不承受超过80亿美元的亏空。

在SBF被定罪之后,曼哈顿联邦检察官威廉姆斯(Damian Williams)表示,SBF犯下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金融诈骗案件之一。“加密货币或许是全新的领域,但这样的欺诈案件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差别。”

在东窗事发之前,SBF还是币圈最令人羡慕的创业偶像。他创办的FTX在短短两年时间就成为了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不到30岁的SBF,纸面的个人资产超过两百亿美元。在这个年纪,只有扎克伯格比他更为有钱。

去年11月,全球第三大加密货币交易所FTX轰然破产,震惊了整个行业。一个月后,SBF与其他高管在巴哈马被捕,随后他接受了引渡协议回到美国。虽然法官设定的保释金额高达2.5亿美元,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父母居然提供了财产担保,将他从纽约带回了斯坦福的家中居住。

图片

父母竭尽所能让他回家,SBF却再次将自己送进了牢房。今年8月,SBF将自己前女友、也是本案关键证人、Alameda CEO卡洛琳·艾莉森(Caroline Ellison)的私人日记外泄给了媒体。这种威胁关键证人的行为违反了保释条款,SBF随即被法官撤销了保释回家的舒适待遇,被收押到纽约曼哈顿的联邦看守所。

SBF的欺诈犯罪金额仅次于美国历史最大的金融骗子麦道夫(Bernard Madoff)。当年的麦道夫在美国金融监管部门的监控之下,利用自己的过往经历和行业威望,精心设计运行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庞氏骗局。被他诈骗的投资者包括了汇丰银行、瑞士银行等诸多赫赫有名的金融机构,总体损失接近了650亿美元。

2009年麦道夫被判诈骗等11项罪名成立,被判处150年监禁,同时处罚179亿美元。但他只在监狱呆了不到12年时间。2021年,82岁的麦道夫死在了监狱。在他服刑期间,两个儿子先后在巨大的压力下畏罪自杀和患病身亡。然而被他害到血本无归的近4万名投资者们,迄今仍在徒劳地试图追索损失。

SBF的贪婪和大胆程度或许仅次于麦道夫。2017年他先创办加密货币对冲基金Alameda,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衍生品交易的经验;两年之后,SBF又创办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某种程度来说,FTX就是SBF为Alameda创立的“提款机”。他从一开始就指示在FTX平台嵌入秘密代码,以便Alameda可以随意“借走”客户资金。

SBF毫不忌讳地进行财务造假。去年6月当加密货币贷款机构Genesis要求收回大笔贷款时,他们提出要审查Alameda的资产负债表。当然SBF不能出示真正的资产负债表,因为当时Alameda当时的资产几乎全是“借来”的FTX客户资金。

Alameda和FTX的高管团队编造了几份虚假的资产负债表,最终SBF在其中挑选了一份交给Genesis;虚假的资产负债表掩盖了Alameda从FTX违法窃取的100亿美元,让Alameda看起来拥有足够的资产偿还所有贷款。

但纸最终还是包不住火。去年11月,随着Alameda基金从FTX卷走资金的丑闻曝光,恐慌的投资者们争先从FTX提走资金,这个曾经估值320亿美元的全球第三大交易所在短短两周时间内就因为资金断裂而被迫破产。数以千计的投资者总计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

Alameda到底从FTX非法转走了多少客户资金?根据艾莉森的证词,前后总计是140亿美元,Alameda只偿还了其中很小一部分。在去年11月FTX崩溃的时候,Alameda只有40亿美元资产,却从FTX“借走”了120亿美元。

即便侵吞了百亿美元客户资金,即便被所有的证人当庭指认,SBF依然有底气在法庭义正严辞地表示,自己只是不走运导致企业破产,从未想过诈骗客户资金,卷走百亿美元资金只是为了维持Alameda基金正常运转。只是这一次,陪审团没有再相信他的说辞。

金钱身外之物的完美人设

真正高明的骗子,总是将自己伪装成人畜无害的纯真书呆子。诸多证人好友亲信的证词,揭示了一个诈骗犯是如何骗取百亿美元。SBF精心设计着自己的公众形象,苦心经营着媒体关系,不惜血本地请来名人明星做广告,一掷千金地政治捐款接近政客。

