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故宫综艺」走出宫墙

娱乐产业 2020-01-16 15:39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娱乐产业,作者曹乐溪,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都说综艺是过眼就忘的娱乐快消品,但有那么一档节目,总能让娱sir老母亲和小侄女周五晚上端坐在屏幕前安静如鸡,不时爆发出“天啊他们在宫里上房‘爬梯’”的艳羡,恨不得分分钟魂穿邓伦,把故宫未开放区域都逛个遍,亲眼目睹难得一见的“钱龙”和600年前的彩画。

你当然能猜到这是《上新了·故宫》。今晚节目第二季收官,网友们哀叹周一闭馆看不到的紫禁城雪景,新品开发员邓伦、张鲁一和Angelababy不但替大家看了,还深入乾清宫寻找“冬至暖阳”的神奇现象,围观了坤宁宫帝后大婚洞房,了解了后宫火炕炭料分配的情况。

新的一季,故宫御猫已经由鲁班的个人solo,变成了“班达花”御猫组合团体出道,节目也在选题策划、后期特效、文创开发方面有了诸多升级,这让《上新了·故宫》成为快消费时代值得反复回味的慢享品。

正如节目总导演、春田影视CEO毛嘉所言,了解文明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年轻人也有这方面渴求,而文化类节目需要找到他们喜闻乐见的形态,在传统与流行的交融碰撞中找到更多价值观和情感共鸣。

《上新了·故宫》是怎么趟出这条路的呢?

当网友催一档综艺出原声大碟:

《上新了·故宫》为何好看又好听?

《上新了·故宫》第二季10期节目,新品开发员邓伦与张鲁一同框的时间只有首尾两期。

仅仅是档期冲突么?其实这也是节目组基于第一季观众反馈做出的调整。作为常驻嘉宾不仅要带领飞行嘉宾逛故宫、发掘文创元素,还要在涉及历史还原的场景中扮演角色,如果两人贯穿整季,就会出现上一季周一围一人分饰康雍乾三代帝王的情况。为避免观众审美疲劳或产生时空错乱感,本季张鲁一只负责饰演永乐帝朱棣,而其他角色交给飞行嘉宾和山下学堂的新人演员来诠释。

由专业演员演绎历史重现是《上新了·故宫》的精彩看点之一,但实际上涉及明星拍摄的部分只占到节目工作量的三分之一,前后需要大量的历史资料梳理与细节考据,并通过二维、三维动画等后期视效来辅助学术观点的输出。

比如《上新了·故宫》第二季对于线法通景画透视效果的呈现,让《岁朝婴戏图》上孩童嬉戏的欢乐氛围跃然眼前;而对于明代紫禁城地基构造、故宫地暖系统运作这些相对抽象的概念梳理,经过动画处理后也令观众印象深刻,在品味趣味间不知不觉汲取到新知识点。

与毛嘉团队合作过的人都深有体会,这是一支有创作洁癖到强迫症程度的综艺节目组。做文化类综艺的基础是充分尊重真实历史,《上新了·故宫》从嘉宾与专家对于历史文物的讲述,到情景还原中的服化道细节处理都需要经过严苛的考证,“比如对某现象的判断前要用‘应该’还是‘觉得’,需要反复推敲。”

在毛嘉看来,做文化类综艺需要像对待作品一样不断打磨,而不是批量生产仅供观众娱乐消遣的快消品。“三独立一完整”是她给《上新了·故宫》导演组提出的要求,即节目的画面、配乐、声音即便脱离其他元素,也能形成完整的故事起承转合。

每期看完求背景音乐,已经成为了《上新了·故宫》的弹幕传统。节目中所有配乐都是我们原创的,对综艺节目而言很少见,一般电影、电视剧才会这样操作。”

毛嘉告诉娱乐产业(ID:yulechanye),第二季邀请马雪阳作为音乐监制,为配合节目内容的情绪起伏创作了40多首背景音乐,比如国宝重器亮相时的大气磅礴,故宫猫出现时的灵动雀跃,或是讲述文物历史故事时的抒情细腻,采用何种乐器、如何演绎呈现,都是音乐团队与制作团队深入沟通后的结果。

