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OpenAI CEO阿尔特曼:中国在AI领域会很出色

2023-11-19
还不知道
广东电子商务
还不知道
最近融资:|2015-03-03
我要联系
阿尔特曼首次谈到中国AI创业者、创业环境,以及对张一鸣的评价。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ID:iceo-com-cn),作者:周恒星,编辑:李薇,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1月的旧金山,为了迎接在这里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第三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23APEC会议),这座曾经街上遍地是流浪汉的城市突然干净了许多。《纽约时报》调侃,旧金山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青少年赶在父母回家前疯狂清理派对现场”的气氛。

在旧金山的教会区(Mission District),这个著名的嬉皮士的聚居地,坐落着一座灰色不起眼的房子,从建筑外表看不见任何标识。路过的行人肯定不会想到,这栋建筑里正在发生一场科技革命。

这里就是OpenAI总部所在地。采访前一天晚上,我按要求在线填写了保密协议,并上传了自己的头像。采访当天,我按时到达这座建筑的入口,先要在入口旁边灰色墙壁上找到一个按钮,按下按钮接通前台电话,确认接待人的姓名之后,一扇黑色的铁门缓缓打开。

穿过铁门,建筑内部又是另一番天地。前台空间很大,是硅谷流行的工业风。正对着铁门的是一幅巨大的壁画,冷灰的色调和纠缠的线条,像是集成电路形成的花束,中央的花朵跟OpenAI的logo几乎一模一样。壁画旁边的木色墙爬满了生机勃勃的藤蔓植物。前台正对着的沙发坐着一排很明显是等待面试的人们,正用羡慕眼光打量着从他们眼前穿过的OpenAI员工。

在前台稍作等待,38岁的OpenAI CEO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抱着一台银色苹果笔记本电脑出现在我面前。简短寒暄后,他用自己的门卡熟练刷开旁边一间小会议室的门。

中国企业家杂志,赞153

这是阿尔特曼在2019年出任OpenAI CEO后第一次接受中国记者的采访。在接下来45分钟时间里,阿尔特曼非常专注,他手边放着纸和笔,有时候快速记着什么,偶尔还会反问几个问题。他全程没看手机,偶尔有电话进来他会第一时间挂断并道歉。

虽然在一些敏感问题上,阿尔特曼还是用惯常打太极的方式敷衍过去,但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真诚和谦逊。

“我认为中国在AI领域会很出色,在整个人类AI探索的进程中会是重要的一部分。”阿尔特曼开门见山地说,“我非常期待看到中国创业者们会做出什么。”

但实际看起来并非如此。一周前,OpenAI刚刚举办了第一次开发者日,这让OpenAI全球200万开发者兴奋异常,国内媒体甚至把它称作“AI春晚”,但在中国的开发者似乎并未受到邀请。

而就在开发者日几周前,阿尔特曼还曾让我提供一份在中国的开发者的推荐名单。对此,他再次面露真诚地道歉:“今年我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且做得非常仓促。我们的场地空间很小,明年我们肯定希望能邀请更多人参加。”

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跟阿尔特曼打交道。阿尔特曼在出任OpenAI CEO前是硅谷最著名孵化器Y Combinator(YC)的总裁,他在任时建立了YC中国,并邀请当时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出任CEO。这让YC在中国创业圈里迅速建立起了影响力。

图片

图为OpenAI办公室一角。摄影:周恒星

我当时是一名驻硅谷记者,2014年9月带着一群中国创业者拜访了YC总部,阿尔特曼出面接待。其中一名创业者是当时刚刚崭露头角的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张一鸣回国后专门写了一篇游记,提到YC虽然不提供场地,但会给创业团队找来业内知名的创业者作为导师传授经验,YC对孵化企业唯一的要求就是把产品做好,迅速扩大用户规模,至于其他事情尽量不要操心,这是国内的孵化机构非常值得学习的一点。

