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部电影撤档、24亿“对赌”成疑,这个鼠年没有春节档

2020-01-24 08:24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作者楼巴蒂,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新型肺炎扩散态势之下,2020年春节档没有电影,所有人最大希望是:平安。

1月23日,因为考虑影院密闭空间的病源传播风险,春节档《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姜子牙》《囧妈》《紧急救援》《夺冠》《急先锋》《熊出没·狂野大陆》(以下简称《狂野大陆》)七部种子电影齐齐宣布撤档,淘票票、猫眼等售票平台、城市院线等开启退票流程。“电影为小,生命为大”,同时各省市陆续发布影院暂时关停通知。

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这结局。公众与行业预想中类型最丰富、质量最高、竞争最残酷的2020年春节档,汇集了7部优秀的国产电影,背后百余家影视公司,却意外遭遇了2003年非典之后最大“黑天鹅”事件,近4亿的电影预售化作乌有,而行业上下游乃至观众群体,没有人对这场变故产生抱怨,“好电影不怕晚”,所有人只期待一切尽快过去。

股票市场上,这场集体大撤退让A股影视概念板块全线下跌,截止今日收盘,影视概念下跌超过4.27%,上海电影、华谊兄弟、光线传媒、横店影视、奥飞娱乐、北京文化等影视公司纷纷飘绿。

更加损失惨重的,可能还有保底对赌的电影片方:根据欢喜传媒公告再次显示,横店影视为《囧妈》进行保底,保底电影总票房达到24亿(当影片票房高于24亿元,高出部分欢喜传媒与横店影业按35%、 65%的比例分成),横店影业将支付6亿保底费和1.5亿宣发费。因为一场突发的额疫情,徐峥和横店影业面临极大的业绩对赌压力。

这是一场不能拒绝的考验,春节档电影的消失或许只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接下来需要考虑的是2月的进口片如何安排,院线何时能够正常营业,从1月开始就萎靡不振的影视公司们如何重整旗鼓?

电影大撤退,春晚、短视频承接“娱乐流量“?

7部电影的集体撤档,这是行业达到统一的结果,没有输家,也没有赢家。

在今天之前,行业各方显然是对春节档做了不同程度的期待。三天前,《囧妈》《夺冠》《狂野大陆》宣布从大年初一提档除夕,这其中无疑蕴藏着三部电影的票房野心。

在《唐探3》一片独大、以一部电影扛起进一半的预售票房的情况下,《囧妈》《夺冠》选择避其锋芒,错峰竞争,提前曝光内容,营造声势,赢得口碑发酵时间与首日排片空间,也给院线方更多的时间作出市场调整,这是希望对春节档票房产生分流。

而从行业出发,春节档是历年来国产票房市场票房产出、资本发酵能力最大的档期。灯塔数据显示,近5年春节档票房从18.2亿增长到58.7亿,最高增幅一度达到68%左右,虽然因观影人次、上座率、票价等因素,票房增幅出现了回落与疲态,但是总数一直处在上升状态。

今年春节档电影从内容质量到主创团队、电影IP都达到史上最佳,中金公司曾预计,2020年平均票价将同比回落2.9%至43.5元,营业银幕数达到67800块,同比提升9.3%;档期内单银幕平均场次增加2.0%到达48场;上座率同比提升至37.7%。预计2020年春节档票房在62.1亿-76.4亿区间,同比增幅为5.3%-29.5%。

但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新型肺炎情况愈发紧急,影院属于人群密集的密闭环境,有增加疫情传播的风险,蓄势待发的春节档陡然间偃旗息鼓。这是一个被动但正确的选择。

春节档7片剑拔弩张的大战场面被延后,淘票票、猫眼、各院线售票渠道陆续开启了退票机制。网友反映,在淘票票、猫眼等平台选择退票,平台会迅速自动进入退票处理流程,院线经过客服沟通也会进行退款服务。除了少数公众号购票等渠道反馈较慢,大部分观众都成功退票。

“还好大家撤档了!不然真的纠结,一方面想支持好电影,一方面又真的担心病毒,等这段时间熬过去了再开心看电影。”

剩下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既然春节档电影集体撤退,公众日常娱乐消遣空间露出,且有比避免外出活动,那么这些空间将被什么娱乐方式填补?

