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创投:一支化工行业的催化剂 | 投条

2019-12-04 22:20

image.png

「投条」是创业邦推出的投资领域新栏目,旨在报道VC/PE圈的新动态,捕捉最具前瞻性的新趋势,对话资本市场的伯乐,洞察最具机会的新赛道,争做走在时代前沿的瞭望者。

本篇是栏目的第18篇报道。

作者 | 狮刀

题图来源 | 摄图网

图片设计 | 李斌才

巴斯夫集团位于德国总部的路德维希工厂群,这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化工生产基地:厂区横跨莱茵河,面积达到10平方公里,厂区内约有200个生产基地,能生产数千种不同的产品。发电站、医院、旅行社和火车站等都坐落其中,这里也是一条现代化的莱茵走廊。

我们虽然正处在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许多行业的产品甚至品牌更迭都以年来计算。但是作为基础行业,化工涉及到与人们生活相关的各个行业;化工企业兴衰变化的时间跨度也要以百年来计算。154岁“高龄”的巴斯夫集团, 拥有化学品、材料、工业解决方案、表面处理技术、营养与护理、农业解决方案等六大业务领域,为几乎所有国家、所有行业的客户作出贡献。

而成立于2001年的巴斯夫风险投资公司,更像是巴斯夫的一支“催化剂”。它在先进材料、农业技术、数字化转型、商业模式等方面,帮集团加速验证新技术,为集团寻找并创造新的发展机会,甚至帮助集团改变商业模式。

对于巨型企业和组织来说,进化往往比革命更容易取得更多更大的收获,今年,是巴斯夫创投扎根中国大陆的第二年,它们是如何进化的?

无处不在的巴斯夫

打开巴斯夫产品目录,就像翻开了一本百科全书。这家公司的业务,涉猎领域不仅广泛,而且多元,即便在产品的生产流程上,也能和上游的化工原料对接上。

这十分符合巴斯夫“一体化(Verbund)”的理念。也就是说,通过生产装置与技术平台的智能互联,高效地使用资源和发挥专长:一个反应装置中的副产品转化成下一个反应装置中的原料,使化学工艺能够以更低的能耗生产更多的产品,从而保护资源。

当巴斯夫的竞争对手们都在剥离并压缩业务线,聚焦在某一个细分领域的时候,巴斯夫采取的战略却是扩大产业链布局,将生产设施、能源与物流智能联结成网络,高效利用资源,通过规模效益来创造附加值。

巴斯夫这种投资打造一体化的好处,除了节能环保之外,还可以从产业链的角度推测市场需求,进而开始新产品的研发或投资。

这些创新产品中的某些部分,将会通过风险投资这个工具实现。

巴斯夫创投早在2001年成立,如今已经投资了15支风投基金和56个直投项目,在已经退出了1048万欧元的情况下,目前巴斯夫创投的常青基金规模为2.5亿美元。

2018年初,巴斯夫创投在中国大陆正式开展风投业务,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3D打印机生产商上海普利生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普利生)。

图片来源:普利生官网

“2001年的时候,德国只有5家CVC。现在这个数量已经增加到了120家。” 巴斯夫风险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Markus Solibieda对企业创投联盟(微信号:cvcbang)表示,巴斯夫作为德国最早开展风险投资的企业之一, 最初的想法是通过广泛关注市场动向,作为研发部门内部创新关注方向的一种补充。

最初,投资部门广泛接触全世界创业圈和学术圈在化工领域的最新产品、科研成果以及商业创意,目的就是为内部员工开拓眼界和思路。“在这个过程中遇到合适的标的,我们也会投资,但需要业务部门的资金支持,流程比较复杂,所以当时的策略可以看作是一种学习探索。”Markus介绍说。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16年之后,这种“学习探索”逐渐发展成“技术搜索(Technology Scout)”模式。巴斯夫开始在全球范围内主动寻找一些拥有前沿技术、富有创新能力,同时又跟巴斯夫业务有强协同效应的初创企业,用投资的方式打造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当你看到竞争对手投资了一家拥有先进技术的初创公司,并且很快把这个技术用在自己的业务中时,你很难不受到触动。”Markus说。