那次拜访后我便与阿尔特曼建立了联系,偶尔会交流一些关于中国或者硅谷的问题。他有一种让人感觉真诚和谦逊的气质。在硅谷,年少成名并不少见,但阿尔特曼一直保持着谦逊克制,这点让人印象深刻。

那次拜访几个月后,也就是OpenAI成立的同一时期,阿尔特曼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他关注的问题让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政客。文章开头,他提到如果使用购买力平价指标,中国经济在2014年已经超越了美国。

“作为一名充满希望的美国公民,最关键的问题是,一个国家是否有可能在人口少四倍的情况下保持与另一个国家一样强大。美国从来都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但它一直是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一个重要的方法是我们要在创新和开发新技术方面保持卓越。上个世纪,大量重大技术进展(远远超过我们在世界人口中所占的比例)都来自美国。”

这个新技术是什么,很快阿尔特曼就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2015年,阿尔特曼和马斯克决定创办一个非营利性的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他们将其命名为“OpenAI”。这个名字是马斯克想到的,实验室的目标是努力对抗谷歌在这一领域日渐强大的主导地位,并“确保人工智能不会伤害人类”。但两人在2018年关系破裂,据报道,马斯克在提出执掌OpenAI遭到拒绝后便退出了,同时也放弃了继续为OpenAI提供资金的承诺。

就在OpenAI失去了主要资金来源陷入了困境时,在爱达荷州太阳谷举行的技术领袖年会上,阿尔特曼成功说服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以及微软首席技术官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最终达成了一项合作协议——微软向OpenAI投资10亿美元,双方还在微软的Azure云平台上进行了深度合作。

在那之后,阿尔特曼辞去了在YC的一切职务,担任OpenAI的CEO,全身心投入了这家创业公司。在这里,他并不参与技术开发和人工智能的研究,他更多扮演的是制定战略目标、议程,将团队聚集在一起的角色。

马斯克对于OpenAI和微软的联合非常愤怒,开始不停攻击OpenAI和阿尔特曼。他在推特上写道:“OpenAI是作为一家开源的非营利公司创建的,以制衡谷歌,但现在它却已经成为一家由微软有效控制的利润最大化的公司。”

马斯克还在今年7月份宣布成立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公司x.AI,并称其目标是“了解宇宙的真实本质”。但很明显,这更像是马斯克喜欢戏剧性冲突的又一次体现。相比之下,阿尔特曼表现出了一如既往的克制。

虽然在本次采访中,阿尔特曼说自己不是政治方面的专家,但他显然是谦虚了。政坛一直是阿尔特曼的兴趣所在,早在2017年,就有传言说阿尔特曼有意愿竞选加州州长。他对此传言不置可否,但表达过希望看到科技圈的人竞选州长。

出任OpenAI CEO之后,他开始不断呼吁AI安全和监管,这也给他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舞台。

今年5月,阿尔特曼出席了一场美国参议院关于AI监管的听证会。他在听证会上说,“如果这项技术出了问题,那就可能会大错特错。”

这场听证会颇为顺利,阿尔特曼成功唤起了美国政界对于人工智能的重视。与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TikTok CEO周受资在听证会上遭遇的剑拔弩张相比,听证会的氛围堪称一团和气。

阿尔特曼用他擅长的口才和沟通能力,相当谦逊、真诚地回答了议员的每个问题。媒体注意到,会后阿尔特曼甚至像个大学生一样,跑到主席台前,向听证会小组主席“虚心请教”了一番。而参议员们似乎接受了他的警告,相信人工智能会“对世界造成重大伤害”,并呼吁对这项新兴技术设置一些监管。

听证会落幕后,阿尔特曼启动了他的全球之旅,他的目标是与各国政府和公众分享人工智能的优势以及适度监管的重要性,并提议应该成立一个类似于联合国下属的原子能机构的组织来共同监管AI。

他首先来到欧洲,会见欧洲各国领导人,长长的名单里有英国首相、法国总统、西班牙首相和波兰总理。除了西装革履会见各国政府首脑之外,他还参加了大量的公众活动,仿佛是一位参加竞选的候选人。

