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出海,中国风电企业别无选择

2023-11-27
产能过剩之下,中国风电企业大打价格战,同时在海外市场的占比不足两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财经十一人(ID:lcaijingEleven),作者:徐沛宇,编辑: 马克,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与光伏企业赚得盆满钵满相反,同为新能源主力的风电企业陷入了盈利下滑的困境。

2023年前三季度,金风科技(002202.SZ)、明阳智能(601615.SH)、运达股份(300772.SZ)、电气风电(688660. SH)和三一重能(688349. SH)五大风电整机商净利润全面下滑,一家公司甚至出现了亏损。

风电整机商业绩下滑从2021年就开始了。领头羊金风科技2021年和2022年连续两年营收下降;2022年开始,该司净利润也出现下滑,当年净利润同比下降了36.1%。

这主要是风电装机增速滑坡和整机商打价格战两大原因导致的。2021、2022两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分别下降33.6%和21%。同期,风机售价不断下降,目前中标价格不到两年前的一半。

欧美风电整机商的日子更难过。由于供应链紧张和通胀导致的成本上涨,以及质量问题,欧美风电巨头普遍出现亏损。

中国风电制造业产能整体过剩,同时在海外市场的占比不足两成。目前,海外风电市场的毛利率是中国风电市场的两三倍,相较欧美同行,中国风电企业无论成本还是技术都优势明显,都在积极谋划走出去。

但海外市场的风险也在增大。诸多国家都在酝酿供应链本土化政策,或者设置贸易壁垒。

图片

01

风电企业盈利集体下滑

风电国家补贴取消后,风电企业盈利就开始下滑。2020年起,陆上风电补贴取消;2021年起,海上风电补贴取消。2020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达到最高点:71.67GW;2021年和2022年分别降至47.57GW和37.63GW。

同时,风电整机商打起了价格战。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等机构统计,陆上风机平均招标价格从2021年1月的3100元/千瓦,跌到了2022年12月的1700元/千瓦左右。目前招标价格仍在1500元/千瓦左右的低位。海上风机价格从7000元/千瓦左右,降至目前的3500元/千瓦左右。

支撑价格战的不是风电行业成本的下降,而是整机商的利润。

在2022年净利润已经下滑的基础上,2023年前三季度,风电整机商的盈利水平进一步下滑:金风科技、明阳智能、运达股份、三一重能的净利润分别下降46.7%、65.6%、45.4%和1.21%。

除了少数主动发起价格战的风电整机商,其他多数企业都叫苦不迭。上海电气风电集团首席技术官兼工程与技术研究院院长蒋勇在2023年北京风能展上说,当前整个风电行业价格不断创新低,使得大家都在关注初始售价,而忽视了全生命周期的成本。这种现象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决定风电整机商可以走多远的一定是风机的品质和可靠性。

业内认为风机价格已没有继续下降的空间了。中国风机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二的远景集团高级副总裁田庆军对《财经十一人》说,价格战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相信很快风电行业就会更注重提升质量,价格也会趋于稳定。

中国风能协会预计2023全国风电将新增装机70—80GW,几乎是2022年的两倍。2024年和2025年的新增装机会缓慢增长,预计分别为75—85GW和80—90GW。

全球风电装机的增速在这两年也在下滑。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统计,在全球前十大整机制造商中,中国企业占六席,欧美企业占四席。2022年全球风电新增装机容量为85.7GW,相较于2021年下降15%。其中陆上风电装机76.6GW,同比下降9%;海上风电装机9.1GW,同比下降46%。

欧美风电企业的境况比中国企业更差。欧洲最大的风电整机商维斯塔斯2021年净利润下降了38.53%,2022年亏损15.72亿欧元,毛利率从10%下降到0.8%。欧洲另一大风机巨头西门子歌美飒业绩更差,2020财年至2022财年分别亏损9.18亿欧元、6.27亿欧元、9.4亿欧元。由于风机质量问题,该司将损失数十亿欧元。

美国最大的风机制造商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近日宣布,由于海上风电行业成本持续上升,公司海上风电业务最近一财年的损失已达10亿美元。2022年,GE可再生能源业务亏损22亿美元。陆上风电是GE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业务。

彭博新能源财经全球风电研究主管奥利弗·梅特卡夫在2023年北京风能展发表演讲时表示,由于原材料价格不断上升,以及通货膨胀的因素,基本上所有的欧洲整机厂商都在亏损。美国的情况也是类似,目前美国有一半的海上风电项目或在重新谈判,或打算取消项目合同。

图片

02

中国风电企业必须走出去

全球风电供应链集中在中国和欧洲。根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的报告,截至2022年底,全球风电主机制造产能为163GW,中国占到60%,是欧洲的3倍。欧洲之后,产能从大到小依次是美国、印度、巴西。2023年,中国海上风电产能预计可达16GW,除中国以外的海上风电产能预计为11.4GW,主要集中在欧洲国家。

中国的风电产能相比国内需求已明显过剩,但在欧洲等地,碳中和目标大力提振了风电需求,而当地风电产能却未见增长。

全球风能理事会战略总监赵锋表示,由于地缘政治冲突和贸易壁垒,全球风电制造业的供应链有可能会停止流动。除了中国,世界各地的风电供应到2026年都会出现短缺。欧盟几乎每个月都在放大风电装机目标,但实际的产能和投融资并未到位。将中国风电企业的富余产能用于全球,有助于保障全球风电供应链的安全。

