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资本局的前世今生:一切都是生意

犀牛娱乐 2020-01-26 08:19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作者工藤,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疫情持续蔓延,春节档电影撤档,各类娱乐活动叫停之后,《囧妈》的神操作成为了大年三十最大的焦点——线上首播、免费观看,字节跳动豪掷6.3亿请全国人民看《囧妈》。

消息一经传出,立马刷屏。拍案叫好者众,“历史首次春节档电影在线首播”、“徐峥牛逼”的评论不绝于耳,《囧妈》此举可谓赢得了民心。

然而,与普通观众一边倒支持徐峥不同,院线方面对徐峥却是极力“讨伐”,骂徐峥“背信弃义”,破坏行业规则。“浙江电影行业2万余名从业人员”声明要求《囧妈》停止网络播出,否则将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抵制。紧接着,又流出了各大院线公司联名上书电影局的抵制文件。《囧妈》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管院线再怎么“愤怒”,《囧妈》最终还是如期在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上线了。

在这起轰动行业的事件当中,多方利益在交织,包含了多种情绪。徐峥及《囧妈》甩开同期影片率先上映,赚了;欢喜传媒中止与横店的保底协议后,有字节跳动接盘,不亏;字节跳动砸钱赚口碑,营销效果炸裂,高手;观众足不出户、免费欣赏电影,笑了;院线前期投入打水漂,面临线上变革影院危机,慌了。

但如果跳出来看的话,会发现有关《囧妈》的一切只是生意,从最开始的保底、提档到线上首播,每一步都是资本利益博弈下的结果。

如果你了解欢喜传媒,你就不会奇怪《囧妈》的操作

《囧妈》背后的出品公司是欢喜传媒,外界对欢喜传媒的印象是一家明星股东公司,宁浩、徐峥、陈可辛、张艺谋、顾长卫、张一白、王家卫等华语电影重要级导演都持有股份。

能够集结这么多重量级导演,欢喜传媒背后的boss董平功不可没。如果你了解董平这位资本大玩家,或许就不会对《囧妈》的一系列神操作感到稀奇,这只是他资本操盘的又一起经典案例。

董平曾被称为“民营影视大佬”,投资过《卧虎藏龙》、《鬼子来了》、《荆轲刺秦王》、《有话好好说》、《让子弹飞》等著名影片,借助投资影片,董平与知名大导张艺谋、陈凯歌、姜文、李安等建立了人脉关系。

董平还有个称号“传媒股壳王”,擅于资本市场游戏,操盘影视公司借壳上市。在欢喜传媒之前,董平曾成功将两家公司运作上市。

2005年,董平将旗下的保利华亿在香港借壳上市,后更名为华亿新媒体,2008年董平对外转让17亿股份,成功变现2.21亿港元退出。

2009年,董平将自己的影视业务装入香港上市公司上联水泥,后改名文化中国,2014年,他将公司按104亿港元的估值卖给了马云,也就是现在的阿里影业。

显然,这位资本市场的高端玩家不是靠电影票房赚钱,而是通过买壳、注入资产,再将公司高价抛售盈利。2015年,董平“故技重施”,联合徐峥、宁浩斥资7亿港币认购了21控股,也就是欢喜传媒的前身。董平成为21控股的最大股东,持股24%,宁浩、徐峥两人成为第二大股东,彼时分别持股19%,并担任公司董事。

随后,王家卫、陈可辛入股欢喜传媒,陈可辛获得欢喜传媒1.44亿股份,持股4.98%;王家卫有1亿股份,约占总股份4.15%。2016年,欢喜传媒分别向顾长卫、张一白发行7500万股和1.4亿股份,比例为2.71%和5.06%。2018年,欢喜传媒又签下了张艺谋,张艺谋获1.5亿股份,占比5.14%。

图注:根据去年九月份欢喜传媒的一份公告,新增非独立执行董事王虹先生任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

精明的董平通过给导演股份绑定导演,确保了欢喜传媒的内容输出,这一操作着实有远见。宁浩、徐峥、张一白等人都是目前市场上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导演,《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该片一年多前以近似与《囧妈》的操作手法,被乐开花影业约28亿保底)、《后来的我们》等电影都给欢喜传媒带来了不小的收益。

而除了影视公司最常规的影视业务,董平还有意打造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也是重要的一环。不得不说,董平确实很懂行,很早就有打造中国版Netflix的野心,这也是目前“爱腾优”等主流视频平台发展的方向。

