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S李涛清华会讲发言全文:把握AI大模型发展主动权 引领智能向善

2023-11-23
11月19日,APUS董事长兼CEO李涛受邀出席第六届清华会讲,发表题为《把握AI大模型发展主动权 引领智能向善》的主旨发言,提出以“六要素”驱动中国AI产业可持续发展,深化践行“智能向善”。

11月19日,APUS董事长兼CEO李涛受邀出席第六届清华会讲,发表题为《把握AI大模型发展主动权 引领智能向善》的主旨发言,提出以“六要素”驱动中国AI产业可持续发展,深化践行“智能向善”。

图片12.png

(APUS李涛在清华会讲进行主旨发言)

李涛以AI宏观发展视野,聚焦OpenAI发布会带来的影响,深入剖析全球人工智能发展面临的风险与挑战,呼吁国际社会凝聚共识,建立自己的AI通用大模型底座及约束体系。同时,结合产业发展态势,李涛更新了“六要素”观点,提出“构建健康生态”“价值观对齐”等关乎产业未来的AI发展关键词,为全球人工智能发展注入向善之力。

李涛的主旨发言兼备前瞻性、建设性与可操作性,为相关国际讨论和规则制定提供了参考蓝本,得到了现场嘉宾的高度认可。本文对李涛的发言进行编辑整理,以观灼见。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老师好,非常荣幸能够在“清华会讲”分享APUS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观点与探索。

APUS是一家人工智能企业,在今年4月发布了自研的千亿级多模态通用人工智能大模型“APUS大模型”,积极推动生态建设与AI赋能应用。

今天,我与大家共同探讨在人工智能时代,特别是在通用大模型逐渐释放出创新力和生产力的时刻,我们如何引领人工智能,做好智能向善,从而让AI为整个社会带来生产效率提升,并推动文明进化。

一、 全球人工智能发展与大国要务

过去25年,互联网的发展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可以理解为是“半次”工业革命。

而人工智能将真正领衔第四次工业革命,改变未来30-50年的产业格局,在数字农业、工业互联网、万物互联、政府政务乃至国家治理中产生不可估量的作用。我曾与百度、阿里等企业同行做过深入交流,大家普遍认为,未来50-80年,AI都将作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发挥提质增效、产业革新的作用。

人工智能时代,通用大模型将作为底层操作系统,成就千行万业转型升级的产业机遇。

我认为,人工智能未来五年的核心是构建产业生态。生态里包含社会分工、产业结构、利益分配,甚至会对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进行全方位重构。

二、从OpenAI升级看AI生态风险

11月7日,OpenAI发布了 GPT-4 Turbo、GPT Store和GPTs;11月18日,OpenAI董事会发生人事变动,CEO Sam Altman的去留充满不确定性。

OpenAI这两件事在过去两周牵动着全球所有从业者的神经,让我们更加注意到OpenAI的雄心,也感知到了一家AI企业能够令全球AI产业震荡的能力。业内,特别是生态和应用从业者都感受到了潜藏危机。

图片13.png

(“AI帝国”正在诞生)

影响一:底座垄断

GPT-4 Turbo、GPT Store的发布再次印证了我们的观点,大模型是为开发者提供能力的AI底座。OpenAI做这件事情的目的是希望构建一个操作系统,让未来所有的AI应用与产业开发都能够基于GPT-4 Turbo生成,这是它明确表达出的诉求。

参考Apple Store 和Google Play来看GPT Store。过去十几年,前两家互联网企业已经形成了难以撼动的企业集权和产业影响力,它们对很多硬件厂商如手机、电脑、电视等品类生产者构成了严峻威胁。GPT Store 希望在操作系统的基础上,构建出全新AI生态,从而获得足够多的产业和用户数据。

值得注意的,GPT这个操作系统跟安卓、Windows等传统操作系统有着巨大差异。它不仅可以获得用户数据,更能够掌控用户价值观,引导用户在意识形态和文化方向层面的认知,并且通过这个路径来获取超额收益。

影响二:统一入口

对于普通用户来讲,GPT-4 Turbo的入口能够非常便捷地、一站式解决问题;但于所有开发者而言,基于GPT底座进行的功能开发,都将是这个系统里的一个插件而已。

未来全球用户在使用AI时,只能看到OpenAI 提供的唯一入口,显示OpenAI的唯一品牌。长此以往,会牵引和引导用户对OpenAI或者说对GPT产生高度依赖。

影响三:隐私数据

在GPT-4 Turbo、GPT Store之外,OpenAI还发布了GPTs,它的作用是帮助每一位用户基于GPT来训练自己的AI助理,我们可以理解为“为地球80亿人口训练私人智能体”,这个智能体可能是数字孪生的智能体,也有可能是我们每个人训练出来的数字原生的智能体。