当他来到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演讲时,人们从礼堂门口排队至街头,绵延穿过一个城市街区。在礼堂内,阿尔特曼受到了如摇滚明星般的热烈欢迎。

我对这项技术感到非常兴奋,它可以恢复过去几十年失去的生产率,不仅仅是迎头赶上。”他重申了他的基本观点,即世界上的两大“限制因素”,智力成本和能源成本,如果大幅降低,那么对穷人的帮助应该比对富人更大,“人工智能技术将提升整个世界”。

在伦敦,阿尔特曼还是那么说——监管必须恰到好处。他期望看到的监管模式是“介于传统欧洲方式和传统美国方式之间”。他警告,过度的规定可能会对小公司和开源运动造成伤害。

在5月那几周里,他惊人地访问了22个国家。但很多人注意到,阿尔特曼的全球之旅没有安排中国。但阿尔特曼深知中国的重要性。在2015年《中国》那篇文章结尾,他非常有预见性地写道:

“……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找到与中国共存的方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和美国将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世界超级大国。世界现在如此相互联系,完全独立的政府按照不同的规则行事是行不通的。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既致力于我们真正擅长的事情,又让政府间至少部分合作,而不是走上重复无数次的历史道路,即双方敌意不断加剧直至爆发冲突。”

当了解到新加坡是阿尔特曼环球之旅其中一站后,我给他发短信,询问他愿不愿意跟上次一样在新加坡见见来自中国的AI创业者。阿尔特曼很快回复,表示“很感兴趣”,并发邮件让他的助理安排时间。但他的助理表示很为难,因为阿尔特曼在新加坡只会待半天时间,行程只有一个大学演讲。

几周之后,回到硅谷的阿尔特曼以远程视频的方式参加了北京智源的人工智能大会,并发表演讲,呼吁就如何管理人工智能的使用开展合作。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他强调,“随着日益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出现,全球合作的重要性从未如此之高。”

7月,OpenAI宣布和谷歌、微软共同成立 “前沿模型论坛”(Frontier Model Forum),这是一个希望确保前沿人工智能模型的安全和负责任发展的行业机构。阿尔特曼向我透露,他在考虑邀请一些中国公司参加这个组织:“我们正在和腾讯和字节讨论此事,其他(中国)公司也有可能。”

近期,我联系阿尔特曼问他愿不愿意在2023APEC会议期间接受《中国企业家》的正式采访,他答应了。于是便有了本次采访。

图片

来源:采访视频截图

以下是采访实录,部分有删节:

01

AI时代中国所扮演的角色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怎么看AI时代中国将扮演的角色?

阿尔特曼:我认为中国在AI领域会很出色,在整个人类AI探索的进程中会是重要的一部分。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那你想好怎么跟中国合作以及有具体的计划吗?

阿尔特曼:我认为现在还太早期了。我们还没有弄清楚如何与其他国家合作。但这绝对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熟悉一些中国的AI公司吗?

阿尔特曼:有一些公司熟悉,有一些不熟悉。今年对我来说是非常繁忙的一年,我没有太多时间去了解(别的公司)。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在开发者大会前让我发你一份推荐参加大会的中国公司名单,但我后来得知名单里的公司都没有受到邀请,而且据我所知今年没有在中国的开发者受到邀请。

阿尔特曼:今年我们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且做得非常仓促。我们的场地空间很小,但明年我们肯定希望能邀请更多人参加。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上次你还告诉我你想邀请中国公司参加前沿模型论坛,并在和腾讯和字节讨论此事,能否说说现在进展怎么样了。

阿尔特曼:我并没有亲自在参与这件事情,前沿模型论坛也不是我们一家公司在运作。总体上,我认为国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与欧洲以及中国的合作需求非常明确。我非常支持在安全和责任方面进行合作,这显然是一件重要的值得尝试去做的事情。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前段时间《奥本海默》这部电影在中国特别火,你曾经透露你们是同一天生日?

