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纸片”卖4万,这门暴利生意,崩了?

2023-12-03

近几年,一种“小纸片”在追星族中流行,其中稀缺款甚至可卖出数万元一张的高价,圈内人一般将其称之为“小卡”。

所谓“小卡”,原本是韩国娱乐公司在推出专辑时随专附赠的印有艺人照片的卡片,一般约为3寸照片大小、硬卡质地,本质上是一种音乐专辑周边。

作为专辑中的赠品,小卡本没有官方售价。在早期,它主要为粉丝私藏,很少在市场上流通。但随着大众听音乐方式改变,近年来,以CD光碟为载体的专辑本体失去用武之地,“赠品”小卡反而成了其中最具消费价值的部分,不仅受到粉丝的热烈追捧,价格也一涨再涨。

在粉丝文化影响下,小卡逐渐成为了一种饭圈藏品,如同潮玩盲盒,广泛流通于二手交易平台,并形成了独特的“小卡经济”,还催生出一系列相关产业链——如炒卡、代购小卡等等。

繁荣的背面,小卡交易市场乱象丛生。一方面,围绕小卡展开的诈骗、售假、跑路等问题层出不穷;另一方面,近期小卡圈子疑似“遇冷”,不仅普通小卡难以出手,不少贵价小卡的售价也在“大跳水”,这一变化引发圈内人调侃疾呼:“别靠近小卡,会变得不幸”。

一张卡卖4万,饭圈炒热“偶像盲盒”

今年10月下旬, 韩国男团SEVENTEEN发布新专辑,作为一名“克拉”(SEVENTEEN粉丝名),小意在专辑开售后立刻买了6张,表达对偶像的支持。

尽管专辑中的歌曲早已在网上听过无数次,但在拿到实体专辑的那一刻,小意还是给家里的旧电脑插上光盘,打算用“最原始”的方式听一遍。不过,天不遂人愿,或许是因为闲置时间太久,旧电脑的光驱已经无法读盘。提起这件事,小意忍不住感慨,“专辑果然是过去式了,现在都在网上听歌,大家买专的热情全靠小卡撑着。”

小意所言,是中国受众市场韩流粉丝的共识。现如今,买专辑主要就是为了小卡。出于节省运费考虑,很多粉丝在海外平台购买专辑后,甚至只将里面的小卡拆出运回。像小意这样将专辑本体一起运回的,反而是少数。

“早期大家买专辑是出于对爱豆(偶像)的喜欢,收藏小卡也是因为见不到爱豆本人,把小卡当做一种寄托情感的方式。但后面小卡价格越来越高,很多人买专辑已经不是因为喜欢,纯粹是为了‘炒卡’获利。”资深卡圈玩家娜娜告诉《天下网商》。

最近两年,小卡在粉丝群体热炒下,价格水涨船高。随着卡圈价格大幅上涨,很多原本出于热爱和兴趣参与到小卡买卖里的粉丝,逐渐被吸引到炒卡大军中。

演变到现在,炒卡俨然已成为饭圈常见的“理财投资”手段。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不乏将买小卡和买理财、储蓄相提并论的论调,在微博炒卡专用超话“倒卖女王”上,甚至有博主从经济学的角度教授如何炒卡。

在小意看来,炒卡与投资最像的地方,在于其核心原则都是“高抛低吸”。

“买专辑其实就是一种低价买进。韩专价格很便宜,像SEVENTEEN的专辑大概70块一张,买了专辑就有机会抽到受欢迎的卡面,幸运的话,抽到一张贵卡就能回本,甚至赚到钱。很多炒卡的厨子(炒卡群体的别称,下文统称“厨子”)会大量购买当红团体的专辑,类似‘盲盒经济’,前期投入越多,抽到贵卡的概率就越大,赚钱的可能性也越大。”小意介绍,除了通过购买专辑获得小卡外,厨子也会在卡价低时从二手平台上直接收购自己看好的小卡,再在卡价高时卖出,从中赚取差价。

卡圈有一个共识,即一张小卡的价格取决于它在购买的粉丝心中的价值,但炒卡者无法预判购买者的心理价位,因此,判断一张小卡是否值得炒,厨子们有一套“普世”的标准。

娜娜告诉《天下网商》,这套标准主要涉及三个维度——稀缺性、美貌度和艺人的受欢迎程度。通常情况下,如果一张小卡同时具备以上三个特点,就会被视为具有炒作价值的贵价卡。