坐收渔利的是2020年各卫视春晚。历年来央视春晚收视一马当先,看央视春晚跨新年的方式是大部分观众的习惯,但随着社会经济与互联网娱乐的发展,年轻一代的消遣娱乐活动更加多元化,外出旅游、室内聚餐、线上游戏等,春晚在年轻一代娱乐活动中权重逐渐下滑。

今年肺炎的爆发与电影的撤档,外部活动与群体聚会减少,无疑让观众被动集中在室内娱乐里,客厅休闲里春晚成了绝对的主角。

大幅获益的还有短视频。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等短视频平台在公众娱乐中占据相当一部比重,拥有广大的覆盖面,使用时长也在逐渐增加。

今年春节档电影的撤退,无疑为短视频平台空出了更多空间,抖音、快手等用户或将大幅增加,下沉市场短视频产出可能大幅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快手成为2020年央视春节独家互动合作伙伴,除夕当晚快手将发放10亿元现金红包,春晚将在春节期间为快手大幅导流。

不难预料,包括斗鱼、虎牙、映客等直播平台,优爱腾、B站、芒果TV等视频平台,在今年春节期间或许都会经历一波用户增长,春节出行与电影消费减少,用户娱乐将多元分流。

影视公司们2020开年失利,

“水逆”何时止?

这个春节档,真正面临困境的是电影公司们。春节档年头红利撑起一整年的收益,这在电影公司中并不少见。

2019年并不是一个丰收年,今年春节档背后影视公司超过100家,巨头们领投,腰尾部公司组盘,大部分电影公司都等期待着春节档能存些余粮。

(数据来自网络)

春节电影的撤档,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猝不及防又无可奈何的打击。近几天,影视股经历了1月初的回弹,在经历下跌,而春节档电影提档、换名等小插曲,社会环境疫情的发展,都都一定程度影响着影视股的走势。数据显示,春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周(1月20日至23日)万达电影累计跌21.12%,横店影视累计跌20.86%,光线传媒累计跌14.62%,文投控股累计跌5.98%。

对于巨头公司而言,春节档原本是提振股价的绝佳时机。

万达影视主要出品的《唐探3》猫眼相看人数超过190万,首日预售近3亿,被视为2020年最具冠军相的电影,但是电影因为疫情“出师未捷而崩阻”,气势汹汹没能转化为票房。

而对于万达影视而言,2019的成绩单也并不好看。1月21日,万达电影曾发布2019年的业绩预告,预告显示2019年万达电影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33亿-45亿,这其中万达影视背负着对赌压力,万达影视承诺2019年公司净利润将达到8.88亿。

以目前的态势来看,万达影视无法完成2019年度业绩承诺,一方面2019年万达影视虽然《我和我的祖国》《叶问4》《攀登者》《中国机长》等联合出品电影票房成绩斐然,但是主要出品电影仅《误杀》票房超过10亿,另一方面,受游戏行业政策调整影响,部分产品上线延迟,万达影视游戏业务业绩不及预期。

春节档《唐探3》的撤档,无疑让万达影视2020年开年显得有些坎坷,也让万达电影股价失去助力。

光线传媒有《哪吒之魔童降世》撑起2019年业绩,但是2020年初的股票下行同样失去提振主力。

欢喜传媒则面临与横店影视的对赌问题,2019年3月欢喜传媒公告透露了《囧妈》相关信息,电影的制作成本达到2.17亿。徐峥个人获得8700万(导演费、监制费、编剧费和演员费)。11月,欢喜公告再次显示,横店影视为《囧妈》进行保底,保底电影总票房达到24亿。

 

电影没有如预期上映,《囧妈》的保底如何执行分外引人关注。徐峥微博表示,《囧妈》撤档要感谢横店影视集团,作为电影保底方,放弃春节档是勇气是责任也是担当;第二要感谢出品方欢喜传媒,撤档离不开他们的支持。双方或许已经达成共识。

疫情之下,2020年电影行业乃至所有公众都遭受了冲击,但生活在继续,电影的真正战场或许被放置在2020年的暑期档,而公众的战场已经开始,尊重自然,守护健康。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