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 “超级个体”时代,坚持做自己的“物理网红”

2024-05-30

文/方姐

2024年4月,当张朝阳再次来到北京车展,一定会想起了十年前,他变身搜狐记者去参加北京车展时的样子。

但今年的车展很不一样,张朝阳是带着他的物理课来参加车展的,与雷军、尹同跃开启了一场“理工男”的思想碰撞。从奥托循环到米勒循环,张朝阳给观众们讲起油电混动背后的技术变革,这大概是16届以来北京车展知识密度最高的时刻。

而周鸿祎则坐上一辆SUV的车顶,据说他是今年北京车展唯一的车模。

后来据周鸿祎说,他是担心被直播间的粉丝错认为数字人,干脆展示了一番自己攀岩的功夫。2023年2月,他参加张朝阳的《星空下的对话》,还诚邀张朝阳也去攀,那时的周鸿祎,还不是网红周鸿祎。

谁能想到,不过一年时间,周鸿祎已经成为了赛博世界里最大的IP之一,并几乎是一个直播的布道者,劝企业家都应该去当网红。

这话恐怕不见得人人同意,首先并不是所有企业家都天生E人,另一个可能的问题是,当企业家成为网红之后呢?除了增加了曝光之外,总该还有点别的意义。

俞敏洪利用直播带货,将新东方从双减后的悬崖边带出来,固然是对流量时代的一次解构,但直播间的意义难道就只能在带货和娱乐之间二选一了吗?

对于这些问题,张朝阳应该有了答案。从清华学霸到“互联网教父”,再到“物理网红”,张朝阳一直活跃在大众视野中。他用短视频、直播的形式传授英语、物理知识,还和各行业代表人物探讨,人生几多困惑,企业家也有面壁的时候。

卡尔维诺有本小说名叫《树上的男爵》,讲的是一个名叫柯西莫的人,有一天突然开始在树上生活。他在树上找到了伊甸园,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脱离了现实。相反,他十分入世,总是参与到公共生活当中,并每每有更宽阔的视角,这是离开地面来的好处。

很多时候,张朝阳身上有柯西莫的影子,既有超前的意识,又保留了古典的一面。当其他企业家从流行穿套头衫,变成流行穿厂服,他还是习惯穿休闲西装,他是赛博世界里最红的“男爵”。

01

张朝阳已经讲物理课快三年了,实际上他开英语直播课的时间还要早,是在2016年。张朝阳其实早就意识到了,一个影像化时代已经到来。“好像直播变成一种标配,什么东西不直播就像不存在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里,网络上有很多批判的声音,认为短视频和直播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偷”走了大家的时间。但张朝阳不以为然,他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短视频本身没有错,只是被动的投喂模式,可能会造成一段时间让人们不思考。张朝阳还纠正大众的认知偏差,“很多人会觉得大家对娱乐的关注有些过度,其实是个误解,当有真正的科学知识被直播时,很多人也特别关心。”

所以,当《张朝阳的物理课》开播之后,很多人都觉得很惊喜。本质上,这是一次知识平权,因为课是硬核的,而直播却是免费的。就像小易科技创始人兼CEO易北辰说的:“张朝阳直播物理课,本质是将清华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高阶物理知识的普适化。”张朝阳是清华大学学士和麻省理工学院博士。

通过这种形式,物理学走出了象牙塔,去年,张朝阳回母校清华大学讲了一堂物理课,用硬核烧脑的公式去演算地月潮汐效应。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楼宇庆看到满屏的眼花缭乱的公式,也觉得终于“可以让大家了解从事天体物理研究的人在做的事情。”

张朝阳认为,这种公益式的通识教育,是他开直播课的意义之一。在一次“星空下的对话”中,他也坦言,直播讲物理的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源于他的个人兴趣。“这个世界给你分配了很多角色,这些角色分配可能偶然性的造成了你的人生。”

