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霸权之路 - 从美国说起

西西弗评论 2019-10-20 09:55

图虫创意-255613990855770229.jpg

编者按:本文系创业邦专栏作者西西弗评论文章,创业邦编辑后发布。

之前两篇写NBA的文章中,我们提到了文化输出和文化霸权。这篇文章我们就更深入的讲一下这个主题。

1

目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文化就是美国文化。好莱坞几乎占据了全球电影业80-90%的市场份额。变形金刚、漫威英雄是全球所有人心中的偶像。摇滚乐、爵士乐等现代音乐基本上也来源于美国。NBA球星是全世界篮球迷的偶像。然而,美国的文化霸权并不是简单的因为其经济实力而自然产生的。美国经济成为全球第一是在19世纪末,但当时,美国文化处于完全被欧洲鄙视的境地,被视为文化沙漠。欧洲人认为,文化只存在于欧洲,美国是无文化的文明。

一名法国作家Henry de Montherlant 在作品中把美国评价为低智,无道义,对人类犯罪的国家。(“One nation that manages to lower intelligence, morality, human quality on nearly all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such a thing has never been seen before in the existence of the planet. I accuse the United States of being in a permanent state of crime against humankind.”) 法国社会学家西格弗里德宣称:“现代美国没有任何国家艺术,甚至也觉得不需要国家艺术” 。

美国的文化霸权并不是随着经济发展同步出现的,文化第一比经济第一晚了差不多半个世纪。即使在今天,在更为传统的文化领域,比如文学、戏剧、古典音乐上,美国并没有什么优势?美国真正实现文化输出和文化霸权,并不是从这些传统领域而产生。美国之所以在文化领域击败欧洲,是抓住了文化领域变革的机会,抓住了新的大众流行文化的产生的契机。美国文化输出的先锋就是电影。

电影在1895年诞生。世界第一部公开放映的电影是卢米埃尔兄弟在1895年12月28日,以售票形式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放映的《火车来了》,时长只有一分钟左右。电影在诞生早期的时长很短,基本上就是十几分钟20分钟,没有声音都是默片,还是黑白的。和戏剧相比,早期电影的展现力和艺术价值质远远不如戏剧。当时的电影,也被视为一种比较低俗廉价的娱乐。在电影早期,电影院被称为五分钱戏院(The Nickelodeon)。被视为戏剧的低端替代品。

早期电影在艺术价值和展现力上完全无法与戏剧相比。但电影核心的优势是,电影比戏剧更廉价,更容易流行。电影的复制成本非常低,戏剧演100场那是真需要剧团的人去一场一场的演出。而放100场电影,只需要做几个拷贝,反复放拷贝就可以了。电影远远比戏剧容易流行的多。美国抓住了电影这个更廉价更容易流行的新的文化形态,第一次成功的对欧洲进行了反向的文化输出。其后,美国主导了电影领域一系列的技术变革。1927年第一部有声电影《爵士歌王》,1935年第一部彩色电影《名利场》都是在美国最先出现的。

好莱坞迅速统治了全球的电影市场,美国的生活方式,美国的文化是通过电影这个新兴的文化形态输出到全球各地。美国并没有能在文学、戏剧和古典音乐战胜欧洲,美国的文化输出依靠电影这种新兴的文化形态。

美国在音乐方面的文化输出也类似。在古典音乐,交响乐、钢琴等品类,美国并没有什么优势。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美国音乐可以说完全被欧洲特别是德国音乐控制。但美国同样通过革新,在音乐领域创造了崭新的音乐形态。

传统的古典交响乐,需要几十人的一个交响乐团,这个非常阳春白雪,是贵族的娱乐。而美国对音乐的革命,则是创造出了更易于流行,更简单,更通俗的音乐形式。美国流行音乐的起源,并非主要从欧洲而来,而更多的可以追溯到黑人音乐,这种从社会最底层诞生的最通俗的音乐形式。爵士乐的起源布鲁斯(蓝调)、拉格泰姆都是黑人音乐。乡村音乐的起源是英国的民谣。节奏布鲁斯演化产生了摇滚乐。Hiphop 和 RAP也来源于黑人音乐的。可以说现代美国流行乐的大部分血统,都不是来源于欧洲,而是黑人音乐,是音乐之中最“庸俗”的那部分。