而画面极具质感的美则一直是《上新了·故宫》稳定输出的属性。前几天#为啥总在故宫闭馆前夜下雪#的话题登上热搜,不少网友纷纷转发《上新了·故宫》在闭馆时拍摄的雪景,雪后紫禁城的舒展与沉静令人叹为观止。今日#baby冬日清宫装#也登上热搜,节目中古装片段也总是美得让人惊叹。

而此前节目中关于大禹治水图玉山的展示片段也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观众戏称乾隆为“3D打印鼻祖”。“当长综艺拆解成短视频,在每个片段内依然是兼顾娱乐、美感与信息量的完整作品,这是检验综艺质量的标准,”毛嘉认为。

节目中无论故宫宏观场景还是器物微观细节的拍摄都令人产生视觉震撼,是因为节目组一般不用户外真人秀普遍在用的自动跟焦型设备,而采用需要手动跟焦的摄像器材,虽然对摄像的要求更高,但这样拍出来的画质与景深也明显层次更丰富。

对于追求完美的制作团队而言,《上新了·故宫》第二季依然存在遗憾。比如节目中后期配音较多的问题,毛嘉坦言一方面是现场录制时,依靠嘉宾口语化的互动串联内容衔接不够紧密,另一方面关于历史信息的表述后期考证要精确,后期也需要进行补录。而补录的声场不对,会让观众在两种声音切换中感到有些突兀。

没有描述拍摄过程多么艰辛、时间多么紧凑,在毛嘉看来“向观众撒娇”不是成熟创作者应有的态度。“无论考证梳理工作还是补录技术升级,我们在第三季会尽可能把工作进一步前置,尽量避免类似的问题。”

“故宫上新”承包衣食住行

文化类节目怎么做好带货升级?

看过两季节目的小伙伴也许会发现,如果说第一季是围绕故宫讲“清朝那些事儿”,那么《上新了·故宫》第二季则更像是以故宫博物院馆藏为坐标,纵观华夏文明五千年:

从跳出宫墙讲述明代郑和下西洋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到追溯南唐画家顾闳中传世遗作《韩熙载夜宴图》的前世今生,再到探寻甲骨文从产生到破译的历史,一个更为开阔包容的世界观格局大幕拉开。

故宫186万余件藏品浩如烟海,如何从中选取适宜拍摄的国宝重器对节目组而言是挑战。

第二季单独讲述《韩熙载夜宴图》一件文物的第4期是一次尝试,原本毛嘉团队希望能够拍摄到真迹,但由于考虑到古画保存困难,每一次展示都会有耗损,因此调整为嘉宾探访荣宝斋“下真迹一等”的木版水印版《韩熙载夜宴图》,并通过猜测画序、情景再现、动画等多重手法加深观众对名画历史流转和作品细节的印象,对于过往误传的历史信息也做了勘误矫正,成为本季节目中收视以及网络热度最高的一期。

第三季怎么拍?在第二季纵向历史延伸的基础上,对轴心时代文明深感兴趣的毛嘉希望进一步拓展横向视野,将故宫作为人类文明的高光点之一,比对与华夏文明交相辉映的希腊、印度和古巴比伦的文化思想共振。

这意味着拍摄团队不仅要更深入探索故宫馆藏文明,还要走出宫墙,与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等进行交流沟通。“我自己私底下做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对,”毛嘉以同时期的乾隆皇帝与路易十四为例,“他们有一个共通的设计就是‘增高鞋’,从类似这样的小切口引出不同国家的文明背景,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让历史文化信息深入人心。”

文化传承除了传播知识,也向年轻观众输出他们喜闻乐见的生活方式。根据故宫文化元素开发文创新品一直是《上新了·故宫》的特色,第二季更是在品类开发上不断延展,不止卖断货的故宫卫衣,从旅行箱、保温杯到养生套装、坚果大礼盒,从“正大光萌”的故宫瑞兽摆件到暖阳春信床品四件套,“故宫上新”几乎承包了大家的衣食住行。

