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AI圈有世纪大和解

2024-04-03

前不久,曹云金给郭德纲直播刷火箭登上热搜。网友们除了各自站队之外,还有不少人表示,你们俩什么时候世纪大和解啊?

说起和解,其实AI圈也有不少矛盾。有些是缠绵多年的新仇旧恨,有些是要对簿公堂的深仇大恨。如果这些矛盾都能世纪大和解,那么AI行业会发生什么?

大愚人节的,我们给大伙整个活:盘点一下AI圈有哪些最知名,最持久,最让人闹心的矛盾。这些矛盾想要和解,前提条件是什么?和解了之后又会怎样?

话不多说,咱们把脑洞打开。祝各位读者愚人节以及此后的每一天都快乐。

马斯克和OpenAI:没见过分久的合

要说和解,就要先说矛盾。而提起科技圈的矛盾制造机,就不能不提怼天怼地的“科技界灭霸”马斯克。如果说哪里有柯南,哪里就有案件,那么哪里有马斯克,哪里就有难以和解的矛盾。马斯克VS扎克伯格、马斯克VS比尔·盖茨、马斯克VS约翰尼·德普,每一条都够写一篇的,但毕竟这些矛盾都离AI有那么一点距离。

要说马斯克在AI圈的矛盾,那就不得不提最近风头正盛的“状告OpenAI”事件。

在ChatGPT爆火之后,作为曾经创始人的马斯克就开始疯狂指责OpenAI违背发展初衷,贪图商业利益,最近更是直接宣布准备向OpenAI及其CEO奥特曼提起诉讼,要求OpenAI恢复算法开源,将AI技术提供给公众,同时要禁止奥特曼和微软利用OpenAI的技术成果谋求商业利益。当然了,马斯克也没忘要求OpenAI偿还自己当年的投资损失。

但是人家马斯克也是留了台阶的。他表示,如果OpenAI把公司名变为“CloseAI”,他就放弃起诉。这个诉求咱们中国吃瓜群众是很能理解的,类似于“你走了给我把云字留下”。

面对曾经创始人的步步紧逼,OpenAI也没闲着。他们公布了与马斯克的一系列邮件往来自证清白。主要意思包括:1.当年转向盈利,是你马斯克也同意的;2.马斯克退出OpenAI,是因为索要更多股权和董事会控制权,甚至要求OpenAI并入特斯拉,被董事会否决了;3.马斯克已经在2018年撤资,并且其投资额根本没有他本人说的那么多。

现在情况是,马斯克对OpenAI嘲讽力度拉满,奥特曼也公开说马斯克“是个混球”,OpenAI在公告中认为“这一切让人感到悲哀”,双方的矛盾在可见范围内是难以调和的。

而回望这个矛盾的发生与膨胀,必须承认原委没有那么复杂,各自动机也是比较清晰的。无论其中有多少是关于技术路线的争论,对强大AI能力的担忧,马斯克都确确实实展现了“不怕前任过得苦,就怕前任开路虎”。

毕竟他很早就退出了OpenAI管理层,此后几年时间里双方相安无事,甚至马斯克还经常把自己创立了OpenAI的事宣讲一番。反而是OpenAI得到微软投资,GPT项目大获成功之后矛盾一下就爆发了。从时间线上看,其中的利益要素远大于理念要素。毕竟OpenAI已经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而其背靠微软的发展路线,也会给马斯克布局的xAI等新公司带来直接竞争压力。

那么,这个矛盾如果世纪大和解呢?

可能性只有两种。第一,是马斯克放弃了对OpenAI的敌视和怀疑,认为这件事也就那样,不重要了,不如把矛头对准下一场矛盾的制造上。而对OpenAI则不如干脆进行和解,以此来收割这件事的最后一波流量。

想要实现这种和解的前提,是OpenAI的流量退去了。这也意味着它的技术能力从爆发期来到了平缓期,不再有引领AI技术发展的行业地位。

如果世界线向着这个方向发展,意味着有公司接过了AI大旗,或者AI技术本身陷入了瓶颈。从目前情况看,其他公司顶替OpenAI的可能性太小了,AI陷入低潮可能性更大。这也就是说,马斯克和OpenAI的世纪大和解,最可能建立在又一次AI寒冬的基础上。到那时,没人提AI,自然也没人关注OpenAI开源还是闭源。所谓世纪大和解,也就是一次对曾经网红技术的悼念,一个不重要的礼仪动作。

这么一想,好像还是他们继续对簿公堂比较好。

第二种和解方案,是OpenAI干脆顺了马斯克的意,走向开源,或者重回X大家庭的怀抱。比如被马斯克以重金砸到OpenAI回心转意,构建属于自己的AI帝国。如果这样的话,只有微软哭晕在厕所的世界就达成了。