美国的流行乐,有几个人,甚至一个人都可以演奏一场音乐会。流行乐以即兴演奏为主,演奏家和演唱家往往也是作曲家。表演可在各种场合进行,提倡人们参与。除了音频,流行乐同样强调视觉表现。流行音乐尽量地贴近生活,不端不装。流行乐出现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古典音乐,成为世界音乐的主流。技术变革同样也是文化变革的催化剂。留声机,广播电台,电视的出现使音乐更容易在全球范围内流行。流行乐的出现,让音乐这个之前只被贵族和上层阶级享受的艺术得以扩展到广大的民众之间。技术的革新让音乐的受众10倍百倍的扩大。美国音乐抓住了这个音乐领域革命的机会,使他们的音乐传播到了全球。Bob Dylan 做为美国流行音乐的代表,居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

2

从美国的案例,我们能总结出什么:

  •  经济领先不代表文化领先。美国从经济第一到文化第一,走了差不多50年

  • 文化超车比经济超车更难。要找到新的赛道才好超车。美国文化超过欧洲,靠的是新的文化形态,电影、流行乐等。不是靠传统的文学戏剧古典音乐。

  • 技术革新对文化超车至关重要。电影战胜戏剧就是靠电影技术的不断革新

  • 什么样的文化形态能最终取胜?a)通俗;b) 低成本/廉价;c)贴近人民大众;d)和技术革新结合更紧密。

电影比戏剧低俗、比戏剧廉价,比戏剧更依靠技术。最终,电影的观众人数比戏剧大一个数量级。

流行乐比古典乐低俗、比古典乐廉价、比古典乐更依靠技术革新(电台、电视等),最终,流行乐的粉丝人数比古典乐至少大一个数量级。

在文化的战场上,不变的规律是,低俗战胜高雅,廉价战胜昂贵。

3

文化领域,低俗最终会战胜高雅。这个结论,大部分人可能很难接受。我们看看中国的历史吧。提起中国文化大家都说,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这些是中国各个朝代的代表文化。

唐诗是中国文学史的丰碑。唐诗兴起于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初唐四杰。他们奠定了唐诗风格的基础。杜甫对他们的评价是“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审为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几个人的诗的特点是什么呢。闻一多的评价就是:“宫体诗在卢骆手里是由宫庭走到市井,五律到王杨的时代是从台阁移至江山与塞漠。” 换句话说,就是让诗更通俗了。

唐诗之下的宋词,与唐诗相比,宋词更是通俗流行艺术,有井水处皆歌柳词,不是流行是什么。而“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与今天的流行歌曲的歌词也相差无几。元曲就是酒吧里面的说唱艺人,里面的很多句子现在看起来都俗不可耐。关汉卿有一首《一枝花.不伏老》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就和莎翁的戏剧一样,里面各种关于性方面的双关暗示。而明清的小说,就是现在手抄本形式流行的地下文学。以至于像《水浒传》这样的四大名著,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施耐庵写的。兰陵笑笑生到底是谁,也是历史谜团。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有这么一段话:“诗之唐中叶以后,殆为羔雁之具矣。故五代北宋之诗,佳者绝少,而词则为其极盛时代。即诗词兼擅如永叔少游者,词胜于诗远甚。以其写之于诗者,不若写之于词者之真也。至南宋以后,词亦为羔雁之具,而词亦替矣。此亦文学升降之一关键也。” 羔雁之具这里的意思就是彼此应酬的工具。如果一种文化成为端和装的工具,脱离了生活脱离了人民,就失去了生命力。文化的力量,就在于流行。

