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独角兽曾被YC连拒三次,后被YC连投四轮

2023-11-14
纳瓦尔、彼得·蒂尔、a16z、Craft、Khosla、Coatue等都是股东。

图片

作者丨创业邦(ID:ichuangyebang)

作者丨李霜霜

编辑丨海腰

硅谷著名天使投资人纳瓦尔·拉维坎特(Naval Ravikant)曾在博客中分享观点:“计算机无处不在,我们可以教会人们学会计算机,通过使用ShowME、CodeAcademy、Bloc等工具学会编程,创建世界上第一个具有数字素养的社会。”

2011年10月,纳瓦尔投资了尚在 Y Combinator 成长孵化的CodeAcademy,助力编码在线教育。12年后,纳瓦尔再次参投CodeAcademy创始工程师创办的Replit,支持其“让下一批软件创作者实现线上创作”的愿景。

11月6日,Replit完成了B++轮融资2000万美元,领投方为Craft Ventures,合伙人Michael Robinson表示:“Replit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软件开发平台之一,正通过其一体化软件创建平台彻底改变开发方式。”

Replit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IDE初创公司,开发了代码生成AI工具 Ghostwriter。创始人Amjad Masad曾是Codecademy的1号工程师,Replit便是曾经在Codecademy第一个版本中使用的jq-console(repl.it的Web终端插件)。

截至11月,Replit共完成了6轮融资,筹集资金约4.4亿美元。多个知名机构多轮参投Replit,包括A16Z、Y Combinator、Khosla Ventures、Coatue Management、Naval Ravikant等。在B+轮融资后,Replit投后估值达到11.6亿美元,成为独角兽。

图片

Amjad Masa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新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研究核心技术产品体验、扩展Replit的云服务。

一、非专业人士的编码利器

此次Craft Ventures出手投资正是被Replit5月举办的HackAIthon竞赛吸引,参与者有300多名,而获胜者是一位“非专业”人士,她在Replit上用人工智能为辅助构建了 DocuTok项目,技术比工程师团队更令人印象深刻。

Replit让非技术人士打造优秀的编程项目不是偶然。

即使在今天,大多数软件工程师仍以离线的方式本地运行所有内容环境,整个软件开发周期中也有数十种不同的工具。在Amjad Masad看来,这耗费了大量成本,也提升了开发的复杂性。

图片

Replit创始人Amjad Masad

“从创意到软件初创公司,只需20美元。”Replit的核心产品便是一个线上的协作开发环境(IDE),它的目标是在简单组件的基础上提供完全集成的计算机环境,在一个浏览器中就能运行。

Amjad Masad相信Replit能大规模拓展写代码的人数,让更有创造力的人进入代码世界生成作品。Replit为儿童到成人、新手到专家的不同用户提供不同的UI界面,例如对新手就让其从一个简单的编辑器和控制台开始。

他分享了社区内的企业家故事,加拿大人Scott Stevenson借助Replit推出为律师服务的LLMs,让公司在几个月内ARR从0达到216000美元,在此之前Scott没有学过编码。“我们对初学者起到的影响更大,而对于编码熟手来说,Replit能减少他输入代码的30%,从而提升边际生产力,这可能也意味着巨大的利润。”

源于实际情况,Replit看重新手用户。目前全球开发人员有2270万人,即使在美国每年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也仅有3万,非“科班出身”的用户的编程学习常遇问题。因此,Replit致力于打造“低门槛,高顶点”的产品,让开发初学者易于使用,同时提供帮助使其过渡到强大的界面应用。

现在,Replit80%的用户来自美国境外。

二、两年增长用户1300万

2022年9月,Replit宣布推出Ghostwriter(由ML驱动的AI程序员),提供代码补全、代码解释、故障排除聊天机器人以及编辑器内搜索功能,使用户能够识别和导入开源代码进入Replit生态系统。