阿尔特曼:我没有透露过,是别人发现我们是同一天生日,事实也确实如此。(注:《纽约时报》记者Cade Metz记录是他自己透露的)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经常在各种场合提起奥本海默,你最欣赏他哪一方面?

阿尔特曼:我认为他能够做到将科学进展和工程进展很好结合起来,这非常重要但也非常困难。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认为奥本海默所处的时代和AI时代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阿尔特曼:我认为它们是相当不同的。人们喜欢将其类比,因为它们确实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我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和核技术实际上是非常不同的,试图在这两者之间过度类比是危险的。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不久前还参加在英国举行的AI安全峰会,但你并没有发表任何公开言论。第二天的闭门会议上都发生了什么能否给我们讲讲。

阿尔特曼:我参加了一些小组讨论,但我没有发表独立演讲。我同意很多被公开说出来的观点。但现在关键是要转化为行动。人们容易在这些峰会上说一些正确的话。但现在我们需要看到他们是否会把言论转化成行动。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平时和马斯克都是怎么交流的?

阿尔特曼:我们现在主要是通过推特私信。

02

关于创业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之前在YC的时候,我记得你说你去过中国很多次?

阿尔特曼:也没有很多次,一共四五次,主要是去北京和上海。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在YC的时候跟中国创业者交流还挺多的,但在OpenAI就停止了。你觉得中美两国创业者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阿尔特曼:人们总是问我这个问题。而我总是说,即使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伟大创业者是非常相似的。他们可能专注于不同的领域或其他事情,但创造一个从无到有并真正擅长某件事所需要的精神是非常相似的。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还记得2014年那次和张一鸣的见面吗?

阿尔特曼:当然记得,他让人印象深刻。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但他那时候很害羞和安静。

阿尔特曼:他那时候的确很害羞,但他很棒。那次之后我们又见过几次。我记得一次是2017或者2018年在中国,在那之后我们又见过一次。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怎么看中国正在做大模型的竞争对手,你觉得在芯片短缺和地缘政治冲突的背景下,他们还有机会吗?

阿尔特曼:当然!中国有很多优秀的研究人员都在做大模型领域的研究,我认为这是一项根本重要且有价值的科学进步,我们将会看到全世界的人都在开发人工智能并以各种方式使用它。这是全新的事物,同时我认为这是件好事。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有什么话想跟中国创业者说吗?

阿尔特曼:长期以来,我一直对中国创业者的能力、精神以及在中国建立起来的令人惊叹的科技公司感兴趣并印象深刻。我认为我们正迈入一个新的技术平台和人工智能革命。

构建令人难以置信的新产品和服务的机会,将重新定义我们所有人如何使用计算机以及高效地完成工作。这是一个非凡的时期,我非常期待看到中国创业者们将会做出什么。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还记得上次我差点带了一群中国AI创业者在新加坡和你见面,但后来因为你行程紧张没有成行,之后还有机会吗?

阿尔特曼:当然有,我想过段时间再进行一次类似的环球旅行,但还不确定时间,这种旅行非常累人。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最近有去中国的计划吗?

阿尔特曼:最近没有,但我希望有一天能去。上一次已经是疫情之前了。

03

关于OpenAI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觉得OpenAI最核心的竞争优势是什么?

阿尔特曼:我希望我们在研究和创新方面成为世界最好的,同时还配备制造和交付优秀产品的能力。我认为,将所有这些能力集中在一家公司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竞争优势,而且我期待我们会继续保持这种状态。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们会推出自己的杀手级AI应用吗?还是专注做好底层平台?

阿尔特曼:ChatGPT就是这样的应用,我认为它做得很好。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比如像character.AI这样的应用呢?我觉得你们很容易就可以做一个类似的应用出来。

阿尔特曼:开发者可以利用我们的GPTs来开发这类应用,但我们不会,我们还是想成为一个平台来赋能其他开发者。我认为人们现在正在使用定制的GPTs来构建这些令人惊叹的聊天体验,这真是太棒了。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11月30日就是ChatGPT发布一周年的日子了,回顾这段历程,你觉得作出的最好的决定是什么?

