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继续活,该怎么活?

艾问 2020-02-09 00:46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艾问人物。

疫情突然到来,随之而至的是一个打断所有人计划的超长假期,中国人的生活像被突然踩下急刹车,巨大的惯性、噪音和不真实感让人措手不及。

待在家中最难熬的是创业者们。

“盼着疫情快些过去,又特别怕面对现实。”与艾问的对话中,不止一位创业者表达了相同的意思。

黑天鹅振翅扇动的风暴远比2003年时更巨大,但这不一定全然是坏事:穿越风暴峡湾,是对翅膀的锤炼,也意味拐点之后的新开始。

01、慢下来的中国,慢不下来的创业者

收拾行囊告别2019时,绝大多数人很难想象,自己会经历这样一个假期。

突然爆发的疫情,长时间的居家隔离,不断被延长的假期,时间仿佛凝固,现实更像虚幻。渐渐的,人们适应了这种状态,找到了各自的路。

你看,有人在无聊度日,有人在争分夺秒。朋友圈里有一点很有意思:安然享受的,大多是普通员工,坐卧不安者,却几乎都是创业的老板。

这个冬春更替时,创业成功者,也深陷于焦虑。

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餐厅的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就是其中一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当下西贝线下门店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了100多家外卖业务,这个春节,西贝预计损失营收7-8亿元。

更让贾国龙忧心的,是未来。“2万多员工待业,一个月支出就得1.5亿,若疫情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中国数一数二的餐饮巨头尚且如此,广大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可见一斑。

老板光环之下,创业者们冷暖自知。实际上,他们焦虑日久,这次的黑天鹅事件不过是个催化剂,加剧了某些反应。

多家媒体报道,自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钱荒”就在一级市场蔓延;相关数据也显示,2019 年我国新经济领域共融资 3802 起,同比减少 46%,下滑程度超过往年水平,数量不到 2015 年的 4 成。

“一级市场没钱了”,这背后的原因很多,但创业公司们马上就感觉到了压力,做出了反应。“钱荒”之下,“裁员潮”的阴影一直都在,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在2019年关闭的公司有327家,其中绝大部分是初创企业。

新年到来前,许多创业公司取消了年会,削减了年终奖,憋了一口气,准备来年找回场子。

庚子年的春节,比以往来的更早些。但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不是好事。

年底回款困难,支出多,现金流愈发紧张;一些业务不得不停下来,等待合作伙伴;另外,员工习惯性人心思动,团队不稳。

新型冠状病毒,这个黑天鹅的到来,成了压垮很多创业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创业者被困于时间与空间的牢笼中,几乎无计可施。

都担心资本失去信心。

“怎么养活团队?”“怎么保住业务?”“如何活下去?”之前顺风顺水的中国创业者们不得不在2020年重新开始思考企业的基本问题。

一如当年遭遇2003年SARS危机的创业先行者们。

02、2003年,中国创业者的危险与机会

跳出时间长河再看,2020年的中国相比17年前,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互联网如影随形,深入影响到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线上与线下少有交叉,圈层效应明显;信息无比发达且庞杂,有用或者无用的信息都充斥耳边。

但2020年的中国人,是必须要感谢2003年的。

SARS的突然爆发,让中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也给中国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收获于当时的现代公共卫生方法论,比如“小汤山模式”,能帮助中国快速度过2020年初的危险时光。而2003年的经济走势,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给如今的人们启迪。

当我们以2003年的经验分析2020年的未来时,会看到两个结论:

第一,疫情一定会影响中国经济,且延续期较长;第二,从长远看,这不一定是坏事。2003年,中国全年13.74万亿元的GDP中,第一产业贡献率为3.1%。第二产业贡献率为57.9%。第三产业贡献率为39%。当时的中国,还是一个追求工业化的后发现代性国家。

这样的结构中,SARS来临时,受影响最明显的,也是制造业为主的工业企业,国企、外企、民企都受到用工荒的影响,出口订单无法完成,效益受损严重。

不过,第三产业在突发事件下的脆弱也显露无疑——2003年国内外旅游业的直接损失高达1400亿元,加上各种间接影响,对旅游、餐饮、零售、物流等经济的影响总额约为3000亿元。

200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后,为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中国启动了产业转型,从工业向服务业转型,沿着美日韩等发达经济体产业结构变化的路径进行产业调整。2014年,启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后,这种转型日益增速。

2019年底公布的GDP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3.3%,远超17年前。

这必然意味着,本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也会远超SARS。今年的GDP增速,将低于预期,基本已成定局。

但这一定是坏事吗?