图片

Ghostwriter使用Salesforce的CodeGen模型构建,经8月更新后直接内嵌于Replit中。

风险投资人Kyle Harrison在行业报告里指出:“根据杰文斯悖论,生成软件代码的高效生产实际上会增加对该资源的需求,如Replit Ghostwriter使代码更容易生成,这可能会增加想要开发软件的人数。”

Ghostwriter确实带来了Replit的用户激增。据官网数据,Replit用户从2021年12月的1000万增长到2023年10月的2300万,覆盖200多个国家/地区,2.35亿个项目。

这些用户群同时也是Replit社区成员。Replit建立了创作者市场,用户在其中发布赏金(Bounties)任务,以解决构建应用程序时无法破解的问题,交易货币为虚拟代币Cycles(可用于计算用途或兑现)。印度大学生Akashdeep在今年9月申请了Replit的赏金任务,由于买不起电脑,使用其移动程序进行编码,任务赚的钱比整个家庭的收入更多。

Amjad Masad描述社区:“它使Replit成为一个开放平台。从多人计算协议到共享软件的社区空间,我们为人们提供支持,并将协作置于产品技术的核心。”

图片

Replit社区

从当前Replit的业务来看,它想做的不仅是一个线上IDE,还集成了协作多人游戏、销售软件、人工智能助手等。

三、网吧写出的程序变成大型网站

据数据,截至2021年12月,Replit的用户中有50%是刚刚接触编码的未成年人。Amjad Masad曾在推特上分享过一个例子:一个12岁的孩子从8岁起开始在Replit中学习编码。

图片

参与Replit投资的VC评价:“现在15岁的用户使用什么平台编码,10年后每个人都会使用它,只要青少年喜欢Replit,那它就是计算的未来。”让尽可能多的青少年在更年轻的时候学习编码,留下年轻编程者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也意味着公司将赢得年轻复利力量。

实际上,将Replit打造为“任何人都能创建软件并发布”的平台源自Amjad Masad小时候的经历。

1993年,他第一次接触到了电脑,那时运行编程需要查看厚厚的说明指导书。此时,Amjad Masad在大脑中不断模拟计算机的工作方式,并迷恋这种感觉。直到13岁时,他玩反恐精英游戏时发现商机——约旦网咖的老板们总是用纸笔记录游戏时间,并且无法得知给电脑捣蛋的账户是谁。

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Amjad Masad用Visual Basic进行编程,花了2年时间编完了自己第一个商品软件(局域网游戏中心管理软件),卖掉它赚了不少钱。此时,Amjad Masad开始体验到了互联网这个巨大数据库的可能性。

2010年从苏玛雅公主科技大学毕业后,Amjad Masad开始为雅虎工作,同时也遇到了两个麻烦令这份工作不太顺心:他没有电脑,由于缺乏便携式、随处可访问的IDE,下班后编程意味着从头设置编程环境,并且无法保存进度。此外,业余时间学习新的编程语言在当时非常困难。

“网上并没有很多编程语言切换的平台,也没有编程人员的在线‘游乐场’,我决定去做一些以前没有人做过的事。”

Amjad Masad和同学Max Shawabkeh以及当时的商业合作伙伴Haya Odeh在网吧合作编写了一个程序repl.it,能通过Web浏览器支持基于云的编程环境。这次他写得很快,只用了一个周末就出了框架。

项目在开源后经互联网疯狂传播。运用repl.it,Amjad Masad等人第一次将 python 编译为JavaScript,碍于约旦创业的基础条件较差没能建立公司。

很快,两个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退学的大学生找上了他,用repl.it建立了Codecademy的初始版本,打造编码教育的在线网站。这两人便是Zack Sims和Ryan Bubinski,他们推出Codecademy的第二天就有20万名用户注册,并在4个月后收到了第一笔250万美元的融资。路透社形容Codecademy:“它使用游戏机制使JavaScript教学变得具有吸引力。”

