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Pro炒到9万一台,这家创业公司要跟苹果反着来

2024-01-26
“希望在5年之内,让人们的眼镜都变成智能眼镜”。

图片

作者丨关雎

编辑丨海腰

题图丨Midjourney

2024年开年,AR/VR领域最火的事件莫过于苹果Vision Pro在美国开售了。起步价3499美元(约2.5万元),据说国内黄牛价最高炒到了9万块。

Rokid创始人兼CEO祝铭明也下单了,不过他担心,到货后就会被公司的工程师们拆个七零八落。

Rokid和苹果走的是两条不同的技术路线。外观上明显的差异是,苹果头显是一体机,重达650g。而Rokid采用分体式设计,去年发布的Max Pro眼镜仅重76g。

图片

“苹果就像我们的一面镜子。实体和镜像是相反的,我们的技术路线也是相反的。”祝铭明说。

创业多年,祝铭明依然保持着每天写代码的习惯,早上上班前写一个小时,晚上11点到家,再写一个小时。对他来说,这就像跑步健身一样,是一种锻炼自己技术敏感性的方式。

Rokid最近的大动作,是在1月9日宣布完近5亿元C+轮融资,这是近年来国内AR领域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图片

用户说了算

2023年6月,苹果发布Vision Pro,并提出空间计算概念。两个月后,Rokid推出个人空间计算平台AR Studio,套装包含AR眼镜Max Pro和主机 Station Pro。

Studio平台从立项到发布用了将近四年。“对技术要求非常全面。从系统软件、芯片、算法,到开发工具和生态系统,是全栈能力。”祝铭明说。

跟Rokid以往的眼镜不同,Max Pro中间多了一颗摄像头,这让使用者可以摆脱手柄或遥控器,只用手势、眼睛和声音,就能进行操控。手指一捏,即可点击和选中;左右拨动,可对正在浏览的界面或内容进行切换。

图片

研发最大的难题,也来自这颗摄像头,如何用一颗摄像头来做空间计算?

如果蒙住自己一只眼睛,看到的世界就丧失了深度信息。同理,单摄像头也没有深度信息。Studio的深度信息基本上是靠AI计算出来的。

祝铭明说,到目前为止,除了Google和Rokid,没有第三家公司能够基于一颗普通摄像头来做空间计算。

易凯资本股权资本市场部负责人亓芝慧认识祝铭明多年,她对后者的评价是,一个极客,对研发有极度的热忱。

祝铭明毕业于浙江大学,又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2007年,他回国创立“猛犸科技”,做手机操作系统,2010年被阿里巴巴收购。此后祝铭明掌舵阿里巴巴M工作室,这个工作室以他的名字命名(他喜欢别人叫他Misa),进行深度学习、视觉和自然语言处理等前沿科技领域的探索。

2014年,祝铭明离职创办Rokid。

图片

这些经历或许能解释Rokid AI能力的由来。祝铭明说,我们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定位为一家以AI和AR技术来打造新一代人机交互平台的公司。成立初期,就同时设立了两个实验室,一个北京的A lab,一个美国的R Lab,一个面向AI,一个面向AR。

从2021年推出第一款消费级AR眼镜Rokid Air以来,Rokid卖得最好的消费级产品是去年推出的Rokid AR娱乐套装,Max眼镜加上智能终端Station,目前为止大概卖了十万套。

不同于Studio强调空间计算和全交互能力,Station套装主打娱乐属性,可以带着眼镜看电影、玩游戏。

智能终端Rokid Station在研发的过程中,被祝铭明毙掉了三次。不仅仅是Station,Rokid历史上最赚钱的三个产品,都曾被祝铭明强烈反对。

“我会非常强烈的表达我的观点,但我一定还是会给团队机会,让他们有机会反驳我,有机会把产品跑到原型和验证的阶段”。祝铭明说。

最终是用户说了算。用户是极客与市场之间的粘合剂。

做硬件,祝铭明每天要面对无数细小的选择和纠结。

“刚刚,同事拿给我两个芯片,成本差一美金,性能也差一点点。到底是选性能好一点的,还是选便宜点的?”这是祝铭明每天都要做的产品决策。

很多人认为,从一个idea到一个好的结果,有好的执行就够了。但实际上中间要做成百上千个决策。

决策的标准依然是用户,最后用户会接受什么?一美金成本加到产品上,再加上税,差不多就是人民币十块钱。用户是更在乎这十块钱,还是更在乎他的体验?

