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氏家族再扩投资帝国

2023-11-10
2000亿家族财富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巨潮WAVE(ID:WAVE-BIZ),作者:谢泽锋,编辑:杨旭然,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我们要从做产品到做企业,从做企业到做资本。”

尽管何氏家族已经退居幕后,但在何享健的思想带领下,美的系在资本市场反而更加活跃。

短短两周内,美的集团递表港交所,美智光电创业板上市获受理。11月7日,美的大公子何剑锋又计划将顾家家居收入囊中。

何享健将美的交由方洪波打理后,何氏家族后代纷纷自立门户,他们沿袭着创一代的生意理念,在巨大的家族财富支撑下,实现从创业者、企业家到投资家的转变,这其中年纪最大的何剑锋最为活跃。

他早在1994年就开始独自创业,并聚焦于投资行业,目前已拥有盈峰环境和百纳千成两家上市公司。倘若拿下顾家家居,他将坐拥总市值超500亿的产业投资帝国。

相比何享健“指导”美的涉足科技、新能源、工业机器人等产业,何剑锋的投资范围更加庞杂,影视、环保、科技、新材料、金融牌照甚至母婴、儿童服装、拍卖等等不一而足。当前计划入局的家居市场是其新目标,同时也是能够和美的现有家电业务距离更近的产业。

虽然战略上遵循父辈教导,但何剑锋的产业投资成绩想达到美的的经营高度,注定太难——声势不小,但高度不足,广度不小,但深度不够。从家电巨头到投资大鳄,两代人走的两条路难免会被外界反复对比。

从“顾家”到“何家”

顾家是A股软体家居领域的绝对龙头。

以家族姓氏命名的顾家家居,可能要改姓“何”了。

11月7日,顾家家居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顾家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计划转让公司股权,可能涉及控股权转让,接盘方正是美的大公子何剑锋麾下的盈峰集团。若股权转让完成,何剑锋将再斩获一家资本平台。

顾家家居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祖孙三代从事家具生意。2000年,27岁的顾江生辞去大学体育老师的工作,接手家族生意,“海龙家私”更名为“顾家工艺沙发”。

上任后,顾江生决心去除浓厚的家族色彩,他高薪招聘“顶级外援”。巧合的是,时任美的集团副总裁的李东来于2012年被聘请到顾家担当总裁。

当时,顾家家居还仅仅是一个不太知名的小公司,而且已经连续三年亏损。李东来将美的一套打法复制到顾家家居,扩充品类、铺设渠道、大手笔营销。

而其最擅长的则是借助资本杠杆。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8年,顾家家居就发起了近十起并购,德国顶级沙发品牌RolfBenz、澳大利亚零售家具品牌NickScali、意大利高端沙发Natuzzi旗下纳图兹贸易51%的股权等等,都被其收入囊中。

2018年10月,顾家家居更是掀起了一起轰动行业的收购案,计划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喜临门。而且手法颇为巧妙,公开市场增持2%,绕过举牌线;再是计划耗资13.8亿元,刚好获得控股权。

一年后的4月3日,顾家通过资管计划认购喜临门股东的可交债,此举可谓一举两得:进可以避免重大资产重组,巧获控股权;退也可以借助重组的利好消息,获取财务收益。12天后,这场收购案却因协议意向书到期自动终止。上交所“震怒”,连发20问质疑其资管计划与获取控制权意图之间的关联性。

频繁的资本运作,虽然催肥了公司规模,但也积攒了不少负担,2018年,公司账面商誉激增至8.33亿。到2020年,因商誉减值,公司业绩大幅下滑。这是李东来执掌顾家家居以来的首次倒退。

图片

进入2022年,因国内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趋冷,顾家家居主动收缩战线,以1.61亿元将曾经收购的玺堡家居51%股权出售。而此时东方不亮西方亮,顾家家居瞅准了出海的机遇,在墨西哥、越南等地建厂,销往北美等市场。受益于人民币贬值、海运、原材料价格回落,顾家又迎来新的成长机遇。

如今,顾家是A股软体家居领域的绝对龙头,营收是第二名喜临门的2.3倍,利润是后者的仅4倍,市值也超过300亿元。

虽然国内市场寒意阵阵,但顾家的业绩呈现平稳增长的状态,且分红极为慷慨,2022年10派11.1元,共计分工高达9.1亿元。

在此时,有意放弃让控股权,令外界颇感意外。盈峰系作为接手方,也许跟李东来有关。

“八爪鱼式”投资

何剑锋的步子显然要比父辈更加激进。

“现在的世界靠的是科技和资本,只要有钱、有科技,就什么都能做到。”何享健对世界经济趋势,曾做出这样的判断。

这个逻辑指引着方洪波于2012年上任后,立志把账上400多亿现金“全部投到看不见的项目上去”。

多年后,这些资金变成了库卡、合康新能、科陆电子、万东医疗等企业的控股权。尽管投入不菲,但科技实业依然是何享健和美的始终坚持的主基调。

而何剑锋的步子显然要比父辈更加激进,盈峰控股俨然一个横跨金融和实业的“八爪鱼”。涉足的产业五花八门,且相互之间基本毫无关联。

官网显示,盈峰入局了环境、文化、投资、科技、消费五大领域,拥有盈峰环境和百纳千成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环保和影视娱乐的主力军。