现在,企业风险投资已经成为了趋势,不仅仅是像巴斯夫这样的大公司,很多中型企业也开始成立自己的风险投资部门。

CB Insights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企业风险投资总额达529.5亿美元,同比增长46.81%;全年完成交易数量2740起,较2017年增加了672起。美国企业风险投资的数额更是首次超越了传统VC。在财富百强企业(按营收排名的美国100强企业)中,77%的企业会进行风险投资,52%的企业有自己的投资部门。

Markus认为,当前的商业世界瞬息万变,经常会出现颠覆性的创新。“再强大的公司,也无法保证可以完全依赖公司内部的资源跟上世界变化的节奏。”

拓展创新外延的企业风险投资

2016年,Markus加入巴斯夫,彼时,他意识到数字化将会在两个层面影响巴斯夫未来发展,第一是用数字化工具做公司内部效率提升,第二是为巴斯夫创造新的商业模式。

化工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在过去,行业内进行市场竞争,采取的方式一般是让几百名研发人员花两年的时候推出一个类似的产品,重新夺回竞争力。但如今,在数字化的助力下,两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竞争对手的产品迭代很多次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去投资一家有创新能力的初创企业,赢得时间。”Markus解释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巴斯夫只投资和核心业务相关的初创公司?

其实,关于企业风险投资到底是看重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业内一贯存在讨论和争议。

大多数人认为,企业风险投资就应该以配合母公司战略,延展或补充母公司业务等为目标,财务回报并不重要。但Markus告诉企业创投联盟(微信号:cvcbang),很多情况下他们还是在寻找一个平衡点。

在实现战略目标的大前提下,企业风险投资寻找标的时会受到一些限制,“比如像Google、Spotify这样的好企业,我们只能远观,却不能投资。”。但是长期来看,CVC也必须要实现财务目标。如果CVC部门的投资收益不能达到一个及格线,是很难在市场上生存下去的。

尽管需要承担赚钱的任务,但由于CVC不需要对外募资,所以对于投资回报率,往往不会有硬性需求。“如果能有个两到三倍的回报,就算是一个还不错的成绩了,因为这些投资往往还创造了大量无法匡算的战略价值。”Markus说。

巴斯夫创投的战略目标通常通过两点来实现。第一是和母公司主营业务有协同的初创企业,第二是通过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拓展母公司技术创新和业务布局的外延。

这两点确实都体现在巴斯夫创投近年来的投资布局中。以投资ecoRobotics为例。这家公司制造出了一款除草机器人,它依靠太阳能驱动,可以在农田里实现自主导航,分辨出杂草和作物,并对杂草精准喷洒除草剂。使用这款机器人能节约大约90%的农药,而且不会让庄稼有农药残留。这项技术彻底改变了农作物保护这个领域中过去100年都没有变化过的商业模式。

“我们通过投资成为除草服务的运营商。巴斯夫的产品从除草剂转变成了健康的农田,这就是我说的商业模式的变化。”Markus说。

当然,要想做到全球范围内的布局,也需要理解不同国家的市场。巴斯夫创投的李莉告诉记者:“中国农民和其他国家的农民不太一样,原因之一是中国农民大部分拥有智能手机,即使是基础款的。而智能手机意味着移动互联网的广泛使用。农民就可以通过手机来管理农田,下单购买农药等,短期内这样的商业模式在巴西和印度就无法成立。另外,中国多数农场的面积都不如北美那么大,这种农田规模的差异导致数据服务需要通过不同的手段来实现。在中国,有大量中小型农田非常适合无人机来提供服务,而在北美和巴西,可能就需要真正的飞机才能提供规模效应。”

图片来源:ecorobotics官网

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巴斯夫可以通过CVC的投资活动学习到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商业模式。例如目前德国还不允许在农业领域使用无人机,但是中国已经有了使用无人机进行稻田服务的项目,巴斯夫便把对无人机的关注放在了对创新更为开放和灵活的中国市场。

深耕产业的投后孵化

CVC和VC的另一个主要差异在于投后管理。

CVC被投企业可以获得母公司的支持,加速产品开发,获得丰富的订单渠道,并有机会进入到国际市场。

以巴斯夫创投在中国直接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普利生为例,这家3D打印公司作为巴斯夫勾画的3D打印板块的一部分,获得了全产业链的加持。