和扎克伯格一样,SBF也热衷于维持“书呆子创业者”的人设,甚至自称患有自闭症。按照他前女友的描述,SBF那头标志性的杂乱卷发和日常穿着的松垮大T恤,都是他精心设计的,因为他认为这种形象会给外界一种值得信赖不爱享受的印象。

甚至他的父母,也成为了SBF获取外界信任的资本。他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是备受业界尊重的知名学者,也在硅谷有着诸多人脉。在红杉资本等知名风投投资FTX的过程中,“班克曼-弗莱德夫妇的儿子”这一标签带来了重要的诚实可信印象。然而,这对夫妇如今也因为儿子而声名扫地,因为帮助运营FTX的慈善基金,他们同样面临着诉讼。

SBF精心打造着自己的公众形象。虽然从FTX平台卷走了百亿美元资产,在诸多方面挥霍无度;SBF却希望向外界展示自己不贪图享受、不在乎金钱的形象。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自己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钱,更在乎的是能否对这个世界带来帮助,计划捐掉绝大多数个人财富。

图片

在购置了价值4000万美元的巴哈马顶层豪宅之后,SBF选择和诸多FTX高管一道居住,假装是公司租赁的集体宿舍。虽然出行都是私人飞机,单是这项就花掉了1500万美元,但他却特意选择了一辆廉价的丰田卡罗拉,对外展示是自己的座驾,最爱吃的食物是花生酱抹面包,最常穿的衣物就是T恤短裤。

图片

在FTX迅猛扩张的过程中,SBF从不吝啬广告营销投入巨资。不仅2021年斥资购买了迈阿密热火主场的冠名权,成为了NBA以及MLB的官方赞助商,签下了美式足球巨星汤姆·布雷迪、NBA巨星库里和奥尼尔、网球明星大坂直美等家喻户晓的体育巨星为自己的平台代言。

这些名人明星的代言为FTX带来了上百万的普通投资者,将他们的资金存放在FTX平台上。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资金最终却都流向了SBF的对冲基金。在FTX崩盘之后,这些明星也因为推广宣传FTX平台而遭到了投资者的连带起诉。

SBF一直很重视媒体关系和渠道,他愿意花很多时间和媒体打交道,与知名媒体记者建立良好关系。他投资了币圈垂直媒体Semafor和The Block,还考虑投资Vox和福布斯等主流媒体。在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中,SBF是一个视金钱如无物的天才,是“新巴菲特”,也是有社会责任感的新一代企业家。

SBF甚至热衷于参股投资推特。去年马斯克宣布440亿美元收购推特之后,SBF通过马斯克当时的女友、加拿大女歌手格里姆斯(Grimes)联系马斯克,希望约见后者商谈入股投资50亿美元。不过,即便马斯克当时非常缺钱,也没有接受SBF的投资。全球首富看人眼光真毒辣。

该花钱的地方,SBF从来是不惜血本,尤其是拉关系的政治捐款。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SBF给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超级行动委员会捐出了数百万美元。到了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SBF更是捐出了4000万美元。在FTX倒台之前的一年半时间,SBF就至少捐出了7000万美元。

就在去年5月,SBF还财大气粗地宣布自己计划在2024年总统大选期间捐出至少1亿美元支持民主党。但就当所有人都以为SBF是民主党大金主的时候,他却承认自己实际上给共和党也捐了相等金额的钱,只不过都是通过间接政治献金(Dark Money)的方式。

作为SBF的诈骗核心共犯,Alameda CEO艾莉森在证人席上忏悔说,自己在骗局被揭穿之后感到了解脱,因为再也不用撒谎了。但在另一端的被告席上,SBF却还在坚称自己的无辜与无知。

然而,今年8月被取消保释之前,SBF在硅谷家中接受自媒体朋友采访时曾经表示,“如果我的生命现在结束,我对这个世界带来的可能只有伤害。我所做的事情,也对我自己带来了巨大压力。”

或许,要演就要演到最后一幕。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