再往下深究,用户决策也是个综合因素。这里选了性能高一点、价格贵一点的器件,其他的地方是不是也用相同的原则?会不会导致整个产品都偏贵?那么在另外一个问题上又要做相反的选择。

“我每天都在纠结这些问题。”祝铭明说。

他在大方向上却非常坚定,选了一条和苹果不同的技术路线。

苹果采用VST(视频透视)技术,需要把物理世界全部数字化,把人包在一个纯粹的数字世界里。这就需要更多的摄像头,更强大的芯片,以及更大尺寸的镜片及电池。Vision Pro就用了12颗摄像头、5个探测器和6个麦克风。

相比之下,Rokid采用的是OST(光学透视)技术,肉眼可以看到真实世界,将数字世界在真实世界上进行叠加,这种技术更容易实现轻便携带的眼镜化。

祝铭明说,“Rokid是OST的坚定信仰者,让人用肉眼去看到真实世界,是我们的一个底线”。

在研发上,Rokid保持了一定的超前度,“不会太晚,也不会太早”。祝铭明经常用来说明研发节奏的话术是,三代产品同时做,生产一代、设计一代、研发一代。通常的周期是一年一代。

也就意味着当Rokid在市场上推出一个新产品时,已经有后续两代产品在队列里等着了。

图片

专注才可能成功

作为CEO,祝铭明做的最多的决策,是决定不做什么。

在公司CEO会议上,祝铭明问的最多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能不能不做?为什么不交给合作伙伴做?

专注来自于危机感。“我们这么小的创业公司,做的事情又是未来要跟大公司进行全面竞争的,所以一定要集中精力把自己该做的事做的足够扎实。只要稍微发散一点,能力、精力、资源都会被稀释掉。”祝铭明说,“越专注、越高效的团队,才能在最后胜出。”

Rokid的AR技术首先应用于B端。2018年,Rokid发布了面向行业的AR眼镜Rokid Glass。

B端公司付费能力强,使用场景明确,让Rokid可以在B端把技术打磨成熟之后,再应用到C端产品。

但跟大部分to B的公司不一样,Rokid基本不做个性化的定制服务,而是建一个软硬件一体的平台,提供标准的远程协助、数字孪生、数字巡检等方面的能力,以及标准的硬件产品,支持开发者和集成商构建自己服务甲方的能力。

目前,Rokid的产品已经在多项关键项目上落地。比如国家电网AR运维巡检、中石油AR智能巡检、美的集团、长安汽车、国家能源集团东寸草塔煤矿、中车集团等。

比如中石油AR智能化巡检项目,在中石油-西南油气田实现油气场站数字化升级,5G防爆的X-CraftAR智能头环全面应用于巡检作业、应急指挥、专家协同等场景。使得一线工人巡检作业时间缩短15%,综合维护成本降低34%,应急处置效率提升28%。

图片

“我们没有能力服务好每一个垂直行业,不如让集成商去处理。” Rokid目前有上千家集成商伙伴。Rokid跟系统集成商和开发者合作,提供标准的硬件和Pass服务,集成商完成最后的个性化对接。

Rokid现在员工不到500名,主要有三条业务线,to C的消费者业务、to B的企业业务,还有B to C的文博业务。三条业务线就像三家公司,文化、团队架构,产品形态,服务方式完全不同。

祝铭明说,从业务角度看不一样,但是从技术的角度,却是一个整体,是Rokid自研的操作系统、软件架构、AR算法、创作工具、芯片优化等,形成的全栈的AR服务能力。

三条业务线就是三个试验场,在B端做最新技术的研发和探索,在专业垂直领域进行磨练;B to C作为打通B端和C端的桥梁,做用户体验和用户教育;最后服务C端。

图片

又融资5亿元

Rokid在1月9日宣布完近5亿元C+轮融资,成为沉寂许久的XR行业的一抹亮色。

本轮融资由合肥市政府整体牵头,并引入多家财务和战略投资机构共同参与。这是近年来AR领域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Rokid计划在合肥落地三个项目,分别是工业元宇宙总部、生态中心及研发中心。

