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音乐节无望,我们去B站“云蹦迪”吧

刺猬公社 2020-02-10 10:39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作者语境,编辑石灿。

2月4日,线下演出被取消的音乐人们在B站直播里“碰面”了。 低苦艾乐队主唱带着儿子温馨弹唱《初八下午的歌》,献给在疫情一线“战斗”的医护人员。凉粉乐队的5位成员,完成了一次线上“云阿卡贝拉”合唱。黑撒乐队的主唱曹石在自制视频中弹唱《蓝调情歌》。万万没想到,他穿的毛衣引起了直播网友的集体注意,从B站弹幕里追到微博求淘宝链接。

这些乐队的弹唱视频来自摩登天空的“宅草莓不是音乐节”(以下简称“宅草莓”)。 2020年,草莓音乐节的主题是“Hi,我也在”,武汉一直是草莓音乐节每年的首发站。疫情突袭,草莓音乐节无法如期举行。摩登天空与B站合作,“草莓音乐节”变身为“宅草莓”,主题也巧妙地增加了一个字,变为 “Hi,我也在家”。“宅草莓”活动连续直播5天,每天直播时长在6小时左右。 在这里不仅能看到音乐分享,你还能看到音乐人宅在家的千姿百态:“炸鸡少女”阿肆开班跳抖音宅舞,16层乐队成员4位成员进行厨艺比拼,音乐人大喜教男生如何在家理发......

自下而上的云狂欢

春节在家发霉的摇滚乐乐迷,按捺不住寂寞,在一个名为“24小时摇滚聚会”的乐迷群里,“燥起来”了,人们开始自发地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喜欢的乐队现场视频。 “刚开始的话大家觉得会很新鲜,但是从我的角度看,聊天记录看起来没什么秩序,一两天之后,其实体验感很差。”音乐RSS负责人之一小文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音乐RSS是一个从2019年11月正式运营的音乐节资讯平台,提供现场演出汇总,有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小程序。小文自己也是一位乐迷,和“24小时摇滚聚会”乐迷组织的发起者是朋友,了解到“24小时摇滚聚会”群内动态后,围观了狂欢“现场”。 第一季度的演出全部取消,而乐迷对于线上互动的热情很高。“我想是不是能用更好的形式,找到一些乐队,把他们的演出做成一个集合,让乐队跟粉丝也有交流的机会。 ”小文希望能提升大家“云狂欢”的体验感。 1月31日晚上七点半,第一期“卧室POGO线上云音乐节”在B站云上线。 “Pogo”一词通常指现场活动中随音乐节奏蹦跳摇摆的动作。 虽然是云蹦迪,主办还是温馨提示大家,特殊时期“戴好口罩提前入场”。1月31日 “2020卧室POGO线上云音乐节”海报 线上音乐节的内容均为各个乐队过去的现场演出,所以也被主办方戏称为“太糊音乐节PPT舞台”。音乐RSS联系到一些演出视频的拍摄者、乐队以及音乐厂牌,向他们申请授权。拿到视频后,小文和其他成员会进行视频剪辑和简单的海报宣传。直播免费观看,由于涉及到版权的问题,不设置回放。 “我们开始也没有想到反响会那么大。”小文说,最开始小群体自娱自乐的第一场直播,在B站吸引了1.5万人气值,从第2期开始,不少乐队开始主动联系小文参与进来,人气最高的一场人气值达到11万,是最开始的7倍多。 “线上音乐节”的形式也受到摩登天空的关注。摩登天空有自己强大音乐人资源,决定与B站合作举办这场云演出。 “宅草莓”项目由摩登天空的副总裁沈玥发起,和其他同事在线上配合完成,遇到最大的问题也是“云办公”带来的。 因为要放以前演出的视频片段,视频部的员工不得不回到公司去取视频资料;家里的设备不够专业,直播推流时用的是员工家里的宽带,有断网的风险;由于在线上远程办公,平时在办公室配合的工作,比如视频剪辑,分工后增加了沟通成本和文件传输问题,效率会降低很多。 项目从筹备到上线只用了不到4天时间,除了艺人经纪到配合,核心参与项目的同事只有5人。 沈玥告诉刺猬公社,他们的出发点偏向于公益性质,希望能在疫情的特殊时期发挥价值,带动整个产业去做一些事,也为被“禁足”的、有文化娱乐需求的年轻人解解闷,在线上营造一些轻松的气氛。 “宅草莓”联合了新裤子、海龟先生、盘尼西林、曾轶可等70余组音乐人。和音乐节SRR的“卧室POGO”不同的是,“宅草莓”的直播中不仅有音乐现场,还加入了较为开放的音乐人自制内容。 “我们希望提供一些让大家能够轻松愉快的内容,帮助大家度过难熬的时间,包括唱歌、即兴音乐,宠物类,游戏类,烹饪类的内容。大家都觉得在家怎么吃是一个特别困扰的问题,所以谁要是有这方面的天赋,也特别欢迎。”沈玥说。 宋冬野在自制视频里就“表演”了在家做饭撸猫,放钢琴曲吃春饼,红酒杯里倒啤酒,“就是这么与众不同”。截自宋冬野自制视频

