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3个趋势

2020-01-05 08:03

编者按:文章来自笔记侠,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2019年12月15日,在东浩兰生和福卡智库共同主办的福卡经济论坛2020会议上,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经济2020》作者王德培进行了题为“ 2020经济之魂”的精彩分享。

一、国内的经济形势

1.第四次金融危机扑面而来

实际上,中国在2016年下半年已经开始爆发了第四次金融危机,但是这场危机的爆发是定向的,是由国策主动定向爆破。

中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比如82号文(银监办发[2016]82号《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的穿透性原则,不允许把资产负债表内的存款以理财产品的名义移到表外,搞资金池。

曾经P2P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高达6千家,但现在拥有工商资质的公司仅462家,业务还在运行的只剩262家,成活率仅7%。

这种事实上的金融危机震荡程度相当大。但中国有举国体制,虽然存在各种意见和看法,但正是因为这样的举国体制,使得中国提早进入了5G和高铁时代。

当然,中国体制改革的空间还很大。就是因为举国体制,2016年,中国的金融危机以定向爆炸的方式展开,现在只走了一半的过程,其代价是非常大。

现在国家的国策已经越来越成熟,会对冲社会的跌宕起伏。国家会以水漂弹(德国导弹学家欧根.桑格尔提出的弹跳式弹道,如打水漂一样,逐步衰减直到停息)的形式逐渐应对危机,或者说危机也以这种方式表现出来。

金融危机是第一个水漂,现在才走了一半,还有一半的路程。

2.产能过剩

产能过剩集中反映在占GDP增长第二位的汽车产业。

2017年,中国的汽车产业达到了人类汽车史上从来没有的产销高峰,生产了2880万辆,销售了2800万辆。而到了2019年,就变成了两位数的负增长。

中国有200家燃油整车厂,其产能几乎达到6400万辆;而新能源汽车,国家发改委的规划是四年之后产能达到200万辆,而今天的产能就达到了2000多万辆。

2018年燃油车产销量下降,新能源车产销量上升。很多人认为新能源车是发展方向,实际上2019年新能源车的产销量是负增长。

大家都在思考,当下的形势是好还是坏?其实当下所谓的衰退,实际上是我们上一个增长阶段中埋下的。所以我不太建议去评价当下形势好或者坏。

生产过剩绵延到办公过剩。许多大型企业、央企建了办公大楼,这样的大楼过剩很隐蔽。现在上海的办公楼空置率仅仅就有20%。

所以“水漂弹”不断在绵延。全国有4万个开发区,有的很兴旺,有的杂草丛生。

二、世界失去了方向感

世界闹矛盾,贸易有纠纷,有仲裁吗?没有仲裁!美国还要退出WTO(世界贸易组织)。

而WTO是中国在最近4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一个加速度。

中国在早年提出土地出让所得税为0。于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纷纷跑到中国大陆,经过20年的发展把中国填满了。

WTO如果继续下去,整个世界崩盘的速度还将更加厉害。为什么会达到这样的状况?因为WTO的框架是一场单程票,WTO的核心是市场经济要素优化配置。

由于美国是世界的金融安全岛,全世界廉价的商品送往美国,全世界过剩的货币送往美国,但这种发展模式没有回程票,美国金融化的过程中实体经济空心化,金融业走到最高阶段,最后爆发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

当我们还在讲述让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的时候,世界范围内经典的市场经济来已经到了黄河边,来到了南墙下。

这句话不是说中国不走市场经济,中国一定要走市场经济,让市场经济起决定性作用。我要强调的是这一轮危机让全世界失去了引领的火车头,全世界原来的经济动能消退了。

最早做工业经济、市场经济的英国,一直要求脱欧,现在美国也要退出WTO,都标志着原来市场经济的那套做法走不下去了,世界经济发展没了引擎。

所以规律是现象间的、普遍的、内在的、必然的联系,经济和政治上都一样。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混沌的社会又是可以预见的。

三、2020探寻底部

1.各国集体放水,经济共同下探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以后,伯南克(美联储主席)采用了“量化宽松”政策,分三次购买美国国债:第一次1万6千亿,第二次6千亿,第三次850亿。最后把美国的次贷危机平缓下来,但美国经济面临的根本性问题并没有解决。

中国2008年年初还在实行“经济紧缩”政策,但在2008年年底,方向就彻底转过来,实行了“经济宽松”政策。

2009年4月份,在中央一万亿,地方配套三万亿的政策引领下,各大商业银行有9万多亿的紧急投放,导致了今年年底中国的M2(广义货币供应量,是指流通于银行体系之外的现金加上企业存款、居民储蓄存款以及其他存款)两百万亿,其中一百多万亿就是那一刻投放的。