To B的工业端业务是Rokid在合肥布局的重点。祝铭明介绍,2023年Rokid的营收同比增长200%,其中工业领域占Rokid整体营收的1/4,2023年来自工业领域的营收同比增长100%。

对于参与的各方,这次合作都是一件天时地利人和的事,皆大欢喜。

1月20日,Rokid就在合肥新站高新区举办了Rokid 2024年AR生态大会,“这是给合肥的见面礼”,祝铭明说。

图片

Rokid目前已拥有国内最大的AR开发者社区,实名认证开发者数量超过2200个,其中超过50%是企业开发者。

合肥新创投控有限公司董事长范宏表示,双方的合作是基于对培育XR生态的共同愿景。安徽在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智能制造等领域都有很好的基础,合肥可以帮助Rokid拓展技术和产品的行业应用。合肥希望在原有产业基础上,积极拓展新的产业领域,丰富产业生态和产业环境。此次合作让合肥获得了一个在元宇宙、XR产业的新机会。

易凯资本是Rokid的独家财务顾问。全程负责这个项目的亓芝慧感叹合作达成的高效,从沟通到签约,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合肥各个层面都非常专业,完全没有行业认知上的沟通成本”,她说,“他们周六、日也在工作,随时可以沟通”。

她认为Rokid最大的价值,是生态和底层技术的研发。“它不是纯硬件公司,而是一个软硬件与生态一体的企业”。

亓芝慧说,未来易凯资本会持续为Rokid和合肥市提供服务。易凯资本有24年的行业积累,覆盖国内外超6000家各类机构和不同的资产与资源,能够助力产业的再发展与再升级。

2014年,Rokid成立时就获得商界大佬的支持,包括前91 CEO、创办MFund魔量资本的胡泽民,阿里18位创始人之一的吴泳铭,还有至临资本创始人姜皓天,他曾经是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此外线性资本、IDG资本也参与了此次的天使轮融资。

此后的投资机构包括华登国际、尚珹投资、元璟资本、Temasek淡马锡,瑞士信贷、CDIB、复星集团等。

2018年后,投资机构中多了国资的身影,有江西省的余江区工业投资集团、敦鸿资产、无锡海创、杭州的余杭国投等。

祝铭明将融资看成顺其自然的事,既没有在很缺钱的时候到处去找钱,也没有按照什么计划去融资。他说,之前那些风险投资机构,几乎全是朋友,只不过恰巧他们是机构的负责人。“所以算是运气。”

图片

用更长远的眼光看问题

创办Rokid近十年,祝铭明最难的一次决策,是2019年从AI切换到AR赛道。他翻来覆去想了几个月:“你要做决策,将近一半的人要离开”。

Rokid成立之初,主力产品是陪伴机器人、智能音箱。到2019年,巨头跑马圈地,创业公司没有空间了。

“但看得长远一点,这就是我们该走的路,也就不纠结了。” 经历过周期和调整之后,祝铭明变得更平和淡定,他学会了用更长远的眼光看问题,情绪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大起大落。

“以前年少轻狂,春风得意的时候会很嚣张,逆境的时候会很焦虑。现在,我明白在逆境要看得更正面一点,在非常顺利的时候,要更谨慎一点”。他说,这可能是自己这些年最大的变化。

现在唯一的焦虑,就是对学习的紧迫感。

“我每天都在学习。”产品、市场、品牌、技术方面的书,都在看。大模型出来,也要认真思考,大模型跟Rokid的产品能不能结合?怎么结合?

“什么时候我的脑袋关闭了,这家公司也就不存在了。”祝铭明说。

图片

祝铭明有个口头禅,hope for the best,prepare for the worst.(怀有最好的期待,对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把最糟糕的局面先想明白,问自己能不能接受,如果能接受,那就不要再考虑这个问题,全力以赴奔向最好的方向。

他相信,AI和AR未来会改变人类的生活。AI和AR结合,软硬件结合,才能做出有很好体验的AR眼镜。Rokid要做的就是让这件事情发生。

“希望在5年之内,让人们的眼镜都变成智能眼镜”,祝铭明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