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马斯克只能追赶AI界的苹果

2023-11-08
这一次马斯克发布新品的企业不是电动车企特斯拉,不是航天科技SpaceX,不是社交网络X(前推特),也不是脑神经科学Neurolink,更不是隧道交通公司Boring,而是他刚刚创办的新公司xAI。

图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郑峻,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过去这个周末,马斯克发布了他的首个AI大语言模型Grok,宣称很多方面都是业界最佳。但仅仅一天后,OpenAI就向业界展示了更大的生态平台野心,他们已经在生成式AI的行业竞争中占据着明显的领先优势。向来习惯引领行业的马斯克,这一次只能不甘心地扮演追赶者的角色。

创办两个月就发新品

过去这个周末,马斯克的新品发布又双叒叕占据了媒体聚焦。这位全球首富创办与运营着数家公司,横跨了多个不同领域,每年都有不少创新产品发布,始终扮演着行业引领者的角色。

这一次马斯克发布新品的企业不是电动车企特斯拉,不是航天科技SpaceX,不是社交网络X(前推特),也不是脑神经科学Neurolink,更不是隧道交通公司Boring,而是他刚刚创办的新公司xAI。

马斯克在今年7月创办了xAI,正式进入竞争已经非常激烈的生成式AI领域。凭借着他在科技行业的个人影响力,xAI得以从OpenAI、谷歌DeepMind以及Meta等行业巨头挖来了诸多AI开发人才。不到三个月后,xAI就发布了首个生成式AI产品Grok。

xAI在官方博客中表示,Grok意在用智慧回答问题,并带有叛逆性格,“如果你讨厌幽默就最好不要使用”。他们补充称,Grok是一款非常早期的测试产品,只进行了两个月的训练,所以期待其可以在用户的帮助下每周都在迅速提升。Grok这个名字来自于科幻经典《异乡异客》,其设计参照了《银河系漫游指南》。

图片

作为全球商业领袖和超级网红,马斯克借助自己的个人影响力,为Grok进行营销推广。他在X平台上盛赞Grok在很多重要方面都是目前最好的AI Bot。Grok支持多任务处理,可以同时运行多个对话,并可以随时切换。因为马斯克的超强号召力和带货能力,Grok在发布之后很快吸引了大量测试意向者,甚至服务器都直接宕机了。

Grok的产品设计明显体现了创始人马斯克“无所忌讳”的个人性格。无论什么敏感问题,Grok都可以从容应对。为了展示了自己产品的幽默感,马斯克向Grok询问了“如何在家制作可卡因”。Grok看似认真地回答了一通之后,声明这只是个玩笑,制毒需要面临法律惩罚。

或许Grok暂时还无法与OpenAI的GPT-4相提并论,但作为马斯克旗下公司,Grok却拥有一个其他企业都不具备的独到优势:可以获得X平台的所有数据进行训练,以“提供关于世界的实时知识”。马斯克还展示了另一个AI bot回答同样问题的结果,证明Grok的回答具有实时性。

虽然还是初期测试产品,但xAI却表示,Grok在计算机方面超越了ChatGPT 3.5等诸多其他所有模型,但却比不上拥有更大数据的其他bot。此外,xAI也强调,和其他大语言模型一样,Grok也可能提供虚假或者矛盾信息。

在斥资440亿美元收购推特以后,马斯克将推特改名X,他也注意到了这个社交平台数据对于大语言模型训练的重要意义。他此前甚至威胁要起诉微软,拒绝向其他巨头提供平台数据进行训练。另一方面,Grok目前暂时只面向部分用户进行Beta测试。具体而言,是面向每月订阅资费16美元的X Premium用户群体进行内测。

随着Grok内测版的发布,马斯克真正进入了生成式AI这条目前最热门的赛道,实现了他与OpenAI、谷歌、微软、Meta进行AI竞争的夙愿。考虑到他与OpenAI之间的微妙关系,以及上周马斯克突然宣布发新的时机选择,有理由相信马斯克是刻意选择在OpenAI开发者大会之前发布新产品。

打造生态平台成为AI界苹果

美国时间周一,OpenAI在旧金山召开了首届开发者大会,此时距离他们发布ChatGPT差不多正好是一年时间。不夸张地说,去年11月OpenAI发布ChatGPT,是AI发展史上的划时代事件,直接带动了科技行业进入生成式AI时代,更对此前引领AI行业的巨头谷歌带来了强大冲击。

图片

在ChatGPT迅速普及之后,微软也看到了挑战谷歌的机会。一方面加大投资,成为OpenAI最大的战略投资者;另一方面,牢牢地将OpenAI绑定在自己的云服务平台,同时不断将ChatGPT以及自己的Copilot整合到搜索以及办公组件等诸多业务中,试图再次挑战谷歌在搜索领域看似无可撼动的主导地位。