《上新了·故宫》总制片人、华传文化董事长刘兵告诉娱乐产业(ID:yulechanye),通过《非凡匠心》、《上新了·故宫》以及2020年即将上线的《我在颐和园等你》,团队一直在探索文化综艺商业模式的创新。《上新了·故宫》之所以爆款文创频出,得益于产品紧密结合内容、严选供应链以及对消费者需求偏好的精确分析,第二季在第一季的经验基础上产品更亲民、更日常。

通过节目中“让文物活起来”的讲故事过程,与故宫文化紧密关联的文创成为“故宫女孩”们的情怀寄托。“文创产品与普通商品大不相同,它更多承载的是一种文化趣味,是一种带有文化价值和审美的生活情趣消费,”刘兵认为。

看节目感受文化魅力和设计巧思,后续同样要匹配更好的消费体验,第二季进一步打通销售与物流渠道,除了线上的天猫店“上新了文创”和小米有品,线下的798上新研究所、烟袋斜街门店,未来还有望通过快闪集市、盲盒自动贩卖机等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让年轻人沉浸其中并激发他们传承和二次创作的兴趣,让传统文化在融合创新中真正流行起来。

从《上新了·故宫》到“C计划”

春田影视要打造文化IP厂牌

《上新了·故宫》的成功,也带动了一批以文化地标为基础开发的文化类综艺的井喷。仅以北京卫视为例,从《上新了·故宫》系列、《遇见天坛》到今年《了不起的长城》、待播的《我在颐和园等你》,已经初步形成了以创新视角解读文化历史的节目带。

“与其借鉴国外综艺模式,大家一窝蜂开发自己本土的文化IP是好事,也确实需要群策群力,”毛嘉笑道。在她看来不管采用怎样的模式呈现,文化类综艺创作者需要想清楚节目的核心理念,并将信息量有效输出给观众。如果前期没有充分提炼价值观,后期执行时很容易造成娱乐片段消解信息价值的失焦。

让年轻观众接受文化类综艺很难么?步入20岁的00后们出生于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二十一世纪,文化自信与民族自豪感普遍根植于这批年轻人心中,国风文化的复苏以及国潮文化的流行便是显性的体现。他们期待综艺创作者以更为平视的视角和更加创新的手法,做出可以让年轻人“玩起来”的文化类节目。

顺应这股时代浪潮,春田影视在成立之初就以China Culture Creativity Communication(中国、文化、创造、交流)为关键词,推出了打造中国文化IP矩阵的“C计划”:从以“艺”动人的《非凡匠心》、传承国粹之美的《传承中国》,到“文物活起来”的《上新了·故宫》、打造新业态的《我在颐和园等你》,它们都不约而同以当代审美解读与传承中国文化,呈现并影响当下年轻人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

“春田影视是一家青年文化作品公司,”毛嘉总结道。2020年春田影视即将在爱奇艺推出一档创新综艺《夏日冲浪店》,以冲浪为关键词展现青年群体生活态度,激燃、笑点十足又不乏温情。

在综艺节目不断拓展垂类的今天,圈层文化一再被提及,到底什么是圈层、如何破圈?在毛嘉看来其实“圈”的概念已经被拓展得愈发宽泛,“玩王者荣耀的人都是游戏圈的么?滑雪是有圈层的运动么?与其寻找圈层用户,抓住某一个文化的特点,把它做到大家都能感知其魅力,才是更有意义的。”

据了解,《夏日冲浪店》已经邀请王一博等作为常驻嘉宾,计划春节后进驻拍摄地;《我在颐和园等你》也在筹备中,再加上《上新了·故宫》第三季,2020年对春田影视而言将是高产的一年,也是综艺市场经历泡沫后,项目更多向高质量产出的团队聚拢的必然结果。

时代飞速变化必然催生新的价值观、审美趣味、拍摄手法和传播渠道,在毛嘉看来,团队作为“翻译者”,将更多传统文化、青年潮流文化呈现给观众,势必也会伴随5G时代、AR/VR应用普及等不断调整与观众更好交流的“姿势”。

“唯一保持不变的就是创作洁癖,做高质量的输出,”她笑道。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