图片

这群年轻人的机遇就此而来,公司获得融资的第二个月,从雅虎离职的Amjad Masad受邀成为Codecademy的创始工程师。时至今日,Codecademy已在全球拥有超过5000万的学习者,并在2022年以5.25亿美元被Skillsoft收购。

四、YC连拒三次后发现“真香”

Amjad Masad是一个连跟妻子哈亚约会时都一直谈论工作的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野心勃勃。

他在Codecademy获得B轮1000万美元融资后离开,前往硅谷继续探索理想中的代码平台,他进入了Facebook的React Native团队。在这里,Amjad Masad能自由地跨平台工作,5年期间为News Feed和搜索引擎开发了很多重要功能。

“但我发现这里没有人会像我一样想建立公司,没有人真正想实现我的理想技术”。Amjad Masad想让主流的离线开发环境变为线上将是艰巨的任务,他在离开Facebook前一周发布博客探讨将职业理想带进现实的重要性。

实际上,Amjad Masad并不确定他的理想公司能否成立。在此前,他没能争取将Replit构建为Facebook内部项目,也遭到了Y Combinator对Replit的三次拒绝,甚至也找不到与他志同道合的代理人。

2016年,Amjad Masad正式成立Replit,妻子和弟弟Faris Masad一起支持他运营这家公司。

图片

左一:Amjad Masad弟弟Faris Masad,右一:Amjad Masad妻子Haya Odeh

尽管Y Combinator拒绝了Replit三次,但却参与了它的四轮融资,可谓是“真香”定律。

Amjad Masad从19岁便开始阅读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论文学习LISP,后者创建的Y Combinator多方面影响了他的生活。在2011年夏季加入YC后,他如鱼得水,熟悉新的想法和技术,收集项目反馈,Hacker News是他每天的信息来源。在2016年迈出初创公司第一步时,Amjad Masad马上想到了Y Combinator。

可是,Replit产品具备的“开发工具”和“教育科技”两个卖点能给风投带来的汇报微乎其微,2016年初,Y Combinator首次拒绝了Replit。好在种子轮时期,Amjad Masad得到了好友的资助。

2017年秋,Amjad Masad接到了来自Y Combinator第三封拒绝邮件,但却意外接到了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会面邀请。“他(奥特曼)对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理解之深,令我震惊。”实际上,Amjad Masad几乎已经放弃继续申请Y Combinator,而好友促成了这次会面,并在邮件中提醒他应当继续专注于Replit的核心产品和用户群,它将会有超乎想象的商业化速度。

在YC W18发布前,Amjad Masad进行了第四轮申请,在面试中失误后他和伙伴提前离开了现场,但却接到了项目录取的消息。2018年,Replit开启了真正的产品化之路。

“实际上,Replit并不赚钱,基于谷歌云来创建服务反而是要花钱的,且不便宜”。2019年,Replit有6名员工,靠着种子轮融资支撑了3年,并且Amjad Masad拒绝了一名买家的收购要约,理由是希望继续专注于为开发人员制作有趣的东西。

坚持并非一无所获。他所崇敬的大佬保罗·格雷厄姆在2020年10月在推特上写道:“未来的年轻人将能够快速编写应用程序并将其转变为一项业务。”并在12月转发了Replit注册用户曲线图,惊讶于它的成长速度。

图片

Amjad Masad持续的努力也获得了业界的认同。2023年10月10日,Databricks生成式人工智能副总裁Naveen Rao发文祝贺Replit团队开发的SOTA 3b代码模型经过调整后击败了codeLLama7B(Meta AI编程器),欣赏他们用针对特定用例的小模型展示大数据的力量。

目前,Replit的主要收入来源仍是用户订阅,并在今年8月为持续的产品升级更改定价方案,推出针对个人、企业、学生等多种定价计划。尽管如此,Amjad Masad表示,公司会免费向每个用户提供编码环境,长期意图不是通过订阅来挣钱,而是从云端托管和运行程序中获得收入。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