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前首富辞职,丢下巨震中的云南白药

2024-05-31
好日子到头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凤凰WEEKLY财经(ID:fhzkzk),作者:王涵,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曾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福建首富陈发树,告别了动荡中的云南白药。

5月26日,云南白药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陈发树、路红东、陈焱辉的书面辞职报告。其中陈发树、陈焱辉父子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的任何职务。

无独有偶,5月27日,上海医药也公告称,因工作调整,陈发树辞去公司非执行董事等全部职务,且辞任后将不再担任公司及下属企业任何职务。

这并不是一场简单的离职。据经济观察网报道称,因云南白药爆发“窝案”,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运营官兼高级副总裁尹品耀等5位公司曾任高管,从2023年年初至2024年年初,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报道称,早在2023年下半年,陈发树就被云南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带走,其子陈焱辉则避走海外。

云南白药董秘办相关人员回复媒体称,陈发树离职原因,主要是因为工作调整,目前公司方面没有获悉陈发树被调查的相关信息。

01从木材商到福建首富

多年泡在股市里,陈发树很容易被忘记是做实业起家的。

1982年,还是一个木材搬运工的陈发树,借着家具厂商求购木材的机会,走上了木材商的道路,赚到了第一桶金,1986年,他花5万元在厦门买了套房子,成为80年代的“万元户”。

有了经验,陈发树不想再把自己困在“木头里”,选择了卖日杂百货。1995年,他把店搬到了福州,取名新华都百货。

1998年,陈发树和弟弟分家,成立了新华都实业集团,关注的行业又从百货进一步扩展到工程机械、房地产等。

在对接业务中,陈发树接到了紫金矿业的土石方工程,也是从这里开始,他走上了“钱生钱”的道路。

当时紫金矿业正值低谷,没人相信紫金山的出金量,在交涉过程中,陈发树看中了紫金矿业的发展潜力,决定入股。2000年9月,陈发树出资3359万元,持紫金矿业20.19%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这座金山发光,没让陈发树等太久。由于技术上的突破,紫金矿业很快从5.45吨的可采储量暴增至200吨,成为“中国第一大金矿”。

2003年紫金矿业在港上市。而另一个好消息是,国际金价也从这一年开始一路飙升,七年时间,每盎司从270美元最高上涨至1900多美元。

2008年,紫金矿业高调回归A股上市,陈发树个人及新华都集团持有的股权价值高达155亿元,再加上“亲儿子”新华都也同年正式登陆深交所,陈发树身家暴涨,隔年就以218.5亿元财富值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1位,并坐上了福建首富的位子。

在资本市场彻底尝到甜头的陈发树野心逐渐膨胀,2008年,他花费10亿巨款挖来了曾经的微软中国公司总裁唐骏出任新华都总裁,而这时的唐骏还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打工皇帝”。

空降的唐骏用最快时间摸透了陈发树的心理,对外宣布,“陈总现在不太喜欢做实业,我们要把他打造成中国的‘巴菲特’。”

在唐骏的操盘下,陈发树赚了很多笔快钱。比如2009年,他以2.35亿美元的价格从百威英博啤酒集团手中购得青岛啤酒7.01%股权,到2012年,陈发树通过减持青岛啤酒的股份,累积套现超过15亿港元。

可惜,二人的惺惺相惜只维持了5年。2010年唐骏被曝学历造假,陈发树最初的包容没有得到外界支持,后来新华都也跟着陷入舆论被拖累,2013年唐骏只能正式从新华都离职。

02爱上云南白药

唐骏虽然已经离开,但某种意义上,他给陈发树的影响,甚至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2009年,烟草企业决定退出非烟投资,彼时云南白药第二大股东的红塔集团希望转让云南白药12.32%股份。

唐骏很快把这个机会推到了陈发树面前,而对于这笔买卖,陈发树本人也并不陌生。

一方面,2007年,陈发树在长江商学院就结识了云南白药原董事长王明辉,认为云南白药的团队、品牌、趋势都很好,且大健康就是最好的投资品;另一方面,“喝酒吃药”是股市长期投资热点,陈发树相信唐骏的眼光,最终给出了22亿元的报价打算接手。

收购过程简单到了不能再简单,新华都方面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唐骏仅花十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发树签字了。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陈发树前脚刚凑够了钱,红塔集团就变了脸,始终以“正在等待上级单位审批”的回复拖着不肯交易。

2011年底,等不到进展的陈发树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了红塔集团,可惜中国烟草总公司给出“为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的说法,导致陈发树最终败诉,直到2014年才拿回本金22亿元及利息,而如果当初陈发树能顺利获得云南白药的股权,其股权价值已经翻倍。