毛主席在延安文化座谈会上有这么一段讲话:“我们的文艺,既然基本上是为工农兵,那末所谓普及,也就是向工农兵普及,所谓提高,也就是从工农兵提高。用什么东西向他们普及呢?用封建地主阶级所需要、所便于接受的东西吗?用资产阶级所需要、所便于接受的东西吗?用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所需要、所便于接受的东西吗?都不行,只有用工农兵自己所需要、所便于接受的东西。” 这段话拿到现在,就是我们的文化,也必须是大多数人所需要所便于接受的可以流行的文化,只有能普及,才能说提高。

4

我之前文章也说过,实现文化输出,建立文化霸权,不是靠高雅,不是靠传统文化,而是要靠新文化,靠最流行的最大众化的文化。给老外讲唐诗宋词红楼梦,实现不了文化输出。美国音乐打赢欧洲音乐,是靠流行乐。美国流行乐吸取了黑人音乐和印第安音乐的精华,但也是全新创造出的新的音乐形式。

日本曾经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但文化上电影、音乐都没能走出国门。日本的文化输出,是动漫和游戏。任天堂的《口袋妖怪》是全球收入最高的IP。最近卡梅隆的新电影《阿丽塔》就是日本漫画《铳梦》改编的。至少在动漫和游戏这两个领域,日本取得了不亚于美国的地位。

对中国来说,如果有一天中国要实现文化输出,要成为文化领域的世界第一。我们能从美国的经验中学到什么:

第一、如果没有新文化形态的出现,在文化领域超车是非常难的。在对手有绝对优势的文化领域,打败对手非常困难。今天在电影领域,中国电影有可能占据本土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但是如果我们希望中国影片能像现在好莱坞统治世界一样,统治整个地球的电影业,目前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文化领域的超车,需要新的文化形态的出现。美国靠电影超车欧洲,我们想超车也需要新的文化形态的出现。

第二、技术变革对文化超车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电影战胜戏剧,即使靠技术的不断革新。流行乐战胜古典乐,也是靠留声机,电台电视等技术变化。这些技术革新带给20世纪的文化的最大变化就是,把传统的只限于贵族和有钱的上层这样一小部分人能负担能欣赏的文化和艺术扩展到广大的人民中。让每个普通人都可以去欣赏文化和艺术,试想如果说文化只有交响乐只有戏剧这样的形态,那么真的有能力享受文化产品的人可能连整个人类群体的10%都不到。在古典音乐时代,音乐家都是由王室贵族供养。中国传统戏班子也都是由官员和有钱人供养。但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可以去听音乐,可以去看电影,可以看电视剧。

20世纪的技术进步和文化领域的变革,将文化的受众,从一小部分人变成了全体人民。而美国做为这个文化变革的主要驱动者,他的文化也占领了全世界。

5

21世纪,中国文化要超车,也必须搭上文化变革的东风。

21世纪的文化变革会是什么样的?没有人是能洞穿未来的预言家,但我们多少能看到一点趋势。

21世纪的文化的变革,也许是把文化的生产者,也从一小部分人变成了非常广大的人民群众。任何人,不仅仅是文化的受众,同时也可以做文化的生产者。20世纪的文化变革扩大了文化的受众面,而21世纪也许会扩大文化的生产面。

我们看到了非常多的这样的趋势,比如阅文为代表的网络文学网站创造出的新的写作模式,把职业作家这个群体的人数,我觉得至少翻了10倍。在过去,真正有能力靠写作为生的作家,并没有很多人。很多所谓的职业作家,也无法靠作品产生的收入谋生。而网文的出现,是大量在过去无法成为职业作家的人,可以通过这个平台,靠写作养家糊口。网文平台的优秀作家,可以靠写作获得相当惊人的物质回报。

游戏做为新兴的文化形态,跟传统的电影也不一样,玩家即是游戏的受众,同时也是游戏内容的参与者和创造者。优秀游戏玩家的游戏视频,和NBA的比赛一样,被上百万人所观看。电影是单方面的推送,而游戏则是互动的过程。