马斯克将很可能实现坐拥AI半壁江山,构成X系对阵谷歌的双雄局面。那么接下来的故事,可能就是马斯克以一己之力血战谷歌,拳打GMS,脚踢Youtube,准备把谷歌全家桶变成X全家桶。

这是一个比较大男主向的剧情,但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当然了,还有第三种方案。就是OpenAI来他一个逆事顺办,我就按照你马斯克的意思,改名叫CloseAI,还顺便推出基于新名字的全新战略和愿景,比如要达成AI世界与物理世界的闭环之类的。

把你起的名字还给你,到时候且看你马斯克怎么办?

但一方面马斯克今天的咖位不值得OpenAI这么陪他玩。另一方面相声圈也给AI圈做过示范了:贸然自摘云字不可取,最后还得用回来。

杨立昆和马库斯:就这么再杠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如果说,在AI圈里马斯克想要一切,那么他的本家马库斯就是想杠一切。

或许有朋友并不知道马库斯是谁,这是一位热爱AI技术,关注AI行业发展的认知心理学家。他确实配合过很多AI专家的工作,也撰写过AI相关的文章。但更广为人知的事情,是每次AI技术有新的发展,或者AI大佬有新的见解。马库斯就会拍马杀到,立刻在社交网络上表达“AI技术不行”或者“你说得不对”。

多年以来,马库斯给喝的倒彩场场不落。早在2017年,他就提出AI寒冬马上要来了,2022年,他发表了《深度学习撞墙了》。神奇的是,他越是唱衰,AI技术还就发展得越快。于是现在很多人都认为马库斯起到了给AI攒人品的反向吉祥物作用,AI行业没了谁也不能没有他。

而最喜欢与马库斯激情对线的,是图灵奖获得者,深度学习三巨头之一的杨立昆。

据马库斯说,他与杨立昆本来是多年老友,后来因为喷了杨立昆带领Meta团队做的Galactica模型而交恶。但在大伙的记忆里,这二位可是围绕着AI打了好几年的嘴仗。两个人从AI寒冬是否会发生,深度学习的本质是什么,编程范式是否需要更新这种技术性问题,到智能究竟是什么等形而上的宏大命题,每每吵到不可开交。

在2023年之前,两个人的立场其实是非常鲜明的。马库斯永远说AI不好,是这也不好,那也不好,不是咒AI要寒冬,就是咒深度学习要撞墙。作为深度学习技术的发明者之一,杨立昆则毫不留情给予还击。

事实上,很多人都把马库斯看作AI大佬,甚至用他的观点来判断国内的AI产业发展。但他真的不是AI专家,甚至不是AI从业者。AI业内人士也一直站在杨立昆这边,来反击马库斯对AI技术经常很不专业的批评。2022年,杨立昆就在采访中直言:“马库斯不是一个搞AI的,他是一个心理学家。他从未对人工智能做出任何贡献”。

但二人的矛盾,到ChatGPT发布之后出现了变化。杨立昆对ChatGPT是持保留意见的,批评其技术创新力不足,应用了Transformer架构等问题。这种保留可能有多方面原因,或许是技术思路的差异,也可能与其所带领的Meta团队被OpenAI超越有关。但不管怎么说,对这次爆火的AI创新,杨立昆是比较抵触的。而马库斯这边则是一如既往,抵触所有的AI创新,当然也包括ChatGPT。

于是乎,马库斯可是开心了,他认为杨立昆也来支持他了,并且单方面宣布二人已经达成了世纪大和解。或许他还期待着,面向未来两个人可以一起开开心心地批评AI。

那么,如果未来两人真的达成世纪大和解,不再打任何嘴仗了,会有哪些可能呢?

还是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杨立昆也跟马库斯一样,变成了彻彻底底的AI技术悲观主义者。毕竟啊,自己完成的创新是创新,后辈完成的那个叫胡搅蛮缠。很多学界才俊,最后都会变成听不得半句反对的“学阀”。

但如果是这样,AI行业会发生什么改变呢?好像什么改变也不会发生,只不过唱衰AI的人又多了一个。一些媒体炮制惊悚标题的素材多了一些,比如“昔日AI之父,竟说AI要完”之类的。

然后呢,可能就没有然后了。只有两位老友对坐而饮,痛骂他们看不上,但又发展特别快的AI技术而已。

另一种可能性,则是马库斯转向了,开始支持AI的发展,认同杨立昆的大部分立场。但以吃瓜群众对马库斯的围观经验来看,他心悦诚服支持AI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除非他认为找到了一种更新颖的方式来蹭AI热度。如果这样和解的话,AI圈就缺乏了一种旗帜鲜明的反对立场,一种对所有事都唱衰的批判精神。但会改变什么呢?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所以说,不如就让二位大佬就这么杠下去,杠一个身心舒畅,杠一个身体健康。