线下演出的断崖式延期

随着2019年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播出, 乐队文化走出了扩圈的第一步,也提供了向大众流动的商业出口,演出市场增长势头正盛。 据刺猬公社了解,2019年年底,国内各地的live演出场馆已经预定到2020年7~9月。近期有的场地方发布消息称,可以开始联系12月的排期了。 这也意味着,如果第一季度或半年内的演出延期,在今年很难再找到合适的时间和场馆举办。 摩登天空在2019年11月曾宣布,将在2020年落地50场音乐节。现在第一季度的活动已确定全部取消,而第二季度和后续的演出情况仍是一个未知数 据镜像娱乐估算,如果在未来半年内,摩登天空的音乐节始终无法落地,受到影响的音乐节预计在20场~25场左右。按每场2万人、每人票价300元计算,公司损失的营收粗略估计在1.2亿~1.5亿之间。 2019年相关数据显示,80%以上的音乐节都在亏损,但是摩登天空的音乐节项目整体处于盈利状态,音乐节也是摩登天空现场演出比重最高的一部分。 版权、艺人经纪和现场音乐是摩登天空的三个核心板块。音乐节本身是一个内容发动机,不仅会影响艺人经纪,也牵涉到宣发、媒介、票务等整个演出产业链的其他环节。 “我们内部常说,别的公司可能是要烧钱来养音乐节,而我们是靠音乐节来养公司。”沈玥说。但即使是对于“烧钱”养音乐节的公司来说,音乐节更像是资本孕育的一个产品,即使不赚钱或者利润较少,整体的效益还是很高的。 特别是对于规模相对较小的厂牌和名气不大、刚刚起步的音乐人,演出取消、曝光机会减少对他们造成的压力会更大。 同样受到困扰的还有在剧场演出等各类戏剧。 有网友自制了演出行业各个职业的2020年第一季度“职业规划”,调侃大家就要失业了。图源:微博@顾易Grey 据“走起GO”平台统计,上海地区取消或延期的项目共计51部,包括开心麻花出品的《乌龙山伯爵》《莎士比亚别生气》、浸入式戏剧《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韩雪主演的音乐剧《白夜行》等。 费元洪是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以下简称“上海文广”)的副总经理,也是资深音乐剧策划人、制作人,《剧院魅影》《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等多部世界经典音乐剧都是由他策划引进。 他告诉刺猬公社,剧目演出取消对于创作方和制作方的影响相对较小,特别是在项目还未启动的情况下,对于编剧、词曲作者,是一个难得平静的时光,可以积蓄力量创作。 “但是一旦到了市场运营阶段,如果项目没有产出,制作方、营销端、剧场方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费元洪说。 上海文广正处于原创华语音乐剧展演季,第一季度有6部原创音乐剧受到影响,其中《毛毛带你飞》和《九色鹿》两部剧已经取消演出。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近期演出活动宣布取消演出“因为都是亲子类项目。”费元洪解释了的演出直接取消的原因。亲子类的演出受众主要是儿童,在疫情的状态下,考虑到家长出于对孩子的小心谨慎程度,这类剧目很可能在半年内不会有人再关心了。 其他的4部剧,上海文广能做到就是去调整排期时间,让有价值的演出还能在剧场恢复日常运转后,填补一些场次。 相比国内剧目,引进国外剧剧要付出高昂的的版权和演出费用。 七幕人生在2019年成功引进了百老汇原版音乐剧《狮子王》,并在北京和武汉演出持续总计超过半年,场次达到200场以上。2019年12月武汉场已开票43场。 1月24日,为防止疫情扩散官方微博发出声明,决定延期在2月19日首演的《狮子王》。 此前有媒体报道,在七幕人生与迪士尼合作时,迪士尼提出了近乎“苛刻”的剧场改造要求,在北京的剧院改造上就投入接近1000万元。 据费元洪介绍,国外剧引进剧单场的演出费在30~70万,法国和德奥剧价格更高,百老汇剧目相对较低。而且演出费用通常会预先支付,如果演出突然临时取消,这部分成本可能很难收回。 尽管目前并未通知演出取消,七幕人生无疑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公司之一。 在2019年底,音乐剧《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结束了上海站的演出,制作方一台好戏因为在第一季度没有演出计划而在这次“疫情”中暂时幸免于难。音乐剧《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一台好戏目前有11位成员,业务主要分为服务制作和服务剧目观众两部分。由于体量较小,受到的影响也较小。今年,《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5月北京站的巡演是他们最早的演出计划,如果第一季度结束,演出计划就不会受到影响。 虽然演出行业协会发文建议去做线上的观演或VR观演,但对于商业机构来说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一台好戏的创始人汉坤说,“我们的剧目制作以版权剧目为主,还涉及到与版权方的协调,线上是否能产生收益,会不会对线下演出产生影响,对我们来说比较难实现。”