全世界的货币在这十年内增加了66%,这就是集体放水。

2.市场经济全面出清、行业冷酷洗牌

美国历史上汽车企业的巅峰数量是1400家,经过一轮一轮的洗牌今天就剩下3家,日本现在也只剩下3家,德国只有5家汽车厂、七大品牌。

中国有400多家整车厂,等待它们的只能是行业冷酷的洗牌。如果中国汽车行业洗牌,差不多有1/3的汽车厂家要倒闭。

今天的状况,就是上一轮经济高增长埋下的祸根,是增发货币带来的必然结果。

3.蒸发过剩货币、释放失衡能量

因为美国已经拖欠了联合国10多亿美元的会费,联合国的日常运行现在都可能出现问题。

中东的局势也比较混乱,利比亚和叙利亚也有动乱。中东将地缘经济、时代、政治各方面纠缠起来。而西方的主要国家将袖手旁观,所以这些失衡的能量都在释放。

失衡的能量将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断裂带释放出来。

四、市场经济规律带来的周期性表现

既然搞市场经济,必然会受制于市场经济规律的束缚。

基钦周期:又称”短波理论”,厂商生产过多时,就会形成存货,减少生产,这种2到4年的短期调整也称为“存货”周期。

朱格拉周期:市场经济存在着9~10年的周期波动。这种中等长度的经济周期也称“朱格拉”中周期。

库兹涅茨周期:1930年,美国经济学家库涅茨提出的一种为期15-25年,平均长度为20年左右的经济周期。

康德拉季耶夫周期:1926年俄国经济学家康德拉季耶夫提出的一种为期50-60年的经济周期,故称“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也称长周期。

第一是基钦周期,最近猪肉涨价,不只是猪瘟的问题,还有一些原因是大家不愿意养猪,这是两三年的周期。

第二是朱格拉周期,这个和制造业有关,制造业过剩就会出现危机,危机之后就是调整。所以这是一个必然的现象。

第三是库兹涅茨周期,强调的是为期15~25年的房地产周期。中国的房地产摆脱不了这样的周期,井喷型的房地产周期结束了。

第四是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是50-60年的周期。因为周期长,早年没有人相信,今天降临了。提出的时候是生产方式和金融方式的影响,在当下也一样,由一种新的制度、一种新的生产方式、金融交易制度决定的。

50后、60后是我们国家或者世界范围内康德拉季耶夫50、60年周期的受益者。然而,这样的红利时代逐渐结束了。

美国和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是制度性的红利,而美国新的生产方式体现在互联网、IT。美国的80后、90后不属于那个年代,但有体验经济这个领域,虽然公司体量可能会小,但是价值量暂不可估计。

连续性波动,是世界范围内正在发生的、连续性的波动,不要轻易认为危机就会过去。国家管控的能力可以把危机压到比较小的程度,但是危机的内在规律跑不了,所以会不断地出现危机。

再过十年,一半的工作岗位就消失了。马云说过“银行不改革,我来改革银行”,银行不相信。今天,整个活期贷款,支付宝、余额宝超过了中工农建交,已然被颠覆了。

一大半的人没有工作将是百年一遇之大变局。

五、2020年的3个趋势

1.经典市场经济走向末路

当下负利率蔓延全球,将颠覆市场经济的交易经济学。实际上这个世界从美国人开始已经不是经典的市场经济,都是国家经济越来越走上前来。

所以整个金融业在没有任何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打压背景下,在美国走过了一个完整的过程。

这个完整的过程最高阶段就是整个行业脱离了实体经济,虹吸实体经济。国际上为什么出现这么多的混乱?就是因为整个经典市场走向极端,走到了最高形态。

2.大市场、大政府格局凸显优势

中国由于体制性问题,天然接近大市场和大政府。所以大家不要担心未来会对民营企业怎么样。

50%的税收,60%的GDP,70%的科研项目,80%的就业岗位,90%的经济实体决定了发展民营经济仍是主流。

现在5G和高铁的成就,就是在中国大政府和大市场的背景下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

尊重市场规律、化解市场矛盾,在市场和政府之间寻找平衡,需要进行重构。

比如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就是国家在大市场、大政府之间进行勾兑、重构的探索。

京津冀提出来要协调发展,其实整个京津冀主要是以北京为主,河北和北京的经济发展相差太远,所以它的主题词是要形成协同发展。

所以要推进中国在经济上的二次统一。一次统一都是计划委员会,二次统一要在市场经济的意义上进行统一。

长三角一体化本质上就是中国的二次统一。中国面临一个大的格局,这个格局中就是大政府和大市场的平衡和协调。

3.要从底部创新突围

凡是跟着感觉走的企业,如果还没死,就得趴下,活下去,熬过冬。

如果原来就是战略性的企业,今天就是一个黄金窗口。什么是战略性企业?华为就属于战略性企业,职工几乎一半是数学家、科学家,提早进行战略预埋。

当国与国之间闹矛盾、进行竞争,反映国家战略意志的是华为!

18年前WTO协议签订的时候,协议中再也不允许用市场换技术。感觉美国赢了,中国需要技术,也面临着市场打开的局面。当时的领导人也比较为难,既想要技术,又担忧市场竞争中存活的问题。

中国由技术走向科学,从实践到理论。“实践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指导了我们30、40年,带来了改革开放的种种成就。

但是当实践来到了理论,现在的真理标准是拐点,十年期的拐点、六十年期的拐点,要让这些拐点成为我们的真理标准。

不能简单看待今天的退步,历史的发展就是进两步退一步,在退步中隐含着进步,不要用线性的思维。

总而言之,没有对和错,只有态势和趋势。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