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智造企业应该向上寻求生长空间,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

2024-06-06
青年与新智造,创新无疆界

5月29-30日,2024“两湖之约”新青年创投大会在常州举办。本届大会以“潮起扬帆创未来”为主题,推出了青年论坛、产业参访、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大赛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大会期间,2024新青年创投榜的青年创业者、投资人、以及常州乡贤共聚一堂,分享最新的行业资讯,交流创投经验、链接常州产业机遇。

C32T8190-opq3015688700.jpg

会上,毅达资本合伙人吴志刚,达晨财智合伙人王文荣,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家孙涛,行行AI 董事长、顺福资本管理合伙人李明顺,巡星投资总经理乔雨婷LongRiver 江远投资合伙人晖,江苏今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戈俞辉在《青年与新智造,创新无疆界》圆桌对话中的精彩观点如下:

1.各地要因地制宜去发展自己的新质生产力,既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也能避免局部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

2.希望我们的被投企业更多地向上提高自己的产品竞争力,寻求向上生长的空间,而不是向下卷价格。

3. 近两年整个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创业环境跟以往比起来不是特别理想,但我们这代青年不要躺平也不要做“仰卧起坐”,未来中国的10年、20年还是要靠我们这代人扛,有志青年要积极向上。

4. 我从方法论的角度总结:第一个关键词是因地制宜;第二个关键词应该是引导创变,我想再加一个词叫创变,它的英文原词叫improvisation(即兴创作)。无论是创新创业还是创造,都需要有一个自由的空间去即兴创作、自由发挥,才能够充分激发它的创作潜能。

以下为对话内容,由创业邦整理:

吴志刚(主持人):感谢各位嘉宾的到来!我们今天对话主题叫“青年与新智造”,我理解新智造是对传统制造业进行全方位的智能化、网络化和数字化升级。它涵盖了制造业的各个领域。因此,我认为每个细分的新智造领域都拥有其独特的生态系统和发展阶段。第一个问题想请问各位,在新智造的众多细分领域里面,哪些是值得重点关注的

王文荣:智能制造是一个相对成熟的概念,但每次提出新词时,我们都需要进行深入分析。新质生产力大背景下也会产生很多新的机会,但我们要甄别什么是一级市场的机会,什么是二级市场的机会,什么是巨头的机会,什么是创业公司的机会,而不是一窝蜂的去布局,需要自上而下的研判。

我们目前比较关注智能制造中的半导体、光电信息、新材料、工业母机、低空经济相关等细分赛道,这些都还是保持增长的行业,并且是国家需要的专业。

孙涛:我从方法论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有三个方向值得探讨。

首先,哪些细分领域值得关注?我们可以尝试从中央精神中寻找答案。5月2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一次会议,主题是加快中部地区的崛起。虽然如此,我认为这对东部地区也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其中一个重要的关键词是总书记首次提出“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结合常州的现实情况就是,其产业基础、生产力发展水平以及人文文化,这些新质生产资料和要素在每个区域都是不同的。因此,在每个地方发展新质生产力时,我们都需要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来制定策略,而不是盲目发展。常州有什么特色产业,有什么技术成熟,有什么未来发展前景,这些都是最能代表一个城市辨析度的,也就是所谓的城市IP。这是第一个角度。

第二个角度是从产业龙头的角度来看。在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中,汽车行业现在正超过房地产成为第一大支柱产业。我们最近与汽车流通业协会进行了一些联合研究,因为他们拥有大量数据。我们发现了四个方向:

① 汽车金融:传统的汽车金融,如工农中建这些大行,并不直接参与。但现在,这些大行开始亲自下场。尽管与房地产产业相比,汽车金融的规模并不大,但我了解到,农行在2023年在汽车金融产业投入了大约2000亿的规模。

② 汽车出海:2023年汽车产销达到3000万辆,出口470多万辆。汽车产业正在走出去,但整个汽车产业链在海外的布局尚未形成,这是否是一个机会?

③ 新能源汽车电池标准化,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④ 二手车市场:目前二手车市场相对混乱,缺乏标准。如果有些企业可以投资一套系统,使得整个二手车市场的各项指标科学、客观、公开、公平,那么它将对新车销售带来很大的促进作用,进而推动整个汽车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第三个角度,我认为我们可以从消费者的角度来探索。消费者可以分为TO G(政府)、TO B(企业)和TO C(消费者)。

TO G:数字政府建设、城市智慧治理、新基建建设等方面都有很大的机会。

TO B:我能够想到的一点是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一个建议是关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仍然存活的行业,并且我们判断未来也还能存活的行业,那么投资智能制造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TO C:从平均消费倾向和消费支出结构来看,如果我们剔除房子因素,首付、房贷、房租,最大的支出是少儿教育,占到了30%-40%。支出多,投资机会自然也就多。还有一个方向是银发经济,目前支出占比还不够多,但也是一个热点。

以上是我的建议,供大家参考。

吴志刚(主持:谢谢孙主任,特别认同孙主任刚才讲的各地要因地制宜去发展自己的新质生产力,既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也能避免局部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接下来,有请李总分享。

李明顺我结合具体案例来谈谈对新智造的看法。行行AI主要投资「结合人工智能的新智造项目」。

我们首先考虑的是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注重如何将中国的供应链与全球需求相结合,最好是由全球化的团队来执行。例如,今年3月我在美国投资了两个团队,一个专注于AI演进,另一个专注于AI机器人,主要服务于北美市场,同时利用中国的制造业能力,这是一个很好的结合。