欢喜传媒手段如此厉害,也就不难理解《囧妈》的一系列反常规操作。事实上,《囧妈》从一开始就是一出资本局,而且是经过了精密计算之后稳赚不赔的买卖。

据之前公告显示,欢喜传媒将支付给徐峥持股的真乐道1亿元的相关第三方服务合同费用,支付真乐道3000万元制作费,支付徐峥导演费、编剧费、监制费、主演费2700万元、1000万元、1000万元和4000万元,共计2.17亿元。

而通过横店影业的24亿元保底,欢喜传媒可以获得不少于6亿元的收益。也就是说,欢喜传媒总是能将风险转嫁出去,躺着赚钱。

然而爆发了疫情的突发事件,保底也就没办法进行下去了,春节档电影纷纷撤档,上映未期。没想到欢喜传媒来了一记“回马枪”,与横店中止保底协议,转而与字节跳动建立合作,很快就决定大年初一在字节跳动平台免费上线,而且赚了6.3亿元,依然不亏。

相比电影属性,《囧妈》的资本属性已经展现得淋漓尽致,它成了各方争取最大利益的筹码。字节跳动入局影视行业,欢喜传媒进军流媒体,都缺一个契机,《囧妈》的出现,满足了双方的需求。而且是在大年三十这样一个舆论爆发最集中的时间节点,更加放大了大众的关注度。

此事一出,在港股市场的欢喜传媒股价迅速上涨,涨幅高达43.07%,总市值达到61.83亿。欢喜传媒的股市向好,对于股东董平、徐峥无疑又是一笔大收益。

而对于字节跳动来说,6.3亿、免费观看换来的却是巨大的平台流量和大众口碑,将疫情影响降至最低,对品牌的口碑和平台的拉新都是利好。选择在大年三十放出大招,也有对抗快手的战略意义,在全国人民自发传播链中,广告营销效果非常出色。根据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签订的协议来看,这种模式或将继续,字节跳动发力长视频的野心初显。

影院慌了,但一切都是生意

在这场资本博弈中,影院确实成了“弱势群体”,没有很大的主控权,上游的一个变动就要忙活半圈。老实说,影院有怨言、有委屈情绪,也是情有可原的。

《囧妈》“得罪”影院也早有先兆,早在影片决定提档之时,不少影院工作者就颇有微词。一位影院经理对犀牛娱乐表示:“说提档就提档,本来大年三十都排好班了,被《囧妈》给打乱了,不能安安心心回家过年了。”

而《囧妈》抛弃院线、转而线上上映,则集中引爆了影院对于徐峥及影片的不满情绪。普通观众将徐峥夸上天际,影院则愤怒的表示“谈何共克时艰,只有背信弃义”,徐峥也被影院拉进了“黑名单”。

徐峥动了影院的“奶酪”吗?从影院角度来看,《囧妈》绕开院线上映有悖行规,如果线上发行成为常态,对于线下的影院必然是“灭顶之灾”。在各大院线联名的《关于提请主管部门规范电影窗口期的紧急请示》中也提到《囧妈》的行为“意味着现行的电影公映窗口期已被击碎,对于影院营收和行业多年来培养的付费模式相左,是对现行中国电影产业及发行机制的践踏和蓄意破坏,会起到破坏性的带头作用”。

电影公映窗口期问题一直是影院的困扰,本来影院生意就不好做,影片如果都去线上了,对进电影院的观众是很大的分流。目前普遍认为只在网络发行的是网络电影,《囧妈》此举也被人嘲讽是网大,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就表态《唐探3》会登陆院线,“院线电影就要上院线,除非是网络大电影”。

而从《囧妈》上线之后的观众口碑来看,豆瓣评分仅6.1分,“平庸”、“无趣”、“强行煽情”等评价纷至沓来。于是也有另一种声音出现,《囧妈》提早在线上上映是对影片质量的不自信,放在春节档未必有优势,现在免费观看还可以拉一波好感。

那么徐峥与字节跳动合作也可以解读为,《囧妈》并非有意要改变行业,只是基于自身影片的特点,快速获取另一种资本收益。因此将《囧妈》上升到社会责任感大可不必,钉到行业的“耻辱柱”上也没必要,一切只是生意而已,符合自身利益都无可厚非。

不过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行业对重大变革的降临还没有做好应急准备,《囧妈》倒是给行业提了个醒。希望在这场疫情结束之后,行业自身的“免疫力”也能够有所增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