科技板块有主营粉末冶金的盈峰材料,盈合机器人以及金融科技子公司盈峰普惠;消费板块包括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奠基者之一的华艺国际;母婴服饰的摩米时尚。

金融领域,何剑锋染指的行业更加庞杂。通过VC,盈峰投资了商汤科技、云鲸智能、瑞为技术、酷哇机器人、广汽埃安等;盈峰资本管理着200亿的资产规模,还是松禾资本、同创伟业等投资机构的LP。

盈峰集团还是易方达基金的并列第一大股东,而易方达位居非货币公募基金榜首;盈峰还联合碧桂园、贤丰控股、海天集团等粤系企业发起设立粤民投。

图片

粤民投的业务范围就更加庞大,并聘任原易方达董事长、总裁叶俊英坐镇,在二级市场接连举牌中国宝安和辽宁成大。

坊间揣测,何享健退休时,将实业部分交由方洪波掌管,而金融则让儿子全权负责。

近两年来,盈峰与地方引导基金紧密合作,先后在安徽、西安、佛山、南通等地发起设立股权基金,通过股权投资布局新兴产业,扩大商业版图。

“体外发展”成绩一般

“扶上马,送一程”。

早在1994年,何剑锋就另起门户,独自创业。

但经过近30年的努力,何剑锋的产业投资成绩只能说是一般,尤其是在美的在全球家电界老大的地位面前,成了一场悬殊的对比。

而且,何剑锋的创业之路并未离开父辈的支持,可谓是“扶上马,送一程”。

表面上看,何剑锋的事业一直在美的“体外”发展,但两者之间的血脉关系堪比父子。

何剑锋早期创办的现代实业,就是为美的做贴牌产品,2001年实现收入3.5亿元。三年后,盈峰集团将旗下两家公司卖给美的,套现近7000万元。

盈峰系第一家上市公司盈峰环境,原名为上风高科,起初由美的控制,后来美的以原价将公司控股权转让给盈峰集团,而且还为其输送大量人才。

2007年,盈峰系又从美的手中以1.65亿元受让易方达基金25%股权,成为易方达并列第一大股东。

2018年,盈峰集团收编华录百纳(百纳千成),同样离不开父亲的鼎力相助。当年3月,盈峰集团和宁波普罗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斥资18亿元,接盘华录百纳17.55%的股份。巧合的是,普罗非由美的控股全资所有。

图片

当前,何剑锋手中最为亮眼的要属盈峰环境,而自成为实控人后,盈峰环境就开启大肆并购的模式,累计砸下180亿元,堪称A股环保并购之王。其中的150多亿元用来收购中联环境,创造了环保行业并购金额之最 。

借助这笔收购,盈峰环境成功转型为城市环卫服务和环卫装备的头名企业,但伴随的是巨额商誉。而且,由于收购时,标的方的估值已经很高,注入上市公司后,盈峰只是象征性赚取了点利息收益。

而且在对赌业绩完成后的第二年,中联环境就大幅变脸,给外界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这也导致公司股价常年低迷。

图片

纵观盈峰环境发起的几笔收购,虽未出现大面积亏损,但也没有实现太多的收益。

另一家上市公司百纳千成的表现更惨一些,在加入盈峰系的2018年就巨亏34.17亿,此后长期在盈亏边缘徘徊。尽管近期因游戏短剧概念,股价自低点暴涨了70%,但时至今日,何氏父子投入的18亿元仍有浮亏5.6亿元。

在曾经的业绩功臣“蓝色火焰”熄火并被出售后,百纳千成始终没有找到新的增长点。无论是收购永兴坊文旅,还是携手北京精彩、东方美之,或是踩中了游戏+短剧的风口,没有丝毫影视基因的何氏家族,都在都在无奈的摸索中,为自己的选择买单。

写在最后

表面上看,何氏家族的二代们各立山头,相互间也有较为清晰的分工,资本动作频繁上演。但实际上,家族成员的成长必然离不开父辈的萌荫和庇护。

何享健和美的给钱、给资源、给项目、给人才,托起了家族二代们的成长,如今二代们也早就不再年轻。要知道1967年出生的何剑锋今年已经56岁,甚至比顾家家居董事长顾江生还要年长6岁。

收购顾家家居,很难不让人揣测这其中有美的集团或何享健的授意,毕竟家电和家居天然具有协同效应,这让这笔产业并购看起来更加“产业”,没有那么“投资”。

图片

时至当下,二代们的战略布局显然离不开美的这座大山的荫萌,也离不开何享健在其中发挥的至关重要的作用。2000亿财富的家族生意,仍离不开这名81岁的老者。

于后辈而言,这是一种幸运,但同时也是一种必须去面对的宿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