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仔派对,盯上低龄人

2024-04-25
未成年人氪金的“重灾区”。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路世明,编辑:大风,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凭借可爱的角色、简单的游戏模式和社交属性,《蛋仔派对》近两年吸引了大量未成年玩家,早已成为很多玩家的社交货币,更是在低龄学生群体中掀起了一股时尚潮流。

根据36氪报道,《蛋仔派对》目前拥有5亿年轻用户。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3年12月《蛋仔派对》00后用户占26.3%。

不可否认,《蛋仔派对》具有一定的正面价值,确实给众多年轻玩家带来了欢乐和娱乐,但在诱导充值、退款困难的事实下,《蛋仔派对》负面影响显然更加突出。

小学生们的大额充值、长期沉迷的情况屡见不鲜,让这款游戏备受争议。

01诱导充值、退款艰难

为进一步刺激用户,近两年《蛋仔派对》在收入模式、营销模式、UGC内容等各方面,不断进行“优化”,来“诱导”用户充值。

比如在进入游戏大厅后,导向第一个地方是蛋仔盲盒店。该活动抽一次价格为60蛋币,也就是6元人民币。据悉,游戏中的配饰、服装、皮肤颜色、表情,包括联名IP道具大多是以“盲盒”形式抽取。

线上抽盲盒得皮肤的方式,更容易让人上瘾。最终导致的结果,则是更加刺激低龄人群不断地充值。

就在本月初,一名父亲发视频称儿子打游戏十分钟充了6000多块钱,并且充过一次之后就自动免密支付,“就这几天,花了一两万”。视频中该家长表示“子不教父之过”,“必须把儿子送到派出所,再找学校和游戏公司,先扇自己10巴掌”,被一旁的儿子哭着阻拦。

图片图:《蛋仔派对》抽奖画面

事实上,这不是未成年人在《蛋仔派对》中乱充值的首次现象,在各大内容平台搜索“蛋仔派对”、“充值”等关键词,以往案例比比皆是。而在发现孩子盲目充值之后,家长大多会第一时间联系游戏官方进行退款,然而充值容易、退款难。

据红星新闻报道:今年春节假期期间,刘先生未满8岁的儿子在玩《蛋仔派对》时一共充值了38000元。发现这一情况后,刘先生立即联系网易游戏公司官方客服,客服称可通过微信搜索网易家长关爱平台申请退款。

填写完申诉链接如实提交后,本以为能够得到退款的刘先生,没想到在第二天晚上却收到网易游戏公司发来的官方短信:拒绝退款。

据悉,《蛋仔派对》退款难的一个关键在于“渠道服”。所谓“渠道服”,即游戏厂商为实现游戏推广,与手机厂商或平台合作运营推广的定制版本,其收益由游戏厂商与手机厂商或平台按比例分成。因此,退款时也就出现了该联系游戏公司还是收款公司的情况。

在上述案例中,刘先生就曾表示:“后来我又联系网易游戏公司客服,他们让我联系华为客服,我联系华为客服,他们让我联系网易游戏客服,双方一直在互相推,我就像皮球一样在中间被踢来踢去。”

锌财经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发现,关于《蛋仔派对》的投诉多达22907条,其中大多数与未成年人充值有关。基本上都是孩子被诱导充值,及退款面临各种障碍。

对于大量投诉,《蛋仔派对》及背后运营商网易游戏并未给出正面回应。

02网易游戏,营收核心

得益于游戏的趣味性玩法、强社交性、UGC带来的拓展性,以及最重要的“氪金”性质,《蛋仔派对》自2022年5月开始公测以来,已成为网易游戏重要的营收来源。

市场研究机构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蛋仔派对》自今年1月就稳定在国内手游iOS收入榜的前十,超越《梦幻西游》成为网易在iOS端收入最高的游戏。

不过相比机构的数据,网易自己的财报显然更有说服力。

今年2月29日,网易发布了2023年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数据显示,2023年网易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大关,日均收入达2.83亿元,同比增长7.2%;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归母持续经营净利润326亿元,同比增长42.98%。