线下演出能在线上走多远

疫情横行之下,音乐公司、厂牌、live house主理人、独立音乐人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音乐节RSS在3、4期“卧室POGO”直播前,主动报名的乐队已经排起了长队。从1月31日到2月9日,音乐节RSS共举办了5场直播,“演出”阵容从第一场的8组音乐人升级到最后一场48组。2月9日2020卧室POGO云音乐节音乐人阵容B站对“宅草莓”直播提供了官方入口、站内引导和宣发支持。在“宅草莓”上线之后,多家音乐公司或厂牌、live house主理人都在与B站沟通音乐节、音乐会、live house演出的线上化,音乐人直播节目等内容合作形式。 2月6~8日,赤瞳音乐旗下9组音乐人采用了“宅草莓”的形式,在B站直播分享音乐,即兴创作,撸猫做饭,弹琴唠嗑;北京小有名气的live house School也B站开设账号,携6组音乐人在2月8日进行第一场线上live试播。 除了从公益性出发,摩登天空也在思考,是不是能将这样的项目延续下去,向精细化和商业化的方向长期运作下去。 “我们从2015年直播风口开始,曾经尝试做了3年直播,但由于投入产出比的变化做了转型。”沈玥告诉刺猬公社。 一方面直播对服务器带宽要求高,供养服务器的成本高;另一方面,音乐节在不同城市演出的变化不是特别大,有几组特别热门的艺人,可能在每场音乐节里都会出现,内容也会大同小异,没有太多突破。 虽然没有坚持做直播,但是通过免费的直播和录播音乐内容,摩登天空把用户全都聚集到直播App平台里,后来向用户运营和票务平台转型,也就是现在的“正在现场”App。“正在现场”App也是这次“宅草莓”除B站外的另一个直播平台。能够快速地筹备这次直播项目,视频团队5年前的经验也派上了用场。 这次疫情无意中为线上直播又创造了一次机会,也引起了其他平台的关注。 “宅草莓”首场直播过后,线上的视频、直播、短视频相关的头部平台,几乎都在联系摩登天空商谈合作,讨论接下来“线上音乐节”方向还会有怎样的商业化空间。 “接下来我们希望能针对不同平台的用户的需求和玩法,去和平台方联合打造一些线上产品。”摩登天空和平台的合作又迈出新的一步,合作不仅是在特殊时期的紧急救援,还能够发展为长期的新项目形式。 想要在线上做文章,剧场演出要比音乐节更难。 音乐节通过音乐人和观众建立感情连接,音乐的传递也基于音乐人,而戏剧则通过剧目作品和观众建立感情连接。 以音乐剧为例,国内的最具流量、票房更高的音乐剧多数是国外引进剧。 国内的原创剧和中文版音乐剧中,有一半多是靠明星或是小明星带动流量,例如韩雪参演的《白夜行》。在话剧演出中,也有类似情况,例如由黄磊、何炅参演的明星版的《暗恋桃花源》。 对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明星演员的原创剧,基本是需要靠戏撑起票房,吸引观众。费元洪说,上海文广制作的《我的遗愿清单》和《拉赫玛尼诺夫》都可归为此类。 非明星戏剧的优势在于能够保证长期持续的演出,但在突破小众圈层上有很大的考验。综艺节目《声入人心》一、二两季的播出让音乐剧逐渐走向大众,但在行业内部看来,国内音乐剧的破圈仍然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剧场是小众的,而互联网是大众的,把戏剧“搬”到线上,不一定能够“取悦”更多人。 演出行业依赖线下票房,目前更可行的线上“自救”是增强戏剧、演员以及观众之间的互动。把幕后工作、演员生活、剧目分享及科普,融入到线上内容,通过直播或短视频的形式拉近观众距离。 汉坤最近关注到湖南卫视的《嘿!你在干嘛呢?》和《天天云时间》两档节目。《天天云时间》由主持人汪涵坐镇长沙,其他“天天兄弟”和明星嘉宾各自在家云连线,以前所未有的直播连线形态,完成一档“云”录制智趣类公益节目。“云”录制综艺《天天云时间》 受“云”录制的启发,他有了新的想法。“在宣传期的时候,我们会在线下举办一些独创分享会、演员见面会和mini concert。我们正在讨论是不是可以在恰当的时机,在线上举行这些活动。” 一台好戏官方微博的转发中,有剧迷朋友为表达自己对剧场的思念,发出一份“云观剧流程”。

如果你看懂了,恭喜你成为一名入门级剧迷

“流程”转发过千,在剧迷圈算是收获了不错的关注度。有人在评论补充,“在家坐1排1座享受1080元的快乐”。音乐RSS组建了30个左右的乐迷地区。因为从去年11月小程序正式发布属于音乐节的淡季,多数音乐节都已经收官了,今年的音乐节又因为疫情延期,团队暂时很难去拓展用户。 他们希望等到演出恢复后,有朝一日能把平台做大,甚至做成独立App,满足每个期待现场的乐迷的资讯需求。 不论是音乐节、live house还是各类戏剧,现场呈现有它本身的魅力和价值,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有人想念现场。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