第二,我们会考察传统产业是否具有强大的壁垒,以及在用户积累的基础上,结合人工智能是否有新的发展机会。今年我们在国内投资了一家玩具公司,将传统玩具与其IP结合,年销售量达到两三千万支。今年我们与他们合作开发了AI陪伴机器人玩具,预计新产品的客单价将是原来产品的至少十倍,毛利水平将大幅提升。我们预计只需销售10%的销量就能达到以前的销售额,但毛利会更高。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创新模式,用于改造传统制造业。

第三,我们非常看重新型智能硬件,尤其是消费级别的。我们知道人工智能将带来许多新应用,这些新应用将提供更好的体验。因此,我们在深圳有一个专门团队,关注新型智能制造项目。我们许多优秀的新型智能制造硬件项目会通过海外众筹平台进行众筹,许多项目一开始就能筹集到数百万美元,然后再进行智造。结合当前的大型语言模型和许多新应用场景,我们将创造许多新的可能性。因此,我们非常看重结合人工智能的全新产品,特别是消费级产品。当然,我们也关注产业内的TO B领域,例如我们最近在澳门投资了一个团队,专门开发工业机器人的AI软件,帮助许多工厂更高效地使用工业机器人。

我认为常州是一个具有制造业基础的城市,尤其是在汽车制造方面表现突出。我们有一个汽配项目,在这里有许多仓库,将许多中国的汽配产品卖到全球。我也希望与常州的企业产生一些合作机会。

乔雨婷:其实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项目看得比较多,很明显中国的高端智造,从全球来看是具有极强的优势的,包括在CES上看很多国外的一些智能硬件,可能他们出来一个DEMO,DEMO会PR一波,但是他后续长期的硬件的从产品到供应链管理到量产很多是搞不定的。

所以,常州发展高端的智能制造,是有非常大优势的。我们关注的企业一定有稀缺性,无论是技术还是管理能力都是有突出优势的,不要在产能过剩内卷,这种公司的商业模式会更好,它的毛利和壁垒也会更高。我们不太投所谓的国产替代,国产替代到最后都是国产替代国产。

另外,在工业领域,我们长期关注半导体行业。工业领域半导体的应用可能比消费电子领域有更高的毛利空间,这是一个更专业的领域。以我们投资的帝奥微为例,这是一家位于南通的企业,在工业领域,它的客户基础和毛利率都比较稳定,竞争压力没有其他领域那么大。

总结起来,两方面很关键,一是壁垒,二是商业模式。

志刚(主持:作为投资人我对乔总的观点深感认同,希望我们的被投企业更多地向上提高自己的产品竞争力,寻求向上生长的空间,而不是向下卷价格。

周晖:智能制造领域也是我们近期重点关注的方向,中国制造业的附加值已经占了全球工业产值将近30%,在全球范围内来看已经成为高品质的代名词,所以我们从感知、决策、执行,这三个大方向,看智能制造。

我们重点会去看一些有显著“降本提效提质”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核心部件,而不是刚刚提到的国产卷国产这种纯粹拼成本的。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已经完成了2-3个项目的投资。

戈俞辉:我们企业是从制造业开始做的,我们也有自己的投资板块,我们关注的第一方面肯定是时下在国内外比较热门的赛道。比如人形机器人、商业航天领域比较多;在此之前我们也投资了一个智能驾驶领域的企业叫蘑菇车联。

我们的关注的另外一个板块是智能制造,目前企业普遍的特点是小品种、多批次,在智能制造方面,我们尚未找到完全符合我们需求的解决方案,因为工艺一直在变化,现在也接触了很多企业但都没有帮我们带来很大的突破,所以我们一直在关注这块。

吴志刚(主持):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直接进入到最后一个话题,请各位嘉宾分享一句话,与在座各位优秀的青年共勉。

王文荣:近两年一级市场、创业环境跟以往比起来不是特别理想,但我们这代青年不要躺平也不要做“仰卧起坐”,未来行业的10年、20年还是要靠我们这代人扛,有志青年还是要积极向上。

孙涛:我还是从方法论的角度总结:第一个关键词是因地制宜;第二个关键词应该是引导创变,我想再加一个词叫创变,它的英文原词叫improvisation(即兴创作)。

无论是创新创业还是创造,都需要有一个自由的空间去即兴创作、自由发挥,才能够充分激发它的创作潜能。

李明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依旧是最好的时期,现在创业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现在做投资尤其像常州这种有很好的企业家氛围的,遵循早期投的3f原则非常好——找你们的亲戚(family)、好朋友(friends)、再找个笨蛋(fools)去投资。

乔雨婷:简单说一句跟大家共勉,坚持做对的事,对的路就不怕难也不怕远,所以还是希望创投行业的朋友,坚持下去、实现梦想。

吴志刚(主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周晖:今年不管做对投资人还是对创业者来讲又是一个不容易的一年,但是你去海外看看回来后对我们国家、对我们的产业也更有信心。相对海外来讲我们在很多领域有很强的比较优势,所以我建议大家还是要敢于梦想,敢于创新,找一批靠谱的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一件长期、正确的事情,这样我们才能一起跨越周期。

戈俞辉:创业是一个不断找寻探索、不断修正订正,不断挑战自己,不断超越自己的过程,希望大家都能够到达成功的彼岸。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