过往的经济转型中,中国经济如履薄冰,一边要保持增长,一边又要挤去水分。过去几年,水分主要来自房地产,而如今,互联网泡沫也越来越被重视。

互联网环境中,创业看起来如此容易——三五个人有了想法,马上就可以开起公司,共享经济让试错的成本被压缩到极致,创业也很快就成了有套路的赌博。

泡沫诞生的原因很简单:大家一窝蜂涌入一个领域,用着相同的技术,互相抄袭创意,比拼流量,直到获得资本青睐,再开始新一轮的烧钱大战。

在艾问看来,这背后是资源的巨大浪费,能赢家通吃的,往往是底子最厚的,却未必是社会真正需求的。这也正是艾问“给予所需”的底层逻辑。

2020年初,志满意得的创业者刚刚出海,就遭遇了这场黑天鹅掀起的当头风。

这一点与2003年时何其相似。那一年,陈天桥和他的盛大游戏,因为网吧门可罗雀一蹶不振;梁建章的携程,因为订单急剧下降,一度走到破产边缘;俞敏洪的新东方,现金流完全断裂,只能靠朋友借钱度过难关。

当然,这些最优秀的创业者坚持了下来,并逐渐成熟。比如,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

2003年5月6日,阿里有一名员工确诊了SARS,随后,全公司陷入隔离,马云只好因陋就简,组织当时的“在线办公”。

“几乎所有的条件都指向阿里巴巴将面临一场灾难的结局:错过业务发展的高峰是一场灾难,因为员工出现问题业务流程被迫中断也是灾难,出现大规模员工抱怨造成的人心涣散同样也是灾难,包括他们的领袖马云……”有财经作家这样纪录那段珍贵时光。

不过,马云和阿里巴巴最终挺了过来,不光通过关怀与激励稳住了人心,还发现了社会的真正需求——在线购物。淘宝诞生于隔离期,阿里巴巴也因此涅槃重生,此后,内部凝聚力的高度统一,成为阿里最有力的武器。

阿里巴巴走向成熟,马云也完成了创业者到企业家的角色转变,你呢?

03、创业者如何成为企业家?

百度的CEO李彦宏曾说,“企业家天生就喜欢冒险”。古语也曾说,“富贵险中求”。在危机降临时,一个合格的企业家不应该只看到危险,更应该看到机会,并欣喜若狂。

其实,本次黑天鹅事件中,总能看到逆行的企业。他们中有的找到了社会的需求,比如一家位于武汉当地的一家生物技术企业——康录生物告诉艾问,他们的员工在春节期间克服困难、加班加点,已向湖北省医疗机构无偿捐赠了不少于10000人份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试剂盒”,为战胜疫情贡献力量;再比如推出了“小i防疫外呼机器人”的小i机器人公司,其创始人袁辉对艾问说,小i机器人诞生于2003年,本就是应对用户在封闭环节中的各种居家办公、闲暇聊天需求,17年后,正好再度响应社会的强需求。

他们中,也有的找到了企业的担当,比如捐款的企业、深度投入的公司、“不添乱”的团队,比如盘子女子坊,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杨健告诉艾问,作为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盘子女子坊有一万多名员工,疫情当前,首先要做的就是接纳事实,科学管理,传播正能量,这或许不能帮助企业获得眼前的利益,但疫情结束的未来,一定会有收获。

而面对针对新型冠状病毒产生的困境,我们也已经积极行动起来;艾问正在进行《艾问人物·谁在抗疫》计划,通过捐资和报道的方法,风雨同行,共克时艰!目前艾问已于全国近百家抗疫医院取得了联系,并已经联合了多家有捐赠资源的企业向发出物资需求的武汉、黄山等地一线医院,捐赠了呼吸机、医用口罩等物资,共同为抗击疫情做出一份贡献。

另外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很多企业也都在为疫情做出快速的反应及贡献,在服务商做出新的尝试,艾问也希望同步提供创新性传播服务,共同探索在特殊时期的企业责任与创新发展!