它的好处是拓展了个人用户生态,便于个人用户更好地使用AI。但细思极恐,它可以获得过去在互联网上所有的服务都无法获得的更加隐秘的用户数据。当我们使用GPTs来训练自己的AI助手,那它一定会在帮助我们处理事务的同时,通过长时间“待机”来掌握到更多的隐私数据。

比如你在航空公司的里程余额、挑选餐厅或订车时的偏好,又比如你的搜索查询习惯,以及最后产生了何种生产消费,整个决策链条都被打通,所有数据都会沉淀在这个智能体内。

整合这三项服务不难发现,OpenAI意图或者正在加速构建一座“AI帝国”,在帝国里,形成数据、流量和底层技术(或模型)“三垄断”,并以此获得超额收益。

我在互联网领域从业超过20年,亲历了互联网从“不断的技术创新”到“不断的技术垄断”而造成的诸多不合理利益分配。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今天我们因此而更能够预知和防范AI可能产生的系列生态风险。

从OpenAI升级看生态风险,总结下来是六个方向:

一是会形成数据、流量和技术的三重垄断。AI一旦形成垄断,影响力将远超过去Google 、 Windows等所做的技术垄断。它的垄断形态是把技术、流量、数据,甚至是用户习惯和认知都垄断在了一个平台、一个入口之上,完成了互联网时代一些巨头想做而未能实现的事情。

二是会遮蔽开发者品牌。统一入口会抹掉所有开发者的名字,然后由入口所有者为开发者分配微薄的,或许仅仅能够保持生存的、不合理收益。

三是会把用户变成AI附庸。今天我们已经意识到“AI自有意识”可能对人类文明产生挑战,但这还不是我们当前亟须面对的最大风险。我们更应警惕的是,用户对OpenAI这家企业产生严重依赖,使“一小部分人掌控的AI”对现有文明体系发起挑战。

四是构建畸形AI生态,获取超额收益。在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利益分配规则里,无论开发者提供何种服务,产生多少营收,都要被分走30%;而中国运营服务商的利润分配普遍在1-2个点。

我们必须意识到,这30%的“分佣”是今天苹果和谷歌还没有形成绝对垄断的情况下的分配比例。当GPT统一了人工智能所有的模型底座时,它未来的分佣比或将达到50%-70%,可以估算,留给所有生态从业者的利润仅仅能够维持生存。为什么是这个数字?因为它要谋求绝对利益。

五是会产生智能鸿沟。当今世界,数字经济和技术的发展已经很不平衡,我们长期为弭平数字鸿沟而不断努力。但现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OpenAI的升级走势将会产生更加巨大的智能鸿沟。

原因就是我刚刚谈到的,全球人工智能底座将由GPT来提供,这会导致其他国家的开发者被局限在应用和生态层面的开发,而没办法再进入到底座层面;用户会逐渐、过度依赖人工智能,而停止了技术和文明的进化,这是非常危险的。

六是存在挑战现行政府、社会和全球运行规则的风险。今天,不管是互联网或是其他数字技术,都是由大量的相关从业者、企业等主体来共同驱动技术进步,提供多元服务。这些技术是相对分散的,这种分散是创新的原动力,会带来合理的市场竞争和世界性的相对平衡。

但当人们严重依赖于OpenAI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哪怕是国家军事体系也存在着被一家企业、一种通用技术、一个通用底座来制约的可能。这个唯一的底座,将具有在所有领域中的最高发言权,成为AI界的“利维坦”。

三、全球AI生态与治理

基于以上风险,APUS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与业界共同探讨。

图片14.png

(APUS对全球AI生态与治理的主张)

呼吁国际社会形成共识。所有大的经济体都应该有自己的AI通用大模型底座;每个国家应该有一套与自己国家价值观对齐的AI框架或AI AGENT来包容和约束大模型;还有过去一段时间被很多人忽略掉的,要着力构建一个健康的AI产业生态,用健康、科学、合理的分工结果来保证AI产业生态可持续发展。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需要做的也是对应的三件事。