2017年8月,巴斯夫收购了位于荷兰埃门的Innofil3D公司,并于9月在海德堡成立了巴斯夫3D打印解决方案公司。巴斯夫还和BigRep和Essentium达成合作,BigRep开发并生产了部分世界最大的3D打印机,Essentium旗下子公司TriFusion Devices利用巴斯夫的材料开发出了市面上最强的3D打印热塑性塑料/碳纤维假肢。2018年7月,巴斯夫通过其子公司巴斯夫新业务公司收购了德国汉堡的3D打印公司Advanc3D Materials GmbH和法国里昂的Setup Performance公司。此外,巴斯夫还向比利时一家3D打印服务提供商Materialise投资了2500万美元。

根据Markus的介绍,3D打印拥有不同的技术路线,普利生使用的是SMS光固化技术。

根据巴斯夫创投的秦汉介绍,作为一家全球行业领先者旗下的CVC,巴斯夫创投带给创业者的除了资金之外还有研发、渠道和管理上的帮助。此外, 巴斯夫承接下了3D打印领域中最耗时耗力的基础材料研发工作,在上海建立了专门的研发团队,帮助其开发出不同的功能性材料;不仅如此,巴斯夫还从集团派遣员工来到普利生全职开展业务工作,为其引荐全球客户。巴斯夫希望借此打造一个全球化、开放式的3D打印生态。

可以认为,普利生之所以接受巴斯夫的投资,是因为巴斯夫能帮助他们进入新的市场,并研发新的技术和产品。这一点,是战略投资机构相比财务投资机构的重要优势。

不断加码的中国市场

巴斯夫和中国的“渊源”始于1885年。那时候,中国的纺织业正蓬勃发展,巴斯夫染料作为畅销品打入了“中国市场”。

一个多世纪下来,这家公司在中国已无处不在:石油化学品、中间体、特性材料、单体、分散体与颜料、特性化学品、催化剂、涂料、护理化学品、营养与健康、农业解决方案和化学建材。

根据2018年的数据显示,巴斯夫在大中华区销售额达73亿欧元。

2000年,巴斯夫与中国石化按照50:50股比投资兴建的“一体化”综合基地正式建成;

2002年,拥有一家全资公司和三家合资公司的巴斯夫上海漕泾基地建成;

2012年,巴斯夫上海创新园建成;

2015年,巴斯夫位于重庆的全资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生产基地正式启动。

今年11月,巴斯夫在广东湛江宣布正式启动新的“一体化”基地项目,建成后总投资额高达100亿美元。这将成为巴斯夫在亚太地区最大的“一体化”基地。

如今,巴斯夫创投把新商业模式布局的关键点放在了中国,因为巴斯夫看到了中国市场的上升前景。而这,正是巴斯夫于2018年来到上海成立团队的初衷。Markus坚持认为,从总部派人,一年飞到中国几次,就想要投出好项目,这是不可能的,巴斯夫需要深耕当地市场。

经过1年多的验证,巴斯夫创投决定未来把东亚地区的重心全部集中在中国大陆。2018年,他们关停设立在日本和香港的办公室,把精力专注在以上海为核心、以北京深圳为辐射范围的几大创新中心。

2050年,地球人口将达到约90亿。这个可以预见的将来,虽然一方面因为人口增长给全球带来了巨大挑战,但另一方面,也为全球各行业提供了诸多机遇,对化工行业尤其如此。“我们预期化工行业能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尤其在中国等新兴市场。”Markus说。

根据IHS Markit的分析与预测,未来3年全球化工行业整体增速将减缓。但是亚洲新兴市场将保持全球最高的化工产能增速且不断提高,其背后的原因在于,以民营炼化、煤化工等项目为代表的中国化工业将成为未来全球化工产能扩建的重要贡献。

2018年我国化工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超过7万亿元,同比增长10.9%。2018年化工行业实现利润总额达5146.2亿元,同比增长15.9%。

而有数据表明,目前中国占全球化学品市场的40%左右,到2030年将该市场份额将进一步增长至50%。Markus表示,“作为化工企业,能否把握住中国市场非常重要。”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