而咱们要做的,就是明白一件事:有一些人发表言论,就是为了新奇而新奇,为了抬杠而抬杠。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很多人啊,就是对头衔、名气之类的东西,有点过于着迷了。

OpenAI和DeepMind:王不见王

今天的北美AI行业,是一种四方对峙的态势。谷歌、微软被认为AI能力最强,而和xAI和Meta紧随其后。微软跻身第一梯队,是因为它外挂了OpenAI。对应这一点,谷歌的AI技术强大有一部分来源是外挂了DeepMind。

这家曾经以AlphaGO席卷天下,带来了AI第三次崛起的公司,似乎已经有点淡出主流视野了。今天提起OpenAI,总是说OpenAI vs谷歌怎样怎样。可能大家都忘了,马斯克等人创立OpenAI之初,是希望这家公司抗衡AI技术失控。那么是谁会带来失控呢?就是当时风头无两的DeepMind。

OpenAI和DeepMind之间,有一种“王不见王”的宿命论美感,“我本来是为了你而生的,结果等我成长起来你已经衰落了”。所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同时还有一种“关公战秦琼”的微妙讽刺感。创立OpenAI是为了防止DeepMind毁灭世界,结果OpenAI现在带来了最可能毁灭世界的AI技术。

但这都是茶余饭后的闲话,不足为惧。事实上,DeepMind依旧在持续发展,比如他们刚刚公布了适用于3D环境的智能体SIMA,在官网上发布了与利物浦合作研发AI足球教练的案例等。

但在持续的发展里,DeepMind确实表现出了与OpenAI的不同。前者更加重视应用场景,比如AI在蛋白质折叠、材料分析、医疗等领域的落地,更加重视前沿跨界合作。而OpenAI则将注意力放到了算法本身,把强大的AIGC模型作为发展根基。可以看到,它们俩之间的技术差异是具有高度互补性的,一个强调算法的“内力”,一个强调应用的“招式”,有一种华山派气宗剑宗之争的感觉。

虽然两家公司也没什么直接矛盾,但其中渊源不免让我们开个脑洞:假如OpenAI和DeepMind实现了世纪大和解,甚至直接合并了,那会怎么样?

第一种可能,这是个美丽而伟大的童话故事。不管基于什么原因,最强的AI科学家与工程师聚集到了一起,把各自积累的AI技术进行融合,打通。于是既有强大算法,又能够深入各个场景应用的智能出现了,AGI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到来,AI觉醒就此开启。

再过若干年,历史学家会如此记录:那一天人类终于知道,无论是下围棋,还是开发AIGC能力,无论是Deep还是Open,原来都是为了实现同一个终局目标。那一天人类也终于知道,关于AI的恐怖真相是什么……

好吧,还是算了。这条故事线还是留在科幻作品里吧。

另一种可能,则是这两家公司之一走向了衰落。尤其是商业化层面的后继乏力,可能严重影响公司运营。于是在权衡多方面利弊之后,要么是谷歌出手买OpenAI,要么微软收购DeepMind。或者OpenAI的商业网络更加成功,从微软体系中独立,决心兼并DeepMind实现对先进AI技术的准垄断。

这条故事线里,世界将迎来一个新的科技商业帝国。谁是AI时代最成功的公司将彻底没有争议,全球科技版图或许也将就此改写。

沉默着分头发展,融合成庞然大物,建设一个不可预料的乌托邦?关于AI技术和AI公司的未来,你更喜欢哪一个故事呢?

AI卖课人和AI开发者社区: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

如果说,以上的AI矛盾都有些遥远。那么还有一种关于AI的矛盾,它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你对AI技术有好奇,有向往,看了一些AI相关的文章和视频,那么大概率就会刷到他们——出来吧,AI卖课人!

在今天,短视频和直播平台里活跃着难以估算数量的AI卖课人。普遍套路是让你抓紧上车,只有最后三个名额,就可以抢到原价1999,现价只需要399的AI实战课程。

当然了,除了这种模式之外,AI卖课人还有一些变体。比如面向少年儿童的鸡娃型AI卖课人;让你先加社群后卖资源的圈地型AI卖课人;告诉你有AI速成赚钱妙招的秘籍型AI卖课人等。

这类卖AI课程的朋友,一般来说只有两个问题。一是他们其实不懂AI,二是他们没进过AI行业。那么问题来了,他们的课程是哪里来的呢?