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也让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生活,让普通人都可以自己拍摄,成为艺术家。直播平台也打造了自己的明星,他们的影响力和收入,已经可以与电影和电视明星相媲美。

所以21世纪的,新的文化的大变革,很可能是生产者层面的变革。文化的生产者从少数精英变成人民大众。互联网使有才能的文化创造者,可以把他们的内容传递给数以亿计的用户。这种变革,是传统由精英向大众传递的文化,变成从大众与大众互动的文化。二十世纪前文化,是精英小圈子之间的,精英对精英文化。二十世纪的文化,是精英引导大众的文化,而二十一世纪的文化,也许就是大众与大众之间的文化。

互联网和移动技术使文化领域新的变革成为可能。而在这个文化变革的潮流下,中国的公司,其实已经跑在了前面。

2019年9月,在全球非游戏类应用下载前10名里面,有三个中国公司的产品,抖音(Tiktok),  茄子快传(SHAREit),和Likee短视频,分别居2,7,8位。这三个APP,在中国之外的市场都取得了非常巨大的成功。其他7个都是美国的产品。在二十一世纪新文化这个领域,中国和美国将是唯二的两个玩家。

6

我们的中国在21世纪中叶经济很可能可以超过美国。但文化超过美国,要更长时间,也许在21世纪末。如果中国文化上真的可以超车,这个成功,绝不是靠传统文化,而是要靠新文化,要靠每一个中国人都深度参与深度创造的新文化。

谈论经济的时候,我坚信中国的GDP,总量一定会超过美国,因为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4倍,中国GDP只要是美国1/3就会超过美国。同样在文化上,14亿人,作为一个有共同文化认同的整体,他们的力量是非常强的。利用中国的14亿人的力量,并不是抱着老祖宗那些东西不放,也不是仅仅依靠建立孔子学院。中国的力量在于释放出14亿人中,那些在文化领域上具有才能的人,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能发挥自己的才能创造出一种更多的可以流行的文化形态。

互联网行业,让中国有文化才能的人得到了巨大的发展空间,让他们的创造出来了新兴的文化,互联网又帮助他们把这种文化传播到全球。

我们已经看到了新的文化形态的出现,看到了文化输出。

一个业余爱好者自行设立的,把中国的小白网文翻译成英文的阅读网站,每个月有接近2000万次访问,在全球网站中能排到2000多名。

一个个人网红李子柒,在Youtube上有数百万粉丝。平均每个视频有接近1000万人观看。

Wuxia world 每个月的访问量是2000万。李子柒的视频,每个月的观看量是7000万。这种不花一分钱的文化输出,效果也许比天天打国家形象广告还有用。

2019年9月,全球下载前10的APP,有三个中国产品,全球收入最高的10款移动游戏,也有三个中国产品(第一、第三和第八)。中国的文化输出,在精英主流所不关注不重视的新文化领域,已经悄然开始。

我们现在认为这些网文、网红、直播、短视频、游戏不是文化。但不要忘记,“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在当时是淫词浪曲,而现在是戏曲史上的不朽丰碑。《三红金水》当时是地下手抄本,以至于水浒金瓶梅至今作者不明,红楼只剩半本。现在,谁敢说三红金水不是中国文化的巅峰之作。二十世纪初,即使电影从业者,也不认为电影是艺术,一名当时的著名电影制片人说“没有人哪怕想入非非,也不会期望电影会成为被称为艺术的东西。” 直到1974年,影评家还认为:”电影不是艺术... 是谈不到什么创作性的。他们只能再现,不是艺术。” 现在,没有人否则好莱坞是美国文化输出和文化霸权最重要的基石。

互联网带来的文化生产机制上的巨大变革。让每个人都有生产文化产品的可能。这个是下一个文化大变革的机会,能否能抓住这个机会,就是中国是否能实现文化超车的关键。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