第一,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AI通用大模型底座。尽管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百模大战逐渐进入下半场,但进行底层通用大模型研发的企业数量并不多,仅有20家左右。虽然相较于OpenAI的技术来说,国内企业仍有较大差距,我的判断是落后2-3年,但已经能与Google、Meta等处于相近起跑线,打造中国自己的AI大模型,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第二,构建红色语料库、对齐中国大模型价值观,通过CHINA AI AGENT(CAA)机制,来包容和约束大模型,避免大模型发展到失控状态。

第三,构建健康的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生态,保证我国人工智能健康、稳定,符合中国主流价值观和文明进化的状态向前发展。

四、人工智能浪潮中的中国态度

我国向来高度重视人工智能安全问题,主张秉持负责任态度,统筹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发展与风险防范,推动在人工智能领域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相继颁布多个人工智能治理相关文件,以《二十大报告》为纲领,以实际行动为人工智能全球治理体系注入东方智慧,展现大国形象与担当,并不断聚焦深化,倡导“智能向善”,已成为世界榜样。

五、聚焦AI六要素,构建中国的人工智能生态

大国行动下,企业应做好责任担当。APUS作为AI大模型底座提供者认为,中国要聚焦AI“六要素”,才能让AI发展驶入安全快轨。

图片15.png

(李涛升级AI六要素强调价值观对齐与健康生态)

第一,强健的算力。当前,全球算力发展很不平衡。一些西方国家的“禁运”政策导致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智慧与创新无法得到有效释放。我们自身只有建设起澎湃算力,才能满足复杂场景需求、实现敏捷训练与高速并行,支撑大模型与时代同频共振。

第二,全球知识和高质量数据。中国的人工智能发展的痛点之一是,我们自己的语料库只占据全球语料库的3%,有超过 90% 的训练语料是非中文的。中文大模型要具备更高性能,必须积累高质量的知识和语料库。

第三,敏捷进化的算法。以真实的市场环境为唯一检验标准,高效迭代模型算法,探索实现大模型降本增效的“更优解”。

第四“价值观对齐”,第五“构建健康的产业生态”,原因和重要性刚才已经谈到,在此不再赘述。第六点是人工智能必须要与应用场景兼容,实现应用场景接轨价值创造,这也是AI赋能的核心价值所在。

六、引领模型价值,务实创新

APUS致力于为中国定制AI大模型,遵循“AI六要素” ,我们正在积极推动三件事,即 AI赋能千行百业,实现价值创造;重视价值观对齐,坚持行业自律;构建产业生态,助力实现AI普惠,弥合智能鸿沟。

过去九年,APUS一直在做全球化运营,依托手机操作系统等移动端产品,积累了超过 24 亿用户,每月MAU达4个亿,这为APUS大模型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高质量语料支持,更要求着APUS在支撑全球用户服务时,要有强大的算力保障。

目前,APUS已在河南郑州和新加坡构建了两大算力中心并不断扩容,为APUS大模型推理及行业应用搭建起了扎实的算力基础。APUS同时与BAT等伙伴联动,提供多种算力组合与弹性扩容方案,帮助企业与开发者实现研发迅速落地、成本大幅降低,让灵活的产业协同聚力生态实现价值落地。

APUS发布APUS大模型后,持续深化用户端产品的AI赋能,发挥APUS大模型在图文、音频、视频领域的多模态能力,通过智能问答大师等系列产品为用户带来更好的AI体验,释放模型能力进行了文本创作、影视拍摄等AIGC实践。

图片16.png

(APUS大模型全景架构聚合C/B/G端应用势能)

与此同时,APUS大模型已走进产业纵深,基于行业垂直数据蒸馏提炼出APUS医疗大模型、APUS电商大模型、APUS网信大模型、APUS教育大模型、APUS制造大模型等行业大模型,与医院、网信办等合作机构落地行业化AI应用。

实现价值落地的一切前提在于,APUS高度重视大模型主流价值观对齐、布局红色语料库,联合业界,如国家级大数据平台等围绕人工智能安全、伦理、治理等方面开展技术研究、产业协作和行业自律,为中国应用构筑起可信、可靠的AI底座。

当前,全球人工智能治理站在重要十字路口,中国发出了引领全球人工智能治理的时代强音,有力推动各方增进对话合作、凝聚共识,共建开放、公正、有效的治理机制。APUS将深刻践行国家倡议,把握AI大模型发展主动权,引领智能向善。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