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东西”爆火,义乌商家一天卖10万,冲上类目第一

2024-06-18
年轻人的新社交货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天下网商(ID:txws_txws),作者:王卓霖,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包丑吗?不丑不要!”从事家纺定制的商家张开银,眨了眨眼睛,还以为看错了。“第一次听到客户提出这种要求,指明要把抱枕做得足够丑。”

让商家直犯迷糊的产品,是一款最近在年轻人圈子里很流行的新“社交货币”:丑猫异形抱枕。网友们晒出的丑猫抱枕姿态各异、千奇百怪,甚至被冠以“丑得无边无际、惨绝人寰”,越丑越让人上头。

《天下网商》发现,电商平台中,已有不少商家靠丑猫抱枕赚到了第一桶金。其中,张开银的颜家宅品旗舰店,异形猫抱枕单链接累计卖出4万多单,凭借这个销售额破百万的链接,店铺一度冲到了细分类目第一,连带着“无白边宠物抱枕”还上了淘宝热搜。

“丑东西”天生自带话题感,能够带动网友分享传播,引发大众兴趣。这种热情从每年淘宝举办的丑东西大赛就能看出,历届上榜的知名“丑东西”中,碧绿青蛙勺子、盐焗鸡咖啡杯、吾皇的伞等等,大家的讨论热度都非常高。另一方面,定制这些异形抱枕的大多是养宠人群,产品的爆火也是体现宠物经济兴盛的表现之一。

最近,这种很新的潮流产品正在往“人形抱枕”的方向发展。且不论成品与真人像不像,只要买家在收货那一刻,获得了惊喜和饱满的情绪价值,这样的“丑东西”就有存在的意义。

商家一天销售额10万,冲到细分类目第一

《天下网商》看到,网友晒出的丑猫抱枕真是丑得不一般,无比抽象:有的抱枕尾巴很长,被评论“像大肠”;有的抱枕四肢长短不一,被评论“像乌贼”、“连猫都嫌弃”等等。这些“丑东西”成了网友们全新的内容创作素材,在社交平台反复发酵和出圈。

不少商家坦言,刚接到这种订单的时候,还会“好言相劝”,但买家依旧坚持,甚至放出“狠话”,“不够丑,我会给你差评”。无奈,商家只能接单,做出来的产品“连自己都看不下去”。没想到,这些“丑东西”到了买家的手上,获得了各种好评。

90后张开银,算是见证了丑猫抱枕这股消费热潮的起伏。

他是河南人,20多年前来到浙江义乌,在一家家纺工厂工作。10多年前出来单干,也开了工厂,既给当地商家供货,也接一些外贸单子。目前每年销售额超千万。

2019年底,张开银把家纺业务重心转到国内市场,并搭建线上渠道增加销路,天猫店就是在那时候开起来的。网店主打定制,100%都是客户下的定制单,主要是抱枕、靠垫之类的家纺用品。

张开银

最开始,张开银在小红书、抖音等渠道看到有用户分享丑猫抱枕,话题度很高,探讨意愿也很强,评论里都在“求链接”。他判断这个产品自家也能做,于是在4月底上架了丑猫抱枕的链接,五一假期的时候就突然火起来了。

平时定制抱枕的订单量是200-300单。异形猫抱枕这股风潮起来后,每天的订单量都是翻倍涨,高峰期涨了10倍,达到2000-3000单。按这个订单量来计算,店铺单日销售额能到达10万元。

由于在行业内深耕多年,他的店铺在抱枕靠垫的细分类目里比较靠前,一直在第十位徘徊。最近因为异形猫抱枕,店铺直接冲到了类目第一。“开店快5年,第一次拿第一。”

客服“人手告急”,工人边笑边踩缝纫机

其实,异形抱枕一直都有,但基本以人偶、玩偶为主,规格也是常见的方形、圆形等。通常客户选择定制的图案也比较美观,没有超出正常的理解范畴。“我们都是尽量往美的方向做的,而异形猫抱枕真的是完全颠覆了我的想象。”