从成本和技术两方面来看,中国风电企业都从赶超者逐渐转变成了引领者,这为走出去奠定了基础。

中国风电制造业的成本全球最低。田庆军表示,国际风电市场的价格比国内普遍高很多,一些区域的毛利润还不错。海外投标的时候,国内企业的报价比欧美公司的成本价还低,这还是利润率较好基础上的报价。欧美风电企业在成本上已经没有办法跟中国企业竞争了。

与国内打价格战不同,中国风电企业出海以挣钱为目的。“绝对不会为了抢占一个客户或者一个区域市场不惜一切代价。远景绝对不会在海外做赔本的买卖。”田庆军说。

金风科技的海外市场占比是中国风电企业里最大的。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统计,2022年金风科技取代维斯塔斯,登顶风电整机制造商新增吊装容量榜首。金风科技年报显示,2022年海外市场订单占公司全部订单的比重为16.5%。

金风科技计划在巴西建设海外首个生产制造基地。金风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风电产业集团总经理薛乃川对《财经十一人》表示,巴西只是第一步,金风对海外市场的布局已有更长远的考虑。金风走出去并不会把国内的供应链一股脑地全带出去,而是会在当地利用好已有的资源。在巴西,风电服务和零部件供应已经形成了体系,当地客户需求和政府的电力低碳目标也非常清晰。

维斯塔斯等国际风电巨头是风电技术的先行者,在四十余年的风电产业发展史上,一直领先于中国公司。如今,中国风电企业在技术上已逐渐追平甚至反超国际巨头。

最近几年,中国风电企业加大技术研发,核心技术和关键零部件的国产化、自有知识产权比例都在提高。以风机机型为例,中国企业的研发创新水平已是全球领先。陆上风机全球单机容量最大的都在中国,海上风机与国际巨头基本同步。

在盈利下滑的情况下,风电整机商的研发投入仍然大幅增长。金风科技2023年前三季度研发投入为10.37亿元,同比增长46.7%。

技术研发推动了成本下降。金风科技副总裁陈秋华对《财经十一人》介绍说,金风的新风机在控制系统、变压器、齿轮箱、主轴承等关键核心部件都已国产化。在国产化的过程中,成本也得以控制。比如,主轴承国产化之后,比原来进口轴承的成本下降了约50%。

在成本和技术都占优势的情况下,走出去开拓海外市场将成为中国风电企业优先事项。田庆军说,远景的国际化战略是坚定不移的。当然,海外市场未知的风险很多,如何控制风险是公司最关注的。开拓海外市场的路还很长,现在刚开始。

图片

03

供应链挑战:从本土化到全球化

中国风电企业的成长受益于风电产业链全球化的发展。中国风电整机商在发展之初几乎都是从国外进口零部件,大量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如今,形势逆转。

据全球风能理事会(GWEC)统计,中国企业在风电主机、核心部件和海上风电的配套设施里,都占据全球一半以上的产能。在风机原材料上,中国供应链在全球的影响权重更大:钢板产能占据52%以上,铸件占82%,永磁矿产材料占68%,加工以后的永磁原材料占比94%。

然而,风电行业已出现逆全球化趋势。欧盟在酝酿出台针对中国风电企业的反补贴调查,美国已出台法案补贴新能源产业链本土化。

在2023年北京风能大会上,100多家风电企业签署并发布了《全球风电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宣言》,宣布将致力于构筑安全稳定、畅通高效、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全球风电产业链供应链体系。但是,签字的海外企业屈指可数。

赵锋说,要实现《巴黎协定》的控温目标,全球风电产业的投资需要翻三倍。但目前来看,到2026年,除了中国,全球其他地区的风电产能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瓶颈。建设一个新的产业基地需要时间,中国建立完整的风电产业链花了15年,巴西花了10年。而美国补贴法案实施2年后,还没有一台满足本土化条件的风机。因此,中国风电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作用不应忽视。

面对可能出现的全球风电产业贸易壁垒,中国风电企业已有准备。田庆军说,海外市场不是简单地把东西卖出去,而是要和当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以及客户要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比如,远景在印度不仅有主机厂,还有叶片厂,当地政府会将公司看成半个本地企业。

金风科技的海外战略也是类似。薛乃川说,金风对海外市场有五个本地化的策略,即市场本地化、资本本地化、人才本地化、管理本地化和技术本地化。风电企业走出去之后,只有充分融合当地资源,才能让当地像对待自己的企业一样对待外来者。

其实,中国风电企业通过国产化降低成本的同时,也是为了降低对全球供应链的依赖。中国风电产业现在可以做到百分之百国产化,包括芯片。此前大量依赖进口的巴沙木(风机叶的底材),目前也可用别的材料替代。

陈秋华说,国产化是为了避免被“卡脖子”,让公司安全地活下去。这是做国产化的核心原因,但并不是最终目的,公司和诸多欧美企业都会继续保持合作。“在欧洲调研的时候,当地企业问我能不能使用欧洲当地的零部件,我说没问题。我们要融合到世界风电产业链里。”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