自此,云南白药就成了陈发树的一块心病。

2016年一听说云南白药要开始混改,陈发树卷土重来,立马筹措资金,以253.7亿元的天价拿下云南白药控股股东白药控股50%股权。

要知道,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上,陈发树以235亿财富排名第79位,这几乎就是孤注一掷。

2019年7月,云南白药实现整体上市,而云南白药变为“无实控人”的公司治理结构。据天眼查显示,目前,云南国资持股25.02%,新华都持股24.25%。

图片云南白药股权分配图 来源/天眼查

与此同时,陈发树顺理成章担任起联席董事长的职务,但他对云南白药的管理权看似毫不在乎。云南白药召开董事会时,陈发树说,“我这个联席董事长是不参加管理的,一点都不管,我就支持董事长。我既是股东又是董事长,更不会把钱打水漂。”

事实证明,比起管理公司,陈发树更喜欢“炒股”。

2019年,在陈发树与时任董事长王明辉的推动下,云南白药开始了资本运作。

在云南白药2019年年报金融资产投资中,其持有的九州通、雅各臣科研制药等四只股票以及六只债券型基金,给公司带来了2.27亿元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

2020年,云南白药在股市圈钱,投资了腾讯控股、小米集团、恒瑞医药、贵州茅台、伊利股份等多只热门股票,合计超过138亿元。

这一年,陈发树也确实被幸运眷顾,通过“炒股”,云南白药赚了22.4亿元,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31.85%至55.16亿元。

这是云南白药的巅峰,更是陈发树个人的高光时刻。

03成也炒股,败也炒股

只是,沉浸在“暴富”喜悦的陈发树忽略了一个事实,任何投资都有风险,且收益越高,风险越大。

2021年开始,陈发树的投资水平急转直下。2021年年报显示,云南白药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减少约19.29亿元,占其利润总额的55.41%,导致净利润腰斩。彼时云南白药称,因持有的个股市值在报告期内下跌,录得亏损16.14亿元的报告期损益。其中,仅小米集团带来的亏损就超过了14亿元。

彼时,因炒股亏损,云南白药还上了热搜。有网友指责云南白药不务正业,也有网友调侃,云南白药是一边收割韭菜赚的钱,一边自己又去当韭菜。

为了安抚市场情绪,云南白药回应称,公司充分听取广大投资者对公司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在原有的风险控制措施基础上,严格控制二级市场投资规模,2022年,在董事会审批的额度范围内,公司将逐步减仓,不继续增持。

但“割肉离场”也需要时间。2022年,这些陈发树曾经认为的优质股票依然在拖累云南白药,其公允价值变动再度损失6.2亿元。

图片2022年云南白药公允价值变动损失6.2亿元

另外,在如此极端的情况下,云南白药还在“撒钱”。2022年,云南白药共用了约109.1亿元来认购上海医药6.66亿股的股份,交易完成后,云南白药持股比例为18.01%。

从投资的历程来看,入股上海医药,也算得上是陈发树在任期间,云南白药最后一项在二级市场的大动作。

当时双方约定,自协议生效之日起,双方合作期限为三年;合作期限届满后,经双方协商一致可延长;且自定向增发结束之日起36个月内,云南白药不得转让其此次认购的股份。

此次认购股份的操作与以往只在二级市场投资不同,两家公司自此绑定更深。

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投资上海医药也是陈发树的意思,而他个人与上海医药前董事长周军也私交甚好。另外,陈发树的儿媳邵帅目前为上海医药副总裁。

而这也让陈发树推进云南白药认购上海医药股份的原因变得模糊,究竟是看好上海医药未来发展,还是基于私下“深交”做出决定有待深挖。

2022年11月,云南白药发布了关于收到云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公告中指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云南白药对外投资事项的授权范围不清,存在概括性授权或将董事会部分法定职权转授权的情况,对外投资决策程序履行不规范,投后管理和监督不到位,证券投资的警戒、止损等指标设置不清晰。

好在2023年,云南白药迷途知返,全面退出全部二级市场证券投资,“炒股”之路才就此终结。

不过,目前云南白药仍处于危机中。多家媒体报道,云南白药爆发“窝案”,其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运营官兼高级副总裁尹品耀等5位公司曾任高管,从2023年年初至2024年年初,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

而上海医药亦风波不断,除上海医药前董事长周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被纪委调查外,上海医药的原副总裁潘德青、上海上柯医药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平、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陈彬华、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黄臻辉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委调查。

两家出事公司都与陈发树关联颇深,无论调查案件是否与他本人有关,陈发树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时代,或许将成为历史。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