张开银介绍,丑猫抱枕之所以丑,都是“无边”造成的,没有白色布料补充画面,把平面图直接做成立体抱枕,就容易“走形变丑”。

因为有自建工厂,生产端响应速度很快,产能也比较高,产品制作周期快,基本在24小时内都能发货。“之前做外贸,订单量一直挺大的,一天做上万个产品是没问题的。”

“最大的问题是客服。”由于异形抱枕是来图定制的,所以前期沟通比较费时,产品热度刚上来时,张开银配了7位客服,每小时每个客服至少要回复200个咨询量,根本来不及。他就自己上线充当客服接单,并紧急招人,配置到了目前的20人客服团队,才勉强能承接高峰期的询单量。

订单接进来后,厂里近200位员工也是齐上阵、三班倒,抓紧赶工。一般传统定制单,由于图案和抱枕规格都是统一的,花费的时间精力不用很大。而每个异形猫抱枕都是独一无二的,从图片PS抠图、美化,到转印、剪裁、缝制、填充,每一道工序都考验着大家的技术水平。“有的员工是边笑边踩缝纫机,空了还给自家猫定做一个。”

张开银说,那段时间最苦的是负责发货的小伙子。因为每一笔订单都是定制的,图片不同,产品不同,要靠他挨个找到对应的订单和产品,然后打包发货,就跟现实版“连连看”一样。“他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连轴转了半个多月。”

从后台数据看,异形猫抱枕的客户群体,前期主要是养猫人士,后期大部分都是大学生,因为定制对象从猫转换到了人。订单图片大多是随手拍的一张搞怪的人物照片,发过来说要做一个人偶,当作“礼物”送给对方。

“这两天刚接了一个人形抱枕订单,买家要做个一米八的真人个头的抱枕,会很壮观。”

追逐年轻人消费趋势

“这就是个风口的东西。”张开银判断,这个款的生命周期不会很强,一两个月的热度过了,订单量就下降了。“目前整个平台一天的丑猫抱枕订单量大约在一两千单,远没有高峰期接近万单的水平了。”

而他原本的客户主要集中在B端,比如房地产公司、车企、某节目制作方、某品牌连锁店等。买家大多是在家纺用品上印上logo、二维码之类的,用作品牌宣传,单笔订单量在数百个到数千个不等。开出网店后,才陆续积累了不少C端买家。

经历这股风潮之后,他对年轻人和爆款有了新的理解。从刚开始的诧异到现在的司空见惯,张开银认为自己之前有些落伍了,“每个人的喜好不同,审美观点、审美角度也不一样。而且每一代人流行的东西也不一样”。

《天下网商》认为,异形抱枕的走红是由多方面因素促成的。

首先是产品端的革新。无白边的制作手法为异形抱枕品类做了创新,给人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体验,从观感和手感上都有别于常规抱枕。这满足了年轻人对于新产品的猎奇心理,以及一部分人“以丑为美”的审丑情绪。

其次是养宠消费群体的带动。据《2023-2024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数据,2023年中国约有1.2亿只宠物猫犬,是全球第二大宠物市场。养宠人群带动了宠物经济的蓬勃发展,他们像对家人一样对待“毛孩子”,定制专属用品,抱枕就是其中之一,用来记录精彩瞬间。这个举动就像宝妈乐于将孩子的照片定制成相册一样,都是一种爱的表达形式。

最后是社交平台刺激了热度发酵。年轻人乐于分享这种具备极大反差萌的“丑东西”,在网上获得更多共鸣和社交。尤其是“猫主子”拿着丑猫抱枕靠近“毛孩子”的时候,记录下它们迥异的第一反应,简直就是珍贵的成长记录。同时,商家们在各社交平台做了大量的内容种草,加速了品类爆发。

虽然目前异形猫抱枕的订单量有所回落,但张开银并没有缩减人员,而是维持目前的团队规模,因为有了这次爆发经验,他正在秘密筹划新的爆款,“观察追逐年轻人的消费趋势,找到契合点,及时与自家产品做结合”。

《天下网商》了解到,1688上已经有商家接到了定制异形丑猫抱枕的外贸订单。现在,商家们在接单的时候,都会自信地告诉对方,“放心,包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