这份财报,让网易成为了过去一年里为数不多股价实现增长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成为了同行们羡慕的对象。

细究起来,推动网易股价和业绩齐升的最大动力,来自于游戏业务的增长。

财报显示,2023年网易游戏营收816亿,占总收入79%。再进一步来看,其中《蛋仔派对》注册用户高达5亿,峰值DAU超过4000万,成为网易有史以来最高DAU的游戏。

毫无疑问,《蛋仔派对》才是资本持续看多网易的一个核心要素。因此,为了巩固《蛋仔派对》的优势,网易还在对《蛋仔派对》加速投入,以获取更多用户。

从财报可以看出,网易在去年第四季度以巨额预算用于营销推广,当季销售及营销费用同比大增23.5%至42亿元,这足见网易对《蛋仔派对》的重视程度。

DataEye研究院文章分析,《蛋仔派对》在App端买量抢流量,2023年12月对比上半年出价和消耗提升了5倍—10倍。

2024年元旦后《蛋仔派对》收入表现突出,营销功不可没,特别是元旦期间营销“子弹打满”,推出百亿补贴刺激。

在业绩会上,丁磊也曾指出《蛋仔派对》除夕夜日活跃突破4000万,并表示:“说明我们花费的市场费用收到了积极和正向的效果。”

值得关注的是,《蛋仔派对》也在2024年加快了出海进程。据《蛋仔派对》海外版“Eggy Party”推特官方消息,《蛋仔派对》国际服于2月23日正式推出。继去年出海中国港澳台和东南亚后,此次《蛋仔派对》在欧美、亚洲、非洲等地区多个国家上线,并在超过100个国家获得App Store精品推荐。

作为一款休闲游戏,《蛋仔派对》能够获得这样的“成功”,既表明了低龄游戏市场的巨大潜力,但也凸显了网易游戏为了追求利润而忽视道德底线的行为。

03网易氪金不停

长久以来,国内游戏行业因未成年玩家玩游戏而来的充值退费、被诈骗、被网络暴力等问题,一直非常棘手,但像《蛋仔派对》这样问题频繁、数额较大、负面热点较多的游戏,并不多。

好的一面是,随着即将到来的《网络游戏管理办法》落地,《蛋仔派对》或许能够有所收敛。

去年12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就《网络游戏管理办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在网络游戏的出版经营、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提出具体要求。

在草案第四章未成年人保护第三十九条中,网络游戏出版经营单位应依照有关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向未成年人提供付费服务的限制性要求,合理限制不同年龄段未成年人在使用其服务中的消费数额,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与其民事行为能力不符的付费服务。

除此之外,草案中还提出网络游戏不得设置每日登陆、首次充值、连续充值等诱导性奖励,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随机抽取”服务等措施,进一步规范网络游戏充值服务。

图片

来源:《网络游戏管理办法(草案征求意见稿)》

至于《蛋仔派对》退款难得问题,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

也就是说,小孩子在《蛋仔派对》中充值属于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家长可以要求游戏公司退还。

如遇到游戏公司拒绝退款,家长们也可以通过工信部投诉平台、消费者协会、消费保投诉平台进行投诉,还可以通过诉讼解决问题。

作为《蛋仔派对》的运营商,网易游戏需要把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真正落到实处,也应承担起自身的社会责任,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也要为整个游戏行业的健康发展负责。

如果持续不真正重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不认真推行强实名制、不加强实际使用者的抽査、给退费制造门槛、游戏语言环境管理不善等等,并且还能赚得盆满钵满。那势必会引来更多的效仿者,让中国游戏产业变得无原则、无底线。

从短期来看,《蛋仔派对》加速整改或许会让网游游戏迎来收入下滑,但从长期看未必不是个机遇。

如果《蛋仔派对》能够做好小学生的保护和正向引导,凭借这个已有不少未成年人拥趸的IP,网易有也有可能获得新世代的社交船票。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