譬如,防弹少年团人气偶像田征国的限量“flo果卡”(粉丝为该小卡取的名字),一张售价可高达4万元。在小意看来,flo果卡贵就贵在应有尽有,“首先田征国的人气属于队内第一梯队,愿意收卡的人本来就多;其次,flo果卡的卡面虽然称不上多么惊艳,但整体是好看的;最重要的是数量少,据说全球限量20张,所以卖到五位数也有市场。”

三寸纸片,催生N条产业链

小卡这把火,不仅催生了炒卡群体,还衍生出一条围绕“拆卡专”的产业链。

所谓“拆卡专”,就是拆开后知道小卡内容的专辑。和普通专辑相比,拆卡专不包含音乐光盘,其内容物大多只有小卡。最近两年,“拆卡专”销售已经形成了一条从韩国娱乐公司,到专辑售卖平台,再到粉丝的完整产业链。

当韩国娱乐公司推出新的专辑后,艺人站子(明星官网、粉丝后援会、粉丝论坛等组织的统称)会与国内外的专辑售卖平台合作,向粉丝销售“拆卡专”。在韩国,售卖“拆卡专”的平台主要以K4、星河、Weverse为主,中国市场则主要有楠艺、一直娱等。为刺激销量,平台还会推出特典卡,为“拆卡专”增添吸引力。

整个过程,韩国娱乐公司提供专辑和小卡资源,售卖平台负责销售,艺人站子负责推广,而粉丝则是最终的消费者和推动力量。

在面向不同国家市场时,韩娱公司推出的小卡也有所不同,为了满足粉丝跨地域购买心仪小卡的需求,小卡代购也应运而生。

在小红书上,“小卡代购、代切”相关帖子在热传,其中不少为在日韩留学的年轻人发布的揽客贴。在微博上,类似的帖子也有不少,甚至还有专门的海外代购、代切群,形成了这一服务私域阵地。

据娜娜介绍,代购赚的是差价。同样的小卡,代购的售价会比其购入价高,但不会高很多,不过因为买家众多,所以差价也相当可观。和代购不同,“代切基本只收汇率差价和手续费,汇率差价一般根据购买当天的汇率计算,手续费的价格则由代切自己定。”娜娜告诉《天下网商》。

相对于与小卡买卖强相关的代购产业,国内更加常见的是一些围绕小卡开展的“小生意”,如售卖卡套、卡册等小卡相关产品。

最近两年,国内购物平台上小卡相关产品的商家数量呈现出逐渐走高的态势。淘宝上,以卡套、卡册、咕卡贴纸等小卡相关产品为主营对象的商家越来越多,不少原本主营文具、办公用品、玩具的商家也纷纷卖起了卡套和卡册。

与此同时,小卡相关产品的销量也越来高。《天下网商》以“小卡卡套”为关键词在淘宝、1688上进行搜索,发现年销在10万以上的卡套链接不在少数。

小卡自印服务也是另一门脱胎于小卡经济的生意。

由于娱乐公司推出的官方小卡数量、卡面选择有限,价格昂贵,部分粉丝产生了自印小卡的需求。在各大电商平台上,不仅有以自印小卡服务为主业的商家,提供的定制卡片不仅可以加硬加厚,还可以选择镭射、哑膜、光膜等材质,25张定制售价仅10多元。《天下网商》发现,自印小卡服务不仅存在众多销量上万的链接,其中销量最高的链接显示年已售40万份。

明星小卡二手交易,能否走向规范化?

卡圈繁荣背后,小卡二手交易市场充斥着乱象。

由于存在语言隔阂,国内消费者从海外购买小卡的途径仍以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为主。平台不会介入买卖过程,因此交易完全依赖双方诚信。这也意味着,消费者一旦遇到不可靠的交易对象,只能自行承担损失。

实际上,在海外平台交易的消费者已屡遭小卡诈骗事件。

去年下半年,韩国发生了一起轰动东亚的“小卡诈骗案”。该案嫌疑人曾借助Twitter等社交平台,以有大量便宜小卡为诱饵,吸引二级代购与之合作。待双方确认合作后,二级代购在各国本土开放团购,并将购卡金额汇入嫌疑人账户。收取钱财后,嫌疑人拒不发货,并销号失踪。据悉,这起诈骗案的受害者多达近百人,诈骗金额达到10亿韩元(约528万元)。其中,仅可统计的中国受害者就有30多人,被骗总金额超过4亿韩元。

在国内,围绕小卡展开的跑单、诈骗、售假行为也不鲜见。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以小卡诈骗、售假的帖子持续不断出现,内容大多涉及“挂人”、诈骗手法汇总、求安慰等。