真正的社会需求,永远处于变化当中,当所有人都以为互联网创新已接近尾声,5年只诞生一个拼多多时,闪耀着新需求和机会的微光,也正因为这次危机而显现。

我们就发现了这些趋势:

首先,一个确定的趋势是,一定会有一波新的消费浪潮。人们积蓄已久的消费欲望,“活在当下”的生态影响下,旅游、购物、娱乐等体验式消费,将迎来一个消费升级的机会。其次,长时间的室内生活,会促成线上人群与线下人群的“破圈”,2020年的老年人也真正开始录制抖音,看起B站,而年轻人也学会了跳广场舞、烧菜。这种破圈会带来新类型的用户群体,新的需求也随之诞生。比如专门针对老年人的互联网社交、电商、内容产品。

然后,小颗粒化的消费模式逐渐形成,以小区为单位的电商消费群体逐渐在“新网民”的人群中出现并风靡,养成消费习惯的家庭主妇将享受这种便捷、便宜的买菜方式。

第四,免费的产品将会越来越多,品质也会越来越高。比如《囧妈》这样的电影,这些精心生产的产品将会取代一些目前粗制滥造的短视频,中国的几大视频平台中很可能会诞生“网飞”这样公司。

第五,中国人的卫生习惯会迎来一次大范围的彻底升级,这同样是一个商机巨大的市场。

最后是一个人人都看得到的趋势,线上场景取代线下的速度会变快,实际上,盒马鲜生等先行者已经开始抢占市场,而线上培训、在线办公等需求也被极大挖掘。

当然,并非每一个看到趋势的人都可以成功,至少最近几年,资本持续谨慎的趋势不会变化,这也意味着,疫情之后,“钱荒”仍在。

创业公司必须走出舒适区,告别童年,让自己成熟。不再一味追求流量与资本,而是真正发觉社会的需求,找到灰烬里的微光,更重要的是,要坚持。

这才是人类一次次战胜疫病的真正诀窍,也是成功的本质。

人类历史上,疫病向来是最大的敌人之一,黑死病、西班牙流感、天花、SARS、埃博拉、新型冠状病毒,这些疫病曾一次次将人类逼入绝境,但最终胜利的,都是人类。

在英国德比郡的郊外,有一个叫埃姆的村子,这里交通闭塞、风景普通,但每年八月,都会有大批的游客来到这里。

这风俗源自17世纪的一场鼠疫。1665年,英国爆发鼠疫,伦敦有数千人死去。同年秋天,通过一卷布料,埃姆村也开始传播鼠疫,不断有人死去。

求生是每一个人的本能,于是,埃姆村的村民们就找教区牧师莫伯森寻求指导,是否放弃家园远走他乡,以求得一线生机。但谁都没有想到,牧师莫伯森的决定是继续留守,他不会离开埃姆村,宁可自己染病而亡,也不会把鼠疫传染给周围的村镇。

莫伯森牧师承认,如果大家接受他的建议,很可能也会面对死亡。他唯一能做的, 是保证与村民们在一起,只要他一息尚在,就会全力超度村民的亡灵。令人震惊的是,全体村民们最终决定听从莫泊森牧师的建议。

一幕悲壮的坚守,再次在人类历史中上演,1666年6月24日,埃姆村正式封村。待到当年秋天瘟疫散去时,埃姆村的人口从原来350人减到83人,但周边村镇,却都山河无恙。

人类能传承至今,不仅是靠聪明,不仅是靠运气,大爱、坚持、不服输,才是最美好的品质。

疫病终将过去,生活还将向前。对于中国的创业公司来说,舒适区已是过去,未来将更危险,更艰难,但也更有趣,更广阔。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