作为OpenAI最重要的战略投资者与合作伙伴,微软CEO纳德拉昨天也亲自为OpenAI的产品发布站台。他谈到了将GPT技术接入微软365办公组件带来的体验提升,“这是完全不同的全新体验。我在企业基础架构领域已经三十年了,从未见过这样的(创新)。

面临OpenAI和微软的联手冲击,谷歌在创办之后不得不面临着追赶者的尴尬定位,研发创新能力遭受质疑之后,股价市值也出现了明显下滑。今年2月,谷歌不得不加快原先的研发节奏,聚焦研发力量在AI Bot领域,提前发布了自己的竞争产品Bard,并对自己的诸多网络产品进行生成式AI改造。

OpenAI现在有多火?ChatGPT发布一年之后,每周活跃用户达到了1亿,开发者数量超过200万人,全球财富500强企业中有92%都在使用。不到一年时间,OpenAI的估值就从今年年初的300亿美元飙升到目前二级市场的800亿美元级别。

OpenAI并没有公布付费用户的比例,但他们的主要营收来自于企业用户打造自身生成式AI加持产品所支付的接口费。根据上个月的预期,今年OpenAI的营收将达到13亿美元。

那么,昨天的OpenAI开发者大会都发布了什么?简单概括一下。

1、开放定制GPTs:所有人都可以创建符合自己个性需求的ChatGPT,也可以分享给家人朋友,或是在公司内部使用。创建定制ChatGPT的过程不需要具备专业的编程技术,只需要通过自然语言交互和简单指令,提供训练数据,普通用户就可以快速实现。

图片

2、GPT应用商店:就像是苹果的App Store,开发者提交各种各样的应用,商店按照各种类别推荐,用户可以购买下载,开发者获得提成。众所周知,应用商店是iOS生态体系繁荣的基石。从这个角度来说,OpenAI可以被类比为AI届的iOS。

3、数据大幅更新:此前ChatGPT最受诟病的一点就是训练数据只到2021年底,无法提供过去一年半的知识,而现在训练数据库更新到了今年4月。OpenAI CEO奥特曼也承认,“在这方面,我们或许比大家更为烦恼。”当然,用户可以通过补丁让ChatGPT从事实时任务。

4、更强更便宜的GPT-4 Turbo:性能强于GPT-4,支持128k上下文窗口,相当于300多页文本,较此前提升16倍;价格大幅下调到原先的一半甚至是三分之一,支持在聊天输入图片,输出速度提升一倍,开放Fine-Tune修改模型功能,更符合具体需求。此外,GPT-3.5 Turbo上下文窗口升级到16K。

5、助手API:开发者可以通过这一API接口执行特定指令,读取额外知识库和调用模型,配备代码解释器以及调用函数工具。开发者还可以接入专业数据库和用户自己的文本,增强助手的专业知识。

6、提升隐私保护。OpenAI加强GPT在安全与隐私方面的防护,用户与工具之间的对话不会再分享给应用创建者;发布Copyright Shield功能,应对侵犯版权以及版权费用支付问题。

显然,相对于GPT产品的技术更新,零基础开放GPT定制以及GPT应用商店这两大新品具有更大的行业意义。这意味着生成式AI已经进入了全面普及和定制化的阶段,OpenAI在行业率先开始打造生态平台。

人人都可以用上GPT,人人都可以创建GPT。定制AI产品再也不是开发者的专利,从未像现在这样零基础。用OpenAI自己的话来说,“创建一个GPT是如此简单,就像是对话一样,给一些指令和额外的知识数据,再为其选择应用方向,就像是搜索网络、制作图片或是分析数据。”

奥特曼在发布GPT商店后表示,“如果你给用户更好的工具,他们就可以改变世界。我们相信AI能够给每个人赋能。我们将让所有人拥有他们需要的超级能量。”

马斯克的OpenAI往事

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X,还是后来的Neurolink以及Boring Company,马斯克总是扮演着行业先驱的角色,习惯于领先竞争对手,用创新颠覆引领一个全新的行业。但这一次,他却只能接受追赶OpenAI的局面,当然竞争才刚刚开始。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马斯克就没有OpenAI,没有ChatGPT也不会有Grok。马斯克之所以创办xAI,与OpenAI的ChatGPT大获成功有着直接关系。马斯克对OpenAI的商业化运营,以及与微软的密切关系非常不满。

马斯克和OpenAI到底有什么过往?2015年12月11日,非营利性AI研究机构OpenAI正式在硅谷成立。顾名思义,OpenAI(开放AI)致力于推动AI技术研究和协作,以及制定AI行业安全和道德标准,带动AI技术造福人类。

OpenAI的研究主管是前谷歌机器学习专家舒茨凯夫(Llya Sutsskever)以及前Strip的CTO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汇聚了一大批行业顶尖工程师和科学家。由于是个非盈利研究机构,OpenAI的启动资金依赖于外部捐赠。马斯克个人出资了1亿美元。