阿尔特曼:你提醒我了,我们应该庆祝下一周年。说到最好的决定,这很有趣,因为我总是想到那些糟糕的决定。但我们总是有机会去弥补那些糟糕的决定,在我看来就是非常好的。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那顺便也说说那些糟糕的决定吧。

阿尔特曼:我认为一个好的决定就是我们当时决定发布ChatGPT。现在看起来很显而易见,但当时并不是这样。我们不确定人们是否喜欢它。所以我认为发布它的决定真的很好。

自那以后,我们对其进行了改进和扩展,这都是好的决定。后来我们决定将其订阅化而非广告化,我认为这也是个好主意。我们添加了一些功能使其能看能听和生成图像,并且大受欢迎。我认为专注于代码解释器也是个好主意。

但同时也有一些坏的决定,比如在产品决策上经常犯错。我们没有考虑到持续扩展规模的问题(注:在采访结束后一个小时,OpenAI就暂停了ChatGPT Plus的注册);还有就是永远无法构建足够多的功能来满足用户需求。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对ChatGPT的终极设想是什么?

阿尔特曼: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可以使人们更加高效。我们已经在一些行业中看到了这一点。你可以看到它帮助程序员所做的事情,真是令人惊叹。

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将其应用于许多其他行业。我们可以提高人们的工作效率,让他们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这很棒。此外,它还能帮助他们学习更多知识、获得更多乐趣等等。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在这次开发者日上,你们推出了GPTs,希望帮助开发者开发自己的ChatGPT,那你预计会形成头部效应吗?前100的GPTs会占到所有GPTs的收入百分比是多少?

阿尔特曼:很好的问题。说实话我不知道,几个月后再来问我吧,现在真的不知道。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经常提到规模法则,通过不断堆算力来达到更好的产出,但它最后会不会遇到瓶颈?

阿尔特曼:持续扩大规模是好的。但正如我们一直说的那样,它不会持续到最后。我们必须继续创新和发明新知识。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觉得原生的AI应用是什么样的?

阿尔特曼:我认为现在一些最好的例子是像Github Copilot这样的Copilot产品。那是一个方向,它只需插入你的工作流程中;而ChatGPT是另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它实际上就是你的交互界面。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开发者开发自己的原生AI应用,应该遵循怎样的法则?

阿尔特曼:我认为真的值得重新考虑我们在基本层面上如何使用计算机,就像现在计算机能够理解相当微妙的事情一样,这正是科幻小说一直预测会发生的。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深思熟虑过在《星际迷航》或者《她》之外的未来世界里,我们会如何使用计算机。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可以给开发者提供一些建议吗?

阿尔特曼:我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让我们回顾过去并举个例子,然后我会说出我原本要说的话。

在智能手机推出和苹果应用商店上线之后,有一批公司出现了,在这之前是不可能存在的,比如优步(Uber),以及Snapchat。而这些机遇非常特殊,只会在平台转变之后迅速涌现。所以那些去寻找新事物、新类型公司,并追逐它们的人将会受益匪浅。我认为这总是非常令人兴奋的事情。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那么原生的AI硬件产品呢?我看你们也投资了一些硬件公司,比如1X、Humane、Rewind等等, 投资这些公司有遵循某些标准吗?

阿尔特曼:我们对弄清楚这个很感兴趣,但说实话我们还不知道。我的意思是,现在仍然是探索模式的阶段,这是一种新的基础性能力,并且所有这些新事物都将成为可能。我认为保持开放的心态并继续探索非常重要。很多时候都是事后诸葛亮。

《中国企业家》/ Pandaily:你觉得原生AI硬件产品会从传统的手机公司比如苹果,还是全新的公司里被创造出来?

阿尔特曼:我认为新公司和传统公司都有机会。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