这就不得不提,卖课人到底和谁有矛盾?答案是他们跟AI开发者社区有矛盾。这种矛盾不是吵架,而是行为逻辑之间的冲突。

我们知道,无论是AI框架还是AI开发工具,基础软件都需要生态的支持。于是各大科技企业都会围绕自己推出的平台、工具来建设AI开发者社区。从国外到国内都是如此。企业会拿出专项资金、人力来支持AI开发者赋能,有专门的团队负责社区建设。这就意味着,各大AI开发者社区,都有大量免费、实用,且被反复打磨过的AI学习资源,甚至有团队专门与AI开发者、学习者进行沟通。我们甚至见过在官方社群里,深夜还有专家给AI开发者回答非常基础的问题。

很多AI卖课人都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们利用信息差,把免费得到的资源简单做个包装,再用直播、短视频的方式进行售卖。他们的话术一般是先制造焦虑,开口就是“AI时代,不懂AI就被AI取代”。然后抛出现在只要399之类的课程信息。

到这里,矛盾就非常清晰了。厂商不会包装和宣传,于是有免费的资源和学习平台,普通用户却不知道。AI卖课人不懂AI,但会做短视频会直播,但他们卖的其实是免费资源,能忽悠一个是一个。

可能唯一的问题在于,厂商只会围绕自己的平台做推广,但AI卖课人可以横向给出多个平台的资源,但与用户付出的成本相比,这点价值微乎其微。

那么,如果矛盾的双方进行了世纪大和解,会怎么样呢?

可能性之一,是AI卖课人发现AI过气了,信息差很快被抹平了。忽悠人买AI课程也赚不到钱,于是纷纷开始转行。反正这个行业也挺新的,没什么行业粘性可言。于是世界又清静了,只留下花过几百块的同学暗自神伤。

这种世纪大和解,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只是希望我们都是闹剧的看客,而不是退费无门的学员。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是平台可以收编这些卖AI课程的老师。这样一来,各大厂商也终于学会了吆喝。主播们一播就是一天,把开发者大牛和AI专家请来当嘉宾。一开口就是,想要学图计算的宝宝们赶快上车了;做AIoT的家人们有福了;家人们,谁懂啊,AIGC应用的免费福利他真的来了。

这么一想,就还挺带感的对不对?

至于现在吗,我对AI卖课这轮热潮也没什么意见,只想看看你们怎么往下圆。

“智障派”和“取代派”: 我和我骄傲的倔强

关于AI,还有一种根深蒂固,横跨中西,穿越不同年龄层的矛盾。这个矛盾跟AI行业就没什么关系了,而是AI在大众传播层面所激起涟漪之间的某种回响。

说白了,就是网友们围绕AI是怎么吵架的。

经历了多次AI技术出圈之后,我们已经成功总结了这种吵架的模式。一般来说,矛盾双方分为“智障派”和“取代派”。

智障派的发言是:“就这个AI你们还好意思吹?实测过后,发现AI就是智障。”

取代派的发言是:“你就是什么都不懂,我身边已经有人用AI了。人类马上就被取代!”

智障派又说了,AI要能取代你,你怎么还在这发评论呢?智障。

取代派又说了,AI顺利取代人类,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带路党。ID已阅,什么成分?

总结一下,智障派的核心观点就是AI全都没用,无论做了什么都没用,用戳破AI的谎言这件事来吸引流量。

而取代派的观点则是AI什么都要接管,很快工作被抢走了,现实不存在了,人类要毁灭了,用制造恐慌和焦虑来吸引流量。

说到这,你可能会认为我们对这种争吵挺反感的?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如果这两派世纪大和解了,同时两派都还存在,那可能麻烦就大了。

第一种可能,智障派被现实打脸。被无情的,钢铁一般的事实证明AI就是会取代工作,甚至出现了取代人类自立为王的苗头,那所有人都会敌视AI,禁锢AI,谁敢发展AI就应该万劫不复,这种技术将变成禁忌。

第二种可能,现实证明了AI就是智障,根本没什么用处,什么价值也产生不了,那么AI就失去了它的发展根基与应用信任。就像历史上两次AI寒冬一样,AI将迎来毁灭性打击。

所以啊,就让他们吵着吧。人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骄傲的倔强。再明显的假唱也不能承认,更遑论承认对AI的观点是错的。

但对于大多数不怀有极端观点,不认为非此即彼,也愿意探索科技可能性的朋友。就让我们放下倔强,多点了解。

不用制造恐慌,也不用盲目诋毁,AI还是有很多事情可聊。

如此一来,人类或许能更早完成与AI的世纪大和解。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