除了马斯克,出钱出力的亿万富翁还有硅谷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CEO艾特曼、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杰希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还有“PayPal黑帮”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与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等人。此外,AWS、Infosys、Y Combinator等企业也参与其中。

马斯克和艾特曼共同担任OpenAI的董事会主席。不过,马斯克是诸多发起人中名气最大的,他也用自己的影响力为OpenAI争取媒体曝光和吸引人才加盟。不夸张地说,马斯克是OpenAI的门面招牌,但他并没有太多精力来兼顾管理。OpenAI的管理工作更多交给了艾特曼。

值得一提的是,英伟达后来向OpenAI捐赠了他们第一部超级计算机DGX-1,大大提神了OpenAI的算力。黄仁勋专门邀请了马斯克现场见证英伟达超算助力OpenAI的研究。

但随着OpenAI推进研发产品,资金不足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了。AI研究非常烧钱,非盈利机构的性质成为限制OpenAI筹集资金的核心短板,阻碍了他们招揽顶级人才和加大研发投入。他们越来越无法和谷歌及Facebook这样富可敌国的行业巨头竞争。

顶级AI技术人才有多值钱?微软研究院资深副总裁彼得李(Peter Lee)曾经说过,一个顶级AI人才的工资比美式足球大联盟的四分卫还要高(意思是要百万美元年薪以上)。而且OpenAI是非营利机构,也没有股权和期权的未来大饼去吸引技术人才。

另一方面,AI研究还需要巨大的基础设施投入。除了英伟达捐赠的超级计算机,OpenAI还需要云计算的庞大需求。2017年OpenAI在云计算方面的支出是790万美元,而同年谷歌旗下DeepMind的支出则是4.42亿美元。巨大的财力差距让OpenAI很难与谷歌竞争研发进程。

正在OpenAI最需要后续资金投入的时候,马斯克却离开了。2018年2月20日,马斯克以特斯拉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与OpenAI存在利益冲突为由,突然退出了OpenAI董事会;当时官方介绍,他还会继续向OpenAI捐赠以及担任顾问。马斯克后来表示,这是因为特斯拉和OpenAI都在招揽同一批技术人才,因此存在利益冲突。

但实际情况要更为复杂,马斯克实际上是赌气离开的。2018年初,马斯克认为OpenAI的研发已经明显落后于谷歌,因此提议自己接管OpenAI并亲自来负责研发。但他的这一自信提议却遭到了艾特曼、技术团队以及其他董事的强烈反对。

或许其中一个原因是,马斯克已经同时担任着特斯拉和SpaceX的CEO职位,而且当时特斯拉因为Model 3的量产困难和资金急剧消耗,正处在最艰难的时期。OpenAI的其它董事并不认为马斯克还有精力再兼顾OpenAI的管理工作。

作为一个极度自信和骄傲的男人,马斯克在被拒绝之后就离开了OpenAI董事会。而艾特曼随后则逐渐淡出了Y Combinator的工作,将自己工作重心完全转移到OpenAI的管理上。2018年,艾特曼的职位从OpenAI的联席董事长变成了总裁。

但马斯克离开,意味着OpenAI失去了最重要的资金来源。马斯克最初承诺要分批向OpenAI捐赠10亿美元,他在项目启动时也的确捐赠了1亿美元,但在负气离开之后,他再也没有继续出资。此后的马斯克和OpenAI再没有任何关联。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9年3月OpenAI正式从非盈利机构转型为“有限盈利机构”Open LP,开始接受战略投资者以及风险投资的资金,而原先的非盈利机构Open Inc则作为Open LP的母公司继续存在。重组之后的OpenAI在引入投资之后,不仅可以开出高薪吸引行业顶级人才,还能用期权股权和上市前景来留住人才,更可以承担AI训练的高昂云计算费用。

在OpenAI重组之后,投资者们就纷至沓来了。仅仅四个月后,互联网巨头微软就投资10亿美元,成为OpenAI最重要的战略投资者。微软给OpenAI带来的不仅是资金,还有微软的云计算服务。从那时起,OpenAI的模型训练就完全转移到微软Azure平台。正是在微软全力提供资金和资源之后,OpenAI的产品研发开始加速。

在OpenAI的历史上,出资1亿美元的马斯克始终是联合发起人之一。但在重组之后的四年时间,OpenAI通过六轮融资总计筹集了超过110亿美元的资金,微软是最大投资者,随后则是几大风投机构马修布朗基金(Matthew Brown Companies)、Bedrock资本、红杉资本、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老虎全球基金。

正是在这些互联网巨头和风投巨头的资金与资源支持下,OpenAI才得以超车谷歌和Meta这样市值几千亿美元的行业巨头,连续推出GPT-3、ChatGPT和GPT-4诸多领先行业的AI技术。不过现在的OpenAI,已经和马斯克毫无关系,或许这才是他始终无法释怀的原因。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