《天下网商》发现,小卡诈骗和售假通常发生在私下交易的场域。不少卡圈博主都曾提到,骗子通常会避开正规二手交易平台和支付宝、微信等正规支付渠道,要求消费者以微博红包、爱心捐款等方式付款,达到跑路后不被追回的目的。

随着卡圈规模扩大,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专门进行小卡交易的平台,如珊瑚集市、千岛小卡等。据悉,这些平台大多提供小卡真假鉴定服务,但该服务是否规范、有效,仍待更多卡圈玩家验证。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这些新兴的、专为小卡二手交易而生的平台上,诈骗、售假的情况也仍然存在。据珊瑚集市披露,日前平台有消费者下单后被卖家要求提前收货,但消费者确认收货后,却遭遇对方拒不发货。在千岛小卡上,以低价小卡为诱饵的假货贩子也层见叠出。

突如其来的崩盘,谁之过?

“现在是卡圈寒冬,买进容易卖出难,很多小卡即使大降价也卖不出去,我已经不指望靠出卡赚钱了。” 娜娜告诉《天下网商》。

小意也有同感,“从今年开始,小卡有点出不去了。”

韩国明星小卡被热炒的景象,似乎突然之间冷却了。很多卡圈玩家都感受到了市场的萧条。在社交媒体上,提及卖卡艰难的帖子数量越来越多。在国内主流的小卡二手平台闲鱼上,不少卖家纷纷以“骨折价”出卡,甚至知名炒卡账号“倒卖女王”在售的部分小卡也在近期降价约20%,但都乏人问津。

在娜娜看来,关键原因在于娱乐公司、专辑售卖平台的“过度供给”。

“为了刺激粉丝购买欲,一些娱乐公司在首次发售专辑时往往对外宣称售完不补。专辑限量意味着小卡限量,这批小卡的流通价格就会比较高。等到人人向往时,娱乐公司却宣布再版,原本的稀缺小卡数量突然暴增,导致很多小卡断崖式贬值。再加上小卡本身制作成本极低,大量印制对于公司而言没有太多负担。即使粉丝购买力跟得上,卡太多也不值钱了。而且为了出特典拉销量,娱乐公司会让爱豆拍好几套小卡,导致粉丝审美疲劳,慢慢地,粉丝也会失去购买欲。”

除此之外,部分嗅觉敏锐的厨子提前卷低价、粉丝群体对小卡脱敏,也是卡圈“失温”的重要原因。“为了不让小卡砸在手里,一旦发现买家变少,厨子就会立刻降价出卡,导致卷低价的人越来越多,最终纷纷抛售离场。”

随着卡价大跌,很多粉丝也开始反思小卡的价值和价格是否相匹配。当意识到小卡本质只是一张纸片,炒卡存在价格泡沫之后,部分粉丝开始退出,导致卡圈行情更加低迷。

娜娜就是退圈的人之一。经历过卡价的大起大落,现在她基本不再参与小卡买卖,“这个过程太消耗人了,为了买卡卖卡常常折腾到凌晨。卡价升了有多高兴,卡价降后就有多难受。”

在小意看来,卡圈遇冷与大环境相关。“前两年粉丝疯狂买卡,底层逻辑是见不到爱豆本人,只能拿小卡当‘代餐’,但现在出行放开,比起买小卡,大家更愿意去现场与爱豆见面。”

两个月前,SEVENTEEN官宣将于明年年初在中国澳门开办演唱会,消息放出后,小意陆续将手中值钱的小卡折价卖出,并用赚来的钱买了一张演唱会门票。“很期待见到真人。”小意笑着告诉《天下网商》。

卡圈热退潮,也反映到了韩团明星专辑销量和娱乐公司业绩上。《天下网商》注意到,自今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各家韩团粉丝购买专辑的数量均有所下降。

以韩国女团aespa为例,今年5月、10月该团体分别进行了两次回归,两张专辑的中输(韩团专辑、周边等在中国的销量统称为“中输”)从突破百万、跃居女团历史第一位,演变为大幅跳水、拦腰斩断。

此前曾有粉丝在社交平台上表示:“买专辑就是为了卖小卡回血。”近段时间以来,aespa小卡降价严重,部分粉丝不再购买。在中输走低的情况下,aespa背后的经纪公司SM出现了市值蒸发的情况。据韩国媒体报道,其市值蒸发的时间与中输骤减的时期高度重合。

也许正如那句话,只有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当卡圈寒冬到来,被各方过于炒作的小卡,才能撇去泡沫,更接近它本身的价值。

参考资料

音乐先声,《全球诈骗超500万元,炒偶像小卡也是一门发财生意?》

未来商业观察,《明星小卡市场的冰与火:明星的星途,决定着小卡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