所以给人生分配角色很重要,张朝阳无疑是爱物理学的,一路读到了博士。后来归国创业,他一度放下了物理学,他因没有为这个角色尽到责任而遗憾。

这两年,张朝阳终于把物理学又捡起来了,通过一次又一次直播课,自己的物理水平大大提升,并且渐入佳境。其实上英语课也一样,这七八年教下来,张朝阳现在的词汇量比当初在美国的时候还大,记忆里都变好了。

于是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表面看,你教别人是在做公益,实际获得的是你自己。”

02

讲广义相对论的张朝阳成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上一个类似的人应该说是讲张三故事的罗翔。但不得不说,他们都是赛博世界的另类,直播曾经是宅舞小姐姐和带货主播的主场。在一个娱乐化的世界里,意义很容易消解。

很长一段时间里,那些不卖课、不卖货也不卖萌的直播,人们对于它们的商业变现路径是没有想象力的。在商言商,要是光讲情怀那可就没劲了。

其实张朝阳从不回避,做直播对搜狐的业务有好处,只是他没有选择那些看起来更接近风口的方式,他从来不信这个,“赶这风口那风口,可能就被忽悠走了,不如坚定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做到极致,竞争力就出来了。”

在张朝阳的直播间里,他将知识直播与搜狐视频业务相结合,个人IP和平台一起找到了内容时代的新出路。

《张朝阳的物理课》火出圈后,带动了更多科普作家和作者入驻搜狐视频。通过激励创作者来创作,搜狐视频从知识传播的角度切入短视频和直播领域,以“关注流”的形式向视频社交进行转型。

张朝阳不想让用户只和机器打交道,“关注流是在跟人打交道,是人的推荐,而不是机器的推荐。”

以兴趣社交为连接点,搜狐视频“关注流”切入短视频社交,收获了大量高价值人群的认可,而这些人群正是高科技公司、汽车公司所渴望的用户,这也让搜狐以更深的方式与这些企业的业务进行结合。

回到直播场域本身,知识直播也有它的价值变现空间。“物理课太出圈、太火了,导致每次讲课都有很多企业来赞助。”张朝阳说。

这次北京车展就是个例子,张朝阳连上两堂物理课诠释“万物皆有理”分别讲解了奇瑞和一汽丰田新产品新技术背后的物理原理。之前的很多物理课上,也都出现过广告商的影子。

一个“超级个体”时代,一位躬身入局的创始人,在26年里穿越了数次周期。搜狐可谓恰逢其时,也终于躬逢其会,达到了一种“冉冉回归的状态”。

03

与其说张朝阳带着物理课,让搜狐入局知识直播赛道,不如说他讲物理课是一种人文精神的回归,是一个企业家贯彻长期主义价值观的真实写照,是真实的,也是足够感染人的。

听过张朝阳的物理课和英语课的人,都在被一种精神感染着,正如他所说,“生命是非常珍贵的,要确立人生意义,做一个严肃认真的人。”

还记得跨年演讲时候,张朝阳手持烟斗,身着复古西装致敬爱因斯坦,一边讲着高深的广义相对论,一边又像行走在时间里的智者,悄然地散发着睿智的光芒。

有观众提问:人怎么做时间的主人,而不是被迫赶时间?

他回答说:时间是由事件定的,如果给这一辈子塞一千件事,那你的时间非常多。如果这辈子只干十件事,生命实在太短暂了。要忙起来。

我们看见了北京车展上的“理工男”张朝阳,殊不知车展前几日搜狐视频举办了一场春季播主面基盛会,为此张朝阳开始了“每日五公里”跑步直播,连续二十多天打卡,跑了十万米。

这或许是张朝阳人生中成千上万件事情中的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不过据说蹲守在直播间的网友们也纷纷制定了自己的健身计划,“减肚子”“瘦脸”的口号绝不是一句空谈。

此前在《星空下的对话》中,俞敏洪曾问出一个“送命题”:挂了之后,要在墓碑上写点什么?

张朝阳说:“这里埋葬的张朝阳,一个最有意思的灵魂,就可以了”。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